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车上插下面小说,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

2020-12-08 01:28:31云罗美文小说网
“你就知道!”我忍不住冲她大喊大叫,拖着她进门,把她按在墙上,面对面。“你知道季风要逮捕谁。”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悲剧。我重生了,但我无法改变我是个傻瓜的事实。其实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我不知道。季风至少有一件事没有对

“你就知道!”我忍不住冲她大喊大叫,拖着她进门,把她按在墙上,面对面。“你知道季风要逮捕谁。”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悲剧。我重生了,但我无法改变我是个傻瓜的事实。

其实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我不知道。季风至少有一件事没有对我撒谎――杀死这些人确实可以成为一个例子。但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大楚的名人。如果我杀了他们,江南人民再也不会站在我这边了。

而阿南也知道,只是没跟我说好。这个小东西和其他人一样,骗我,骗我,忽悠我!

“你也看我笑话!”我对她大喊大叫。

车上插下面小说,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车上插下面小说

阿南在我面前平静下来。她向我眨了眨大眼睛。“皇上审过吗?”语气中,明显有些幸灾乐祸。

我忍不住怒视她。

她没有否认。“我请求皇上不要杀他们。”她说。想了想,她突然笑了。“难道皇帝不相信我吗?”

此时,她居然还在笑!

“你当时在我的御书房里和我争论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的身份?”

“也许吧.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我只是知道这件事肯定有尴尬。”阿南狡猾地眨了眨眼。我发现阿南回到南方就变得有点放肆了。

阿南,这个小妖女,竟然敢在我面前当面撒谎!在这些人中,吴晓杰和这两个演员都是南楚的名人,甚至是皇宫里的人。她怎么会不认识阿南呢?而她刚才在大厅里看到这些熟人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表情,这说明她对这件事了如指掌。

“别骗我!”我冲着阿南喊。“你知道季风想借我的手杀死南楚的名人。你也知道季风在南方杀了好人。你在我的后宫里看起来很谨慎,在妃子中与外界接触最少。但其实千里之外的南方你什么都知道!”我把这个小东西贴在墙上,让她不能动,不能挣扎。“你是故意想隐藏你和外界的联系!”我揭穿了她。“你现在看到我出丑高兴吗?”

,33不一样

说起这件事,连我都觉得惭愧。作为赵达皇帝,恐怕袁俊曜是唯一能睁开眼睛的瞎子。每个人都知道季风在作弊,但我是个傻瓜。如果南方人不反对他,季风在军事上就没有任何优势,而他只有通过我对严丰儿子的爱才能轻易获得将军的职位。没有将军对赵达军队的指挥,他就没有机会坐在我的龙椅上。

车上插下面小说,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

现在看到我发现了真相,她阿南肯定是高兴了,但是她也没有早说什么,就让我这么查出这件事,有故意逗我的嫌疑。

更让我生气的是.“你是如何与外界联系的?”我问阿难:“你为什么比皇帝懂得多?”

阿南此时被我按在墙上,小小的身体全在我身体的阴影下。这时,她有点害怕。她抬起头,惊恐地盯着我,知道我真的生气了。但她不避讳,眼睛很亮。“如果皇上真的想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怎么瞒得过皇上?”她扭着脖子说。

在这一点上,她对我还是固执的。说白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但这件事,我的心是担心的,严丰的家人已经让我付出了生命。我重生后,怕外戚接触皇宫。没有外戚的阿难,是后宫里最让人放心的妃子。刚刚.宫里都说阿南是望云传书,知真相,老是和南方人勾结。是真的吗?

“你买通宫里的太监了吗?”我骗了阿南。我觉得在我自己心里是不可能的。能有权利接触外界的公公,不应该有阿南人。再说宫里都是些什么东西,我很清楚他们有这么长远的见识和眼光帮阿南通风报信。阿南,这个小妖女肯定是通过其他方式接触了外界,但是没有被发现。

阿南没有回答我,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什么都不知道。”她说。

按照我之前对她的态度,到了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把眼前的小东西撕成碎片了。刚刚.这点小事也在我的脑海里。这个时候,我心乱如麻。再到江南,真的要找她南湘公主请教了。所以她变野了。

