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一炕四女

2020-12-07 19:44:26云罗美文小说网
任在这里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有点无聊,就马上说:“要不我回别的医院看看?”任也说,“我也先回别的医院了。吹了点风就有点晕。”她的脸真的不太好看任世民漫不经心地挥挥手:“你先回去。”任、任先到别家院子里,任继续陪任世民设计院子

任在这里一句话也插不进去,有点无聊,就马上说:“要不我回别的医院看看?”

任也说,“我也先回别的医院了。吹了点风就有点晕。”她的脸真的不太好看

任世民漫不经心地挥挥手:“你先回去。”

任、任先到别家院子里,任继续陪任世民设计院子

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一炕四女

只是没人想到任和任只是先一步走错了

*********

寻找偏振器.寻找偏振器.困倦的叽叽喳喳.(未完待续,欢迎()投推荐月票,手机用户m点看。

12月3日

第287章就因为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你

因为和任世民没有回去,任和任只好换了一辆马车

任上车后,视任如无物,任也没有上去要。他坐在一边品茶

刚过正月,虽然最近几天一直都是晴天,但还是很冷,车厢里烧的是炭炉。虽然是用很好的银碳做的,但是还是会让人感觉闷了很久

任时不时拉些窗帘让车厢里透透气。顺便,他也看看外面的风景。任也觉得车里有点闷,所以他不在乎她

马车进入云阳最繁华的城市正阳街时,几节车厢刚好驶出一家餐馆的后巷,堵住了道路。司机的妻子让马车停下来,让马车先过去

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一炕四女

任向外看时,道:“咦,原来这是福满楼的艾姐姐。你不是很喜欢吃复满楼的松子百合蛋糕吗?还是让人买一些回去吧。”

任并不领情,正要拒绝,任却笑着说:“上次我提到复门楼的小吃,我奶奶和她老人家也说不错。我想买一些回去纪念我的祖母。你觉得三姐怎么样?”

任皱起了眉头。如果她说不同意,估计任可以在老太太面前告她不孝顺。任冷笑着,命小丫头道:“你下去给九姑娘买两盒点心来。”

香撇了撇嘴,掀起窗帘,下了马车

正在这时,车厢外一个人犹豫了:“嗯?不是吗.马车里坐着的是任小姐吗?”

任华钥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但他不记得在哪里听过。任掩住嘴唇,轻声叫道:“好像是周的儿子。”

让任提醒我,任还记得周家的儿子上次去温泉山庄见过他

没等任说话,任在外面轻声问:“是周的儿子吗?”

听到任的声音非常高兴,连忙说道:“是我。原来任九小姐坐在车里?我说怎么看刚下车熟悉的女生。”周闻记忆力很好,甚至记得他曾经见过的欧芹。"

任隔着车帘跟他说:“我和三姐正要回别院,正巧路过这里。我奶奶和三姐都喜欢复门楼的小吃,我们想让丫鬟们买点回来。”

周:“我明白了。我说今天真是太巧了。我妈妈和姐姐也喜欢这里的小吃。路过这里的时候想带一些回去。对了,姐姐好久没见你了。她总是谈论你。她在前面的车厢里。你想见见她吗?”

任皱了皱眉头:“时间不早了,下来吧……”

任抢过话:“虽然时间不早了,但我们真的好久没见周老师了。自然要见见她。”之后,任也冲任笑了笑

且说在外头听见任的话,便吩咐随行的人说:“你们去和这位小姐说话,叫她来见见任家的两位小姐。”

覆水难收。任也不好下令马车离开

不出所料,周蓉就在附近,很快就过来了。她在外面又惊又喜,说:“姚颖的妹妹在车里吗?”

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一炕四女

任掀开轿帘,牵着丫环的手走了出去。他高兴地拉着周蓉的手说:“蓉儿姐姐好久没见你了。你最近怎么样?”

自任下了车,目不转睛地看了一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会儿,转过头来,望着。她脸微红,低头轻轻祝福:“我见过周公子。”

这个温柔的声音让周闻感到心里一阵酥麻,看着她越来越不愿意离开的视线

这时,任也下了车,客气地拜会了周的两个兄弟姐妹

不喜欢任。在仪式上见过她之后,她就不理她了。她只走到地道:“前面不远处有个茶馆,只收女客。里面还有一个女说书老师。想了很久,今天没机会追到。姚颖的妹妹和我一起去怎么样?好久没见了,我们还聊亲密的话。”

周闻趁机灵活安排:“我让人去茶馆给你办点事。”

任大声说:“不用了,我们是带着家里的长辈来云阳的。没有长辈的允许就呆在外面是违反规定的。”

周蓉很不高兴:“这是正月里的元宵节。按照雁北的规矩,女人在家也可以和姐姐出去玩。”

相比京都,雁北对女性的约束略小。比如正月十五、七夕、中原、重阳节等节日允许女性一起出行,通常会让家里的兄弟照顾

这时,正好是正月前不久,节日的一些气氛并没有散去,所以正阳街上有一些妇女,于是周这样说

任华钥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周小姐也知道元宵节已经过了,是不是?”

