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豪门宠儿,我们班长让我帮她做那个

2020-11-12 12:24:23云罗美文小说网
“林岫,我相信你也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我周围的环境……”“在我心中,周目一直是一个不管外界如何都不会影响自己的女孩。”话音落下的同时,林岫伸手将周目轻轻揽入怀中。鼻子之间是他清新温暖的呼吸,耳朵里是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周目被林岫温柔地抱在怀里,他的美丽的话语仍然从他的脑海里传来“更何况,不管周围环境如何,不管你会面临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生存艰难。搬家公司也讲究高标准

  “林岫,我相信你也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我周围的环境……”

  “在我心中,周目一直是一个不管外界如何都不会影响自己的女孩。”话音落下的同时,林岫伸手将周目轻轻揽入怀中。

  鼻子之间是他清新温暖的呼吸,耳朵里是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周目被林岫温柔地抱在怀里,他的美丽的话语仍然从他的脑海里传来

  “更何况,不管周围环境如何,不管你会面临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

豪门宠儿,我们班长让我帮她做那个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生存艰难。搬家公司也讲究高标准,高效率。周目的行李不太多。搬家公司的师傅来了,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直接按要求送到林岫在本市的住处。

  林岫和周目一起回到了家,在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之后,他来到了凡迪安尔。

  “出去吃饭?”林岫抬起手,轻轻地把散落在周目耳朵里的一缕碎发塞到他的耳朵后面。

  “不爱动……”周目顺手把挂在男人有力手臂上的东西偎进怀里。

  “撒娇?嗯?”林岫抱起周目打横,走到沙发上坐下。周顿时愣住了无骨。

  “我饿了……”漂亮的小脸皱得像个包子,懒洋洋的趴在林岫身上有人瓮声瓮气道。

  “如果你饿了,带你出去吃饭。”林岫说着手臂微微用力将那人拉了起来。

  “去不去……”周目非常无畏,因为国王陛下的宠爱:“没有力量.精疲力竭。”

豪门宠儿,我们班长让我帮她做那个

  “那又怎样?可以在家简单处理吗?”当林岫看着这个人的欺骗行为时,他并不恼火:“但是事先,家里没有粮食储备。”

  “那不是要出去吗?”一个懒人开始在沙发上打滚:“我不想出去,我不想出去,”

  “你一周一只小喵.你在搜索吗?”林岫咯咯地笑着,当他的长臂放松的时候,他把这个男人揽入怀中,然后扑到微微撅起的粉红色唇印上。

  “嗯……”抵抗不了,又有人的最后一点力量被林的副团吞了。

  被带走灵魂的周目,立刻变成了一具尸体。

  “你欺负我.你不让我吃.我要找纠察来举报你!”

  “嘿。”林秀乐:“纠察可以不管。”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会找到你的头,你的指挥官,还有你.嗯……”

  不知道小苗这一周有没有吃东西。为什么这嘴里的味道这么甜?

  严重的.林岫心想,有点上瘾了.如果你继续下去,你就坚持不住了.

豪门宠儿,我们班长让我帮她做那个

  然而,当陛下想深入这个吻时,门铃莫名其妙地响了起来。

  极度的饥渴挣扎着下来,林岫冷着脸打开了门

  果然,许的大灾和安的小灾站在外面一脸八卦地看着里屋。

  林岫眼睛都懒得眨一下,二话没说就砰地关上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活着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 ~ ~

  接吻有什么治愈方法吗?

  我能糟蹋吗?

  我可以告诉奈,我们的和的善行是近?

  活着~扭动身体,扭动身体,扭动手肘~ ~ ~【最近有发胖的趋势,估计要摔倒了.当你漂浮到一半时坠落]

  第三十一章。

  主席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林岫的不忠显然符合“妻嫁门,媒人投墙”这句话,但特种兵的弟弟许巍却不愿放下身段等死。此刻,他已经打了一个电话,扯着痞气的语气,扬言要送孩子开门。

  “只有几秒钟。希望你能及时穿好衣服。”许薇从听筒里露出那坏笑。

  “这是一个承诺……”林岫低声说:“我还没学会用你们特种大队的那些招数来问候你们兄弟呢。”

  “不客气。”许巍笑了笑,欠了一个特别的债:“肥水不流外人田!”

  忍着咬牙的冲动,抱起躺在沙发上的周。看那架势是要和外面和里面的不速之客作对,但是大BOSS安和隔着那扇已经沉默了很久的门喊出来的话让他怀里的男人瞬间来了精神——

  “蒋木木,我带了一堆东西。你让我哥哥开门。今晚做饭我请你!”