阿南的小身体就在我眼皮底下。从我们的身材对比来看,她的这个小东西好像只能由我来处理了。如果我是老虎,她就是我爪下的兔子。但是真相呢?这件事我现在能拿她怎么办?我不是老虎,她自己也不是兔子。但我们之间还有更多。

“你以为我真的傻到看到了吗?”我气喘吁吁地问阿南:“润州那些贼明明是死人,跟抢船的不是一个人一个作风!”既然说了,我就去了解一下。我忍耐到现在,没有地方发泄我的疑惑和愤怒。我也是气短。我握着她胳膊的手,不自觉地用了点力。“你真的不认为我有自己的判断吗?如果船上的人都在意料之中,那么楚秀荣,告诉我,润州的贼是从哪里来的?和你有关系吗?你们都把我当傻子,一个个,想毁了我的大国家,杀了我……”说到这我就觉得不舒服,连这点小事阿南都这样对我,我觉得她对我好,我想介绍她做知己。我喘着气,说不下去了。

阿南吓得睁大了眼睛。“陛下!”

“那些抢船的人都怕死。当他们听到噪音时,他们想先逃跑。只是一群南方人在为我演戏。润州这些人一旦被抓就会自杀。这分明是冲着我来的!”我气得直哆嗦,把阿南按在墙上。“说!这是你跟谢子南的安排?”

阿南被我吓到了,不得不看着我的眼睛。这时她的大眼睛和我的脸都不算太大,睫毛都快刷到我脸上了。然而,她的大眼睛不再眨了,她用牙齿咬住嘴唇,她的小脸因恐惧而变白。我看得出,这个时候,她还在害怕。

现在,我慢慢明白了这个小东西的很多习惯。当她的眼睛闪烁时,她正在打破这个想法。眼皮下来,她就心烦。像现在这样,这些眼睛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我,这才是知道和害怕的真实表情。

“说话!”熨斗热的时候我对我大喊大叫。“你要杀我吗?”。

“皇上,不!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的声音颤抖,但她没有哭。她只是盯着我。

车上插下面小说,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

“那是谢子南!”我说。

“没有!”阿南大叫:“不会是谢大人吧!”

“是吗?”我的脸逼向她。“这不是何的一面,也不是你的一面。那楚秀让你说,还有谁敢杀我?”

阿南也很困惑。她的眼睛眨了一次又一次,她开始努力思考。“谢谢大人需要皇上的支持,”阿南说。“南方人民需要皇帝的同情。怎么能和皇帝作对?”她说得太快,带着恐惧的颤音。“只要皇上想想南楚遗民多么期待皇上这次南巡,他就知道这不关我和谢大人的事。我们都需要皇帝来主持正义。”

“我们?”我冷笑一声,抓住了她语言中的一个小错误,“不也包括你的小奥南吗?你也需要我吗?为什么我看不到?”我的鼻尖几乎到了她的鼻子,萦绕在我鼻口的是这小东西沁人心脾的香味,美丽芬芳,无粉尘。

“我……”阿南只犹豫了一会儿,马上就厚着脸皮。“我也需要皇帝。”明显不真诚,想忽悠我先再说。她反应很快,从未错过任何逃脱惩罚的机会。这是我这几年和我在一起学到的。

从第一次见到阿南的那天起,我就知道阿南没有注意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就算我后来当了皇帝,她也从来没有看得起我。她和我吵架,和我争论,揭穿我,不理我,毒害我。这时,她像个孩子一样愚弄了我。

我更生气了。我想反驳她,指责她又在骗我。

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刚才说的话,即使骗了我,也是世界上最美的一首曲子。她需要我!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大喊。

小事不说,除了紧张地盯着我,从来不说一句话。她的贝齿再次紧紧咬住下唇,看起来像是在等死。

我仔细看着这张小脸,怒火似乎消散了。看着她那么近,看着她比那个雪夜还要近,让我心里无限安慰。就是这张小脸,在我最深的孤独和绝望中,与我相对。正是这双眼睛深深地照进了我的灵魂深处。她需要我,我更需要她。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她额头上的伤疤。

