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男同事要留宿我房间,一把抓住她的大白兔

2020-12-08 06:34:40云罗美文小说网
“好啊。”祈祷者把地址抄给他,松手立刻冲了出去。***放手。到了那里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傻。大学那么大,门那么多.他怎么知道齐哪里会不回家?万不得已,他选择了最大的门,开始等待。他一定要见齐威,然后请不要嫌弃他

“好啊。”祈祷者把地址抄给他,松手立刻冲了出去。

***

放手。到了那里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傻。

大学那么大,门那么多.他怎么知道齐哪里会不回家?万不得已,他选择了最大的门,开始等待。他一定要见齐威,然后请不要嫌弃他。如果齐威不要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留在齐家。

男同事要留宿我房间,一把抓住她的大白兔

“喝酒,真巧?”一个粗鲁的男声闯入了放开等待的空间。很突兀。“我以为你死在哪里了!

放手,不由自主的抖。哪能.

“你个臭小子,这么多天不回家,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因为人在学校门口来来往往,放下了瘦弱苍白的样子又很显眼,所以男人露出虚伪的笑容。

“来,跟爸爸回家!”说完就要拔起,油腻的指甲看着恶心。

“不要……”放下恐惧的逃避。“不要.别过来!”放开的眼神充满了恐慌。他不能回去.他回不去了!回到那里,他就永远出不来了!他再也见不到祈祷了!

“怎么回事?”因为释然的神色不对,一个大个子上前问。这所学校被他的警卫包围着,不允许有任何危机。

“不,警卫老师,我儿子心情不好!离家出走好几天再也没回来,烦死我了!”这个人睁着眼睛躺着。

开什么玩笑?什么都不说,又让他跑了。这小子虽然没用,但还是能做点零活给他吃。没有这个混蛋,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三餐了!妈的,既然还活着,绝对不要让他跑了!男人心里诅咒。

警卫此刻怀疑地看着那个愤怒的人。“他说的是真的吗?小伙伴?男同事要留宿我房间”卫兵看向一边,放下了什么。他不禁松了口气。

松手拼命摇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害怕得发抖。

“放开,跟爸爸回家!

男同事要留宿我房间,一把抓住她的大白兔

“你叫松手?

放下恐惧的眼神,看起来不像是逃出家门被抓的孩子。卫兵们仍然不相信这个流氓的话。

“警卫老师,这是我的身份证。我叫佛教。我们是一家人!

释迦牟尼?真的生了一张释迦牟尼脸!脸凹凸不一平,警卫们不禁在心里嘀咕。看了身份证真的是一家人!我无法理解一个有这种外表的人怎么会生出这么可爱又有气质的孩子。

“孩子,起来!别再离家出走了!”卫兵会一只手放开整个拉升,把他推向那个人。

放开的嘴唇已经吓白了。他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大黑洞,他是被迫进去的!

不要!

他想跑,但那个人已经先抓住了他。“放开,不能哦,跟爸爸走!

“不要!放开.放开我!”松手拼命想挣开他的手,却拿不到。男人瘦骨嶙峋的手像章鱼一样紧紧地嵌在一起,让他们更加警觉!他死了也回不去了!

“放开!帮助.救救我!

“你会让我很尴尬。小声点。大家都在看。为了你好,爸爸必须带你回家。”这个人故意露出一个慈爱的微笑,把他的宽慰拉到他偷来的小型货车上。狗娘养的,你敢给我大嗓门,回去好好修理!

“救命.帮助—— "

“放手?”齐以为自己没离校就眼花了。

男同事要留宿我房间,一把抓住她的大白兔

“齐不!”一看到他就放开,眼泪像碎珍珠一样掉下来。“齐不!

“你怎么会在——?”祈祷前看到被猥琐男打肿的胳膊——抡过去了!

对不在家的人无礼,明确自己的击球练习!

