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混乱之家全文阅读,嗯啊 好深

2020-11-18 00:50:11云罗美文小说网
话没说完,谭绍轩瞥了一眼,冰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向伊琳娜卡泰罗娃迅速闭上了嘴。“走吧,既然来了,试试看?”谭绍轩对罗玉沙笑了笑。罗玉山扬起眉毛,看了他一眼。眼角的余光,谭永宁和罗玉凤看向一旁。他们拒绝了,但不想让

  话没说完,谭绍轩瞥了一眼,冰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向伊琳娜卡泰罗娃迅速闭上了嘴。

  “走吧,既然来了,试试看?”谭绍轩对罗玉沙笑了笑。

  罗玉山扬起眉毛,看了他一眼。眼角的余光,谭永宁和罗玉凤看向一旁。他们拒绝了,但不想让大家难堪。所以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向小楼走去。

  罗玉凤看了一眼谭永宁,笑了笑。他们跟着。

  谭绍轩看着罗玉莎的背影,抿了一口薄唇,微微叹了口气,示意伊琳娜卡泰罗娃跟自己走。

混乱之家全文阅读,嗯啊 好深

  在二楼,伊琳娜卡皮特洛娃陪着罗玉山进了内室。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伊琳娜卡普泰罗娃惊呼“哦,我的上帝!”,等等。大厅里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谭绍轩毫不犹豫地直接冲进了内室。

  罗玉山已经换了婚纱,伊琳娜卡帕特洛娃盯着侧面,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大嘴。

  雪白,很保守的设计,圆领口带蝴蝶结,链骨密布,但袖口的设计很特别,略带透明的材质让雪皮若隐若现,表面的小白珠显得妩媚可爱;修长的蕾丝层层叠叠增添深度,背后的裙摆出乎意料的长;一顶镶嵌钻石的皇冠卷起了蓝丝,紧接着是一条直拖到腿上的细纱布,高傲的褶皱和顽皮的流苏,造就了一位奢华美丽的公主。

  谭绍轩在门口停下,呆了很久。方轻轻走上前,就像是怕吵醒睡梦中的白雪一样。

  在他身后,谭永宁和罗玉凤疑惑地眨着眼睛。

  谭绍轩走近,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微微蹙眉,好像出了什么事。

  罗瑜杉不由自主的转了几圈,罗瑜杉尴尬的动了动。

混乱之家全文阅读,嗯啊 好深

  突然,谭绍轩尖叫了一声“哦”,匆匆走向大箱子准备婚纱。“我知道。”

  我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走到罗玉山面前,蹲下来,说:“山儿,换鞋。”

  说着,开始直接按住了罗玉山小巧精致的脚踝。罗玉山用力挣了一点,谭绍轩扬起眉毛看了她一眼:“不许动!”抓住她的脚,脱下她的拖鞋。

  谭永宁的八卦让他大开眼界。今天值得!这次我又回到了一些八卦上。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见过二哥这厮自己给女人换鞋?

  【第一卷古雅狂喜:第二十四章婚礼我能做什么】

  谭的两个小流氓在人前不出门,让罗玉山很尴尬很不好意思,只好赶紧换鞋。

  谭绍轩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罗玉山的眼神里充满了惊异的东西和一些她听不懂却心慌的东西。谭永宁看了看他的二哥,给了伊琳娜卡帕头娃一个眼色,拉着罗玉凤的手,后者不情愿地皱了皱眉头,走出了内室。

  罗玉山眼角的余光看着大家出去,心里哭得更难受了。他想退后一步,躲开谭绍轩灼灼的目光,但婚纱在他身边散开,不容易移动。

  看着她下意识的动作和有些慌张的眼神,谭绍轩用手和嘴笑了笑,但罗玉山似乎从那笑容中看到了一根无形的绳子。他听见他轻声说:“山儿,别再拒绝我了。不要再躲了,躲不掉的。”

  罗玉山缓缓的动了动,平复了心神后抬起眼睛看向黑眼睛,淡淡的说:“第二个小的愿望实现了。请告诉我你还想要什么。现在我还没嫁给大槐夫,我还是我,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混乱之家全文阅读,嗯啊 好深

