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一眼看穿你,双飞俩中年女人

2020-11-18 03:47:30云罗美文小说网
“送走,你不能总让她陪我一辈子。亚琛,莉莉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这几天你也看到她变了,对她最好。”一个平静而有勇气的女声响起,声音没有带着女人的柔媚,而是表现出一种MoO,仿佛听着声音,说话者的模样就能浮现眼前。男人这一次,她没有出声,女人接着说:“因为我和你在一起,她根本接受不了。现在你的血肉在我的胃里。她胡说八道我可以不理,因为她是我妹妹,现在不行。

  “送走,你不能总让她陪我一辈子。亚琛,莉莉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这几天你也看到她变了,对她最好。”一个平静而有勇气的女声响起,声音没有带着女人的柔媚,而是表现出一种MoO,仿佛听着声音,说话者的模样就能浮现眼前。

  男人这一次,她没有出声,女人接着说:

  “因为我和你在一起,她根本接受不了。现在你的血肉在我的胃里。她胡说八道我可以不理,因为她是我妹妹,现在不行。”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她一点精神都没有。在这个星域里,她的长相和长相只会成为别人的玩物。现在我把她交给小余,只是为了我们姐妹的感情,最后我为她打算。就算她讨厌我,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对她好。”

  “只要你下定决心,我再也受不了她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关系,为了你,宝贝,我早就把她活活撕了。”那个人的话里有些厌烦和恶心,然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过了很久,女人气喘吁吁地说:“我知道你对我的看法,但我和她一直是姐妹。现在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以后我和她就没有关系了。我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以后她再来招惹我们,我不管你怎么对她。”说这话的时候,她愣了一下:“不过,萧家的商队穿越了星辰之间的边缘。我怕这种差别在我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了。”

  “别难过,这样的人不值得你难过,还是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男人轻声安抚,女人轻声回答:“我知道。”

一眼看穿你,双飞俩中年女人

  然后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莉莉彻底陷入了沉睡。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体似乎压着一座山。有人在撕扯她的衣服,她的嘴在下巴和脖子上游走,落下湿漉漉的吻,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莉莉的眼皮还是酸酸的。她睁开眼睛,一个男人正压在她身上。莉莉伸开腿想踢他,可是身体软了。那厚实的手掌在她腰间和腿上乱摸,仿佛她已经感觉到莉莉从心跳和皮肤温度中醒来。那个正忙着亲吻她的脖子和胸部的男人抬起头来。该男子约三十岁,上身*,米黄色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脑后有发油,露出

  一双眼睛细长,眼睛略小,鼻子呈钩状,薄薄的嘴唇似乎让他的脸显得有些阴险和刻薄。

  “醒了?真的很快。”他的语气有点阴沉,嘴唇正好吻在她的脖子上,让他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很突出。他看到莉莉睁开眼睛,扯下裤子,伸手抓住莉莉长长的黑色直发,强迫她抬起上半身:“我刚睡着,玩着玩着就没意思了,既然醒了,现在轮到你发球了!”

  他有一种轻蔑的神情,眼神苍白而无情。他脱下裤子,在莉莉面前展示他几乎半裸的身体。他的态度是轻蔑的,不是因为对自己赤裸的身体感到羞耻,而是在他眼里,他只把莉莉当成玩物,从来不把她当活人。

  莉莉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眼前挂着的东西让她心里生出一股杀意,头皮被揪着,仿佛头发被硬生生的揪掉了。偏偏这个身体虚弱异常,没有办法挣扎。

  她不配合,让那个长着小米发的男人突然不耐烦了,眼神有些冷。他的嘴被钩住了,脸颊肌肉微微抽动。原本握在他强壮身体里的手被举起来,他正要扇她一巴掌。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地面开始游走。这个男人很不稳定,不能再考虑抓百合毛了。

一眼看穿你,双飞俩中年女人

  “轰”的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次,噪音比以前更大,更猛烈。莉莉的住处似乎遭到了一些恐怖袭击。她躺着的床开始拼命摇晃。那个原本撑在地上的男人因为撞击在地上滚了两圈。莉莉抓着床沿,感觉胳膊有些发麻,就差稳定身体了。

  “怎么回事?”刚才,一个冷酷的人就像一头受伤的狮子,他愤怒地大叫。任何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打断都会极其暴躁。

  莉莉此时并没有收到剧情,除了进入任务时听到的一点消息,此时的她脑子里一点头绪都没有。她的眼睛看着因为刚被袭击而开始“嗡嗡”抖动的房间,四周好像都被封了。甚至床对面的窗户也被玻璃之类的东西封住了。

  撞击只是让玻璃像蜘蛛网一样裂开,但并没有破裂。那人的吼声响起,他的手腕“滴答”响了两声,灯光亮了起来,一个手掌大小的身影从灯光中出现,机械的声音响起:

  “飞船被不明物体袭击,防备已经打开。东南左边的16号舱门坏了,东南右边的17号舱门坏了,不明物体进入。”

  那人脸色有些狰狞,嘴里怒骂了两声。他正要发问,但明亮的灯光似乎被什么扰乱了。闪了闪,小男人的光‘滋滋’闪了两下就灭了!

