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寂寞老师让我从后面,我的体育老师又粗又直

2020-11-16 02:24:51云罗美文小说网
云母小心翼翼地问,不安地移动着。她被压得有点不舒服。不知怎么的,师父今天比平时用了更多的力气,让她感到紧张,强迫她尴尬地歪着脸,生怕被人注意到脸颊太热,心跳失衡。云母努力稳住自己,眨了眨眼睛,问道,“……是因为池霞姐姐……她

  云母小心翼翼地问,不安地移动着。她被压得有点不舒服。不知怎么的,师父今天比平时用了更多的力气,让她感到紧张,强迫她尴尬地歪着脸,生怕被人注意到脸颊太热,心跳失衡。

  云母努力稳住自己,眨了眨眼睛,问道,“……是因为池霞姐姐……她刚才说的话吗?”

  白己没有说是或不是,只是抿了抿嘴唇。

  他也很苦恼。本来他只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违背道德的人。偶尔因为她和别人的亲密关系,他偷偷的心烦意乱。现在他得到了她的心,可以随时把她抱在怀里。但他还是被池霞的话弄得心烦意乱,就是白己自己也觉得吃醋,吃多了.那么,怎么说呢?

  云母见师父不回答,也不起来,就试着稍微动一下,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她抬起手,抱住师父的身体,像师父平时安慰她一样,轻轻抚摸她的背。她安抚道:“赤霞姐姐说这话,是因为误以为我会被师父嫌弃。她只是想安慰我,并不是故意的。她说清楚之后就不会再提了.另外,

寂寞老师让我从后面,我的体育老师又粗又直

  云母尽全力为赤霞姐姐辩护,尽全力说服师父,她与师弟家的弟子无关,不必在意。她说了很多,也确实渐渐觉得师父虽然还没说话,但是身边的气氛很温柔。

  白己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可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乌龙。问题不是云母,而是他。要不是他平时感情暴露少,对云霞和红霞的看法也不会生出这样的误会。看他们刚才的表情,恐怕真的是大吃一惊。这一次只是一个明确的解释,但是.

  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白芨心里一沉,然后睁开眼睛看云母,然后不安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之前他的动作明显很重,云尽量跟在他后面,一句话也没提,极度担心他的心情。白芨平复心情,撑起身子,举起云母。云母松了一口气,笑着靠在他怀里,把尾巴伸出来摇了摇,然后埋在胸前,轻轻摩挲着。

  白己想道歉就卡在喉咙里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他说,”.对不起。”

  “嗷?”

寂寞老师让我从后面,我的体育老师又粗又直

  云母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但他把她护在怀里。他知道自己错得太离谱,无法在日常生活中隐藏自己的情绪,于是努力对她更加温柔。云母有一段时间被这样对待,但她有点不习惯。很快她的脸就红了,不知道师父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最后她干脆变成狐狸绑在胸前,蜷缩成一团,掩饰自己的羞涩。

  ……

  这是师父在这里疏浚后的第二天,云母又见到了哥哥和姐姐。这一天,关允和池霞已经决定举行一个教师仪式。但是,由于昨天的那些问题,他们一出现就拘谨尴尬。云母看到他们非常尴尬。她羞涩地笑了笑,叫道:“姐姐,哥哥。”

  虽然两个人都喊,其实云母只敢看姐姐不敢看哥哥。她很大胆地吻了主人,但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功。现在整个狐狸都很苦恼。

  池霞现在看弟弟的心情很复杂。当她催促杨格去凡人世界的时候,她没想到今天的场面会这么恐怖。云母昨晚一夜没回家。现在池霞突然有种叫姐姐就受不了的感觉。她只觉得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了,更年轻的不再是原来的更年轻。大师的性格,一旦准备好了,就绝不是为了好玩。至少在云母打他之前,他不想分手。结果他好像根本不会分手.这样的话,如果过几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称呼杨格,我的辈分就一塌糊涂了。

  上下打量云母半天,池霞感慨地摸了摸头。摸了一下,她觉得还不足以表达内心的震撼,使劲揉了揉。云母梳得很紧,她能看到哥哥姐姐们的官方发型。

  揉捏完毕,池霞亲手拿了一把梳子帮她梳,叹了口气,“云儿,你现在也大了。”

  云母被池霞的目光吓得神经兮兮的,不知道为什么背会害怕。总觉得师姐在暗示什么。如果是原型,她会逃跑。

  云母试图抖掉现在不存在的狐皮,假装抖掉所有的怪异。现在气氛很奇怪。想了想,她主动转移话题说:“时间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去吧,不然赶不上时间,让师父等着。”

寂寞老师让我从后面,我的体育老师又粗又直

  听完云母的话,她还在喊师父,池霞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把云母的脸烫了。但毕竟池霞很快就恢复了,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认真的样子。

