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姐姐你的两个兔子好大,今晚妈妈说可以不带套

2020-11-16 22:17:43云罗美文小说网
第二天下午,除了前额,李年全身的伤口都被除去了纱布。露出的新生皮肤颜色好,不留疤痕。一个陈明弯下腰仔细研究她的伤口。过了很久,她终于点头:“没事。”然后转向医生问:“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什么严重的,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医生双手微笑,目光在四周游移,然后又转回,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询问,然后收回目光,戏谑地看

  第二天下午,除了前额,李年全身的伤口都被除去了纱布。露出的新生皮肤颜色好,不留疤痕。

  一个陈明弯下腰仔细研究她的伤口。过了很久,她终于点头:“没事。”然后转向医生问:“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没什么严重的,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医生双手微笑,目光在四周游移,然后又转回,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询问,然后收回目光,戏谑地看着安。“再住院两天,可以培养培养感情,顺便给我们医院投点钱。”

  安陈明淡然地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退下了。”

  “你没良心。”年轻的女医生瞬间改变了语气,噘起了嘴,看起来像一个正在落下的肿块。“就在使用了家庭之后,他们很快就忽略了他们。奸商是这种语气吗?我要告诉安叔叔。”

姐姐你的两个兔子好大,今晚妈妈说可以不带套

  “别忘了你舅舅也是商人,他就是老狐狸。”一个陈明嗤之以鼻,“你信不信,我马上让院长炒了你?”

  “他不敢。”听到院长的两个字,对方的表情立刻从悲伤和苦涩变成了眯眼。“我是医院的宝藏。李伟就要敢炒我,我也敢嫁给他。”

  “你这么自恋,他肯定不会先要你。”安陈明看了一眼李年,指着女医生介绍道:“安贞,我妹妹的女儿。”

  安塞笑着向她伸出五根手指,像小猫一样在空中抓来抓去问候她:“美女你好,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请多保重。”

  李念孝:“好医生,请把我当病人来照顾。”

  安贞大方地挥了挥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满怀期待地看着她:“美女,你能再给我一些签名吗?”

  但是在她伸出手之前,安明晨已经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抱到门口,把她扔了出去。

  当李转过身来的时候,仔细的看着他平静的脸。安陈明大方地让她看着,然后冲她笑了笑:“嗯,你终于被我迷住了?最后发现自己比和你演对手戏的演员好看多了?”

姐姐你的两个兔子好大,今晚妈妈说可以不带套

  李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你父母能生出这么自恋的儿子,一定是基因变异。”

  晚饭前,李年出院了。安陈明留下来办理出院手续。阿达跟着她上车,问:“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一直关机。没有电吗?”

  “不,我要关两天。”咬着嘴唇愣了一下,拧着眉毛说:“翠莲姐,你说这两天娱乐版会有这样的台词,拍戏受伤的爱情故事曝光,火速赶富商安。然后就是副标题,传闻两人已经秘密约会好几个月了。然后就是正文,一大篇,全是废话?”

  “其实我从昨天中午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如果你们两个的消息被曝光,那就比公司炒作多了。”阿达平静地说话,甚至拍拍她的肩膀。“其实,没什么。我带着人走了这么久。没什么。兵会挡水盖地,也不是真的坏事。”

  然而,新闻传播的速度比李年想象的要快。

  那天晚上,她和安明晨睡一张床,但她还是睡不着,不想一遍又一遍地吵醒身边的人。最后,她只是默默起身,上了网。她翻到娱乐版,刚打开,发现醒目的头条已经是对她和安的各种揣测。

  题目很押韵:李年夜会是一个神秘的富商,在拍摄中受伤是假象。

  李年双手托着下巴走路,盯着标题说不出话来。这个记者是怎么肯定安明臣一定是富商的?她明明刚从医院出来,怎么会变成幻觉?