  下一刻,光滑平整的墙壁突然打开,一个惊慌失措的年轻人冲了进来:

  “主人,我遇到了一个星际海盗!”

  他的话音刚落,那人原本暗淡的手腕又开始亮起来。这一次,小个子又出现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但他嘴里说的话变成了:

  “在大厅集合,我会制造几十个噪音。”L

一眼看穿你,双飞俩中年女人

  ,星际姐妹深厚的感情(2)

  在此之前,躺在她身上的男人见自己不受他控制,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咬了咬牙,爬了上去。看门的警卫看到这一幕,连忙伸手去拉他。

  就在飞船被攻击后,它还在“嗡嗡”地摇晃。这个人扯下手腕就扔了,连衣服都没穿。他提起裤子,不知怎么控制了手腕之间的连接器。他快步走出去,消失在门后。很快莉莉就听到了机甲高速飞行的声音,再也听不到那个人的脚步声了。

  刚刚在地上被扯掉的手腕还在发出微弱的蓝光,上面的小个子男人在用机械的语气数着:“1,2,5……”

  “……”莉莉此时连忙爬下床,她从先前打开的门冲了出来。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她不知道大厅在哪里。那个说要从一数到十的人一点也不守信用。她不知道那个男人做了什么,但莉莉有一种预感,如果晚走几步,后果绝对不会太奇妙。

  她沿着走廊的方向跌跌撞撞,不知道大厅在哪里。在此之前,她不知道自己被下了什么药。这时,她头重脚轻。她跑的时候头好像被针扎了一下,胸中的恶心和烦闷都被压制住了。一种想吐的感觉涌上心头。每走几步就头晕眼花,但莉莉一时不敢停下来。

  被扔进房间的机器人还在喊:”.7、8……”

  “9”字还没叫出来,突然“砰”的一声闷响,整艘船又开始颤抖。莉莉被这个力量带着飞了出去,船体开始倾斜。当她倒在地上时,她被惯性的力量带到了十字路口的一侧。她眼角的余光,只看到了她刚刚呆过的房间里的蓝色火焰。房间又红又亮,也不知道盘子是什么做的,还没融化。

  但是如果有人留在那个房间,恐怕这个时候会被活活烫死。

  莉莉自己在心里一直数着,从来没有数到‘10’。显然,在此之前,闯入飞船十次的物体只是随口一说。她溜了出去。正跌跌撞撞地走进一个大厅,大厅装饰得像个酒吧,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干净如细尘,一个黑发高挑的身影正坐在一架白色的古色古香的小钢琴前,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上面滑动如舞,甜美的音符在指尖的压力下跳跃而出。挤满了整个大厅。

  大厅里挤满了近百人,但这些人此时却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大厅里出奇的安静,仿佛一群人在静静地听音乐会表演。莉莉滑入大厅的声音让演奏者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音符戛然而止。

  一旦声音停止。大厅里近百人已经摇晃了两次。不用说,莉莉知道刚刚闯入飞船的游客是谁。她只是没想到飞船里有这么多人。被一个人感动了,这时候好像很坦诚。

  “夫人,有人教你进门要敲门吗?我说进来你才能再进来?”玩家叹了口气,把头转了一半。

  他在海里的漫长停留几乎落在了他的眼前,他的直发几乎是蓝黑色的,在眼皮下打着片片阴影。窄窄的眉眼透过头发只能隐约看到苍白的眼睛,美丽的下颌曲线,嘴唇轻如透明,此时的他被掐了。

  看来这些人很怕他。他一开口,莉莉就注意到很多人低着头,讨厌不捂耳朵。可惜她还没收到故事,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这时,他的目光没有落在莉莉身上,而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她无法爬起来。莉莉的后背心上有很多冷汗。她有一种预感,如果不回复,今天就倒霉了,但是如果回复了,这个男人可能不会放过她。

  “对不起,我希望我能体面地来,但当我听到你的呼唤时,我从未停下来以这种方式迎接你。”莉莉把她的态度放得很低,当青年听到她说的话时,几分忧郁从她的眉宇间浮现出来:

  “这么美的艺术被打断了。”他叹了口气,突然又钩住了他的嘴:“那么,夫人,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说出我刚才演奏的音乐,那么我会考虑暂时让你休息一下。如果不是,”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开始神经质的嘴里唱着一首歌:“为了艺术,应该有人死!”