“你他妈的——”来不及串成脏字,那人被祈祷踢了一脚。而这一脚让他猛烈飞出,撞在学校柱子上,滚了三圈打了个结。

“齐不!”齐还没有来得及上前补两脚,就被后面的人放开了。放下握着祈祷的手和颤抖.

齐并没有放弃补两脚的想法。

“齐没有……”松手只是不停地叫他的名字,不停地颤抖.显然,他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齐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抱起他,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同学和守在门口的老师。

***

在前座放了一口气,系上安全带后,齐威也跳上了他的Z8敞篷车。

“别哭!”戚听了心烦意乱。

放手却停不下来。他真的很害怕。他不知道他会再见到那个人,也没想到祈祷会救他.当他看到祈祷时.他哭了,因为他松懈了。

“立刻止住眼泪,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齐没有吼叫,而是忍不住降低了音量。因为放手似乎一把抓住她的大白兔太可悲了。

“我.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放下哭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但最后还是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为什么?怎么回事?那个人对你做了什么?”他只看到那个人好像想逼他上车。

“何.他想带我回家……”

“他想让你和他一起回家?”齐不由傻眼了。光天化日之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想强行带人走?绑架!“其他人都瞎了吗?连警卫都在,怎么没人拦着?”放下应该看起来很不情愿吧?

“因为他是.我叔叔……”

戚并没有脸色一凛。在刺耳的刹车声中,他将跑车加速回到了原来的方向。

“齐不?”放开他的突然举动吓得忘记哭了。".你要去哪里?

“杀了他。

“杀……”放下,不敢相信我听到的答案。“你不能!你不能杀他!

“没什么不能的。”齐没有把油门踩到底,但是Z8跑车在四秒钟内从零加速到一百公里。他要杀了那只动物。两拳?他真后悔没有当场剁了他!

“齐不!不要!”放下对祈祷不妥协的恐惧。他.他怎么能让祈祷不杀人呢?绝对不行!

齐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他的决定不会改变。

"齐没有,请你停下来,否则我就跳下去. "松手突然而坚决地威胁他,因为他不能让齐不为自己那样杀人。

齐眉毛都没挑起,他不知道羊如释重负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跳。”齐并没有对他的威胁充耳不闻,在速度120的时候,他跳得绝对的死,他不相信放手。

没想到松开安全带,东倒西歪地站了起来。以这样的速度,放开站在一定高度,就会被甩出去,砸成肉酱!

《傻——》想都没想。这件事很紧急车,柏油路上扬起一阵惊人的白烟以及难闻的塑料味……车身非常惊险的料停在路旁、差两公分整个撞上人行道!

「你……你是猪吗!?你的脑子长在哪里?你有脑子没!?不要命了啊!?」祈未破口大骂。这家伙……

可恶!祈未气得想上去给他一顿揍!

「有那么想死是吗?我现在就成全你!」他揪起释怀领子,将他提出座位的同时,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没想到释怀却抱住了他。

「祈未、祈未……」惊吓过度后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哭得好伤心,却又好庆幸,庆幸自己此时此刻能听见祈未的声音。庆幸自己没又落人那人的魔掌里。

「那么久没见到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呜咽地说。双手紧紧环住祈未的颈项。如果可以,他想就这样抱着祈未死去。

「好了,别哭了。」祈未叹息,任他抱着自己,有些没好气,却也有些……心疼。是心疼吗?大概是吧,不然为什么他体内那股杀人冲动已经消失殆尽了呢?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只有要释怀别哭而已。

「我不去了,所以别哭了,有没有哪里痛?」他拍拍释怀的背。

释怀摇头。

「我们回家,回家好不好?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不要怕,我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的,没人……」忍不住柔声安慰。

祈未一向讨厌软弱的人,更讨厌哭哭啼啼的人!可是他现在却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柔声音安慰眼前的释怀。到底是为什么啊?

释怀却止不住泪水。他太放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