  关云现在还感慨很深。定了定神,转身向池霞招手,笑道:“我们一起去吧。”

  第140章第140章【完成】

  关允和池霞虽然担心能否顺利入门,但他们和白己做了近300年的师徒,自然熟悉师父的脾性,可以说……就是说说而已。过了一会儿,关允和池霞来到了正厅。白芨已经一本正经地坐在厅顶,静静地闭着眼睛,而云母退到一边,独自站在那里。

  毕竟是重要的一天。关允和池霞都穿正装,衣服比平时复杂多彩得多。尤其是红霞,女装比男装精致复杂。她穿着朴素的夏敦埃酒,像雾中的月亮一样清爽。她戴的珠子不多,但是很庄重。她总是粗心大意,经常忘记自己的身份。今天看到云母,不禁感叹池霞姐姐真是云中仙子。

  她和关云向师父敬茶,依序跪下。关云先开口,然后换了赤霞。池霞虽然换了衣服,但姿势和动作还是很酷很整齐。她只看到双手叠在额头上,俯身安静地磕头,眼睛亮晶晶的。清音道:“弟子赤霞,与白姬仙君大师修行了265年,相信她一向尊师重道,爱同门,德行无愧仙门大道。现在她被建成了一个既定的人,可以在天上地下自立了。她来拜访师父了。谢谢你。

  说罢,赤霞面不改色地叩首三次,额头地声音清晰可闻。云母没见过师姐这么严肃的表情,就跪坐在那里,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白己接过他们的茶时已经睁开了眼睛。这时,他轻轻举手说:“起来。"

  关允和池霞只是挺直了身子,笔直地坐在白己面前,静静地等待师父的指示。

  白姬看着他们两个,慢慢的低声道:“离开赵旭宫后,虽然你们两个不再受我的教导,但你们不要懈怠修行。记住,路上没有边界,不要忘了自己的心。”

  “是的。”

  关允和迟声称他们是。停了一会儿,他们弯下腰,把头扣在一起,说:“谢谢你的教导。”

  白己看着埋在面前的两个人,闭上眼睛说:“我也该谢谢你。”

  他自然给了他们一个教训,但他可以见证他们从小到大的成长。为什么他没有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很多以前独处时感受不到的自然规律?

  池霞和关允性格开朗豪放。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经常打打闹闹。在他们之前,尽管袁泽接受袁泽为学徒,但他是真诚而严肃的。一开始他很怕他,他想的更多的是一些事情。是关允池霞来了,在他两人的影响下,他渐渐活跃起来。赵旭宫也因此而生气。

  老师和学生既是老师又是学徒.但现在,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白己的脑子里全是情绪,但他天生是个话不多的人,心里想出点什么也不一定非要开口。定了定神,他又睁开了眼睛,那是一个沉稳地道:“随意。你走的时候不用跟我打招呼。”

  之后白芨起身,面带轻松回到内室。关允和池霞盯着白奇离去时冰冷的背影,良久才起身。他们在赵旭宫做礼拜时只有七八岁。时代变了,该走了。不可能说没有留恋和迷茫。池霞仔细抬头又看了一遍正殿的柱雕墙,最后转向云母说:“回院子去?”

  云母已经耐心等师姐很久了。见她要回,自然点了点头。

  尽管举行了仪式,但关允和池霞决定在赵旭宫呆最后一天,收拾东西,明天返回南海,这样云母今晚就可以和池霞姐姐再呆一夜。她转过原型,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她找到了池霞需要的东西,带回来了。她想把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整个院子收拾好,带回给她。

  池霞一脸好笑,说:“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你了。怎么这么紧张?”

  云母闻言,无奈地垂下了耳朵。一进师父的学校,赤霞姐姐就带着她,长生不老的时间很长。云母一直觉得赤霞姐姐和关允哥哥会一直待在赵旭宫。现在他们要走了。她当然不愿意放弃,但除了放弃之外,还有一种心慌的感觉,生活在逐渐改变。

  小狐的反应总是很明显,什么都写在脸上。池霞看到忍不住笑了。她伸出手,揉了揉云母头,摸了摸下巴。“说到这里.杨珊兄弟还没有旅行回来。我和关允走后,你就是赵旭宫的大姐了。你以后要稳重些,管好宫里的事,帮帮师父。”

  云母惊呆了,说:“可是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弟弟妹妹了……”

  池霞说:“门口不是有个男生吗?”

  云母也点了点头。但想到目前的情况,她垂下眼睛,开始心不在焉地呆着。

  池霞注意到她的心情不同,暂时停止了正在清理的动作。她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我……”

  云母现在心里有很多事,但是池霞回来后,她再也没有找到和她商量的机会。现在她有了机会,却不知道从何下手。云母仔细权衡了语言,最后详细地告诉了赤霞珠关于玄冥神的事情。池霞听后呆了一会儿,然后说了很久:“我最近听到了玄冥神的谣言,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所以,所以.这是有道理的。”

  云母说完很苦恼,但看到池霞姐姐恍然大悟,不解地问:“哪里有道理?”

