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送乱禁忌陈天磊,公车上的欲乱

2020-12-08 22:48:58云罗美文小说网
90年代初,从京都到金陵的航班不多,但作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我还是能够得到一个职位。回茅山之前,自然要去拜访句容萧家。虽然我用了肖大炮的借口,但肖爸爸等人似乎知道了一些事情,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舒服。走的时候我很

90年代初,从京都到金陵的航班不多,但作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我还是能够得到一个职位。回茅山之前,自然要去拜访句容萧家。虽然我用了肖大炮的借口,但肖爸爸等人似乎知道了一些事情,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舒服。走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充当了信使,给小燕的妹妹和小可明带去了一些信件和土特产。

除了连接感情,这是我去小家的主要目的,不然真找不到借口去见小燕的师妹。

一路走到茅山,已经是黄昏了。守卫山门的不是老者,而是来自猎阳的真人毛童珍师叔。他的脾气有些内向,不和我说话。进入茅山派,路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小弟。他和我的仪式结束后,我询问了这件事。才知道老前辈已经去后山苦修了,杨志秀师叔已经补上茅山十强了。

这是茅山长老会的决议。连我师父都无法拒绝。心里隐约觉得杨师叔不是情人,但也知道他在所有同事心中的地位相当高。甚至有人认为,没有我师父陶金宏,杨志秀师叔也能坐到教导真人的位置上。

送乱禁忌陈天磊,公车上的欲乱

毕竟他是上一代教虚拟清真人最喜欢的小弟子。

我见过杨志秀师叔的成就。在他这个年纪,真的很神奇。即使作为茅山新生代第一人送乱禁忌陈天磊,我也感觉到一种深不可测的压力,他的为人处事也挺符合很多长老师长叔叔的意愿。这是我无法抹去的。想到这,觉得这次有师父提醒的拜访,大概作用不大。

作为茅山这一代的大哥,我回山也是一则新闻。我去山谷平原的市场之前,看到十几个人冲到前面。是傅俊冲向我,激动地大喊:“大哥!”

说完这句话,他就要给我拥抱,激动得要死。

看到平日里严肃刻板的傅俊哥哥如此失态,旁边的同伴都面面相觑,很奇怪,但我知道这个弟弟的脾气。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练习。扩招后的师兄弟对这种情绪并不清楚。当我和傅俊分开的时候,我才知道,所有的人都是从我师傅家门口来的。时间长了,此刻见到他感觉很亲切。只见杨鲲鹏从我做起,笑着问:“听说你是师父门下第一个开户收徒弟的。怎么样?感觉好吗?”

杨鲲鹏是个感情很克制的家伙。问的时候我笑着递过去说:“都是茅山分享,没什么好谈的……”

他这样说,但有点巧合。感觉回答有些生分,不真诚,不想多说什么。其他人都从我手里接过行李。我笑着说:“来,别站着。我会离开很多年。你太伟大了。别人很难在背后议论我。让我们上山吧。别待在这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人从远处跑过来,远远地喊道:“大哥."

我抬头一看,却是那个小男孩肖克明,他跑过来大声跟我打招呼,脸上带着微笑。

这个小师弟是门里资质最好的。他不仅跟着师父修行,还经常去后院向师父的叔公学习,欣赏别人。当年因为小燕的小姑,我和他很亲,所以这个孩子也是对我最亲热的。我招呼他,把我从萧家带来的东西递给他,并告诉他:“我还有你小姑姑的信。如果你有空,请她明天来找我……”

肖克明很莫名其妙地说:“怎么会这么麻烦?你给我,我就直接给小阿姨。”

送乱禁忌陈天磊,公车上的欲乱公车上的欲乱

我拒绝了,拍拍他的头说:“这样不行。你随便拆开她的信,我怎么跟你小姨解释?”

肖克明对我的不信任感到愤慨,但我没有及时安慰他。让小弟们都把我的行李拿到山上后,就去了师父住的森林里的小屋,去见他。恰好小柯说李大爷有事要带给师父,就一起走了。告别了弟弟傅俊等人,我边走边问肖克明:“上次听人说你茅山不行,像个混世魔王,老欺负晚辈,尤其是你师哥杨鲲鹏的弟子黄鹏飞。别人在厕所里解解手的时候,你扔了个霹雳进去,用粪便把人炸飞?”

萧克明鼓着腮帮子说:“师兄,你听谁的?没什么!”

他坚决否认。但是,被我狠狠瞪了一眼后,他变得害怕起来,低声说:“我也是善良的。这个男生总是跟别人说——‘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信不信由你,我会告诉我叔叔把你砍死。我不信,结果也没什么。哈哈的笑声."

我苦笑,教了他几句,也不在乎孩子们打架,一路走来,终于来到了竹林,看见一个老人在门前等着,眼睛红红的,眼泪突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到家了。

第五十七章书房的一般讨论,恶鬼的八卦

看到我快要落泪,我师父陶金宏忍不住笑了,挥挥手说:“你是大哥。你怎么变成这样,让小哥哥笑了?”