去华南的一路上,我一直刻意避开自己的眼睛,假装没看到阿南额头上的粉色斑点。

但这时候因为阿南害怕,疤痕就在我鼻尖下,和阿南淡粉色的脸比起来更醒目。这是我残忍伤害她的证据,我永远不会忘记。

我的眼睛迅速移开,不敢再盯着她。我的手也慢慢放松了,终于无法放下。我不能假装看不见。

阿南没有意识到我的改变。她似乎很害怕。她太迟钝了,不敢动。只有一双眼睛变得又圆又大。重生前的我和她。每次在我伤害她之前,当我生气,想对她做什么的时候,她都惊恐的看着我。

这个又硬又倔的小东西,总是和我后宫里的其他女人不一样。即使我的甜言蜜语对她来说也像金子一样珍贵。我就不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暴力伤害,我想我连这句话都得不到。她甚至不会为了让我开心而骗我。

她不会像儿和何那样在我面前哭求,平日里也不会跟我甜言蜜语。在这一点上,难免会让我觉得她是故意针对我的。但是她头上的这个疤提醒我,不是那样的。在我上辈子的十几年里,阿南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是唯一伤害她的人。是她封闭了我的身体,收集了我的骨头。

在我面前,这个小个子曾经为我做过别人不会做的事。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这辈子,出了事我凭什么怀疑她?

车上插下面小说,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

我已经让她走了,但阿南紧贴墙壁的姿势没有变。我想她已经迫不及待地缩到身后的墙上了。

“还疼吗?”我的眼睛尽量低垂,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只停留在她粉嫩的嘴唇上。

“华医生没告诉我,你的伤伤到骨头了吗?”我小声说。我曾经希望她伤好了以后,我可以一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看到阿南还是不说话,我干脆把她瘦弱的身体搂进怀里。我抱着她,觉得很安心。“阿南,你现在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我。你从来不安排人在润州等我。”我的手臂在收紧,试图把手臂里僵硬的骨头揉进身体。

“我没有,真的没有。”阿南急忙回答说:“不是我主谢。我保证!我们一直期待着皇帝南巡,希望南方人民的日子从此过得更好,从未有过二心。”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太好了。我真的很想相信她。

我半眯着眼,细细品味着怀里这个小东西的温度。“那么阿难认为是谁派那些贼去润州的呢?”

我怀里的人沉默了很久。“我从来没有想到润州的人会和船上的人不一样。”阿南说:“现在皇上说清楚了,我就明白了。”她沉默了一会儿。“感谢皇上在船上救了我一命。”

作者有话要说:本周,他可以再次加入名单。明天再多停一天再多~ ~ ~(后天?(

,34

“原来船上的人想杀我。”阿南这时候终于想通了。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又遮住了眼睛,声音变得呢喃:“原来是皇上保护我。”

我看着她,她小小的动作说明她现在不害怕了,整个人都变得尴尬起来。“我……”她会说谢谢你。

我立刻抓住她的脸,不假思索地把嘴唇映在她额头上的粉红色斑点上。我的吻又轻又潦草,只是一点点,以免让她说那些结巴的感谢的话。你看她那个样子,口才不好,又不善于谢人。

我觉得我有点傻,特别是发生大事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不擅长发脾气,也不擅长哄女人。我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候吻阿南。因为阿南明显被多种因素吓到了,大眼睛又睁大了。这时候她不会像往常一样冲我闪,只会大大的盯着我看。这么近的距离睁大眼睛是没有用的。除了我脸上的毛孔她还能看到什么?

很奇怪,和阿南在一起,我也变得生涩,好像做错了什么。她让我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一乱情家庭全目录列表样年轻。

我赶紧放开她,不看别处。

她显然慢慢松了一口气。

我慢慢后退。“我还在往润州找。反正谢子南难辞其咎。”我这样对阿南说,是想帮我找出润州的真相。威胁和利诱,利用她现在对我的感激。

其实我这样问她就知道我不是英雄。这是应该由我的皇帝来控制的事情。没有理由推给阿南。但是现在事情变得复杂了,我对南方复杂的关系完全视而不见。既然阿南一直和南方接触,她当然比我知道的多。

我从未放弃追踪润州小偷的线索。对比阿南的资料,我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果那些贼不是阿南派来的。那一定是有人在搅这浑水。

我退后一步,在很远的椅子上坐下。我必须思考我将如何结束这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