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扒开大腿狠狠挺进,顶一下

2020-11-15 17:32:02云罗美文小说网
有件事很奇怪!我打开门,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这些家伙走过来,停在我钻的车附近。我听到他们在说话。有人说一路走来,没有人,情报会出问题吗?另一个人说信息不会错,线人看到他从华东出来。然后有人说,继续找,可能就在附近。我心想,他们在找谁?谁从华东出来的?等等!除了长他们波,不就是我吗?他们在找我!果然,幕后就出来了!我收了小艾后,谁找我可能就是抓王顺灵魂的凶手!一想到车身突然砰的一声,我心

  有件事很奇怪!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这些家伙走过来,停在我钻的车附近。

  我听到他们在说话。

扒开大腿狠狠挺进,顶一下

  有人说一路走来,没有人,情报会出问题吗?

  另一个人说信息不会错,线人看到他从华东出来。

  然后有人说,继续找,可能就在附近。

  我心想,他们在找谁?谁从华东出来的?

  等等!

  除了长他们波,不就是我吗?

  他们在找我!

  果然,幕后就出来了!

  我收了小艾后,谁找我可能就是抓王顺灵魂的凶手!

  一想到车身突然砰的一声,我心里咯噔一下,一只手按在车窗上。

扒开大腿狠狠挺进,顶一下

  我躺在后座上,那人按下前排左侧的车窗,幸好车窗上覆盖着太阳能膜,车内的情况不是很清楚。

  我尽力钻到车座下面,那人往窗户里面看,发现没人,就走了。

  有段时间车里有只猫,我以为他们差不多走远了,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但只是站着不动,身后就传来一阵笑声。

  回头一看,发现是刚才躺在窗边的那个人,但是人不多,只有两个人。

  他咧嘴一笑,蹲在屋顶上,手里拿着匕首,说:“我能行。猫花这么久!”!

  我心里一惊,仔细一看,问他们要什么。

  另一个人靠在车身上,脸上有疤。看这两个人的气势和眼神,就知道他们是在黑道上做生意。

  那个人一边用匕首刮指甲,一边和我说话,除了说他想让我和他们一起走之外,什么也没说。

  我问去哪里。

扒开大腿狠狠挺进,顶一下

  何呵呵一笑,说看我年纪不大,应该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他说他们华东华中的两只鹰也是一隅之地,聪明的话就跟他们走,不然吃点血肉。

  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觉得好笑。胸部起伏,咳嗽。

  屋顶上的人趁我这时不注意,突然袭击了我,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对准一把匕首凌空刺去.

  我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他的眼睛从棕色变成了黑白,下一秒,当匕首刺入我身前三寸的时候,一只大手拼命的抓住了那人的匕首,半寸都难以进入.

  那只手是强子的手!

  我还在咳嗽,但靳东双颖的脸色迅速变了,从尖锐到惊讶,从惊讶到恐慌,从恐慌到绝望。

  我说这两个人不能留下来。

  话音刚落,强子就杀了他们俩。

  我说等等,我问几句。

  强子不知道给那个人下了什么禁制,那个人喊着不能动,另一个人喊着,也要杀。

  但他哪里是强子的对手,强子闪身,跑到他身后,一手刀秒他。

  强子回头说他手下重。

  我冷哼一声说,死了就死了,两个人都被束缚着很多生命,手是干净的。

  然后我转向另一个人,问他为什么要见我。

  强子解开了这个人的禁令,却不知道这厮的话。牙根咬的时候我以为断了。这厮嘴里有毒,但还是来不及。一口白沫从他嘴里流出,他的眼睛瞪着,他死了.

  妈妈蛋!

  真的是尿!

  我叫强子算了。他们舔刀尖上的血。再问就什么都不能问了!

  然后我让强子走了,我继续走。

  再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天已经黑了,我边走边遇到一波人,我想我不会再遇到益群的人了吧?

  我的猫在一边,等了一会,对方走进了一些不是易集团的人…

  第184章闹翻了

  就是道士。

  我从车后出来。

  道士一见我就跑过来。我利用这种情况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道观的房间里了。

  我睁开眼,老瞎子坐在桌边抽烟,道士和乌云都在。

  我坐起来,摸了摸裤兜,五帝的钱还在,孩子的雕没了,我一下子坐起来。

  道士问我找什么。

  我说孩子的雕刻不见了。

  老瞎子咳嗽一声,用烟斗敲敲桌子,说他有!

  我看到的时候,它在桌子上。

  我下了床,伸手叫老瞎子还给我。

  说这话的时候咳嗽了两声,不是装的,是真的咳嗽。强子差点没杀了我。我想就算和小哀拼个你死我活,也没必要受这么重的伤。

  老瞎子把小恶魔的雕刻压在腋下。他没有回答我。他抽了两口烟,吐了烟,叫道士和乌云先出去。

  龙拍拍我的肩膀,没说什么,就走了。

  乌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然后离开,顺便关上门。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那个老瞎子。

  好久没人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老瞎子先开口了,他得说还行!现在强大到连鬼王都能制服他。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摸了摸小鬼雕上的新头像。

  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走过去伸手去拿小鬼雕。老瞎子用胳膊转过身,把我的手扒开了。我说没办法!要么她死,要么我死,要么我不接受她就死。

  老瞎子骂了一句,说我几斤两斤他不知道,我给他1000万他也不信。

  我插科打诨,伸手想去拿小鬼的雕,他又挡了。我说这是我的事。为什么?

  他说从现在开始,交给他保管!

  我现在很生气,我说,为什么?我爷爷不关心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