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被男友一蹭就有感觉了,大掌抚上她的绵软

2020-12-07 00:05:21云罗美文小说网
但这是500年前的重税重税的封建社会。面对干旱和洪水,农民失去了庄稼和田地,所以他们只能成为难民,离开家园乞讨食物。即使大安号称新千年三百年,也不例外。“别看了,过两天我们家就来粥了。”虞书拉着于小秀慢慢向前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

但这是500年前的重税重税的封建社会。面对干旱和洪水,农民失去了庄稼和田地,所以他们只能成为难民,离开家园乞讨食物。即使大安号称新千年三百年,也不例外。

“别看了,过两天我们家就来粥了。”虞书拉着于小秀慢慢向前走。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两个连接在一起的粥棚,那个拿着勺子分粥的人叉着腰大喊——

“别挤,别挤!一个个排好队,让我们把东京王宓的粥棚开半个月,留着让你吃!”

被男友一蹭就有感觉了,大掌抚上她的绵软

第七百二十九章城市禁令

自腊八以来,东京王宓一直在城外煮粥,因为郭玮夫人和蒋易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报纸也传进了皇宫。肇庆皇帝只是利用东京王宓的机会来收买人心,所以他视而不见,让他们去了。

这是因为整个东京的一举一动都在宫中特务的监视之下,而江的母女俩又是两个活生生的人,除非插上翅膀把自己藏起来,否则是不会踏出京城的。

晚了两天才听到蒋家帮助受害者的积极行动,白然行动坚决。第十天,他准时在城外的临时粥棚外挂上“余”家的旗帜,也加入了帮助群众的队伍。

晚上白然回来,跟她汇报的时候跟虞书说:“我们家的粥是买得起的。一碗可以半碗厚。有的人敷粥。碗里只有几粒米。最富有的是东京王宓。我见过他们的粥,能竖起两根筷子。粥棚周围的灾民可以淹人。”

虞书闻言,心里泛起一阵嘀咕,顾江母女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去做善事,八成是薛瑞的主意,但她想不出他怎么能通过粥帮她们逃离首都,这似乎是遥不可及的。

白然见她陷入沉思,便溜了出去。

虞书想了一夜,没有弄清楚。第二天,她忍不住想问薛瑞。然被男友一蹭就有感觉了而,一道圣旨催促她从司田健回家。崔阿姨被圣旨封了。

虽然给了她一点时间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但虞书仍然感到惊喜,她通过小修小补所得到的缺陷最终被完全抹去了。

崔阿姨就更不用说了,前两天刚出狱。我没有去掉霉味,只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让她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

虞书一时忘了留意自己的心情,便拿着圣旨去午门谢罪。说实话,崔阿姨无论从人品还是功德上,都配不上这个皇位。孩子获得的荣誉总是比不上她丈夫带来的荣誉,但肇庆皇帝为了正名,特别有风度。

被男友一蹭就有感觉了,大掌抚上她的绵软

她在午门前鞠躬。肇庆皇帝没有在信里看到她,而是让泰安寺的太监出来传话。虞书表现得像一片感恩的森林,敲了几下头就走了。

然后我回司田健报了几个大点,得了几个箴言——

“中国有这么多文武官员。能得到神圣家族重视的人很少。既然你有这样的福报,当你懂得珍惜你的福报,吃掉你的忠诚,你就不应该失去你的善良。”

虞书总觉得这些话是想给她一个机会,但另一个意思是:如果将来皇帝需要你,你应该去死。

逛了一圈,回家后,虞书先去找崔阿姨谈了谈,给她重新定了几条规矩。第一,她不能随便出门,必须有佐伊在身边。否则,不许说话。第二,你不能直言不讳,但有一句脏话传到了虞书的耳朵里。扣她一个月就行。第三,从关请余秀才和爷爷奶奶回碑。正月十五,崔婶要磕头烧香祭祖。

没想到崔阿姨并没有纠缠她,于是很顺从地答应了,表现得很顺从,小心翼翼地问她:“你爸爸走了这么多年。我没有照顾好他,应该受到责备。你现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让他的坟墓荒芜是不好的。你觉得什么时候回国方便?修他坟,叫我当面给他磕头。”