  “哦?山儿躲在瑞园,这是他想的?”谭绍轩眯起眼睛问:“眼里掠过鹰一般的芒。”说完,看着罗玉莎突然诡异地笑了。

  罗玉山眨了眨眼,躲开了他的目光。他黑色的眼睛里出现的是他见过的危险的眼神,他不禁感到心里一片混乱。

  谭绍轩勾起嘴唇,慢慢走近被薄纱包围的生物。

  罗玉山只能抱着婚纱撤退。“你很清楚我不想要这段婚姻,”罗玉山说,他用黑色的眼睛想说什么,这样他就不会不知所措。

  “没错,”谭绍轩突然俯下身子,搂住罗玉山纤细的腰。铁臂箍把她拉进怀里。罗玉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长臂围住了。谭在耳边吹的肢体语言让她觉得暧昧:“可是,山儿,你不能拒绝我,不管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

  低低的感性声音在耳边响起,骆玉山咽了咽口水,又羞又怒地脸红了。

  “流氓!放开我!”多么平静从容,面对匪徒的轻佻,骆玉山还是时常慌乱,腰被他死死搂住,双手用尽力气仍动弹不得,骆玉山不由又气又急,低喝出声。

  “放手?杉子想都别想!以后不要再吸引那些臭老外了……”谭老二把头靠在美人颈窝上,罗玉山羞愤地吸着自己身上的气味。他恨恨地咬了咬牙齿,坚定地站着,拧着眉毛,试图抑制住心中升起的头发的怪异感觉。

  “看来杉不习惯我们的亲密关系,这样不好。婚礼呢?”谭绍轩在罗玉山耳边恶毒地呼出一口气,声音平淡地说。突然,趁她不注意,她咬住了迷人的耳垂。

  骆玉山全身轻颤,“你放开!放手……”她想尽办法拒绝,但死去的痞子生来就有一块像石头一样厚实的身体,根本动不了。

  谭绍轩咯咯笑道,摇头假装叹气:“山儿这几天肯定没吃好。哪里会有实力?”

  “你!……”骆玉山欲哭无泪,身体僵硬,没有看到头顶那双黑色的眼睛在瞬间不瞬的盯着自己。

  突然有人敲门。谭绍轩偷吻了一下美女的脸颊,优雅地松开手,侧身看着罗玉山,提高声音:“进来!”

  进来的是生,举手笑道:“二少,四小姐。”

  罗玉山微微转头,笑得不自然。夏汉生红着脸看着她,心满意足地看了谭绍轩一眼。

  谭绍轩斜靠在椅背上,目光犀利。赶紧说点什么。你没看见有人害羞吗?看什么!

  夏汉生心里高兴,忙说:“刚才陵州市长蔡打电话来,说是车夫以电车影响车夫生计为由,与电车工会大闹一场。成千上万的人力车夫拿着棍子和石头冲进电车公司的停车场,砸烧了十多辆电车,打伤了十多名司机和售票员,准备下车的电车工人纷纷逃离……”

  “这是刚刚发生的吗?”谭绍轩问道。

  “一小时前。市长蔡下令警方进行紧急镇压,在市中心逮捕了几名工会成员,并逮捕了一些人力车夏汉生看着谭绍轩,轻声说道。

  “让浔南密切关注事件的发展。在非常时期,不能引起更大的骚乱!”谭绍轩看着站在旁边听着的罗玉山,冲她笑了笑,转身出去了,正如夏寒所说的那样。

  两人在楼梯上小声说了些什么。罗玉山只听说过野战炮兵中队,混编旅之类的。过了一会儿,谭绍轩又走回来,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这几天行情不平静。山儿住在花园井里。”

  罗玉山扬起眉毛看着他,沉默不语。

  “可怜的姑娘,她怎么在我面前变成了小哑巴?”谭绍轩看着她,微微锁着眉头。

  然后他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军阀混战,民生不易,但这不是阻碍文明发展的原因。新事物各方面总会有压力,Shaner不用担心这些。”

  罗玉山微怔,这谭二刚就像肚子里的虫子,为什么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过去的两天里,预定从欧罗巴起飞的飞机陆续抵达。不久,我们不仅将拥有装备精良的地面部队,还将拥有自己的空军旅。改天我带山儿去参观新建的机场。”谭绍轩的嘴唇轻轻勾住面前的美女,剑眉下的黑眼睛里有着深深的期待。