  而且正文真的如她所料写了很多猜测,让人胃口大开。附上多张清晰度较好的照片,拍摄时间从她出院到她和安一起进入酒店电梯。

  其中一个是她和安明晨在酒店楼下吃饭的场景。角度和时机刚刚好。正是安明晨掏出手帕擦嘴的时候。男人眉眼沉静,嘴角明朗带着笑意,而她则微微低头。虽然她的表情略显模糊,但显然她并没有反抗。

姐姐你的两个兔子好大,今晚妈妈说可以不带套

  李年撑着下巴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笑得这么开心。

  第十四章

  十四,

  "这张照片拍得很好。"一个陈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拿着杯子,捏着她的腰。过了一会儿,她皱起了眉头。“文章真的很烂。”

  瞥了他一眼,安微微一笑,拿起椅子坐下,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放心吧。”

  “这个消息对他们的生意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娱乐圈的人最擅长听到风声,盯紧它是必然的。”

  其实她还有一个担心。如果舆论继续对他们三年前的婚姻八卦,然后参考她过去提到的事实,他已经非常清楚地与对方保持距离,但现在他与对方进进出出,李年觉得公共关系危机和长时间的八卦将不可避免。

  安明晨轻轻笑了笑,突然伸出手臂,把她从椅子上牢牢地抱在怀里。

  她被他放在腿上,脚离开地面,只有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来保持平衡。李年有点不自在地扭动身体,但他把身子缩得更紧了。

  一个陈明人拂过她的发梢,她的嘴唇印在耳朵后面,她用舌尖轻轻地触摸它,并用手掌压着她的背。两个人靠得很近:“别动。我没抱好你。”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嘶哑,李年立即停止了移动。过了很久,他放开了,用手指卷着她的头发,捏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摆弄着。他问她:“这部剧拍完有没有公告?”

  “杀人后,有必要宣传。一个星期后,还有一本杂志封面要拍。还有另一个剧本的试镜和面试……”李年低下头,想了想。“总之,不容易。”

  安陈明看着她,忍不住又咬了咬嘴唇。她的声音变得模糊:“我本来想等你拍完电影去度假的。”

  “……”李年讲了半天。“这是逃跑吗?现在丑闻遍地,我就跑了,留下一堆烂摊子让阿达收拾?”

  “不,这叫蜜月。”安明臣坐直了身子,郑重地回答道,“我让小秦去跟她处理。等国内的风过去了,回来了,问题就不大了。”

  李年拧着眉毛看着他。一个陈明人捏捏她的鼻子,左右摇晃着。他淡淡地笑了笑:“你明天必然会回到剧组,是不是?”我给你补偿怎么样?"

  李年拍了拍手指,瞥了他一眼:“你怎么补偿?”

  “随你怎么说,”他仍然笑着。“我什么都可以。”

  李年嗅了嗅,捏了捏鼻子,指甲嵌在鼻子里。他走来走去,左走右走,抬起下巴,上下打量他。“不要说得太满。我要你所有的财产,包括动产和不动产。”

  “没问题。”他笑得越来越多。“你对那句话怎么说?我的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李年怀疑地看着他:“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好说话?”

  “我一直很好说话。”他低下头,咬了一口她娇嫩的皮肤。“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要求了?只不过你之前说要离开婚姻。”

  李年痛苦地吃着,低下头,却发现他的丝绸睡衣已经被撕开了很长时间,他的肩膀都露出来了,胸前的春天正在逼近,他的手指已经悄悄地沿着她的睡衣的下摆爬了进来。

  一个陈明人抬起眼睛,指着她的眼睛。他的嘴唇又贴在她的脸颊上,又软又热,声音低沉沙哑:“思念。”

  她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下,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下巴搁在他的肩胛骨上,微微侧过头,张着嘴咬着他的耳垂。

  他的呼吸立刻变得紊乱和急促。下一秒钟,李年被举到了空中,并被恰当地放在了大床的中央。然后他盖好被子,抓住她的小腿,慢慢向上,用灵活有力的手指,准确地找出她的每一个敏感点,故意抚摸和戏弄。

  她被他抱起,胳膊缠在脖子上,安陈明微微歪着头,轻咬着她的圆箭。

  他的力气依旧温柔,看着她的反应,一点点加深。李年紧紧地抱着他,但仍然低声哼着歌。

  渐渐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她抓着他的胳膊,脑子里一片空白,安明晨操纵着整个节奏,虽然善解人意,但还是让人气喘吁吁。李年别无选择,只能忍着小声说话。在巅峰时刻,她仿佛被重重地抛了起来,跌入了深渊。极乐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抬头,但还是有抑制不住的泪水。

