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男主在女主里面尿,老师再来一次

2020-11-17 19:15:52云罗美文小说网
她身后又传来一声巨响,但周目连头都懒得回。她挺直着肩膀走出书房,简单地和妈妈说了声“再见”,穿着鞋子推开门。脑袋像无数颗原子弹接连爆炸,思绪紊乱,神经错乱,不顾身后母亲的哭喊,周目咬着牙,迅速上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沿着冰冷的墙壁

  她身后又传来一声巨响,但周目连头都懒得回。她挺直着肩膀走出书房,简单地和妈妈说了声“再见”,穿着鞋子推开门。

  脑袋像无数颗原子弹接连爆炸,思绪紊乱,神经错乱,不顾身后母亲的哭喊,周目咬着牙,迅速上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沿着冰冷的墙壁慢慢坐到地上,像被抽空了一样。

  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从轻微的抽搐到低声啜泣。当林岫突然打来电话时,周目终于失控,放声大哭。

  ……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声音,林岫坐在客厅里。当他想到只是看到周目,他无法停止扭曲他的力量。

男主在女主里面尿,老师再来一次

  第二天早上,林岫和吴闯一起出差,提前把手头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吴疃好心给他放了半天假。他的心想念周目,他给那个人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接完电话后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周目的哭声。

  一向以冷静和超然闻名的福临团立即失去了立足之地。现在他匆忙赶到周目家楼下。林岫一看到那个男人,就跑过去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牧牧…”他轻轻的叫她,他的回答却是男人的啜泣,拖着丝丝沉默的尾巴声。

  心里的苦恼和爱只在一瞬间就跳到了巅峰。林岫抚摸着周目瘦弱的背,他薄薄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一下仍然充满泪水的眼眶。

  浴室里的水终于停止了,周目也终于停止了哭泣。她走到林苗条身旁坐下,但眼睛还是红肿着。

  刚洗完澡,周目的长发被水打湿了。她抬起手,用毛巾擦了擦,纤细的发梢很快变得毛茸茸的。

  “我来做。”林岫突然起身,接过周目手里的毛巾。

  头顶传来一阵阵暖意,温度刚刚好。周目听着吹风机的“嗡嗡”声,但不知怎的,他心里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平静。

男主在女主里面尿,老师再来一次

  周目的长发浓密而略卷,林岫并不着急。他耐心地一点一点梳理着周目半干的头发,他白皙纤细的手指在周目的黑发间来回穿梭,带着温柔和体贴。就像一个害怕伤害的人,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说不出的谨慎。

  周目轻轻闭上有些疼痛的眼睛,轻轻地靠在林岫的怀里,看起来平静而安全。

  幸好有这个人,在他身边。

  林岫的视线落在周目秀气的眉眼上,但他的手部动作从未停止过。心中无尽的担忧都被他压了下去。此刻,他只希望周目的情绪会逐渐平静下来。

  大大小小的锻炼,多年的训练,流血流汗被锤子砸伤.林岫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苦难,也遭受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罪行,但即便如此,看着周目哭泣对他来说比他之前遭受的所有痛苦都要糟糕得多。

  周目的头发已经完全吹干了。林岫关掉了吹风机,并拔掉了电源。当他坐回到周目身边时,这个人自动地、有意识地克服了。

  林修信张开双臂,让周目靠在他的怀里,凝视着自己。

  沐浴后,林岫呼吸着怀中男人清新的芳香,伸出手,用他长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周目温柔的脸庞,用他对她的独特无比的温柔,让周目的心像溢出的水一样柔软。

  当手指稍微停在周目的嘴边时,那人意外地转过头,用手咬住了林岫的指尖。

  林岫让她这么做,但她微微笑了笑,嘴角带着丝丝笑意:“还咬人.周小苗还是周?”

男主在女主里面尿,老师再来一次

  周目被他逗乐了,最后露出了笑容。然而,笑着,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她松开了手,把林岫的手放在心里,眼里含着泪水盯着林岫,但她的声音控制不住地哽咽了——

  “林岫.我只有你……”

  林岫静静地看着眼泪像白玉一样从周目的脸上滑落。他默然不语,握着的手轻轻伸出,然后慢慢扣下,手掌微微贴在一起。同时,另一只手也发现周目的另一只手做了同样的动作——那原来是手指扭曲的姿势。

  感受到对方手中独特的保证温度,周目兴奋地抬起头。当他越来越靠近黑色的眼睛时,他终于感觉到嘴唇上有一种柔软的触感。

  他温柔而小心地吻了她。

  轻轻松开紧握在一起的手,周目的手臂渐渐爬上林岫坚实的背,同时意识到他的手臂被拉紧了。周目稍稍抬起脖子,让自己更靠近林岫。

  那是一个亲密的吻,仿佛一点缝隙都没有。

  此刻,周目只想长久地沉浸在这个吻中,再也不会是苏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 ~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 ~ ~来点茶拜谢~ ~

  对于“茶卡有一个迷人的结局”,似乎父母有一种想海扁娃娃的冲动.摇~ ~

  所以我应该以后改名字。喵?

