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维吾尔族的秘密,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

2020-12-08 20:18:04云罗美文小说网
扎毛小道昨天一直持剑到深夜,早上睡得有点迷糊。问我为什么这么早一个人?我说没有,和一个小女孩。他问朵朵?我说没有,就是昨天在餐厅遇到的那个.扎毛小道听懂了我的话。沉默了两秒钟后,我突然骂了我一句:“爷爷,你是畜生,那个机

扎毛小道昨天一直持剑到深夜,早上睡得有点迷糊。问我为什么这么早一个人?我说没有,和一个小女孩。他问朵朵?我说没有,就是昨天在餐厅遇到的那个.扎毛小道听懂了我的话。沉默了两秒钟后,我突然骂了我一句:“爷爷,你是畜生,那个机场女孩是大人了……”

我赶紧挂了电话,看见罗小北一脸冰霜的松开了我的胳膊。

我知道她一定听到了毛道的话,转过头来也批评道:“毛道长是个好色之徒,只喜欢你姐姐那丰满漂亮的女人,他却不知道这个人有各种好花,千朵红花,各有各的好。别理他!”听了我的补救,罗小北终于没把我归为毛道。反而撅着嘴说:“那个长毛道士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总是向我姐姐提起他。——哼,死色狼。”

到了早餐店,我们落座点餐后,我就开始直接问:“小北,说实话,我们现在跟恶鬼不和。你还是来找我。是什么?”

维吾尔族的秘密,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

批判了《杂径》的特殊审美之后,罗小北对我很好。他眼珠一转,直接反驳道:“姐姐是邪灵教的人,我不是。小佛邀请过我几次,我都没有给,所以不要以为我在给你设陷阱。今天过来,正好赶上你。”

追到就奇怪了。这个罗小北看起来很清纯可爱。不过,我知道这小妮子是藕,他的心眼我数不过来。看到她没说实话,我心里默默的数了数,沉默了。老板把香喷喷的牛肉粉端上桌的时候,也很不礼貌,不一会儿就吃完了。然后他用纸巾擦了擦嘴,看着罗小北一个个挑粉丝慢慢吃。

她是北方人。她不适应那一整碗抹了辣椒油的牛肉粉。她一直皱着眉头。我不说话,只是看着。

吃了半碗,她吃不下了,我就结账说没事就回去睡觉。到了这里,罗小北终于开口了:“我背着妹妹来找你。真的很了不起。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几分钟后,在不远处的小公园里,林又深又晕。我和罗小北在落叶铺成的小道上慢慢走着。她告诉我,她来找我是为了配合我驱邪。

听到她的话,我当时惊呆了,诧异地说,这怎么可能?整个邪灵教都得听元帅的招呼。配合我,就能把小佛赶出邪灵教。是不是很神奇?

洛小北撅着嘴,莹白的小脸上满是不屑,说没胆鬼,你不干,你怎么知道做不到?

我有点好奇,说说吧。我们做什么呢

罗小北看到我点头很开心。他拍着手说:“很简单。这位农民企业家的头脑非常黑暗。他从那个兄弟会拿了钱来发展自己的势力,却暗地里不配合他们净化人类的计划。相反,他直接想要毁灭和再生这个世界。其实两个我都不喜欢。现在他过得很自在。为什么去找麻烦?我想好了,只要我们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就说明小佛的心出了问题。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些交给他的外国伙伴,他们就会被金融怪物抛弃和反目成仇,甚至直接杀了他。我爷爷有很多老干部和支持者,然后我们就可以翻身了?怎么样,敢不敢做?”

听到罗小北这么多秘密和计划A,我摸了摸鼻子,心里震惊,嘴上却说:“是啊,恶鬼教变主人,你妹妹成了主人的元帅,这是好事。但是不关我的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维吾尔族的秘密,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

我说这话,却直接问了罗小北一个问题。她目瞪口呆,两眼放光,小心翼翼地试了试:“好?否则.你看这姑娘漂亮,清纯可爱,我为什么不嫁给你?好吧……”

我万万没想到,这妮子直接来了这么一句凶话,连忙摇摇头,说算了,算了,我惹不起。

洛小北气得哇哇大叫,直起身来踢我。我们笑啊笑啊。我看了看表,然后对她说:“这个提议很感人,但是说实话,我是一个普通的普通人。拯救世界和平不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很抱歉……”

我转身就走,罗小北在我身后咬牙切齿的喊道:“要不是世界上的人能打得过他,那就只有你了。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吗,你这个懦夫!混蛋,混蛋!”

