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红楼之贾赦的悠闲生活,下一篇(作者:不详)

2020-12-08 23:46:38云罗美文小说网
“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叫醒,不然泰医院要把她埋了。”森冷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刘沁的脸上流露出从未见过的冷漠。此刻,他就像变了一个人。“老部长.老部长一定要尽力救救陈济的女孩……”杨太医被刘沁的话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这

  “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叫醒,不然泰医院要把她埋了。”森冷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刘沁的脸上流露出从未见过的冷漠。此刻,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老部长.老部长一定要尽力救救陈济的女孩……”杨太医被刘沁的话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这个温柔、慈爱、豁达的皇帝会突然变成一只失去理智的狮子。

  刘沁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抬起脚走出偏厅,朝大厅的方向走去。

  当等了很久的女王看到刘沁出来时,她立即起身向他敬礼。

红楼之贾赦的悠闲生活,下一篇(作者:不详)

  “你在这里干什么?”刘沁此时的坏心情全都写在他的脸上,即使是他一直尊敬的女王也不是很爱面子。

  “臣妾听说陈济受了重伤,所以来看……”皇后看到刘沁的脸,猜测陈济的情况一定很糟糕。她立即主动要求调查此事。

  在她看来,太后的目的是除掉陈济。如果陈济这次去,她就不用夹在中间了,两边都可以不得罪。

  “她没事,你不用留在这里,回去吧。”刘沁说完后,他不再看女王,径直走出大厅,向徐干宫外走去。

  女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偏厅。卧室的门此刻关着,外面有许多宫太监焦急地等待着。她突然深深地觉得自己是女王,真的是个失败者。

  幸运的是,她没有错过女王的位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都的春天,夜幕降临得更早。

  在南路上,大门即将关闭的时候,一辆马车缓缓驶入。坐在车厢里的人脸上戴着一个金色的面具,闭上了眼睛。因为他戴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身体很冷,他的气质很难隐藏。他戴着一只玉扳指的手,悄悄地放在腿上,有意无意地敲打着节奏。

  这时,车外的男子微微转过头,把脸贴在帘子上,面向车厢:“主人,他进城了。”

红楼之贾赦的悠闲生活,下一篇(作者:不详)

  “让青鸟今晚来看我。”车里的男人有一个微弱的开口,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夜间探险宫

  深夜,宫殿一片寂静。

  在御书房里,刘沁把自己写的一封密函交给在门外等候的李德海。简单解释了几句后,他转身向徐干宫走去。

  这时,干枯的徐宫已经安静下来,宫中人已经散去。医院留了两个太医值班,把陈济留在偏厅里,等她醒来。

  刘沁来到卧室,看见陈济,陈济被包扎起来,昏迷不醒。她极度抑郁。

  慢慢来到床边坐下。他发现她手背上有淤青,心疼得受不了。

  “本以为把你留在身边,可以很好地保护你,直到你在我心中有了我的位置,但现在看来,我错了.你醒醒,好吗?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我答应你,只要你能醒过来,我绝不会强迫你接受我,我会让你自由……”说话轻声细语,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谦卑的祈祷。

  他真的爱她,很爱她,但他不明白,爱不是占有,而是放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楼之贾赦的悠闲生活,下一篇(作者:不详)

  此时的京都,在一个秘密的宅邸里,一名黑衣女子跪在了身着玄衣面具的男子面前,脸色凝重。

  “你说她醒不过来?”玄色男子刚刚听完黑衣女子的汇报,声音里没有等待任何情绪,根本听不出喜怒哀乐。

  “医生说,过了今晚,如果你还没有醒来,你可能就醒不过来了.是你下属的无能,你没有完成看好她的任务,请惩罚主人。”黑衣女子重复着之前说过的话,不敢抬头看面前的男人。

  “惩罚?”穿神秘衣服的男人冷笑道:“你回宫里想办法在宫里闹一闹。”

  “是的,下属服从。”黑衣女子回答,然后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主人,你晚上要去参观宫殿吗?”黑人女子离开后,站在一旁的白人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怎么能在一对夫妇之后最后一次见不到她呢?”说着,面具男子嘴角逸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原本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握紧,手背上隐隐青筋暴起。

  ………

  月亮下的中午,黑暗的宫殿里突然爆发了一场大火。当时火焰熊熊,呼救声此起彼伏。

  待在陈济床边的刘沁立即带李德海去了起火的德义宫。

  与德义宫的热闹相比,今晚的徐干宫很安静。

  刘沁走后不久,陈济一个人留在卧室里,守夜太医和宫女们都在外面的偏厅里睡了午觉,一切都安静了。

  正当宫中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德义宫的方向时,一个黑影鬼魅般的身影突然跃过连绵不断的宫墙,悄无声息的降落在徐干宫的屋顶上。

  很快,卧室的窗户不知怎么就从外面打开了。然后,原本在屋顶上的黑黑的身影忽闪忽闪,从屋顶上飞下来,从敞开的窗户飞进屋子里,闻到了屋里的药味。他微微皱起眉头。

  轻轻抬起脚,走到床边,他看到陈济,身上缠着绷带,留下一片皮肤,面具下隐藏的脸忍不住变黑了。

  伸手摸摸她手腕上的脉搏,很快,他阴沉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你这样做是为了实现你的诺言吗?你再也不会见到我了,因为你知道我会回来的。”他笑了笑,张开了嘴。然后,他伸出手,毫无柔情地捏了捏她的下巴,捏了捏她的嘴,从怀里掏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塞到她的嘴里。

