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揉捏小核,换爱之夜

2020-11-18 09:17:48云罗美文小说网
本来想踹门的,但是用我这种混气,踹个木门也不难。但是现在如果我踢起来,我的脚会落在几百只眼睛上。我的眼球是跳的还是带血的?我很难想象那种情况。其实我已经很虚弱了,脚根本抬不起来,呼吸根本提不起来。我在一片混乱和困难中后退了一步。我本

  本来想踹门的,但是用我这种混气,踹个木门也不难。但是现在如果我踢起来,我的脚会落在几百只眼睛上。我的眼球是跳的还是带血的?

  我很难想象那种情况。其实我已经很虚弱了,脚根本抬不起来,呼吸根本提不起来。

  我在一片混乱和困难中后退了一步。我本想逃离那双可怕的血眼的幽幽凝视,可是一转身,突然发现整个房间和所有的墙壁都是一样的,到处都是血眼,无处不倒!

  甚至在天花板上,都布满了狰狞突兀的红色眼球!

揉捏小核,换爱之夜

  我沐浴在这无形无声的木广州里。

  眼神中充满了戏谑、阴邪、陌陌和怨恨.

  两支白蜡烛还在静静地燃烧,幽黄的火焰偶尔跳动一下,很快恢复正常。瓷像的脸似乎更微笑,脸红,唇色似乎更油腻.

  香烟的烟雾,像临时的魔神一样笼罩着它,晶莹的唾液从它的嘴角滴下,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啪啪”“啪啪啪”地落在盛着血馒头的盘子上,形成了这个安静而可怕的密室里唯一的声音!

  那盘带血馒头里的水已经溢出来了,正顺着暗红色的箱子往下淌.

  我有点傻,一切都很可笑,但偏偏真实可怕!

  不,不是真的。是错觉。这是幻觉.是的,一定是我紧张造成的错觉!

  护目镜!

  我会牺牲三魂所有的力量,把自己从这恶心的幻觉中拉出来!

  灵魂力量还是可以调动的,但是好像很难睁眼。

揉捏小核,换爱之夜

  全身还在无尽的血眼里,每一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心里一沉,不是幻觉,是被施了魔法?

  灵眼!

  如果是巫术,我就看看脚在哪里!

  但是灵眼好像打不开,房间里的情况一切如常。

  我突然有些沮丧,不,更严重的是,有些崩溃。

  眼睛是无声的,看不见的,但我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和老公指出的恐怖。就像无尽的黑夜,无数只手在反复抚摸你的身体,你看不见那只手,抓不到,逃不掉。

  我几乎忍不住浑身发抖。我下意识的没有去看那些地方,而是看了看地下,但是这一刻,我愣住了3354,地上全是血眼!

  我会抱着江陵,站在无数猩红的眼珠子上!

  这.

揉捏小核,换爱之夜

  腿软了一下子就瘫了。与此同时,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我无法忍受这种密集而可怕的目光!谁说眼睛不能杀人,这就是杀人的眼睛!

  我手臂发软,江凌就要倒地。我匆忙爬行,双手撑在地上,手掌贴在地上.没有!

  在我手掌触地的那一瞬间,它仿佛触到了许多黏糊糊的、柔软的、有弹性的圆形东西!

  不,不,我不能碰.

  我紧张地拉起我的手,在自己身上擦了一遍又一遍,但很快我就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眼睛在动?

  脑子嗡嗡嗡的,差点爆炸!

  完全不能保持清醒!

  不仅醒不过来,这一刻我几乎要混沌了。

  我睁不开眼睛,我动不了手,我怕我一睁眼就能看到那无数吃人的眼睛,我怕我一伸脚就能摸到那无数的眼球。

  我把江玲放在腿上,紧紧地抱着她。我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惊慌失措。只有江玲,只有她,是唯一能让我稍微振作一点的支柱。

  李超贤说,做噩梦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能梦到一双血眼盯着他。我现在在那个噩梦里,但是不止一双血眼。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在这个噩梦中醒来.

  “哦,陈元方,你会害怕吗?”

  一个沉闷的声音,似乎是从喉咙最深处挤出来的,听起来很慢,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千里之外传来的。感觉你站在一百英尺深的井口,却听到井底有人说话,让人毛骨悚然,很诡异。

  我差点睁开眼睛,却听到那个声音说:“不要睁开眼睛,不然就听不到声音了。只用眼睛看东西会让你忽略很多。”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我真的很害怕睁开眼睛的时候,声音会死去。

  如果没有声音,我想我会在这个密室里发疯的。

  我试着稍微稳住心神,说:“你是谁?”

  声音一出来,连我都吓了一跳。我的声音走样了,和正常完全不一样,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一直在看着你,我就在你面前。”

  我一呆,就惊恐地说:“你就是那个瓷像?”

  “你这么聪明,一点都看得懂。”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不信。”

  “那你说这屋里除了你我还有谁?”

  我说:“我不信瓷俑会说话。而你是一个瓷像,不能动,不能走,你能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不是瓷像,只是你的名字。其实我不仅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本事!你不是有四种主要方法吗?跟我比,那又怎么样?哈哈的笑声.在我面前,你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说:“你不是瓷像,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详细情况?”

  “我是一百万只眼睛,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逃过我的眼睛。”

  “满眼都是人?”我吃了一惊,说:“这个房间里的眼睛都是你的吗?”

  “对,这样我就能看到你的一切!”

  我惊恐地说:“那你的身体呢?”

  “我的身体在整个房子里无处不在,你在我的身体里。”

  我浑身起鸡皮疙瘩,说:“谁造的你?你来干什么?”

  “无数人造就了我,我在这里等你。”

  我更加惊讶,说:“等我?”

  “是的。”

  我说:“你在等我干嘛?”

  “等着你掉进陷阱。”

  “你知道我来了?”我心里一阵刺痛说

  “你一定会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