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浓甜深渊,两性伦小说

2020-11-16 10:31:25云罗美文小说网
再看着梁荣抓着笔,开始认真学汉字。梁笑着走到书案的另一边,跪了下来。这几天一直生病,但一直没有停止回忆《金刚经》。一是准备一封给王文的信,二是类似于所有的经文。《金刚经》确实是读书安神的好东西。就算每天稍微打坐,也能

  再看着梁荣抓着笔,开始认真学汉字。梁笑着走到书案的另一边,跪了下来。

  这几天一直生病,但一直没有停止回忆《金刚经》。一是准备一封给王文的信,二是类似于所有的经文。《金刚经》确实是读书安神的好东西。就算每天稍微打坐,也能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狂躁。这对梁峰的情绪控制很重要。就在几天前,我的手抖得很厉害,写的字都没有成型。今天终于恢复了,是抄写经文的好时机。

  桌上自然铺了左博纸,绿竹轻快地磨着。墨浓后,梁峰开始默写经书。这一次他写的是经书第十四条,讲的是苏菩提对经书含义的深刻理解,然后动情落泪。也是对不执着于表象,理解佛法真谛的一种阐述,只会让那些献身佛法,奢侈无度的人,诉求更强烈。

  这段话很长,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梁峰心中的烦躁渐渐平息。通过练习书法,你可以冥想,更不用说认真写经文了。像流动的泉水,蜿蜒的小路,墨字落在白纸上,只有萨沙武贾西奇发出声音。

  梁蓉也在字里行间,但孩子再怎么淡定,也只是个孩子。不一会儿,他的手下不小心歪了,写了个字帖。这个词本来是打算给他爸爸看的,最后一笔就断了,小家伙大为恼火。然而,他抬头一看,却发现父亲在干什么。对面的男子跪姿如此端正,优雅的手腕悬在半空,提起一按像是流动的旋律,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让人赞叹不已。

浓甜深渊,两性伦小说

  梁荣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写的帖子。突然脸就红了,偷偷翻开那一页继续练。

  父子静静地写了半个小时。梁枫终于不写了,松了一口气。两本无声的书,终于有了一根可以读字的棍子。他想了想,在信中附上一页,感谢王文送来的药,称赞江大,并对佛陀在梦中所说的防疫问题表示关切。最后他附上字帖,说想给儿子找几个好词。

  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梁峰实在写不出色彩斑斓的文字,只能尽量简单,却无法把文字做得精致,只能取一个简单的地方。

  最后,他看着对面还在努力的儿子,笑着说:“绿竹,带蓉儿出去玩。写太久,小心伤到眼睛。”

  绿竹希望梁枫停止写作,休息一下。她很自然地回答,带着还不死心的梁蓉出了门。不一会儿,院子里有几个孩子开心地笑了起来。春天,阳光灿烂,书房里只有书香墨香。没有了呛药,梁枫不再坚持坐着,靠在背上放松,只过了几分钟,就昏昏欲睡了。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但绿竹低声说:“郎军,你累了吗?”

  “还好。”梁枫睁开眼睛,对着心有余悸的青竹一笑。“有人来了?”

  如果没有人,青竹也不会问,而是让他安心休息。被看穿了这点小心思,绿竹脸上抹了红云,低声道:“是柳匠头,河匠头。”

浓甜深渊,两性伦小说

  “叫他们进来。”梁枫揉了揉脸,转头看去,发现梁荣的位置是空的,可能是怕打扰他休息,被丫鬟带走了。

  青竹不敢耽搁,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刘匠的头和江匠的头一起走进书房,向梁枫敬礼。

  “风箱已经研制出来了?”梁峰的目光并没有放在两人身上,而是看到了柳匠头上拿着的大木箱。

  风加热一直是提高炉温的好方法。梁峰自然想到了双活塞波纹管,这种波纹管在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他出去和伙计们住在农舍时,玩过几次。他虽然不知道内部结构,但对大致的样子还是有所了解的,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刘江头,让他想办法发展。