周闻看到她姐姐看起来不服气,想反驳,担心他们会发生冲突。她笑着打着圈说:“任三老师说的有道理。那么,任三小姐不喜欢复门楼的小吃吗?我要给你挑一些新鲜出炉的。另外,听说福曼大厦最近出了一些新花样。我买一些给你带回去。你为什么不去马车那儿等着呢?借此机会聊聊,叙旧如何?”

当伸手没打笑脸人的时候,彬彬有礼、体贴入微的样子让任很难受,当面反驳。他软化了声音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已经让女仆去买了,不用麻烦了。”

周闻笑着说:“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我最擅长买零食了。”说着,他把目光转向了怒目而视的和任,后者笑着看了她一眼,转身向福满楼走去

哪里可以买到零食?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给任和一个叙叙旧的机会。他也是好心,任并不生气。

任华钥客气地问他们:“要不你们在我的马车里等着?”

拉着任的手,冷着脸拒绝道:“不,我有自己的马车!姚颖的妹妹上了我的马车!”

任也不勉强,他点了点头,想上车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艳丽的少年从对面的一家餐厅走了出来。任抬头朝那边看了看,然后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色苍白地躲在身后。

顺着任的视线看着对面的,然后被吓得惊叫一声

一炕四女吃了立即就能放屁的药,一炕四女

这时,周围传来一阵议论声,讨论的对象是从对面餐厅出来的一个少年

小伙子挺拔,衣服很精致。光看后面,大家都会觉得他是个很有魅力的年轻人。可惜他的正面太吓人了。他的半边脸很苍白,清秀的轮廓隐约可见。另一半被严重烫伤。外面好像有一层皮被烫皱了,露出了皮下的肉。特别是他脸部受伤一侧的一只眼睛泛着青灰色和白色,像是被煮熟了一样。

任看到那个年轻人脸上的伤时,不禁想起了他姑姑脸上的伤疤,于是他脸色发白,不敢再看了

然而,不仅仅是任,任何一个见过这个少年的脸的人都不能第二次看它。就连和那个少年一起旅行的几个同龄少年也不愿意把眼睛放在他的脸上,甚至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在动。

然而,这个年轻人似乎不知道他的脸有多可怕。当他看到别人眼中的厌恶和恐惧时,他没有试图避开,而是对着那个人笑了笑。这笑容常常吓了他半辈子。

他好像听到了在这里的惊呼声,抬头看了看这里,然后冲着勾了勾嘴巴,吓得赶紧拉着任往后退一步,不过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地笑了起来。

任正要上车,但现在他被这个动作吸引住了。他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那边的年轻人,碰巧遇到了那个用戏谑的目光从她身边扫过的年轻人

任华钥也被这个年轻人的脸吓了一跳,但她不是一个胆小的女人,一般喜欢大惊小怪。视线只是稍稍停顿就转开了,然后连停顿都没有,她掀开车厢上的窗帘,仿佛只看到一个正常人。

年轻人看着放下的马车窗帘,他惊呆了。然后眼中闪过一抹玩味

一个走在少年身边的年轻人轻轻咳嗽了一声,低声道:“曾哥,别理他们。他们只是……”

曾奎把手搭在那人肩上,用亲密而好奇的语气说:“什么事?他们只是被我脸上的伤吓到了?”

年轻人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手,似乎不舒服地动了动肩膀。不过他的修养还算不错,就忍住了要把手扔出去的冲动:“好吧,如果曾哥在乎他们的眼光,那我下次出门就找曾哥罩着。”云阳市有一家玉器店。有个玉师傅,技术很好。我会为曾雄定制一个白玉面具,只是.正好补充了曾雄的气质。"

*********

昨天更新~。(未完待续,欢迎()投推荐月票,手机用户m点看。

第288章永远不要再忘记你的脸

曾奎文对着小伙子笑了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苏雄不会嫌弃我的长相吧?”

苏运臣忙道:“曾哥,这是什么?用心交朋友很重要。哪里能以貌取人?”

曾奎文脸上的笑容更厉害了。他慢慢把脸靠近苏云英,开心地说:“既然如此,我要口罩干什么?曾只想和苏兄交朋友,苏兄不以貌取人。至于其他人……”曾奎微笑着看着和他们一起出来的人,却故意站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莫名其妙地笑了。

苏的二儿子苏运臣,近距离看着曾奎的脸,脸色有点苍白。尤其是曾奎那双死鱼一样的眼睛,在等待的一段时间里直直地盯着他,让他觉得毛骨悚然。苏运晨咽了一口口水,努力压下屋里翻滚的感觉。他僵硬地转向一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