  “四十雷,你自己。”池霞笑着说:“你的尾巴生得好快,关允和我都很惊讶。”

  池霞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错,但是当她说完的时候,发现本来就有些抑郁的杨格越来越抑郁,看起来很抑郁。池霞惊呆了,还没来得及问,她听着云母的话,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艾问:“姐姐,我……”

  她说了一个开头,但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只好停下来。

  云母垂下眼睛说:“我突然不知道我是怎么变成仙女的.做神仙才是做神仙的方法。我妈应该是以情为道的八尾,而我哥可以以战为道打天兵。但我想了想,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成了神仙。师父说我的力量不在于打架,而在于心软,可是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父母帮不了你,哥哥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让他放心。你说你和关允哥哥离开学校后,我是姐姐,但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肩负起这个重任。”

  云母非常沮丧地说道。池霞惊呆了,却笑着问:“云儿,你跟杨珊哥说的时候为什么喜欢你?”

  ".呃?”

  云母大吃一惊,下一刻脸红了。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但是想了很久也回答不出来。

  池霞抬起手,弹了弹额头。她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回忆道:“你知道杨珊兄弟的气质。自从师父把他带回仙宫后,我和关允再也没见过他笑过一次。他从不关心他过去的事情,也不和我们交朋友。他做什么都很好,只是被疏远了。虽然我和关允把他当弟弟看待,但我们总是不善于和这些人物打交道,所以我们从来没有对杨山有过好感.但你不一样。”

  池霞说:“你开始的时候,是杨山盛怒的时候,你是妹妹。他自然对你相当冷淡。换成别人,你自然会恨他,但是你可以让别人私下嚼舌头,但是你从来没有说过杨珊兄弟一句坏话,你也省了很多床下的葫芦.你没必要帮他,你帮了;你没必要救他,但你救了。他的性格就像狙击手的子弹,如果被狙击手的子弹反对,是坚硬饱满的,两个人都是千疮百孔的鲜血,他不可能卸下防备,但是他是宽容的,但是他可以拿出自己的心来奉献.杨珊的心结解开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为你,所以他成仙的机会也在你身上,功德甚至在你头上.我从未听过你说别人的坏话,即使偶尔有分歧或误会,我也从未见过你讨厌的人……”

  池霞看着云母,笑着说:“君子不以个人感情去评判别人的缺点,不以个人情感去评判善恶。感受别人的感受,认识自然.即使很多神仙成仙了,也不一定能做到。你母亲的善良和深情,你父亲的绅士风范,都在你身上。如果你擅长水,你会变得柔软,让世界.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是这样?师父说你心软,他就是这个意思。”

  云母此时听得愣了,怔怔地看着红霞。

  池霞知道云母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多,大部分都想到了。她微笑着举起了手

  第141章第141章

  “更年轻的和我们不同。她出生在地球上。甚至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她就崇拜我们的仙宫。然而近年来,她要么在赵旭宫修行,要么下凡寻找机会,与天界几乎没有交集。这个好像和我和池霞没什么区别,但是我和池霞还有师兄都是在天堂出生长大的,神仙世界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不用努力融入。杨山的弟弟和弟弟的情况相似,但是……”

  关云长提了个建议,见师父没有马上否定,就自己解释原因。然而,当他谈到这一点时,他不禁停顿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白姬的神色不着痕迹。看到师父仍然没有不同的颜色,他润了润嗓子,继续说:“可是小弥是神秘之神的女儿.主人,你知道……”

  玄冥的女儿是天帝的侄女,即使她不是天庭公主。

  虽然神仙,无论贵贱,池侠,还是南海皇室公主,都没见过什么特别的,但总是好说话,更别说小家伙的身世特别了.

  关云确信师父能理解他的意思,所以他小心翼翼地不把话说完。看看杨格这两天在赵旭宫快乐地跳来跳去的样子。她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很让人担心。关云想了一会儿,说道:“小弟以后一定会融入天界的,不过她和杨珊师兄的情况一般,不过别人会按照我的标准或者池霞的标准来对待她。恐怕杨格对仙界一无所知,以后也不一定能适应。师父,你自然可以保护小妹妹,但你不能一直保护她,不分昼夜。更重要的是,米白还很短缺,所以杨格可以尽早处理好.这次天仙宴是个机会,难得聚一聚。这也是一个关于玄冥的讨论,可以让云母认识人,熟悉与神仙的相处方式。还有……”

  关云分析完了所有的分析,不安地看着白己,然后继续道:“还有,师父,你可以.不用那么怕天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