我擦掉眼泪,抑制住激动,笑着说:“我激动。师父,你为什么出来见我?我买不起。”

大师说:“刚才我接到传讯,说你回到山门了。知道你要先来我家,我请陈一准备一些便餐,等你一起吃。别站在外面,进去吃。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陶陶总是跟我说你,说他想你。”

自然不会空手回山,其他行李都是小弟送上山的。然而,大白兔奶糖和一种叫做“巧克力”的外国糖果被带到了陶陶。当师父的话音刚落,那个来自陶陶的小女孩就冲了出来,对我喊道:“大哥,我好想你。你给我带礼物了吗?”

好久不见,陶陶长高了许多,但他仍然像洋娃娃一样娇嫩可爱。虽然我和她隔了一代人,但这小伙子一直跟着别人,叫我“大哥”,我也听惯了。我把礼物递给了这个小家伙。她笑了笑,看到旁边的肖克明。她撅着嘴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萧克明挠了挠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师父。“师傅,这是李叔叔让我带给你的一封信。请保留。”

师父接过来,看到陶陶不喜欢小可明的样子。他摸了摸胡子,教她:“可明和你差不多大,但你是个小师叔。你怎么能这样和他说话?”

陶陶说:“小师叔呢?我听黄鹏飞说他偷看张欣怡和李世南洗澡。它是如此的悲惨和讨厌死亡。以后再也不和他玩了。我们去吃饭吧。”她说完,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我则一直笑着看着小可明。张欣怡和李世南是华英真人的弟子,小燕妹妹的弟弟,但他们比肖克明大。他们听到这里,肖克明的脸一下子垮了,气愤地说:“他撒谎了,哪里有?”明明是彭——去闹事了。路过的时候把他赶走了,结果正好被撞了."

我的主人不在乎孩子是否吵架。他摸了摸肖克明的头,叫他进来吃饭。

送乱禁忌陈天磊,公车上的欲乱

在竹林的小花园里,陈一兄弟和嫂子已经准备了一顿丰盛的素宴。陶陶赶紧打开我买的糖包,吃了一只大白兔,然后给了大家。只是没理的肖克明犹豫了一下,给了两个。

那是不多的巧克力,她抿了一口后,眉毛都舒展开来,想了半天,才舍得给爷爷半块。

吃饭的时候不多说话,小孩子就是这样。就在刚才,他们互相忽略了。结果吃完就一起玩了。主人把我叫到书房,他们坐下了。嫂子给我们泡了杯茶后,给我们关上门。我盘腿坐在地上,坐在师父对面。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他平静的对我说:“志诚,你下山后我一直在关注你。这几天,你干得不错。”

师父的欣赏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我突然觉得很激动,抬头说:“这些都是师父的教诲。”

师父一挥手,笑着说:“我教了那么多弟子,但真正满意的不多。说实话,你是李大爷给我的徒弟,但我也是最满意的一个。不需要自谦。你在法院大厅的表现很抢眼,也让老师很有面子。不过也有很多刺激,对人性来说是不够的。对于老师来说,你看不到太多惊心动魄的东西。我一直想问你等你回来了,告诉我一件事。”

师父一打听,我自然不敢懈怠,把我出山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告诉了他。

这个时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将和他一起去。有问题我会问,师父会给我答案。谈到江湖上的名人,比如北疆王、九龄大师、白云观大师,他给我讲了他们的过去和典故,让我有了更深的了解。他们有一个强大的谈兴,不知不觉中,他们到达了一壶茶的底部。通过与师父的交谈,我对整个世界和由修行者组成的江湖有了另一种认识。说到底,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邪灵教。

我接触到的这些大案,和鬼鬼出没的组织有很大的联系。这个原本被认为已经分崩离析的团体,在黑暗中,潜伏着巨大的力量。

师父听了我的话,点点头对我说:“虽然在抗日战争期间,恶灵教变成了两派,但是随着右使曲阳的去世,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恶灵教就瓦解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存储在旧社会体系中的公会也被压制到了隐形。然而,虽然邪神宗教是以路宏教为基础的,但以左右使者和十二神星为首的主体框架并没有什么缺点,所以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并没有伤到根本。现在只是因为王心鉴不够服务大众,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我有点疑惑,问他老人家:“师父,邪灵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

师父笑了笑,然后问我:“你和其中一个女妖玩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回想起那个极其迷人的女人和她的各种方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太神奇了。如果我尽力了,恐怕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关键是她不是一个人。我身边的箭王正在帮助山门护法耿传良。要不是剑和九龄大师,我怕那次就得在那里解释了。”

大师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十二魔星之中,魅魔并不擅长武力,只能排在最后,而这一代的魅魔,就像你说的,刚刚接手。其实,邪灵教在很久以前,最辉煌的一代,有一位大师级的统帅沈,以及左大使和右大使曲阳。下面是世界上最杰出的12个人,以及公司的各位大师。天下之间,没有谁能扫它的边,那就是我是茅山,我要避开它……”

我很惊讶,因为在我心里,茅山这样的顶门从来不伺候软门,所以我问:“师父,你跟邪魔教的人打过交道吗?”

