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轮流发生,啊h

2020-11-18 18:26:50云罗美文小说网
后来,她收养了这个娃娃。她离开福利院的那天是娃娃重生的日子。白素给她取名为白墨。她的女儿!现在,在两个人的餐桌上,白墨在蛋糕上许了一个愿望:“我希望苏苏能在三十岁之前清理仓库并运走。”这样俏皮的话语,在提心吊胆的同时,内心尘埃落

  后来,她收养了这个娃娃。她离开福利院的那天是娃娃重生的日子。白素给她取名为白墨。她的女儿!

  现在,在两个人的餐桌上,白墨在蛋糕上许了一个愿望:“我希望苏苏能在三十岁之前清理仓库并运走。”

  这样俏皮的话语,在提心吊胆的同时,内心尘埃落定。

  孩子,你懂的,所谓的爱情,代价太重,以我右手结束,太奢侈,我爬不起高!

  楚许文,他的儿子!

轮流发生,啊h

  更新时间:2013-8-17 21336030336034本章字数:1775。

  对于楚嫣来说,唐天宇是他的旧情人,也是他儿子的母亲。各种身份被压榨。就算她现在住在楚家,就算楚家把她当成楚家的小三,未来总裁的老婆,他心里总有隐隐的痛。

  半夜从黑夜中醒来,落地玻璃窗外的树木斑驳摇曳,床头灯昏暗。他靠在床上一根根抽烟,没有一点归属感。

  楚颜有个儿子叫楚许文。虽然才两岁,但是很可爱,眼睛又黑又亮,稚气的脸和楚颜挺像。

  家里有孩子,尤其是那些这么漂亮懂事的,谁会高兴呢,但是在楚家,大家都知道,楚颜跟楚许文不是很亲近。

  为什么不靠近?那一天,白素死了,楚出生了.

  “爸爸——”有小朋友抢着来,因为太惊讶了,结局是上升的。他跑得那么快,那个手势似乎已经做好了扑进楚炎怀里的准备,但是他已经不再活在楚炎面前,把欢乐变成了胆怯和失落。

  楚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一双淡然的眼睛,淡淡地看着,说是他在看唐天宇身后的楚。

轮流发生,啊h

  昏迷五年,术后康复一年,唐天宇依然像几年前一样美丽,乌黑亮丽的栗色头发让皮肤白得像雪一样。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瘦瘦的,单纯的,笑起来像个春风;现在她穿的是限量版连衣裙,体态精致,妆容精致淡雅。她的裙子走来走去像朵花,完全害羞,笑容优雅。

  唐天宇避开楚嫣呆滞的目光,柔声说道:“听说你今晚会回来,徐文不肯睡觉,一直在等你。”

  楚炎笑了,冷笑着轻蔑的笑,让人喘不过气来。唐天宇以为他至少应该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而是弯下腰换了鞋子。

  当她准备帮他穿鞋时,她听楚许文说:“爸爸,你的拖鞋。”

  面对懂事的儿子,唐天宇暗暗松了一口气,目光移向楚嫣,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多僵硬。她担心楚闫希会拒绝徐文。

  楚炎低头看着楚文旭,楚文旭的脸有些红,低头轻轻咬着嘴唇。他很紧张!

  沉默良久后,楚颜伸出手抓住拖鞋,讽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世界就是这样,你可以犯罪,但你不允许别人做任何不寻常的事。”

  画面支离破碎,有一种痛苦在体内蔓延。他看着鞋子,好像几年前她靠在门口。她手里还拿着一双楚许文一样的白色家用拖鞋,嘴角挂着灿烂的笑容:“作为妻子,我服侍丈夫穿鞋,我能胜任吗?”

  然而好景不长。她自嘲地摘下结婚戒指,扔进了苏源池。她的声音僵住了:“我这辈子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愿和你有任何瓜葛。”

轮流发生,啊h

  当时他有一箭穿心,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光沉入池塘。

  他机械地穿鞋,无视楚许文的喜悦和唐天宇说话的目光,走向书房。

  宏伟的楼道里,水晶灯发出刺目的强光,光影在墙上徘徊。他的背很孤独,眼睛很酸。

  苏苏,今晚来睡觉,让我再见到你,就一次,好吗?

  白素,你不能忘记过去!

  更新时间:2013-8-17 21336030336034本章字数:1757。

  早上五点半,白素从睡梦中醒来,说是条件反射。

  室内光线昏暗,伴随着一声巨响,窗外电闪雷鸣,雨点急速落在从地板到天花板的窗户上。

  她靠着床闭了几分钟眼睛才起床。

  浴室里的水汩汩作响。她用左手洗脸,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她有一张苍白的脸,尖尖的下巴像锥子一样,额头上有一道伤疤……

  真的没事吗?她苦笑,又在自欺欺人。这个伤疤太狰狞了,两年后的今天,她还能感受到它的痛苦。那种疼痛就像钉子一样,狠狠地击中了她的前额。

  别忘了,白素。怎么能忘记呢?

  拿起毛巾擦脸,把脸埋在里面。时间长了,把毛巾放在毛巾架上,用梳子梳刘海,顺手遮住额头的疤痕。

  伤疤可以隐藏,千疮百孔的灵魂可以在黑暗中得到安宁?