  最近柳匠的头头也很意气风发。他的儿子不仅接管了造纸厂的重要工作,而且他自己的木厂也有翻身的好天气。长枪做得很好,受到了好评。郎大师让他做风箱。柳匠不敢怠慢,就去铁房找丁大借皮奈,差点没让固执的老头丁大翻脸。还是承受了对方的宠爱,说一定要给他换个新皮,才莫名其妙的明白了这个东西的内在原理。结合梁峰的建议,双活塞波纹管没有复杂的结构,只是一层足够的纸,直接让柳匠头做出成品。

  刘强头涨得通红,兴奋地回答说:“多亏郎指导,小的才做了这个风箱。只要拉动拉杆,就可以吹气。比真皮好多了,风也更大了!”

  江江头和他一样兴奋,说:“这风箱真好用!我在窑里试过一次,火是白炽的,确实是传说中的瓷火!不过原来的陶窑太大了,没法控制窑温,恐怕又要开个小窑了。方涛账户上的钱够了!”

  火焰温度越高,火焰光越冷。江江头是祖传的窑具。看起来观察火焰温度还是有些门道的。至于其他要求,梁峰也不会拒绝:“方涛的工作都可以停下来,专心试制新瓷器。还有,我曾经听说山里有一种黑色的石头,遇火易燃。不知道你能不能买回来一些。试试烧这个窑。”

  这自然意味着煤。Bing位于山西,但在一个煤炭大省,有很多露天矿。如果用煤烧瓷器,恐怕比木头省力,还能提高炉温。

  果然,江头想了一下,问道:“郎说的是黑石吗?山里人也叫它石炭纪。有人用它省事,也有人用它做饭。也会闻起来稍微重一点,大家族很少用。”

  没错。梁峰过了一会儿说,“我也听过一句话。既然人少,价格自然低,就去收集一些来试试。”

  经过几次殴打,姜匠的头总算听话地落到了梁峰的身上,并立即点了点头。

浓甜深渊,两性伦小说

  梁峰又对刘江头说:“你这次风箱做得不错。去账户上提取2000元作为研发奖励。今年仍有干旱的迹象。我害怕我会做一些节约用水的工具。你会做水车吗?”

  柳树匠的头差点被砸了两千块。他什么时候因为玩这种小东西拿过赏钱?还是两千块!他根本没听清楚后半句,但姜强脑袋灵动,推了他一把才反应过来。他急忙说:“小,小会翻车!这相当费时费力……”

  他家本来就没风,马也没风。龙骨被掀翻后,在他的家乡广为流传。所以柳匠祖上传下来的翻车技能,自然不难做到。建造翻车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很多钱,所以傅亮在早期只建造了几辆翻车车,所以他停止了花钱。

  “虽然是你造的,但是钱可以说。”梁峰做出了直接的决定。

  上一段,吴匠的头被处理了,被打了,抄了家。无缘无故就有十几万。这个现金在金库发霉了,还不如投入生产。基础设施要升级,奖金要尽快发放。只有这样,才能提高生产者的积极性,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对这个,我小时候教过他。可惜现在他身边没有这样的人。

  突然有点郁闷。梁峰告诉他们要更加小心。在保守了风箱和瓷器燃烧的秘密后,他们挥手赶走了两个。让青竹邀请江大详细讲讲防疫。

  作者有话要说:皮夫是一个原始的吹制者,大概存在于春秋时期,在汉代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活塞风箱出现于唐代,能有效提高鼓风效率。

  关于用煤,西汉就有记载,它寿

  马盛达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发明家马骏。他改造了丝织机,做了龙骨翻车,改进了诸葛亮发明的弩和送石车。他是一个有着独特独创性的著名工匠。正是因为三国魏晋时期人口锐减,战争频繁,农具使用了许多军事发明,西晋初期农业才得以迅速发展,社会才得以安定繁荣,上层社会的奢靡风气也得以培养。

  第二十九章开始

  “第一纵队,枪。杀!”

