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重生穿越

真紧叫出来我喜欢听,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

2020-11-10 15:24:11云罗美文小说网
几分钟后。葛凌飞挂断电话,记下了毛巧珍的号码。[毛。】也是在这个时候,她顺带想起了静欢留下的号码。他还设置:【场景。】想了想后,葛给发了一条信息。【你的伤还好吗?我明天会给你带些药来。】她扔掉了半湿的纸团,正准备回客厅的时候,手

 

  几分钟后。

 

 

  葛凌飞挂断电话,记下了毛巧珍的号码。

 

 

  [毛。】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顺带想起了静欢留下的号码。

 

 

  他还设置:【场景。】

真紧叫出来我喜欢听,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

 

 

  想了想后,葛给发了一条信息。

 

 

  【你的伤还好吗?我明天会给你带些药来。】

 

 

  她扔掉了半湿的纸团,正准备回客厅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响了。

 

 

  [没事,别担心-]

 

 

  .他是不是靠手机生活,回来这么快?

 

 

  葛一时想不出该给他什么回报,于是他先把手机放进口袋。

 

 

  她在客厅的药柜里搜了十几秒,没有看到戈玲经常用的药膏。

 

 

  “你在找什么?不要阻止我看电视。”

真紧叫出来我喜欢听,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

 

 

  戈玲非常粗鲁地扔了一个可乐瓶子。

 

 

  后脑勺被撞了也不疼,因为只是个空瓶,但是葛微微有些恼火,气得问桂:“妈,那药膏呢?”

 

 

  “止痛药膏?哦,那个阿林已经用完了。如果你想用,那我就多买几盒。”

 

 

  没等葛回答,葛玲又冲过去讽刺她:“哎呀,我妹妹怎么老舔我用剩下的?”

 

 

  “你除了口头侮辱我之外别无他法。”

 

 

  “但我还是受宠的,皇子不会因为皇帝女儿多而失去继承权。”

 

 

  "……"

 

 

  戈玲越来越像失去理智,满口胡言。

 

 

  她懒得和他争辩,葛玲又扔了一个鱼饵说:“可是我自己藏了一个盒子,你问我就给你。”

 

 

  葛凌飞冷着脸,他的弟弟只是站在沙发上,坐在一个坐姿,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真紧叫出来我喜欢听,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

 

 

  如果他过着不同的生活,他会比她过得轻松快乐百倍。

 

 

  葛菲玲没看他,转身关了电视,直接去葛菲玲房间找药膏。

 

 

  “你好.妈妈!姐姐欺负我偷东西!”

 

 

  她前脚一进二卧室,后脚戈玲就穿着拖鞋跟着她,不让她进去。

 

 

  戈玲并没有比她好多少,因为她小时候受了重伤,所以不敢贸然作战。于是轻而易举地推开他走了进去,拉出电脑桌的抽屉,药膏就在那里。

 

 

  “滚出去,那是我的事……”

 

 

  葛凌飞想和他做笔交易,可是葛玲对她怀恨在心,根本不想听。

 

 

  桂迪美走过来,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一盒药膏。戈玲扮成一个哭哭啼啼的人,大惊小怪。

 

 

  妈妈左右为难。最后,她看着她,劝道:“凌飞.或者你把它还给你哥哥,妈妈会给你买一个新的。”

 

 

  “我明天必须回学校。什么时候买?”葛凌飞已经退让很多次了,这次我不想再退让了。

 

 

  对方陷入尴尬的沉默。

 

 

  她明白了。空洞的承诺会对每个人做出,但只是先哄你服从。

 

 

  “算了,还给你。”葛凌飞装作筋疲力尽的样子,把药膏扔回葛玲的怀里,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桂梅蒂松了一口气。

 

 

  葛凌飞敏锐地听着,心里很难过。

 

 

  她打算明天回到学校时去拿药膏。现在拿走只会让葛玲绞尽脑汁报复她。

 

 

  *

 

 

  周日晚上,秋风凉爽。

 

 

  期中考试刚结束,班里整体气氛就没那么紧张了。

 

 

  葛凌飞早早回到教室,毛巧珍溜过来,把满满的零食放在桌子上。

 

 

  “别难过,凌飞,我去骂班长。下次.不,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葛的目光低垂,沉默不语,表演黯然神伤。

 

 

  毛巧珍越来越心虚,赶紧安慰她。

 

 

  当凌飞终于好起来的时候,毛巧珍慢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景欢便回到了教室。

 

 

  葛菲玲垂着头,伸手摸了摸藏着的笔记本。

 

 

  突然桌子上有动静,她警惕地抬起眼睛,细长干净的手掌放在头上。

 

 

  他回来帮她挡住桌子的尖角,这样她就不会碰它了。

 

 

  ".谢谢你。”葛凌飞直起身来,不再拿笔记本。

 

 

  她看起来没那么害怕。

 

 

  静欢眼里露出一丝笑意,眼睛注意到了桌上琳琅满目的零食。她看了没多久,就把零食拿回了桌洞,说:“这是毛巧珍给我的,没分给你。”

 

 

  他笑得更深:“好吧,小气鬼。”他当然知道,但乍一看,她阻止了他这么认真。

 

 

  突然,他踩到了脚下的什么东西,他低下头,看到那是她滚落的笔和时间表。

 

 

  京欢正要帮她捡起来,同桌递过来一盒药膏。

 

 

  他转过头,看着她眼前的一片泉水。

 

 

  “你还是需要的。”葛凌飞心不在焉地扫了他一眼,恢复得相当快。

 

 

  反正她宁愿替他留着,也不愿让戈玲拿去。

 

 

  下周回家,期中考试她已经拿了金牌,葛玲帮不了她。

 

 

  “好的,我买了。”静欢没有拒绝她。

 

 

  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一些喜悦和惊喜。

 

 

  你有点喜欢她?

 

 

  葛凌飞的观察不够真实,那么他的脸和表情能藏在哪里呢?

 

 

  但她就是无法进一步理解他。

 

 

  就像转圈一样。

 

 

  “对了,还有一件事。”过了一会儿,他走近了,小声对她说。

 

 

  ”愣住了,没有后退.你告诉我。”

 

 

  "我已经转学了,已经办完手续了."静欢看着她的表情,心血来潮的自嘲。“这对你是好消息吗?”

 

 

  葛菲玲差点点头同意。

 

 

  她忍住了是件好事。

 

 

  他为什么一直挖坑骗她?

 

 

  “没有.你读书晚还是晚?”她抑制住想要挽留的语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