  【第一卷古雅销魂:第二十五章这总会到来】

  虽然谭并没有放弃骚扰和调戏自己,但可以看出他真的很忙。没多久夏汉生又走了进来。他们眨了眨眼睛,流氓们匆匆离去。

  后来听罗玉凤和谭永宁说,人力车工会和电车工会的冲突在警察介入后引起了更大的骚动。

  谭嗣庆觉得此事在众多宾客和国际友人面前丢了南方军政府的脸,大骂谭老二,因为谭绍轩曾主持过凌州引进电车。

  他半夜亲自下令全城戒严,逮捕了几千辆人力车。军警齐来后,参与潮流的人力车被放行,驱逐回原地;人力车工会的几名执行委员,也就是风潮的领导者,被移交给警备区总部执法部门处理。

  从此人力车伤得很重,行业一直在走下坡路;有轨电车蓬勃发展,成为灵州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且,谭可谓越来越勇敢,甚至迅速与外国商人签订协议,模仿伦敦和巴黎的出租车公司,在法国引进雷诺汽车,并在灵州成立第一家出租车公司。”罗玉凤对坐在大树下看书的罗玉山轻轻一笑。

  看到四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看自己,罗玉凤接着说:“嘿,还有个叫车的,很方便。”

  ".六姐,这几天家里能打什么电话?”骆玉山没有接罗玉凤的话,一边低头翻书,一边似乎不经意地轻声问道。

  罗玉凤看了她一眼,心里无声叹息。难怪叔叔被起诉了,知道四妹忍不住问。但是四姐,就算男方有电话,我现在能怎么办?千山万水,近渴何处救?也许你会更难过?

  “嗯,好像没什么,我没听嫂子的。”罗玉凤失败了,想了想。

  “哦,”罗玉山没有再问,但是翻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有些心不在焉,有时候一次翻好几页。

  罗玉凤看着她心里有些难过,只好找些没的,八卦来打发时间。

  罗玉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在“行刑”之前寻求一个短暂的和平空间,也达到了。在她刻意的麻木和逃避中,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也许是谭老二忙,也许是因为不喜欢她,没再来。

  但该来的总会来。明天是结婚日。晚上,岳青从罗府来到瑞园,看着罗玉山阴沉的脸,低声说:“奶奶让我来接你。反正出嫁的女儿从娘家出去比较好。”

  罗玉山嘴角的笑容有些凝固,简短回答“好”后就不再说话。之后让岳青安排,晚饭后坐车回罗浮。

  从后门进去,她听到前面有很多噪音。罗玉山直接上楼,换了衣服,让雅玉上菜,稍微打扮了一下,才去宣寿堂。

  她脸上的笑容很温柔,嘴唇上的胭脂有点亮,脸上看不出什么心伤或者悲伤。老太太罗拉着她最喜欢的孙女看了看。罗玉山顺势躺在奶奶的膝盖上。

  洛克的老太太曾经抚摸过她的长发,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四儿,这几天没睡好吗?山里太安静了。我们今天和奶奶一起睡,一大早就起来。”骆玉山躺着一直没动静,骆老太太缓缓说道。

  罗玉山抬头对奶奶笑了笑:“嗯,不过现在小四在睡觉,磨牙,打呼噜。奶奶千万不要说你因为噪音睡不着。”

  “贫嘴,”老太太罗喀嚓一声拍了拍罗玉山的额头,不禁悲笑起来。

  罗玉山默默陪着奶奶,不知道骆家前院忙了一夜,没人睡;更有甚者,大槐花也焕然一新,有结婚对联,有结婚棚子,到处都是喜庆的红花,百年堆花,爱情里闪耀的彩灯像氧气。那种奢侈是常人做梦都想不到的。

  大礼之日,谭嗣庆与二夫人一同设宴,请罗的亲友接风。谭思晴哈哈大笑,称赞罗的良苦用心,称赞儿媳妇合自己的心意,而罗则彬彬有礼但略显疏远。

  匆匆忙忙,筹备婚礼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从公布结婚日期开始,各种各样的人都来大槐花府送礼、祝贺。房子里的东西由几个阿姨照顾。谭少师和谭永宁,兄弟姐妹,专门弄娱乐的东西,三天剧,半打电影等等。只有夏汉生受绍尔委托。我不知道我在忙什么,但我看不到影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