听到一连串的骂声,洛小北头也不回,快步走开,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疾风,闪身,回身一抓,是一把锋利的飞刀。握着这把飞刀,我有点恼火。我隔着脸看,却见罗小北恨恨地说:“你不合作,以后就是仇人。别让我再见到你!”

她一说完这句话,就微微闪烁了一下,向树林跑去,很快就消失了。

我有点发愣,不知道这个小女孩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示威?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结果,我握着刀的手开始麻木,一股黑色的气体扩散开来。虽然很快就被体内金蚕法的味道吞没了,但那一瞬间我的脸还是一片漆黑,——尼玛,这小妮子翻脸就像翻书一样,被飞刀毒死了。

第十章彭羚村,粉蒸肉

当我回到我的住处时,我告诉我的姐夫和扎毛小道,这里不安全,我们需要迅速行动。

姐夫问为什么,我跟他们说了罗小北的事,罗小北是刚刚遇到恶鬼,在楼下教右使罗非鱼的妹妹,也是上一代左使兼掌舵人的孙女。

故事讲完后,虽然我只大致讲了一下,但猴样的家伙还是闻到了重点,但他笑了:“小毒,虽然我走过花丛,但我不得不佩服你。对于18岁以下的女生来说,你的魅力真的比我高很多。——是不是脸上的这个疤让你更坚韧?来说说吧。人维吾尔族的秘密们正在向门口走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耸耸肩,说人家自己内斗,拉我当枪靶,你说我愿意吗?

姐夫在旁边奇怪地说:“你怎么不喜欢?堡垒经常从内部被破坏。灭邪灵,挑拨他们内斗,是个好主意?”

我说,可是我为什么要消灭恶鬼呢?那是大哥的事。

大叔:“…”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立刻离开了房间,离开了招待所,在另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当天下午,我接到林的电话,告诉我有消息说,坐在慈源阁的道士出现在云溪区附近的村子里。我想也应该是根据我手上的鳞片,计算出真龙大概的方位。

维吾尔族的秘密,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

我表示感谢,让他主动跟进,有消息主动汇报。

听到这里,林祁鸣大叫,说没有人性。每天都有猫来指导我。我现在在度假,你知道吗?而且总是走这么远,总有一天我会被追究的!当我听到他的抱怨时,我笑着说:“老林,如果有人敢查你,你可以直接引用老徐的名字,我相信不会有麻烦。”。

林在电话那头无聊了好久,终于哽咽着说了句:“好了,你个牛博一,看来我是过弟弟的生活了。陈老大不在了,该你叫狗了。”

虽然林喜欢在电话里说些什么,但他做事很踏实,提供的信息也很准确。下午我们到了云溪区,虎猫大人高高地飞起来,绕着世界转圈。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真的感受到了一股威严和恐怖的气息。看来林祁鸣提供的信息是不假。

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这个离方圆800英里的广阔的洞庭湖包括几十个县市。确定位置太难了,但是林祁鸣的情报给我们省了不少力气。

不管他有多厉害,我们三个在虎扑大人的带领下,避开大路,沿着乡间走。

这是出城的时候,两边的景色有点凄凉,冬天积了落叶和霜。还好我们三个都有基础,一路冲刺,但是不会觉得太冷。不知不觉,天有点黑了,我们来到了路边的一个小村庄。不过虎猫大人还是挺不靠谱的,时不时下来给我们指导。现在他已经消失半天了,这让我们觉得挺奇怪的。

我们三个抬头看了看天空,突然长毛小道看了看,指着北斗七星的方向喊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我抬头看见一个翼展四米的影子穿过天空,然后飞进左边的山林,消失在稀薄的雾霾中。看到这个黑暗的影子,我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们的心情不自禁地揪了起来。虽然我们经历过很多次胖鸟的魔法,但似乎看到那个黑影不是一只普通的鹰。如果虎猫有问题,我们真的不能原谅。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无能为力。毕竟谁也不能飞到高空去帮它一把。更郁闷的是胖母鸡不知道怎么回,我们来处理。

回头一看,我嗅了嗅毛茸茸的小道,说:“小毒,你闻到什么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尸气气味扑鼻而来。我皱了皱眉,说村子死了。

姐夫点点头,说:“我觉得是。你没听到远处村子里传来的悲伤吗?”我抬头看了看两里外的小村庄,看了看附近的天空,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总要找个地方休息,萧劳,你以后可以打扮成道士,也许你可以向师傅家要一碗酒喝。”