  一支长长的长矛走了出去,几步远的地方突然爆出一阵草屑齐飞。

  “第二列,枪。杀!”

  在第二排,长枪没有停滞地伸出来,接着是第三声叫喊。一排五个人,四排二十把长枪就这样绞在那几个强壮的稻草人面前,毕竟前面的那五根稻草堆已经被荆棘给毁了。

  没等任何人说话,两个小兵快步跑了过去,取下了旧木桩,换上了一个新的草人。四个吴昌黎刻前一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起长枪,深吸了一口气。

  “枪。杀!”

  这是歌曲每天必须练习的刺杀动作。新兵在下士的带领下,双手持枪,向前方目标发起攻击。现在他们握的长枪,已经不是当初那种光秃秃的木杆了,每支枪的枪头都有三寸多长的铁枪尖。虽然只有几两重,但杀伤力却增加了好几倍。化妆风,挺恐怖的。

  “喝!”最后一枪很难刺中,朱尔不得不停下来深呼吸。这是第三轮。谁能想到捅这么一枪要花这么大力气?但是,他不敢怠慢。音乐系不是一个进来就可以随便吃东西的地方。如果你跟不上实践,你就会摆脱它。

  之前和我一起来的伙伴中,有几个人无论如何都跟不上惯例,被挑歪了。做得好的也可以做“辅助兵”,没有租佃,不够勤快的只能回家种地。幕选,最后留下了四个吴的名额,万一谁达不到要求,也会被贬为“辅助兵”。他不能无缘无故失去这么好的工作!

  想想十亩已经登记在他名下,可以他家耕种的良田。立刻振作起来,跟着自己的吴,快步向指定的位置走去。甚至拍摄前后都要排队。如果跟不上队伍的节奏,或者失去了节拍的方向,就会被扇耳光!

  也许这次排队排得很整齐,站在前面的队伍看了一会儿,最后说:“休息一刻钟。”

  听到这话,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一声叹息,很多人拿着枪坐了下来。真的是中午的演练,已经耗尽了大家的力气。朱尔也长吁一口气,把枪拖到树荫下,解开水囊,喝了两口。这个水袋是加入曲子后才诞生的。他们现在喝的不是井水,而是一早烧好的热水,装在袋子里。当他们口渴的时候,他们可以喝一些,他们可以每天喝两大罐。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烧开水再喝要花时间和精力,但有人说这是佛祖的忠告,可以杀死一些看不见的流行病。这话还是从郎嘴里说出来的,连来看郎医生的蒋医生也点头答应了。不管是真是假,村里的人在喝水之前都会尽量把水加热,只要不太懒。

  只喝了几杯后,朱尔放下水囊,仔细检查了他的小狗鱼。这把枪需要保养。枪尖是否磨损,枪身是否开裂,每天都要仔细观察。他家的下士说,长枪是军人的命根子,跑的时候要带着,排的时候要带着,睡的时候要小心翼翼的放在枕头上。连阴茎都看不见,不就是个没蛋的废人吗?

  上下检查了一遍,朱二才松了口气。他今天捅了一个好位置,没有带枪尖。吴昌什么也说不出来。放松后,他拿起水袋,准备再喝几杯。没想到,抬头一看,只见校场中央有些骚动,几个人围在草靶周围。的眼睛很好,他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吴娇。哎呀!他真的想和球队竞争吗?

  水也忘了喝,朱尔拿起他的长枪,向田野跑去。我看见伊彦和孙娇两人都拿着弓箭站在草靶前。孙娇看了一眼身边的人,说:“队是吧。如果我赢了,给你练一天曲子怎么样?”