  “我说让你死?如果你不在明天之前叫醒我,我就让你全家和你一起下地狱,好吗?我相信你不会拒绝这个提议的。”他说着,突然弯下腰,走近她苍白的小脸。此刻不流血的嘴唇倔强地紧闭着,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下眼睑,形成了优美的剪影。

  心轻轻一动,一个温柔的吻缓缓落在她冰冷的唇上。像蜻蜓一样摸了一下,她就赶紧走了。他深深地看着那个睁不开眼睛看他的女人,然后消失在房间里。

  他没看到。他走后,闭着眼睛的眼睛里,两行清泪,缓缓流出.

  疑似醒来

  德义宫大火烧了一夜,天亮时几乎熄灭。

  刘沁把他疲惫的身体拖回徐干宫清洗。千灵准备侍候他,穿上长袍去晨曦,他却一言不发地走进卧室,来到陈济的床边。

  “陛下,陈济姐姐要醒了。你最好先去早庭。我会在这里和医生一起观察。”成千上万的灵魂看着刘沁忧郁的脸,忍不住把他推到一边。

  “她真的会醒吗?”刘沁的视线静静地落在闭着眼睛的陈济的脸上,专注于声道。

  “是的,肯定。陈济姐姐知道你在等她醒,她不会醒的。”连连点头,千灵一边抹眼泪,一边肯定道。

  刘沁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轻轻抚着陈济苍白的脸,试图找到她脸上的温暖,证明她还活着,没有永远离开他。

  一千个灵魂站在一边,看着刘沁深情的眼睛,她的眼泪越来越汹涌。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跪在陈济的床边哭着磕头:“姐姐,请你醒醒,你一定要醒醒.拜托,拜托醒醒……”

  刘沁泽只静静的看着陈济紧闭的双眼,眼眶微微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他总是睁大眼睛。他昨晚没有休息,已经是一张憔悴的脸。此刻,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没有生气。

  哭着磕头,千灵似乎相信,只要她一直打击下去,陈济就会醒过来。

  也许是千灵的哭泣感动了上帝,也许是刘沁的深情唤回了陈济的意识。最后,在两人几乎绝望的时候,闭着的眼睛里睫毛轻轻颤抖。

  刘沁渴望捕捉这个细节。他以为自己是老花眼,立刻仔细盯着它看了几秒钟,直到她的睫毛再次轻轻颤抖。他马上喊道:“太医,太医来了……”

  千零听到这话,立刻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惊喜。“陛下,你妹妹醒了吗?不是吗?”

  这时,太医在偏厅听到了卧室的声音,顿时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卧室。

  “陛下,陈济醒了吗?”太医首先朝刘沁拱了拱手,然红楼之贾赦的悠闲生活后问道。

  “她的眼睛在动。来给我看看她怎么样。”说着,刘沁迅速起身,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放弃了自己的位置给二太医。

  两位神医听了,立刻紧张地过来检查。良久,其中一人转身向刘沁报告:“回皇上,陈济小姐有醒过来的迹象。我相信就算她此刻不醒,一个小时之内也会醒。部长将为她烧药和注射针头。请放心,陈记小姐得救了。”

  “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当刘沁听到太医说的话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脸上的表情终于由阴转晴。

  “陛下,既然你姐姐说得很清楚,奴婢就要给你换衣服,上法庭了。”千灵说,明知国事不能耽搁。如果刘沁因为陈济的伤连打官司都没上,那对陈济是天大的罪过。她更有可能承担误国妖姬的罪名,所以她不得不劝说刘沁去打官司。

  “不行,我得等她醒过来。”大概是几乎失去的心情让刘沁感到了珍贵,他摆了摆手,断然拒绝。

  “皇上,请务必上朝,这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妹妹。现在,慈禧太后中毒的事情还没有查出来。如果皇帝为了妹妹撑起朝廷,你觉得那些朝臣会怎么攻击妹妹?既然太医说我妹妹现在没事了,你就放心吧……”千零在刘沁面前坚持。

  刘沁听到这里,突然收起了高兴的心情,严肃地看着面前的千灵。良久,他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微笑,说道:“我不知道我身边还有这么懂事的女孩。”

  “谢谢你的夸奖。时间不早了。让奴婢先给你脱大衣。”千灵说着,立刻拿起衣架上的袍子,给刘沁换了一件。

  PS:明天的重头戏,呵呵.如果不出意外,上官仙森应该出来打酱油,赵仙森和我们女猪脚会打各种对手,把刘沁皇帝逼得又肿又肿.

  你是谁?

  费用

  “失忆?”当赵一麟得到这个消息时,他的脸色变得不确定。

  “对,消息刚从宫里传来,说这位小姐已经不认识任何人了……”跪在他面前的黑人沉回了报告。

下一篇(作者:不详)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赵一麟意味深长的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微笑。

  “师傅,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黑衣人不明白赵一麟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不得不请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