  我回到房间,换上了针织毛衣和小牛裤。我以为外面下雨了,暂时把平底鞋换成了漆皮短靴。

  白墨还在睡觉,睡姿很好。她一直是个有点担心的孩子,就关上门走了。

  晚秋的连城有雷雨,几乎每隔几天就会下一场。好在每次都是长时间不下雨,暴风雨过后是晴天,所以炙热的阳光足以灼伤一个人的心。

  她喜欢连城,她撑着伞沿路回去就放晴了。打伞走在路上,阳光和树影交织紧密,斑驳的光影落在街上,天气潮湿。

  路上还有水,溅在上面,上班的人多了。有的公交车停在站牌前,有的上车,有的下车冲去上班。

  她为事业努力了多久?她不遗余力,努力工作。国务卿,多少人梦想过,她却因为累而放弃了。

  商场外的大型电子屏幕已经开始准时播报早间新闻。

  所谓的国家新闻,毕竟是不可或缺的.他。

  那是昨天的晚间新闻重播,屏幕上的男人五官优雅,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冰冷。随着他的发言,他会不自觉地露出凉薄的弧度。

  她静静地看着,眼神清澈,眼神幽幽,吃着早饭继续走着。

  回到家,我习惯性的打开邮箱,里面已经塞满了一份早报。第一期刊物的主角还是他,准确的说,主角是他的爱人和儿子。

  两年了吗?楚许文和他长得很像。她把报纸捏在手里,他的儿子自然长得像他。

  有一次,她喝醉了,和你一起笑了三年,以为彼此之间的信任足以穿透血液,却不知道最后伤害你的时候,她措手不及。现在,她看着妻子和儿子,看着他们三个依偎在一起,紧紧地抱着报纸,眼里却没有泪水。

  进入ru电梯前,她把手中的报纸塞进垃圾箱,消失在电梯里。她没有注意到副刊上有个标题——《楚衍总统不日将来连城考察:大力推动企业重组,积极应对挑战》

  百日宴,婴儿房哭!

  更新时间:2013-8-17,2133603033603本章字数:1789。

  苏园主卧室里,所有的光线都被厚重的窗帘遮住。昏暗的房间里,酒香浓郁,修长的身材以颓废的姿势坐在沙发上。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楚炎漠然的闭上了眼睛。几秒钟后,有人打开门走了进来。楼道壁灯打在室内男人脸上,黑黑的,很深。

  “啪”的一声,水晶灯突然发出刺耳的光.

  “关了它。”冷冷的话语,就算对方从小看着楚炎的吴经理,此刻也忍不住看了楚炎两眼,听话的关灯。

  室内一片漆黑,喝醉的楚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吴为看见了,正要上前帮忙,却被楚炎的目光拦住了。

  迈步走向白色的大床,楚炎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冰冷女人的声音,带着浅浅的微笑。

  ——前段时间下属送我一双鞋,对方说穿我会好看。回来试了试,发现太大了。突然想到一句话:婚姻就像鞋子,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天尽头,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因为经过几十年的生活,我不希望你我在痛苦中互相折磨,在痛苦中生活。

  世界上有成千上万对夫妇。一般来说,只有八个字:互相取暖的漫漫长夜。楚炎,你和我是那种可以相拥取暖到天亮的关系吗?

  她的眼睛似乎穿透了黑夜中的白月光,但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

  嘴角挂着苦笑,笑容自嘲又伤感,床在他面前摇晃。他重重地闭上眼睛,那一刻没有痛苦,只有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阴云。

  吴为无声的叹了口气,直到楚炎睡下这才离开总统卧室,走廊秘书长段亚楠匆匆接过文件夹。

  “我有急事找你。”走得太快,段亚男的声音呼吸很轻。

  “少爷刚睡着。”武威见段亚楠神色凝重,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你看。”段亚楠忍住怒火,把传真递给吴为。

  这是韩国发来的传真。韩国时间下午15: 20,S公司副总裁穆在与韩国总统萧何的会谈中发表了讲话。穆邵青直言不讳地谴责自己的总统朱颜,声称朱颜在军事领域强硬,没有回头的余地,这与他一贯主张的“对话”政策大相径庭。穆邵青的智囊团小组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看来他已经习惯了。吴皱了皱眉头,把传真递给段亚楠:“这不是第一次了,让他去吧!他心里不痛快,难免会找机会发泄。”

  “他妻子死后,他到处反对你。现在你用K说这种话,岂不是让K看笑话?”

  吴为的眼神深邃而沉静,言语平淡而哑:“延安毕竟是他和妻子相爱多年的地方。妻子去世的时候,已经没有骨架了,他觉得不舒服……”

  段亚楠突然停止了说话。

  穆邵青不仅心里痛苦,而且永远不会忘记。在楚文旭百年寿宴的那天,她意外地看到穆在育婴室外面把手放在楚文旭的脖子上。

  她震惊地捂住自己的嘴,楚文旭紧张得嚎啕大哭,但很快穆少卿就漫不经心地放下了手,“你为什么哭?大叔不会真的掐死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