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1v1h小说,另类情感故事

2020-11-17 22:59:55云罗美文小说网
一个进门的人顺手看见了老十三,马上笑着说:“老十三,你接通了吗?不入徐家,出金陵。如果你不能摆脱你的家庭,徐家已经有人和我通风报信了。他们说你以前的错误不是什么大错误。如果不记得反派,就会被绕过。”老十三神色凝重,低声说:“你想多了。我与道协的恩情在此。这会对我很好。我不能抛弃他。”“不要无知。之前许说,你以前帮过秦。这个账不能算

  一个进门的人顺手看见了老十三,马上笑着说:“老十三,你接通了吗?不入徐家,出金陵。如果你不能摆脱你的家庭,徐家已经有人和我通风报信了。他们说你以前的错误不是什么大错误。如果不记得反派,就会被绕过。”

  老十三神色凝重,低声说:“你想多了。我与道协的恩情在此。这会对我很好。我不能抛弃他。”

  “不要无知。之前许说,你以前帮过秦。这个账不能算。我觉得你活腻了。”另一个魁梧的家伙立刻对着老十三吼了起来,老十三的性格还算可以忍受。但是,我和徐家有深仇大恨,但是血海深仇,一时憋不住火,直接站了起来。“谁活腻了?”

  那人只是看了我几眼,因为我目光陌生,谁也不认识我,起初他们以为我是老十三的弟子,没有看我,但在我发飙之后,那家伙立刻冷笑着说道,“怎么了?老十三,这是你的弟子吗?这么桀骜不驯,我跟你师父说话你算什么?轮到你打岔了?”

  我看着他。冷笑说,“你是谁?你只是徐家的一条狗。你的主人没有打电话。你在这里叫什么?”

1v1h小说,另类情感故事

  “你,该死的,老十三,是你的弟子骂了我。你不教训他,我替他管教你。”这家伙叫常英,真的很烦。老十三没有阻止他。他自然知道我的实力。然后叹了口气,“那啥,我也认命了,如果你能打败他,我就跟你走,什么样的惩罚。我也认了。”

  “原来老十三已经想好了。这是给我们走下台阶,经常扎营,轻点手,现在就摸,不要伤害十三爷的爱人。这样的话,以后就不好相处了。”他旁边的人立刻喊道。

  常英突然笑了起来,得意地说:“对付一个小妮子真不容易。别担心,我会注意的。对我来说只是个教训,不会很重。”

  我慢慢向旁边走去,人群瞬间给我们散了一条路,场地给我们让开了。他们在徐家都很忙,很多和老十三帮在一起的人都和徐家有仇。他们此刻都脸色阴沉,有人低声说:“啊,没想到。老十三也被徐家破了。以前的好荣辱都是骗人的。这是给我们行动的!”

  “是啊,这小子都二十多岁了,怎么会是常阵营的对手。常颖是一个二星道士的存在。这是老十三故意给自己让位,抛弃我们。”

  周围议论纷纷。

  心里有冷笑,我会让你知道老十三的真实意图。

  “小子,咱们就做两划吧。放心吧,我不会重的。”常英冷笑着看着我,但这时他的陶琪凝聚到了最大,两只拳头隐隐散发出强烈的陶琪。这个常英真是卑鄙。他表面上这么说,其实是想给我一个狠手,以至于连老十三都忍不住。

1v1h小说,另类情感故事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也没有调动任何空气。毕竟我身体里全是鱼中之鬼,动员的速度太快,相当于启动跑车和自行车的速度。我盯着他,然后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射得太狠,至少不会把你打残。”

  “自大。”

  我的话瞬间激怒了常英,他整个身体向我冲来。额头上来了一拳,意思是想要人家的命,瞬间引起别人惊呼。我根本没有躲闪。在外人看来,我可能会吓得忘记躲闪。

  然而,下一秒,我迅速挑起陶琪,瞬间,陶琪凝聚在整个手臂上。我突破了二星道师,陶琪的强大纯度是同级道师无法比拟的。

  我突然一拳。猛的砸了过去,两个拳头猛的相撞,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马上就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他们想看我的笑话,却看到常英狼狈的飞了出去。尖叫声也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他的身体撞到墙上,摔倒了。他满嘴是血,脸上流露出恐惧。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击,我会直接把他打飞。

  准备看我笑话的人也傻眼了。他们用小眼睛看着这一幕,却没有反应过来。然而,他们看到常颖连续吐出两滴血,这成了一片哗然。有人惊恐地说。“我妈,我错了吗?”