  本来军事素质不是很好,但显然抵挡不住金光闪闪的食物的诱惑。周目不想在一秒钟内背叛革命队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一个高个子男人从林岫的怀里跳出来,径直跑去为敌人开门。

  是.这只小白眼狼。面对我军核心人物的叛变和叛乱,林岫微微挑了挑眼睛,饶有兴趣地勾着嘴唇。

  安厨师的手艺是众所周知的。一顿饭,几个人吃得风生水起,心旷神怡,饥肠辘辘的周小苗,蓝眼睛的周小苗,把整张脸埋在饭碗里,许薇连连伸手拉她——

  “我说,饿你个死鬼投胎你?放轻松,你有!以后不要一起嚼那个盘子!”

  “安安,你真贤惠……”不顾徐渭的反应,一边挣扎着咀嚼,一边还不忘做安和的思想工作,两眼放光:“别担心里面那两个老头.安安,你要让我看,我就看你霸气的厨艺。回头我去接你!”

  “那好。”奔放的安美子没有咬一口回答:“估计天天和他们在一起没什么大前途。我们两姐妹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应该说‘我们的团队面向太阳’。”

  “喂,你们两个太嚣张了……”许巍扬了扬眉,道:“你竟敢在你老人家面前公然调戏这个地方?果然,内贼难防!”说完,许巍有点玩味地转向林岫:“你说你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革命胜利,但是你要让你的枪栓更牢靠!你看看你家周——别拿这样的工作去挖墙!”

  临风的林,正对着那三个人探照灯似的眼睛,淡淡地悠悠地说:“我正愁没地方吃呢.恰到好处,在这种情况下,食品问题将得到解决。”

  这是.不要脸。

  这是这一刻三个人的共同心声。

  所以在这场比赛中,林的副团赢了。

  ……

  晚饭后,许巍和安和退了休,害了夫妻,留下林岫和周目一个人在巨大的空间里。

  当时林秀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湿着。然而,他已经变成了一种温暖的颜色和长腿的舒适织物。一会儿,林岫走到正在洗碗的周目身后。金秀的双臂从背后轻轻搭在那个没有牵手的男人的腰上。林岫短暂地抬起头,轻轻地把下巴放在周目的浅肩窝上。

  身体微微一僵,周目的头微微倾斜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恢复了原样。

  洗洁精的味道并不浓烈,但也飘散得很厉害,只有在林岫从背后包围自己的那一刻,沐浴后的香味带来了男人特有的清新,让周目嗅到了一丝真实。

  温暖,不张扬,却带着温暖的阳光。

  林岫没说话,周目也没说话。

  然而是难得的安静和安然,两个人的心里都有温暖的暖意缓缓流淌。

  周目的动作并没有放松,他纤细的手指熟练而干净地洗着盘子、勺子和筷子,并把它们叠得整整齐齐。一口气做了一系列动作,连轻微的“砰砰”声都显得清脆悦耳。

  当他手里的所有器具都清洗干净后,周目用自来水冲走了他手里剩下的泡沫,关掉水龙头,抬起手,拿起边架上的毛巾擦掉水渍。只是轻轻地松开了的胳膊,转身对他说:“安安做饭的时候,我帮过她。现在我身上的油烟味还没有消散。你刚洗完澡就来拥抱我了.不怕身上有油烟吗?”

  “怕什么.美丽。”林抹了把脸前的笑容,上周又重新圈住了她的腰:“再说,反正你一会儿还要洗澡.我和你一起进去再洗一遍——都是为了洗澡。”

  “啧啧……”周目瞥了他一眼:“林岫,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赖?”

  “哟,”林岫短暂地抬起头。“这是流氓吗?”俊俏的颜说着俯下身,在的粉唇上吻了一下。

  “别担心,我们有的是时间。更多的东西你可以保留,以后再去发现。”

  像一个平静的心湖,它突然被扔进石头里——“扑”,周目的心微微颤抖。

  当周目还没有来得及摆脱这样的情绪时,林岫用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控制住了她的下巴,她那又薄又冷又尖的嘴唇轻轻地贴上了柔软的触感。

  周目的羞怯和紧张使她闭上了眼睛,所以她看不到此刻林岫眼中的困惑和深邃。

  花瓣感觉一样,花蜜闻起来一样.林岫黑暗的眼底压抑着他移动时产生的波澜和涟漪,但他无法停止心中的叹息——

  这种吻真的会上瘾.

  ……

  洗完澡,擦干头发后,周目看到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在换衣服走出浴室时,手里拿着绿茶。

  慢慢走过去,在林岫身边坐下,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茶杯。洗澡水很干的周想举起杯子喝水,一只纤细有力的手轻轻阻止了她的动作。

  周目抬起头。

  “刚酿的。”林岫看着一个匆匆忙忙的人说:“它在燃烧。说话要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