  卡卡?一盏可爱的灯?茶卡卡?茶摇头丸?

  呃?呃?呃?

  【捂脸逃跑】逃跑前祝亲爱的朋友五一快乐~ ~ ~

  扭XD

  第27章。

  “集团近期主要活动计划如下……”看到旁边的林修正在分神,吴昊的声音被短暂的听到,胡双一的眼睛瞬间惊呆了:“林岫!”

  思绪被打乱了,林岫抬头看着对面的大眼睛。

  “这里。”

  “光天化日之下,歇斯底里?”武闯张口就骂:“你为什么不垂下眼皮念咒语?我是没吃饱还是没睡好!”

  林岫的脸色和他的责骂没有什么不同,他看起来笔直。

  “哑巴?你他妈跟我说话!”吴闯敲了敲桌面,以至于茶杯里几乎全是洒出来的水,洒了一桌子。

  “是我个人的问题。”林岫压低了声音:“我向组织承认我的错误。”

  ……

  “嘿嘿!”会议一结束,谢涛就走近林岫,四处张望。“你在想什么?”如此分心和专注.你很少看到这样的."

  “思考有什么用?”林岫举起手,点燃一支香烟。他现在喷了。“我能看到我无能为力的工作。”

  “什么?”谢涛抬头看着他说:“那天你没有问起你的家人吗?”

  “如果她想说,她不会等到今天。”眉头微皱,一缕轻烟在他的喉咙里来回循环:“丫就是那德行.我习惯了,要自己背。我呢?只看着她就难受。”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你不需要她说话。可以自己查.如果你愿意,她身边一半的人都可以做你的临时眼线。担心什么?”谢涛耸耸肩。

  “如果我真的可以这么简单,我就不会担心了.她不会说的。如果我这样做,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会和我一起焦虑.站起来悬着心什么都不说,好担心。不会给你失望,你能怎么办?”

  “哟。”谢涛高兴地说:“这口气够悲伤的了.林副,我谅你也有今天,哈哈。”

  “我欠它的,对吧?”林岫轻轻地掸去烟灰,当他走过去时,果断而利落地锁住了谢涛的脖子:“我只是受了委屈.我没说什么,但如果是兄弟,我就陪哥们去健身场,去个锅!”

  “这个.如果我缺胳膊少腿,在部队能享受伤病残待遇吗?”谢涛瘫脸惨兮的对Xi道。

  “放心。”林岫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幸牺牲了组织来追你当烈士。”

  ……

  很难卸下沉重的负担。《FAMOUS》民生板块第一期大获成功后,里面曝光的重大新闻几乎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一段时间,各行各业的人纷纷关注这件事,消息传遍了各地。

  同时——这也是激化了周目父女关系的消息。

  简单来说,周目采访了两家知名的食品生产加工企业,A和B.同样规模,口碑也不错,区别就是一个是本地老品牌,一个是后面来的新兴品牌。这两个企业之间存在市场竞争没有错,问题在于企业A发起的一个舆论评价活动,就是本地老字号。本次评价中,满意度高达80%的企业A系列产品,远远领先于满意度仅不到20%的企业B同类产品。当地几家知名媒体对这一活动的结果进行了一系列报道。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企业B生产加工的食品销量大幅下降。有一段时间,当地人把目光投向了企业A的商品,这无疑对企业B的销量和口碑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B公司第一时间向当地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诉状将A公司告上法庭。结果按照常理,法院宣布原告当庭败诉。

  在普通人眼里,他们可能不认为这样的结果有什么不对,但得知这一消息的周目从心底里感到相当的怀疑。

  企业A和企业B生产的产品她都购买过,根据自己的经验,从各方面来看,即使企业B的产品不能说是远远领先于企业A的产品,但作为上报数据的满意度也绝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如果只有细微的差别,你可以怀疑这是由于周目的主观判断。但是,之前刚从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角度看了一下的周目,觉得这两家公司的产品相差不止一点点,所以才会产生这么戏剧性的评选结果,里面的文章不言而喻。

  周目个人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有其他原因,而且恰好她刚刚接任《FAMOUS》民生版主编一职,所以坚决把这件事作为近期的头等大事,进行了深度挖掘和后续调查。

  周目去了很多地方,采访了很多人,搞了一些关系手段悄悄潜入两家公司的生产车间。经过一系列暗访,她内心的想法越来越坚定——舆论评价的结果肯定有内幕!

  经过几次调查,周目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当地保护政策。

  企业A作为地方老字号和金牌企业,在生产和销售上均享受地方政策的优惠和支持,而同等情况下,国外品牌B企业享受的优惠几乎为零。

  这直接导致经销商对A企业产品的偏好,以及消费者在购买时优先购买各方面宣传力度都很强的A企业产品的从众心理。

  周目问自己,她不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她没有值得人们欣赏的社会责任感。她能注意到并发现这里发生了什么,作为消费者有正义感就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