师父点头说:“王心鉴,恶灵的左使,你见过他。”另外,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你,那个虚清真的世祖,与鬼神大师沈总司令一较高下。猜猜谁输了?"

我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掌中元帅!”

师父摇摇头道:“不是,是你师祖输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确立了沈作为世界第一高手的地位。不幸的是,这个人就像一颗流星,匆匆离去。他将邪魅教与大才融为一体,却神神秘秘的消失了,留下这么大的烂摊子,让他所有的手下都输了。然而,他的失踪也是人间幸事。如果他还在的话,现在江湖上会有无数的血案发生。志诚,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你的担心是对的。恶灵是野兽,也是魔鬼。千万不要给它任何机会。一旦重塑,就毁了……”

听了师父的教诲,想起来了,说起了杨小兰和杨叔叔。

师父听了,叹道:“智秀的父亲杨二很丑。其实他曾经是茅山的长老之一。可惜他误入歧途,连女儿都变得异常乖张。不过,这件事跟他关系不大。我们有些和尚是和尚,但并不是说人类所有的爱都减少了。他对杨小兰的亲戚还是有些好感的。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你以后遇到那个女人,你会悄悄收拾的。

师父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追究的意思。我没有多说什么,和他聊了一会儿,见月亮上天色已晚,就走了。

送乱禁忌陈天磊,公车上的欲乱

回到清池宫,我的房间还是留给我的,干净整洁。那天我特别困,就合上衣服睡了。第二天,我和所有的弟弟们一起上早课。中午,弟弟传来消息,说华英秀女峰本座小晏婴姐姐发消息说要来接我,来拿我的家书。听到这个消息,我激动得赶紧换上清爽的衣服,然后急匆匆下山,来到我和小燕姐约定好的森林。看到一个相貌平平的小燕姐姐笑着看我。

我多久没见到你了?今天的小燕学姐明显是打扮的。她虽然穿着素雅的衣服,但长长的黑发高高挽起,露出天鹅般纤细的脖颈。剪裁得体的白色袈裟凸显了她精致的身材。白英的俏脸神采飞扬,让人看了都一样。她忍不住把目光移开。

世界上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她还爱着我。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感到幸运的事?

我抑制不住四溢的相思,赶紧迎上前去,无视小燕姐姐脸上的惊喜,紧紧抱住美人,低声说:“小燕,我回来了,我好想你。”

第五十八章安抚木匠的心

我和小燕姐好几天没见面了。我们温柔多情,缺乏人性,温柔了很久。我们刚刚提到了家里的信。我从怀里拿出来递给她,给了她很多从上面和外面带来的礼物。这些礼物有的是糖果,有的是客户根据林浩的建议从香港免税店带来的香水和化妆品。虽然小燕姐姐天生丽质,而且因为她跟着英国人和中国人练,所以

这些东西我不太了解,但还是和她一个个看了一遍才又收起来,小燕的妹妹也看了家里的信。

当我收拾完这堆瓶罐罐,抬头看到她眉头一蹙,似乎不高兴,就问怎么回事。小燕的妹妹抬起头,张开嘴,却没有说话。我的心突然起了疑心。这时,她把手中的信直接递到了我手里。我嘴里说:“我怎么敢看你家的信?”,但我的手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她低头匆匆一扫,才发现信是萧老爷写的。除了嘘寒问暖和父母的一些短暂琐事,她还提到了一件事。

今年年初,黄家的小伙子亲自带着礼物来拜年。他接触到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挺好的,精力充沛,很真诚。之后他一直很热情。你就问问小燕的妹妹,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去见见她。毕竟年纪大了,不可能一辈子在山里当道士。

看完之后,我浑身是火。我早一点去探望小的家人,不是因为他们把我当女婿,而是因为这个。

看来,黄养神那小子真是甜言蜜语。除此之外,萧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已经走得很远了,但现在他们都死了,甚至他成了一个说客。

我心冷,结结巴巴地说:“好吧,我怎么不知道?”

小燕姐姐苦恼地说:“从去年开始,姓黄的就找人离开了和美郎叔叔的关系,然后在金陵认识了我师父。主人在等我继承衣钵,自然她不愿意,但她老人家最尊重我的意见。她觉得我有什么想法就跟着我,她不会特别阻止我;有传言说黄的名字特别贵。他的父亲是荆门黄家这一代的主人。家里有很多惊人的功法和乘数。如果我点头,随便挑挑也没事……”

我立刻打断她的话,激动地说:“这怎么可能?结婚不是生意。这还能去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