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风流贵妃,神秘的爱液

2020-12-07 18:18:37云罗美文小说网
“你不太可能和她混在一起。你以前是老师。真是太不守规矩了。”“吃你的饭吗?你毁了你哥哥吗?”何楠气不打一处来,“人家你感觉我的愿望怎么了?朋友告诉我怎么处置你?”唐智星尖叫道:“脑残双胞胎。”说完拖着箱子就跑。待在自己家里的赵

  “你不太可能和她混在一起。你以前是老师。真是太不守规矩了。”

  “吃你的饭吗?你毁了你哥哥吗?”何楠气不打一处来,“人家你感觉我的愿望怎么了?朋友告诉我怎么处置你?”

  唐智星尖叫道:“脑残双胞胎。”说完拖着箱子就跑。

  待在自己家里的赵京燕很清闲,每天过着父亲的生活,挨家挨户聊天,或者下棋浇花,日子一天天过去。

风流贵妃,神秘的爱液

  赵的爸风流贵妃爸和妈妈很像,整天乐呵呵的,给他们的生活一种山中不知日月的味道。

  赵景炎到了,该回去工作了。老两口没太在意。他们一大早就牵着手去了菜市场。

  赵京燕把茶壶底下的钱压了一些,拖着盒子又踹回盐城。

  工作了将近一个星期,有一天赵景艳去睡觉了,不知怎么的停电了。她躺在床上,脚上盖着的被子很冷,她和孙家林在这张床上打滚的画面总是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这让她身心都有点空虚。

  她叹了口气,发现自己有点讨厌。

  我不知道上帝对待她就好像她是自己的一样。第二天她回到家,下了电梯,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她门前,手脚很长。她听到响声,朝这边望了一眼,然后只盯着天花板。剪了个新发型,浑厚,但是表情明显缺乏自信,有点不耐烦,还散发着自暴自弃的气息。

  赵京燕走近他,眼里带着笑意。

  她想,以后,她一定要对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好一点。

  孙家林抓住她的裙子,有点不确定。她只好说:“我腿麻了。”

  赵京燕蹲下来,对视了一会儿。

风流贵妃,神秘的爱液

  孙家林看着她严肃的脸,但她的心惊慌失措,但她突然捧起他的脸颊,吻了吻他的嘴唇。笑过之后,她又吻了他。然后神秘的爱液她用食指勾住他的下巴,笑了:“嘿,孙家林,你这么喜欢我?”

  孙家林漏了一次心跳。“你放屁了。”他扑倒在地,把人按在地上,乱吻。

  卷完床单,他们无法呼吸。赵京燕虽然很累,但是精神还不错。她摸了摸出汗的额头,挣扎着起身洗澡。孙家林跟了进来,站在她身后,抱着她洗澡。

  洗呀洗呀,孙家林捏在腰上的手越来越重,赵京燕也起了好玩的作用。她靠在孙家林身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身上轻柔地摩挲着她的臀部。

  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可惜孙家林没有兴致跟她玩,她就按了一下,推了进去。

  出来以后瘫在床上,赵景艳是没有力气了,孙家林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睁着。

  "我们的同学在寒假聚在一起了."

  “嗯。”赵静怡闭上了眼睛。“叫几个老师听听。”

  “大家都谈过去,说你对我最凶。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因为你听见我骂人,你是怎么惩罚我的?”

  赵京燕笑了,当然记得她让人买了一管牙膏和一盒牙刷,然后让孙家林提着一桶水站在升旗台上把嘴刷干净。

风流贵妃,神秘的爱液

  孙家林真的站在那里刷了一桶水才离开。整栋楼的人都在围观,一战成名,之后很多男生远远看到赵京燕就绕道了。孙家林意味深长地说:“大家对你印象很深,下一节课还记得。”

  “你还记得吗?年轻,漂亮,和你玩,你一定爱我到死。”

  “对了,”赵京燕想起来了,“孙家林,你以前为什么不害怕我?一整天都没大没小。”

  孙家林吻了吻她的脸,“因为我喜欢你。”

  “放肆,做一天老师,做一辈子爸爸。你跟你爸这么大还是这么小?”

  孙家林昂首阔步,大笑不止。“我们能做的不仅仅是‘一天’。”

  "……"

  有一件事孙家林没有说。事实上,他是在开学第二天之前的暑假里认识赵京燕的。

  ,第9章

  那天在镇上的市场上,他在路边摆了一个摊位,给奶奶卖西瓜。赵京燕和她的朋友们在街上闲逛,穿着漂亮的裙子,打着阳伞,非常迷人。他更多地看着他们,想着他们来自哪里。突然,一瞬间,他们来摘西瓜了。

  一个人说:“这个镇挺热闹的,你可以好好教,别把别人误认为是孩子。”

  赵京燕:“那不一定。一错一错一对。这不是我的选择。”

  男人掏出钱包掏瓜,跟他说:“小帅哥,你是林镇中学的吧?”