  “老十三的徒弟是这样揍常颖的吗?”

  有些人仍然不相信这是真的。毕竟常颖的实力堪比老石三,但是我一拳找不到东南西北。这个震撼并不大。

  “该死,这太疯狂了,老十三,你什么时候收的徒弟?为什么没听说?这太不正常了。”有人喊,另一个人说:“我刚才误会老十三了,说你要投靠徐家,要骂你是汉奸。你给我这只手,老十三,十三爷爷,牛,老头伺候你。”

  “你,老十三。”常英硬生生站了起来。他擦了擦嘴里的血,生气地说:“你敢上我,再试一次。”

  第667章徐家的目的

1v1h小说,另类情感故事

  “尤因?你配吗?”还有十个三爷还没说话,我就说了。

  说实话,以我的实力,常英可以直接废了,但这毕竟是金陵,不是天山派,天山派是人生禁区。生死可以用来道家之间的决斗。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真的不好。

  正规营听到我的话后。我更生气了,愤怒地大叫:“孩子,我刚才放弃你了。现在别怪我手下无情。”

  一瞬间,这家伙又冲了过来,不过只是走了两步。我嘴里念着咒语的时候,听到一阵刺痛,一股可怕的光芒从他的心里冒出来。他烧着自己凄厉的惨叫,当场跪了下来。我冷冷的说:“我刚才没有下狠手的原因不是我不行,而是我不想。大家都是和尚,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不需要这么做。但你敢再攻击我。你不觉得我在你身上种了一个道教的符号吗?”

  他们听到我的话,不禁又惊又惊,因为没人看到我是怎么在这家伙身上植入道家符号的。

  当时。投靠徐家的人害怕了,其他人更是兴奋,这等于一击,效果远胜于直接殴打残废常莹。

  果然,我周围的眼神完全变了。有人马上反应过来,低声说:“你不是老十三的弟子。你是谁?你是受总统邀请来帮他们对付许家的吗?告诉你,徐家的遗产不是你能处理的。”

  “哈哈哈,背景,什么是背景?那我告诉你,我爷爷和我爷爷都是五星老师。根据内幕消息,徐家没有资格和我打架,他抢了我奶奶的尸体。所以才来金陵和许家算账。如果你认为我没有实力继续追随徐家,那就去吧,我不会阻止你的。但下次落到我手里,结果可能是这样。”

  我刚说完,马上又掐了诀,嘴里念咒。这个正规营地突然又吐了一口血,但是这一口血被吐出来之后,他们不禁惊恐起来,因为吐出来的血全是黑色的,而且还有爬法虫。

  其实我拍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震慑这些人,让他们觉得与徐家合作是错误的选择。

  此刻,常英躺在地上,像一只死狗,发出痛苦的声音。他的嘴里已经连续吐了几口血,脸色极其恐怖。整个人也心慌了。之前正在蠢蠢欲动的人,看到这一幕后,完全紧张了。

  老十三笑着说,“我刚才说过,如果你能打败他,我就加入徐家。很明显,不行,那我自然不会加入徐家,不过我也奉劝你,秦已经回来了,而且他的修炼已经达到了五星道师。你以为我的老十三会在这场战争中失败吗?”

  老十三的话再一次过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五星道师的存在真的是不可想象,可怕。我明白,今天这一幕过后,原来是叛逃的人,估计会回归一半以上。果然,之前许家的那些人都和老十三成了朋友。

  老十三也是聪明人。他笑着说:“在你被徐家的邪术迷惑之前,我相信不是故意的,但现在没事了。终于是忠实的妻子了。如果此时你还被许家搞糊涂了,你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生还是死。”

  一战,我们争取到了道教协会的大部分。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是自愿的,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决心遵循过去。在幕后看到这一点,没必要急着在这里停留和离开。

  笼罩在道教协会上空的乌云正在慢慢扩散。这些人迫不及待地想了解我。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毕竟朋友多路也多,寒暄了一会就有人建议下楼边吃边聊,我们就下去了。

