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收集多年的女友系列,掀开她的短裙里揉捏

2020-12-08 02:53:49云罗美文小说网
当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他突然上半身向她倾斜,低着头,仿佛在她面前鞠躬。“要不要摸摸头发?”何突兀地道。她抬起手,很自然地插进他的头发里,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其实这个动作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可是,你很喜欢狗吗?”他的声音在狭窄的空

当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他突然上半身向她倾斜,低着头,仿佛在她面前鞠躬。

“要不要摸摸头发?”何突兀地道。

她抬起手,很自然地插进他的头发里,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其实这个动作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可是,你很喜欢狗吗?”他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响起。

收集多年的女友系列,掀开她的短裙里揉捏

“是的,非常喜欢。”她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养狗?”在他遇见她的这段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养狗,也从来没有在她身上看到过任何狗毛。

“因为我不是特别喜欢什么狗,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想养什么狗。”每一种狗的外貌、习性、性格都不一样,她喜欢各种各样的狗,尤其是狗的背毛。“而且妈咪说,如果你想养一条命,你就要对这条命负责。如果你没有能力负责,那就不要轻易提出来。”

他仍然低着头,低着身体,从她的角度来看,她只能看到他的头顶。

“如果你现在养不了狗,我可以做你的狗,但相比之下,你以后只会摸我的毛吗?”他的声音微弱。

作为一条狗,他那高傲的自尊心,说出这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

白悦然过去绝不会同意这样的要求,但她插入他头发间的手指能感觉到他头皮的紧张。他弯成这样,在她眼前低着头,主动依恋!

经常她的话能让他兴奋,开心。他不会红着脸,一直说喜欢她,大声说想和她在一起,用很专注的眼神看着他。

这样的男生就是她交往的男朋友。她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男生以后会不会是他,但此时此刻,她想答应他的要求。

“那以后我只摸你的头发。”她答应了。

他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然后他抬起头。他美丽的眼睛充满了好奇。“真的?”

收集多年的女友系列,掀开她的短裙里揉捏

第13卷[742]

“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她轻轻一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快乐了。

男朋友,女朋友,彼此之间的羁绊,似乎因为这个身份,而逐渐加深。

沟通,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

到了圣诞节,白悦然才发现,这其实是男女交往中的一个重大节日,男女之间经常互赠一些礼物。

君悦渴望送给荆灵自己织的手套。白悦然好奇地说:“小茜,你什么时候织手套啊?”

“我在织毛衣。我买了参考书。妈咪晚上会教我。”叶惜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虽然.嗯,手套织得不是很顺利,但是妈咪说第一次织很好,戴起来也很暖和……”

虽然没见过真货,但听对方这么一说,白悦然大致能知道,至少这手套比不上买的那些。

“买了不是更好吗?”她说。

“用你自己的双手编织,你可以展示你的内心!不过,对了,你不是和楚吕有联系吗?要不要给楚鲁织一只手套?”君悦惜暗示,顺带一提,可以把白悦然拉下来和她同甘共苦。

白悦然一听,并没有拒绝君悦提出的这个建议,甚至觉得应该很有意思。然而和手套相比,她最终选择了编织最简单的围巾。

在君悦的陪同下,白悦然买了针织参考书,针和羊毛。

收集多年的女友系列,掀开她的短裙里揉捏

羊毛的颜色是紫红色,就像他给她的感觉。

所以,君海心看到女儿在家织围巾的时候,饶总是很淡定,也有跌破眼镜的感觉。

“不过,你在织什么?”君海心走近,问道。

“围巾,”小茜说,“最好在圣诞节给男朋友送一份手工制作的礼物。”白悦然艰难道。

“……”君海心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我家有了一个少妇。

每天晚上,白悦然做完作业后要花1、2个小时织这条围巾。紫红色的围巾越来越长,渐渐开始有了围巾的雏形。

到了晚上,白悦然织了一半后,停下手,对不远处的仓瑶说:“瑶,你过来。”

苍瑶听到这里,走到白悦然的面前,看到他手里正在织的围巾正缠在脖子上。一边打手势,一边嘀咕:“好像应该更长。长得矮不太好。”

他的身体僵硬地站着,从她织围巾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那是她为楚路织的围巾,是圣诞礼物。

这与他无关。他最多只是偶尔当个模特,试着戴个围巾。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晚上看着她在他面前织围巾会让他莫名其妙的心烦,甚至他会故意不去注意她。

“怎么了,你脸色这么难看?”