这样懂事的话,崔阿姨很少见。虞书忍不住看了她两次,说:“这是生意。让我想想。”

所谓哗众取宠,应该对她父母有利。她在位时已经是五品女官了,不如地方官,高于益阳县令,完全配得上回乡。

余秀才死后,崔璨阿姨享受着帝王般的生活。修他的坟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在于皇帝和大条不让她走。她努力寻找一个破碎的人,除非被放在好的眼光下,她才能安心。

但是坟墓还是要修。她不能请假,可以派人回去。至于崔阿姨,麻烦制造者走了是好事。

“公务繁忙,一年半都不能走。如果我不派随从护送你回益阳,我就先修坟。”

崔阿姨听了她的话,犹豫了一下,不敢同意。虽然她翻身做了主人,但还是没有一点信心。所以不要尴尬:“我回哪里定居?老房子和土地都卖了,我家也没有亲戚。”

虞书笑着说:“谁要你去找别人,没房子就买一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妥善安排,你不用担心修坟。你就回去替我和小修给我爸上香。”

被男友一蹭就有感觉了,大掌抚上她的绵软

崔阿姨还是很担心。“那纪家族呢?如果他们听说我回去了,来到门口寻求报复,我作为一个女人,一定会受苦。”

“他们敢,”虞书冷笑道。“纪死了,纪家再无靠山,只留下一个虚名。剩下的只能是夹着尾巴的人类。益阳城不只是姬府一家,哪里来的嚣张?放心回去就好,我保证没有人有不尊重你的勇气。”

在大雁审判诈骗案中,从权利主义出发的法官季自杀身亡,太史阁杀人案相继曝光。纪是大邑县的一名教师,他被卷入其中,并在狱中停职,直至失踪。姬家的顶梁柱没了,继承人也就毁了。剩下的一代还不够。

认为自己是朝鲜的后起之秀,成绩不如纪的前世,却因为名气赢得了皇帝的宠爱。如果她回到家乡,连县长都要来看望她,何况是一个没落的家庭。

上门是来报仇的,不是来送死的。

翠姨壮着胆子,答应一个人回家,问虞书什么时候走。

“现在要走,就得在路上过年。天冷的时候不要被困在路上。就等两个月,明年春天。”

“好吧,听你的。”崔阿姨没骨气。她曾经怨恨于秀才,枪毙虞书。总是和她对着干,现在有了悔过之心,自觉万般辜负了余秀才的情义。对余舒就变得言听计从,没有一点意见。

  这一番计较。就到了晚上,余舒没能去找薛睿问话,等到余小修回来,就把他叫到北大厢,当面对他说:“娘有了诰命,再没人能笑话咱们姐弟二人出身,可也杜绝不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小人,我且问你。你是要继续待在书院里念书,还是回家专心致志跟着干爹学医,我给你请个先生,教导你诗书礼仪。”

  余小修尚未从娘亲成了诰命夫人的惊喜中缓过神,就被他姐姐戳醒了。

  “我、我还没想好。”前两天白冉是有跟他探讨过是否要继续留在百川书院念书的问题,可是他拿不定主意。既想离开了自在,又怕就这样走了会失去胡天儿这个好朋友。

  余舒板着脸训他:“怎么学的婆婆妈妈,你喜欢就留下来,不喜欢就走,有什么好为难。”

  余小修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要是走了。胡天儿该不高兴了,他为了我和人打架,我要是丢下他不管。那就太没义气了。”

  余舒不能理解这种男孩子之间幼稚的哥们义气,倒是被他一副“你不要逼我”的表情逗乐了,抬手弹了他一记脑嘣儿,笑话道:“你懂什么义气,小孩子家家。听我的,这学不必上了,明天见到胡天儿你跟他好好说说,他要是生气,你就一个劲儿拉着他赔不是。他不会不理你的。”