  第二天,李年和预期的一样疼痛。她一夜没睡,辗转反侧,躺在枕头上,一点也不想动。

  安明晨比她醒得早,看见她睁开眼睛,笑了笑,把手掌滑下背。李年在碰到危险点之前及时抓住了他的手指,然后非常简单地把它扔掉了。

  然后安明晨在床上坐起来,帮她按腰按背,从上到下,从下到上。这次他没有任何小动作,揉捏的区域很有规律。

  这是李年第一次发现安明臣为人服务的能力。她闭着眼睛,在他的按摩下神经渐渐放松,几乎舒服地睡着了。我感觉他突然走近她的耳朵,对着她的耳廓说:“我是晚一点送你去画室,还是再请一天假?”

  安陈明的手掌又一次顺着她的腰线滑到了一个危险的区域,她的指尖紧贴着她的皮肤,然后轻轻地刮擦,慢慢地,轻轻地。李年立即睁开眼睛,迅速翻了个身,闪到一边,扔了一个枕头过去,然后迅速下床:“我要去洗漱。”

  然后就听到身后有人在笑。

  李年是第一次体验到人的专业性。她出行前从酒店房间阳台往下看,发现酒店门口的记者在明目张胆地观察;当她拒绝了安提出的同行们下电梯独自走出旋转门的建议时,立即被一群记者追堵;然后她在艾达和她的助手的护送下设法上车离开了。后面还有记者专车跟踪,她甚至敢冒冒失失闯红灯。

  阿达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接到电话后转过身:“张导说,片场也有记者。”说完,我笑了。“这个消息发生的正是时候。就在这部剧即将完结之前,张导在宣传这部剧时找不到噱头

  李年情绪低落,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他只是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靠在后座上昏昏欲睡。碰巧安的电话又响了。她拧了拧眉毛,捡起来。她用五个字发的:“我困了,我想睡觉。”

  等她说完,才知道告诉安明臣是多么暧昧。然后,当然,我听到有人笑:“哦,我的错,今晚我一定要让你早点睡。是不是被狗仔队追的特别惨?需要我去救田吗?”

  "你纯粹是在火上浇油。"李年看到前面是画室,就拿出包里的墨镜戴上,找出化妆镜整理妆容。“如果可以的话,我先挂了。”

  那边咳嗽了一声:“等等,我有事要告诉你。”

  “我在这里,”李年看着外面一群胸前挂着摄像机的人,皱起了眉头。“我们以后再谈,再见。”

  从她下公共汽车的那一刻起,李年的耳朵里就充满了“安陈明”、“昨晚”、“酒店”和“交流”这些词。只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拍的照片太暧昧了,每隔一天晚上,人脉很广的艺人就成功的搜出了所谓神秘人的财富背景,所以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着昨晚她和安明晨一起进酒店,以及两人关系发展的无数猜测展开的。

  一些工作人员迅速走上前来疏散记者。李年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匆匆离开了。突然,一名记者冲了过来,疯狂地抓拍她的侧脸。李年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眉心微微蹙着,但还是忍住了,趁着记者们互相推搡造成的混乱,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直到下午下班后艾达给她看了手机新闻,李年才知道记者奇怪行为的原因。

  这一次,片名还是很抢眼的――安深夜在酒店的颈吻暴露了一段新恋情。

  李年的头随着嗡嗡声变大了。而当她低头看清照片时,瞬间就冷了。

  文章开头展示的画面比凌晨发布的那一章更有想象力:就像她耳朵后面的一个红色小标记,因为她的头发盘得很高,拍摄距离很近,所以深红色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特别显眼。

  她立刻想到了安明晨一大早就恶意地吮着她的后颈。他当时的力气很大,甚至让她觉得有点刺痛。

  李年如释重负地回到酒店。当他推开房间的门时,安陈明正在打电话,他的语气非常粗鲁:“我说过我不会回去的。”

  李年发誓说她不想偷听。她只能怪房间里太安静了,林赵子的声音太大了。即使过了五米,她还是听得很清楚:“安陈明,你不要脸!有老婆就忘了你哥!”

  李年被这句话深深打动了,几乎忘了自己其实很生气。安陈明依旧是一副淡定的样子:“还有一场给秦羽孙女的满月宴,替我问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