  歌声在大厅里回荡,让人毛骨悚然。

  平心而论,这个年轻人不知道自己唱的是什么歌,但是声音很好听,仿佛干净通透,没有任何杂质,即使胡乱哼几句,也让人浑身轻松。

  但此时在这个陌生的大厅里,人们害怕他。他唱歌的时候只是让一群人浑身渗出冷汗,衣服都湿透了。

  莉莉尽力回想刚才听到的音符,但他哼唱的曲调只是跳进了她的脑海,额头上的汗水汇成了一条小溪,从眉毛滴到了眼睛里。她的眼睛感到刺痛和不舒服,但现在她不敢揉它。那个钢琴曲很熟悉,只是因为听的曲子不多,而且好像有些地方他弹错了…

  但莉莉不敢替他纠正,只是有些战战兢兢的猜测:

  “呼唤,呼唤水边的阿狄丽娜?”她不知道这个答案对不对,只是咽了口口水,等着他的回答。

  年轻人的歌声嘎然而止,他惊讶地转过身来。这一转,莉莉看出他比自己想象的要年轻。他大约十七八岁。他脸色苍白,气质略冷,有女人味,身上裹着白色的防护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穿在他身上又软又温顺,仿佛没有缝隙。他的眼睛很薄,外表像一副水墨画一样清晰。

  他听到莉莉的话,苍白的脸颊浮现出两朵病态的嫣红,歪着头看她:

  “原来它叫阿狄丽娜水边?”

  原来他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莉莉一瞬间觉得头更疼了,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只是保持沉默,不敢出声。

  她挽起身体,小心翼翼地爬到一百个人中间,尽量不突出,因为她太特别了。年轻人冷眼旁观,不出声阻止了她。她靠近人群的边缘,坚定地跪了下来。可惜她来晚了,没挤在人群中间,不然会更安全。

  只是在下一刻,她的想法突然被这个年轻人的行为打破了。年轻人看着她爬进人群,眯着眼睛,静静地歪着头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指着人群:“出来。”他指的是一个夹在人群中间的无足轻重的女人。好像她本来就是在飞船上服务的女佣。女孩被碰了一下,吓得腿都软了,根本起不来。她身边的人看到她被感动了,下意识的从她身边爬开。她在周围腾出一块空地,被隔离在中间,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

  “……”女人的牙齿在嘴里咯咯作响,但她一句话也喊不出来。年轻人一手撑在钢琴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按着琴键,发出刺耳的曲调。

  “1 1等于多少?”

  他们以为他要问什么,没想到他张口就问这么简单的问题。莉莉很僵硬,但觉得不对劲。

  之前被隔离在人群里的那个女人听说他只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脸上露出了喜色,但似乎想不通他的态度。她总觉得那个年轻人劫持了飞船,所以她不能这么无聊的问她这么简单的问题,所以她犹豫了一下,不敢说答案,生怕自己犯了错,最后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大厅里安静了很久,突然年轻人打了个响指,女人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一道蓝色的影子闪过,只听一声巨响。她精致的脸庞被蓝色的影子穿透,下一刻她无头的身体“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脖子处的皮肤被烧成了褐色,显然已经被煮熟,阻止了血液的流出。她的头就是那样。

  蓝色的影子打破了她的头,消失得无影无踪。莉莉心里害怕。她只是没看到那个少年是怎么开枪打她的,那个人就死了。

  “你出来。”少年随意指了指另一个。被他点名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他爬出了柱子。他歪着头,显得有点温柔:“1 1是什么?”

  “等于,等于2?”刚才那个女的连回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死了。这一次,指名道姓的人听到了他的问题,连忙回答。少年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勾着嘴,露出几颗整齐的白牙。莉莉只觉得有危险,听见他懒洋洋的道:“你知道的太多了!”L

  ,星际姐妹深(3)

  卧槽!

  莉莉此刻头很大。砰的一声,刚才回答‘2’的人还是倒在了地上,不过这次不是被炸穿了脑袋,而是在身体中间穿了一个碗大小的洞。

  两人相继死亡,大厅里有死亡的阴影,但少年没有放弃,想了想有些人走了出来。

  “1 1是多少?”他也问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答错。如果回答正确,他怀疑自己知道的太多了。他点名的所有人看起来都像一张死人脸,嘴里还在低声颤抖:“3?

  这一次,他连话都没说。他只听到尸体躺在地上的声音。少年很懒,指着另一个人:“你,出来。”

  " 2 . "被点名的人声音剧烈颤抖,少年沉默良久:“我不想问1等于多少,你回答的太快了!”

  说不说话是不对的。莉莉猜到这个年轻人不是想问人,只是想杀人。现在所有的人都慌了,都怕被他点名。好像被他指着一样,他们的脖子被死神的镰刀割了下来。每当他叫一个人,其余的人都会松一口气,说下去,说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最迟开始莉莉进来,引起了年轻人的注意。虽然她试图收缩双腿,但最终还是被那个年轻人命名为:

  “好尴尬的小姐,1 1等于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