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亚梦和唯世,重生娃娃亲

2020-12-07 15:33:57云罗美文小说网
思姑老师的回答:第一个回答:如果你指的是那种整天拖着鼻涕哭着要你抱抱的柔软丰满的软绵绵的生物,对不起,这两种性别我都不喜欢。第二个回答:如果我不幸有了一个女儿,以我的智商,怎么可能是个戏弄者?(说话间,淑庆路过门口,党猛

思姑老师的回答:

第一个回答:如果你指的是那种整天拖着鼻涕哭着要你抱抱的柔软丰满的软绵绵的生物,对不起,这两种性别我都不喜欢。

第二个回答:如果我不幸有了一个女儿,以我的智商,怎么可能是个戏弄者?(说话间,淑庆路过门口,党猛地摇了摇老虎的尸体.)够了,请直接排除这种可能。

第三个回答:开玩笑吧?你比戏弄还糟糕。你成功了吗?看看你问了什么问题,它创造了医学上的脑回路奇迹,创造了吉尼斯最愚蠢人类的新纪录.(作者把那人拖回家修,免得被读者砍死。(

亚梦和唯世,重生娃娃亲

好吧,我来解释一下。其实古老师不想生孩子的真正原因是:如果有一天晚上狼想吃东西,想把小绵羊擦干,小袋子哭着醒来擦,老婆就不会被抢了?()顾老师一定会防患于未然!

第二十九章红包获奖名单:

温水滚滚,清澈无声

特别奖励:顾

第三十章红包获奖名单:

恩德戴亚,晓,白云

特别奖:苏晗伊恩

订单之外,为了感谢大家的众多留言,每一章的特别红包不再局限于一个,只要把萌萌带给我动力的留言发出去。

晚安)古老师招牌笑容!

,第32章

亚梦和唯世,重生娃娃亲

第三十二章

如果苏青在告白失利后和宋玉在第一节法语课上混日子,她在第二节和第三节就会找不到借口和挡箭牌,脚踏实地地打枪口。

她在一节马克思课上深入思考了这个问题,最后没有得出结论。

第二天晚上,有一个班要照顾。那些想不到法律的人不得不采用一种不熟练的回避策略。——打开手机发短信给宋宇。“明晚法语课结束,一起去小吃街?”

我之所以找他而不是秦可维或者于志森,是因为她觉得两个人太熟悉了。如果是宋玉,打断两个人的对话,单独和她说话,可能就不那么好了。

所以第二天的法语课,淑庆还是严格执行了“没人”的政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来照顾的。

在以前的课上,她总是在讲台上专注地看着他。我不知道是她的座位太显眼,还是她明亮的眼睛太灼热,让我很难忽视她的存在。

但是现在突然减少了这么一个醒目,不平静。

课上到一半,他说:“请人读一读你面前的内容。”

如果要苏青指名道姓的来,很难太刻意,于是他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四周。“第一排就五个人,一个个。”

第一个人结结巴巴的看完了。秦克威盯着苏青,也顺利的站起来完成任务。因为怕淑庆紧张,所以故意亚梦和唯世说错了几句。如果苏青出场一段时间失常,反差就太大了。

哪里知道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淑庆目不斜视地站了起来,举着很流利地念着自己的段落。

我正要坐下,听了对方的话,淡淡地说:“等一下。”

屁股还没碰到座位,她就僵硬地蹲在那里,然后挺直腰,目不转睛地看着别的地方。

“有几个地方需要链接,跟我一起读吧。”

顾耐心地把她接回来,当她到达一个最复杂的地方时,他一连教了好几次。

亚梦和唯世,重生娃娃亲

淑庆觉得她读得很好。她不知道哪里比前两个好。他为什么不让她走?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说,只能看完命运再说。

没想到,讲台上的人似乎很无奈,只好耐心地说:“嘴不对,看我再读一遍。”重生娃娃亲

……

这样,顾的目的就达到了。

淑庆僵硬地抬起头,看见他专注地看着她,然后念了句:“n'aal'ard'allerben”

你看起来不太好。(

然后是一句:“‘eadeafae’

这不是你的错。(

她知道,事实上,这些话是这样的:

你看起来不太好,——。你因为表白失败而羞愧。

但这不是你的错,因为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是错。

舒清如被闪电击中,呆住了。一瞬间,教室里所有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他深邃的眼神和看似说不尽的话语。

那种重量几乎压垮了她,让她想不惜一切代价夺门而出。

她几乎脱口而出:“既然她拒绝了我,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至少在我恢复可怜的冷静之前,就站在那里,不要对我笑,不要安慰我。”

她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男人。即使她因为诚实而拒绝了别人的心,她也会感到内疚,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这样温柔体贴的方式给她一些安慰。

这只会让她更加羞愧,更加抱歉。

说出这两个字,看着淑庆沉默的表情,他终于让她坐下。

我收到的时候,淑清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坐针毡的过程一直持续到下课,直到宋玉如期赶到,笑着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为了敲你一顿小吃街,我连晚饭都没吃。”

淑庆如释重负地接过包,对不清楚的秦可维说:“你先回去,自己回去。”

亚梦和唯世,重生娃娃亲

“喂!”秦可唯站起来叫她,浑然不知苏青像是在逃窜,急忙拉着宋玉的袖子跑出教室。

讲台上有人的脸突然变冷,漆黑的眼睛里充满了某种深不可测的情绪,就连教室里的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很多。

秦可唯默默地收拾好书包,然后低声说了句:“再见,古老师!”

身后传来他低沉的回应,“再见”这个词听起来像是“告别”,让人毛骨悚然。

*

宋玉把红烧肉饭推到淑庆面前。“饭来了,别发呆。”

淑庆如梦初醒,急忙拿起筷子。

漫不经心地刨了几粒米,就听到宋玉无奈地说:“虽然我知道你让我来小吃街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至少给我一个面子。别这么沉默。试着在牛身上弹钢琴,也许你会发现,这头牛还是略带调性的。”

舒晴笑道:“你哪里敢把外院那几匹白马贬低成黄牛?”

宋玉深意地对她笑了笑。“遇不到伯乐,千里马也是黄牛。”

他的娃娃脸上闪耀着一种青春恣意的光芒,和她曾经的样子一模一样。她笑起来会弯曲的眼睛也温柔地看着她,仿佛隐藏着一些无法掩饰的情绪。

淑庆一愣,把筷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宋玉赶紧给她换了一双干净的,开玩笑地说:“怎么,我的脸好恶心,你筷子都拿不稳?”

他甚至拍了一张旁边有脏碗的水桶的照片。“虽然不是天上仙,但至少一朵梨花压着海獭,不会这样打我吧?”

如果是正常的话,淑庆会笑,但她连笑容都挤不出来。

因为她敏感的察觉到,宋玉的眼神里隐藏着某种超越友情的热度,甚至有些像是她看着顾的时候。

饭菜凌乱无味,她觉得自己好像弄巧成拙了。

*

过了一段时间,不仅淑庆的日子不好过,似乎更不好过。

首先,年级干部舒青每周都去辅导员办公室值班,经常跑到办公室去交各种材料。在这种情况下,她会遇到很多老师,无一例外。

刚出办公室几次,就看到走廊尽头嗖的出现的人又消失了,大概是走了弯路,在他不在的时候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