虽然今天下午的行程不会太累,但是冬天没有人愿意在外面吃饭,找个地方休息。这就是谈话。一个精彩的故事。扎毛小道和小叔都点头答应了,应该的。于是,总的来说,先不说卖骚的胖母鸡,三个人就往村里走去。

这个村子不大,但乍一看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我觉得只是一些上岸的渔民组成的自然村落。因为离高速公路较远,所以不太发达。仔细一看,大部分房子都破旧不堪,没什么可看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从村口到湖边有一个小庙和两个小平房,但是有屋顶。

我们走在这个村子的烂路上,好几个村子的入口都是黑漆漆的。只是我们走进去,中间殡仪馆的灯光很亮,显然村里大多数人都去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进村就觉得有点压抑。总觉得不舒服。突然,我的心动了,猛然回头,向着第一个村子望去,却有一张苍白的孩子的脸和黑洞洞的眼睛在窗户后面,正直的看着我们。等我的眼睛一亮,我立刻躲开,惊慌地逃进黑暗里。

心里更觉得不祥。我转头对身边的两个人说:“老萧,姐夫,这村子里有点怪怪的。我总是感到害怕……”姐夫点点头,说好像不止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这个村子死了,办丧事的不只是死人。

这时,毛毛开始下雨了,淋透了我。寒风吹来,人们冻得瑟瑟发抖。

是鬼还是神催我们快走。去看看。你怕什么?

维吾尔族的秘密,我在性俱乐部沦为玩物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不说话了,继续往前走。当我和彭羚来到这所房子时,一位老人坐在路的黑暗面上。看到三个陌生人由深及浅的走来,我突然咧嘴一笑,说:“我的蒸肉真好吃。要不要试试?”

杂毛迹应该直接说“不是吗?过了你再吃吧。”

老人听到这里,身子一抖就消失了,我们的耳朵里响起了不甘的吼声:“走开,老人,我不想走,你们这些陌生人,快走开!”

听到这吼声,我突然意识到,老人在出神,却在担心一缕灵魂。

一开始没看出来。怎么回事?

我呷了一口,然后跟着杂毛的踪迹和我姐夫飞快地跑到了院子里彭羚的身边。这时,外面的雨开始下得很大,雨滴滴答答地打在彭羚山顶的三色塑料布上,雨在飞。在这个彭羚的中心有一个棺材,旁边有五六个敲木鱼、吹唢呐的草乐队。前面有三张麻将桌,十几个人在打得热火朝天。角落里放着一台25寸的大彩电,上面放着一张DVD,播放着周星驰的电影《百变星君》,四五个熊海子围着火盆,看着音乐。

看到我们三个人从外面跑了进来,麻将玩家停了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嚣张男子站了起来。他是这里的主人,问候我们,问为什么。

扎毛径没有换上道袍,但也没怯场。直接就上去了,把我们当傻子,说刚在村口看到了死者的灵魂,没有安息,就进来看看,有可能的话还可以帮忙渡过去。

农夫持怀疑态度,告诉我们他父亲死后,按照礼数下葬,花了很多钱。这明天就要下葬了,怎么能不安息呢?扎毛小道说有理有据,相当神棍,旁边却有两个催,说是几个骗子莫理赶紧过来打麻将。

男人一听,没理,那我们就离远点,别理他。

这条嫉妒的小路被关在外面,看起来很沮丧。我回头一看,姐夫上前讨话,问外面雨下得大吗,我可以过夜吗?

刚才那个张狂被同桌取笑,现在也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不耐烦地喊道:“走开,再吵。信不信由你,我把你和我爸一起埋了。”

好吧,遇到这样的老爷家,真的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讲,也不能和这些普通人计较。所以我们离开了彭羚,只走了几步。听到后面有人叫,我们回头一看,却是一个老实人,端着一个盖着白纸的海碗来了,塞了一把纸伞给我们。她低声说:“我男人刚死于父亲,心里烦闷,脾气又来了。”这里有些吃的,不多,只是填饱肚子,顺着这条路走,湖边有龙王庙,去那里避雨就行了。"

就在她匆忙说话的时候,彭羚里那个傲慢的男人喊了一声:“常昭君,你又拿老子的钱来换人情了?快点回来,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那个女人推了我们一把,匆匆往回走。我手里拿着巨大的海碗,苦笑着说,走吧。我们真的很倒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