  孙繇本是庄中猎户,不但身手不凡,而且箭术高明。加入这支曲子后,他很快被伊彦选中,成为了一名下士。但是,他的胸怀还是挺高的。熟悉了练习规则之后,觉得这些都不算太难,就开始打“组队”的主意。带五个人,就能指挥二十个人一起进退。

  因此,经过几天的观察,他最终决定将射箭与伊彦进行比较。之前他没有想过比枪,但是练了几次之后,孙娇发现这个方法不行。姚也是长枪,而的枪总是可以快如雷霆,根本没有办法避开。万一有人公报私仇,不小心捅了一枪,是绝对活不下去的。因此,孙娇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弓箭上。

  射箭是孙娇的特长。他喜欢在休息时独自练习射箭。看起来实力还不错,但是精准度差远了,比他的箭术差多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今天,他终于站出来支持战争了,还是特意调整了休息时间。想只要弈延分面子,不会拒绝。

  伊彦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先请。”

  这是承诺吗?孙被刻了灵,弓弦连拉,三支箭射了出来,正中百步之外的胸口。新草男比较壮,箭可以射进小部分。看来实力很不错。

  孙娇放下弓,抬起下巴。“这箭术还能使?”

  练箭不是一次性的事,更不是普通农民的事。即使是真正的军士,也很少有出色的射箭技术。这个本事真的够炫耀的。

  然而,伊彦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拉了拉他手里的弓弦,站起身来牵弓搭箭。他的弓也是一把硬弓,但在满弦之下,长箭像一道白色的彩虹,钉在草人的眼睛之间。如果这个镜头偏了,恐怕会滑离目标。然而箭尾并没有颤抖,直接沉入了稻草中,其次是第二、三枝,密不可分,钉在了一枚铜币大小不到的心脏上。

  三箭过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有的揭人笑着说:“别傻了,队伍就是左撇子。”

  孙娇张了张嘴。什么?左撇子?他怎么从来没见过伊彦用左手,而且不管是练箭还是私下练,他总是用右手!很快,孙娇的脸又变白了,他被挑衅地打败了。球队会怎么收拾他?抹掉他下士的头衔,还是做一段音乐?

  没想到,伊彦没有惩罚的意思。他说:“你们再扫一次厕所。”

  营地旁边专门建了一个简易厕所,让他们统一上厕所,顺便积肥。每个队轮流打扫厕所七天,保持清洁。每个人都不喜欢这份工作,但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孙娇脸红了,嘀咕道:“扫。谁没用过农家肥?团队是对的,下次我赢了怎么办?”

  “你可以试试。”伊彦扔下这句话,板着脸对着看热闹的士兵喊道:“集合,开始练!”

  这比预定的休息时间要短得多。可是一声令下,连半个敢顶撞的人都没有,赶紧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举枪等待下一轮演练。

  经过一天的练习,伊彦像往常一样去河边洗澡,洗去灰尘和汗水,确定没有异味后,他迅速换上干净的衣服,向内院走去。

  这几天音乐的练习越来越频繁了。但是由于食物充足,每天都有鸡蛋和鱼汤或肉汤来满足不时的渴望。每个人都吃得精神焕发,体力逐渐跟上。晨跑基本上一会多一点就能结束,没有人被拖到两刻钟。

  有了精神,这些家伙的脑袋开始活跃起来。和孙娇一样,这几天见面不止一次。然而,伊彦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在营地里,关键是要勇敢,要有胆识,现在他们只有长枪兵,这总不是个事。也许你应该问问大师,要不要组建一个弓箭手团?

  一进大门,一条结实的蒿草铺面而来,弈者猛睁大眼睛。我看到一个半掩的窗帘。梁枫半裸着倒在沙发上。江大坐在旁边,拿着一根长针,轻轻捻着。针一寸满,大部分在体内,一个人看着疼。然而,伊彦的怒火突然爆发,很快就被压了下去,因为他看到绿竹跪坐在那里,双手捂住嘴,颤抖着,好像他想看但不敢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