  饭桌上有人提到,“这次我们彻底翻脸了徐家。估计徐家会报复。徐家根深蒂固,不好对付。我们更小心。”

  我点点头,但我有点不解,按道理来说。许家大业大,没必要完全统治整个金陵道协。我说出了我的疑虑。其中一个已经投靠了许家的人说:“嗯,我好像听说了一点。据说徐家似乎想聚众。他们在那里有一个宝藏,但在他们承诺分享其中的一部分之前,他们必须是自己的人。”

  一听到这些,我就更加迷茫了。如果是宝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用不了那么多和尚!

  我使劲揉太阳穴,感觉有点不对劲,比我想象的复杂多了。

  原因是什么?

  我的脑袋开始急速运转,片刻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许聚集了这么多人,很有可能他想进入这个矿,而且这个矿很吓人,所以他召集了这么多人进去。他们很有可能想当炮灰。

  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冒汗。如果是这样的话,徐家的人早就有打我奶奶主意的准备了,他们很有可能再拿我奶奶的尸体进矿。

  老十三看见我额头上冒冷汗。然后小声跟我说“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刚才常颖和你打架的时候你受伤了吗?”

  “没有,我想到了一件事,以后再回去。”

  我没在这个地方说什么。毕竟我跟这些人不是很熟,有些人是摇摆人。我甚至怀疑有些人假装回来,实际上是为徐家收集情报,我没有把我们的底牌都抖出来。

  毕竟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我从小到大,遇到事情,懂得权衡得失。我们简单的吃了一会,这个师协会的事情终于定下来了,但是这次。道教协会会长也来了,不过老十三之前说会长因为这件事住院好几天了,估计是听到风声来了。

  在三爷的介绍下,我又见到了道长,但是他的身体有点虚弱,突然,我看到他身上有一具强壮的尸体,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位总统快死了吗?

  我当然不能当面说这些,就和他聊了几句。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徐佳可能用巫术偷太阳是这个师协会会长的精神。这位总统的年龄已经在玩了,杨寿几乎筋疲力尽,他又被偷走了阳气。这真的是垂死的节奏。

  我好奇地说:“你没注意到吗?”

  “嘿,这个许家人已经算过了。想想吧。这么多年,许家在金陵根深蒂固。它一定很久以前就设立了某个局。等我找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总统叹了口气,说了几句,心里也很不舒服。

  但是没有办法,这种长寿是穷尽的,没有办法阻止。这是天道轮回,谁也不能违背。总统咳嗽了两声,然后继续道:“我也活这么大了,我也不管,我迟早要离开,但我就是不想我们金陵的道教落到这个卑鄙小人的手里。今天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你做得很好,我会依靠你。

  说着,总统还咳嗽了两声,身体真的是奄奄一息,明显血气方刚。

  总统能支撑到现在,多亏了他的身体,他还有很多空气。如果换成普通人,他早就撑不住了。

  我们关心了两次后,让总统回去休息。当我送走总统时,我的脸很阴沉。我低声说:“十三爷,这个不简单。我们先回去告诉秦先生一些事,看他怎么想。”

  第668章夜入徐家

  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相信背叛的人还是会背叛,不会背叛的人也不应该背叛。我们两个冲到我们住的地方。

  大概到了晚上,人陆续回来了。他们回来后,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马上说道,“我今天查了一下,那徐的摊子太大了,不能连根拔起。估计太难了,根本没必要。有些人一点都不害怕。关键点还是在许家。”

  “是的,我的调查与叶飞相似。比如码头那边,负责的人都是初级道士。这些人对我们一点威胁都没有,但是就是这群人在源源不断的给徐家输送资源。所以要想尽快解决,还是要快刀斩乱麻。”

  钟毓新的结论和叶的一样。我也说了我这边的情况,也说了吃饭前遇到的问题。“我想他们可能想进入矿井,他们的大规模扩张很可能会让这些人成为炮灰。毕竟矿还是很可怕的。”

  “有可能。”云-叶飞点点头,低声说道。

  我们朝秦看去。秦摇摇头说道,“白天徐家没有动静。有些东西只有晚上才能看清楚。我已经记下了徐家的位置。我今晚就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