她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想起,她的脸在他眼前突然放大。

“没什么。”何淡淡地道,垂下眼睛,避开她的视线。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去休息?这几天篮球俱乐部的练习也很累。”她一边说,一边从他脖子上摘下围巾。"顺便问一下,你今年的圣诞礼物有什么想要的吗?"每年,她在准备圣诞礼物的时候,也会为他准备一份。

“我没什么想要的。”他说。

“真的没有吗?如果有的话,如果为某人准备的礼物是对方不喜欢的东西,那么礼物的意义就失去了。”

那轻柔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是那么刺耳,“是我想要的吗,小姐姐会给我吗?”半耷拉着眼睛,视线落在她手里的围巾上。

“嗯,这是我力所能及的。”白悦然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有你想要的,我可以发给你。”

苍遥收回了视线,用平静而冷漠的声音道,“那么不管小-姐送我什么,我都不会不喜欢的。”

说完,他抬起脚步,离开了房间。

白悦然抿了抿唇,拿起着棒针,继续织着手中的围巾,可是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是苍遥刚才的话,总觉得今晚的他,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收集多年的女友系列 ————

“苍遥,你只是个孤儿而已,你凭什么可以被小姐选中?”

“如果你没有丝毫用处的话,那么就没有必要呆在白门中,白门可不是慈善机构,什么样的弃儿都会收留。”

脑海中,仿佛有许多声音在说着话。

“小遥,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像你这样的孩子,如果只是每天重复这种枯燥的训练,那还真是太可惜了。不如我来教你一些更快乐的事情吧。”这个声音……对了,是教练的声音,那个曾经差点被他杀死的教练的声音。

教练把他带到了无人的房间,脱下了他的裤子,用着手摩擦着他的下-身,“小遥,你还真像是木头人呢,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表情变化。不过那是因为你现在还不知道这种事情有多快乐,等你知道了,就会欲罢不能了。”

快乐,他并没有感到快乐,尤其是把自己的身体弱点长时间的曝掀开她的短裙里揉捏露在别人的面前。所以当他推开教练,要穿上衣-裤的时候,教练阴狠地拦住了他,“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我早就想把你压在身下,好好尝尝的你的滋味了。真想看看你满脸泪水,苦苦哀求我的样子啊!”

“还有一种选择,只要把你打倒,就可以离开了吧。”他这样说着,然后第一次在非训练场的地方,对教练进行着攻击。

而这次攻击的后果,是让教练差点丢了性命。

当白门的人调查事情原委的时候,教练指责他没有缘由的突然动手,却绝口不提他对他所做的事情。

当白门的人问他有什么想说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因为说不说,对他而言,根本就无所谓,他也不在乎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他被关进了禁闭室,那对于白门的孩子来说,是一种很严厉的惩罚。

————月票快要被挤下前十啦~~~还望手中有多余月票的亲们,投票给本文,多多支持俺吧,谢谢!

第13卷 【743】

事后,那个叫莫峰的男人对他说,“苍遥,把你关进禁闭室,并不是因为我们相信了那教练所说的话,也不是因为你差点把教练打死。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查出来了,之所以会把你关进禁闭室,是为了让你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在乎的人,是不可能会让旁人在乎你的。”

“可是我并不需要旁人的在乎。”他是这样对莫峰说的。

“是吗?你现在不过才10岁,人生的道路还长着呢,等有一天,你想要让某个人在乎你的时候,不妨再来想想我的这句话。”莫峰居高临下地对着他道,“人啊,是群居动物,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一辈子,终归会希望有个人在乎自己的。”

浴室中,花洒中不断喷出的水,冲刷着他的身体,10岁的遭遇,他在后来,才知道教练要对他做的所谓的快乐的事情,其实是一种猥-亵。

人类做那种事情的话,真的会快乐吗?可如果会,为什么他一点都感受不到呢?!

而他,真的会想要谁来在乎他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