  他点点头,她指着赵京燕。“那你就看清楚了。这个很快就要成为你的老师了。可惜师德尽失。去举报她。”

  赵京燕朝他眨了眨眼。“有我这样漂亮的老师是你的福气。”

  两个人在他家割西瓜,买了勺,抱了一半,慢慢走开。

  开学几天后,孙家林坐在他的宝座上和他的同桌聊天,突然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站在教室门口的那个人。

  孙家林张着嘴总觉得像做梦一样,所以他特别假。他坐在左右同桌的右边,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欢迎新老师。他也会伸开长腿,心情极好。

  虽然新老师好像完全不记得他了。

  孙家林报到那天,赵京燕正在休假,她突发奇想,说要和他一起去。

  两人牵着手在校园里转悠,走了几步,赵景艳太累了,开始关心哪里有好吃的。孙家林带她去小吃街,点了炭烧牛蛙和蔓越莓汁。

  正等着呢,门口进来一堆人,把后面的大圆桌围了起来。

  “嘿,”赵京燕敲了敲桌面。“你们认识吗?有几个人在看着你。”

  孙家林转过身来,他身后有一块,“真的是你。”“我说有点像我刚进来的时候。”“我跟姐姐约会的时候连头都没抬。”。孙家林把胳膊肘支在椅背上,围成一圈跟他打招呼,看到好奇的眼睛经常看着这里。孙家林直接说:“我的人还在看什么?”再看看票!"

  大家炒锅,骂他小气。那个坐得很近的男孩直接向赵京燕招手。“哎,美女,看你的眼神,哪个部门的?”

  赵京燕脸不改色:“通信小三。”

  男孩哦,“学长好,”其他桌子上的人也跟着起哄,“学长好”三个字,一个接一个地喊着。

  孙家林转过身说:“利用它很有趣吗?”

  赵京燕只好笑不笑,肩膀不停地抖。孙家林看着她,忍不住笑了。

  过了一会儿,牛蛙上来了,一个大锅,热气腾腾。赵京燕试着吃了一块,吃起来又软又嫩,有点像最软的那块鱼肚。调料又辣又辣,特别合她的口味。她高兴得想拍手,并向孙家林竖起大拇指。

  孙家林非常自豪。他看着赵景炎,眼睛有点睁不开。这个男人兴高采烈的时候爱笑,笑得特别甜,让人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带给她。

  气氛一时间有些安静,他看了一眼后面,发现盯着赵景艳的男生可不止一两个,只见他目光如风般扫过,纷纷扭过头去,做着鱼鸟神游。

  孙家林盯着他们,故意移动凳子挡住他们的视线。

  吃了之后,赵静怡随口夸道:“你同学挺可爱的。”

  “哪里可爱?你不知道,他们组特别不卫生,宿舍成了生化基地。”

  “是吗?”

  孙家林接着补充说:“他们还是很喜欢玩,玩是为了抓女生,女朋友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

  赵景炎瞥了他一眼,问道:“对了,左边穿条纹的人叫什么名字?冲着两个酒窝笑,特别可爱。”

  孙家林梗了梗,捏在手中,“关你什么事?人家可爱跟你有什么关系?”

  “疼疼——”赵静怡忍不住了,哈哈笑道:“我开玩笑呢,谁让你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

  路过音乐系教学楼的时候,赵静怡没有动。她摸了摸孙家林的口袋。“你带校园卡了吗?”

  孙家林点点头,赵京燕拉着他向前走,刷刷三楼的琴房。

  琴房又方又方。门对面的墙上有一扇半开的窗户。有一架钢琴和一个钢琴凳。门关着的时候,是一个封闭的小空间。琴凳看起来很长,两个人坐下就满了。完全没有边际。

  赵景炎坐直了,弹了一个音阶,弹了几首练习曲,留恋地摸了摸琴键。然后他把手放在孙家林的腿上。“你以前去过琴房吗?”

  孙家林:“没有。”

  赵京燕指了指窗外。“我们上钢琴课之前,要考每节课安排的音乐,所以练了很久。一天晚上练琴的时候,我往窗外看,看到对面楼琴房里有人在打牌。越靠近越热,差点脱了衣服。震惊之余,还拍了一段视频和室友分享,后来才发现原来还有无尽的狗和男人把琴房当酒店!后来很正常,心里暗暗发誓——。”

  孙家林的腿很大,他的头略微向后倾斜。“今天,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赵景炎冲了上来。“你真的完全理解谈话的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