  她看得出来,余小修是真的不喜欢待在百川书院。正好翠姨娘封了诰命,他可以挺胸抬头地走人。

  余小修半信半疑地走了。打算明天试试看,要是胡天儿不怪他,他就不去上学了,这样每天就可以空出更多时间待在医馆。

  。……

  夜里,赵慧和贺芳芝躺在床上,夫妻间说些私房话。

  “前些天我同小余说,我能遇见她这个贵人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照这么一算,小修他娘上辈子应该是个大善人了。”赵慧唏嘘。

  贺芳芝搂着她的肩膀道:“不用眼气,将来我们儿子长大了,指不定成才成器,也给你挣个诰命呢。”

  赵慧轻捶他道:“我哪里是眼气了,只不过羡慕罢了。小川才多大点儿,等他长大成人,你和我都变成老头子老婆婆喽。我别的不指望,但愿你我活着时候能够抱上孙子。”

  赵慧三十出头,贺芳芝都是四十岁的人了,再过二十年,可不就老了么。

  “哈哈,这你尽管放心,有我调养,保管你活到八十岁,莫说是孙子,重孙子也见得。”

  赵慧忍不住笑了,幸福地靠着他,心里想:她是真的不眼气小修他娘,有一双好儿女固然叫人羡慕,可是再多的富贵荣华,都不如枕边有个贴心窝子的人。

  一夜好眠。

  。……

  翌日,余舒一早先将余小修送到百川书院,让他去学堂上课,她则去见了宋院士,将情况说明,只字不提余小修在书院里受人排挤的事,就说余小修因要学医,就不方便每天到这儿念书,等明年起就不来了。

  宋院士十分可惜,百川书院偏重易学,开办数十载,教出的易师不知凡几,但真正进过司天监的只有零星几人,他本来指望余小修能得余舒真传,再过几年去考大衍,替书院争光,不想那孩子竟然舍近求远,竟要去学医。

  他奉劝了余舒几句,见她主意已定,不好强人所难,只能忍痛割爱。

  余舒告辞之后,就回坤翎局处理公务,下个月的坤册还没有着落,她忙了一天,傍晚回到府上,官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就听白冉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下午的时候,城外灾民突发暴动,涌进城门,被守城的士兵驱逐离开,城外搭建的粥棚不得已叫停。

  余舒眼皮跳动,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怎么会突然闹起来,没有人死伤吧?”

  白冉沉声道:“没有死人,但是不少灾民混乱中被守卫打伤,有几个人还被抓了起来,城门也关了,禁止出入,要不是我和小葵他们跑得快,这会儿就被关在城外面了,只是好些东西没能带上。”

  余舒惴惴不安,唯恐薛睿一计不成,姜氏母女没能逃脱,他反受牵连。

  “我知道了,你下去歇着吧,不过是些锅碗瓢盆,没就没了,人无恙就好。”打发走白冉,余舒坐立不安,趁夜换了衣裳,饭也没吃,就悄悄出门,往忘机楼去了。

  怎料她到了忘机楼,这里却是门户紧闭,灯火灰暗,敲了半天门不见人应,竟是人去楼空了,她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

  第七百三十章 天下将乱

  忘机楼关门停业之后,将那些临时雇来的伙计和杂工都遣散了,剩余十口人全是薛睿的心腹,照旧住在此处。初六那天余舒去牢里探望翠姨娘,到这儿打点酒菜,人都还在,不过几天功夫,这里就人去楼空了。

  余舒禁不住往坏处想,但是她克制住了,既没去薛家找人,也没到东菁王府打探消息大掌抚上她的绵软,而是装作没事人一样调头回了家。

  薛睿之前半点口风都不漏,就是不想她被卷进来,眼下事发,尚不知事成事败,她焉能露出马脚,拖了他的后腿。

  回到家中,余舒当先拿薛睿的生辰八字排了一卦,却也不知为何,推演出的都是空卦,竟算不出他的吉凶。这一夜她没能睡好,天不亮就醒了过来,刚一起床就让人把白冉找了过来,派他到城门一带打听昨天灾民暴动的后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