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男朋友买玩具玩我,男友早上醒来就折腾我

2020-12-08 09:41:05云罗美文小说网
"急的是迅速做出决定."虞书双膝跪坐在十字榻上,双手捧着一柄沉甸甸的假剑,左摸右叩,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就是纯钧剑的模样吗?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就连刀刃都是钝的,和书上写的那种被砍得像铁泥一样的剑差远了。真的能灭玄女书

"急的是迅速做出决定."虞书双膝跪坐在十字榻上,双手捧着一柄沉甸甸的假剑,左摸右叩,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就是纯钧剑的模样吗?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就连刀刃都是钝的,和书上写的那种被砍得像铁泥一样的剑差远了。真的能灭玄女书吗?”

陈静被她分散了注意力,看着她手里的长臂匕首。她说:“我爸说的,不会错。不过你用水晶石伪造的玄女书真的和真的一样刀枪不入,不侵水火?”

“我做事你不放心吗?”虞书把假剑放回盒子里,抬头看着他。“第七天的第七天,我们下午出去了。太阳落山前,我们赶到见关云华。我们一定会派人跟踪他们。一旦他们动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管我,永男朋友买玩具玩我远不要让他们抓云花。”

这是一系列的招数。大条给了她一把假剑,诱使云华出现。他们聚在一起打了一场戏,把假玄女书送给大条,哄他把真纯君剑送走,然后半路上抢了他。

男朋友买玩具玩我,男友早上醒来就折腾我

陈静走后,虞书占卜了两次,问成功或失败,问运气好或不好,但结果是模糊的。她虽然用了香,但未能深入,想必是变数太多,所以前途未卜。

虞书并不因此而感到不安。即使她只有10%的机会赢得这把剑,她也不会退缩。

***

说来也巧,第七天,恰好是十公主当庭被杀的日子。朝廷设在司的司,由大抵殿朱穆召和大理寺清国淮安主持。审判由荆国公、钟永波和王祥负责,向雪和印相没有在同一天露面以避免嫌疑。

因为是王宁涉案,事关皇室威严,除相关人员外严禁闲人在场。薛瑞作为证人之一,与薛金顺一起被邀请到完颜政部门出庭作证。

另一边,虞书在家,准备好了。

佐伊听说她下午要去云观朝圣。她想和她一起去,但被虞书三言两语打消了念头:“今天出城的人太多了,一路上人都很拥挤。我妈要去,两天就闲着。我们会多搭一辆马车,让米歇尔普拉蒂尼带着老太太和她的家人一起去。”

佐伊给了她二十两银子,让她多买些香烛和水果。虞书走出大楼,去做小修理。元旦那天,一光暂停休息,15日后重新开业。他方志出去走亲访友,于小秀休了个大假。前两天和胡天儿出去疯狂玩。昨晚被何板着脸教了几句,因为他衣服被鞭炮烧了,所以今天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复习药理。

虞书悄悄地走进门,看见于小秀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捧着一卷信,闭着眼睛,小脸无声地背在背后,听着他的陈述,虽然有停顿但他没有绊倒,这表明他平日里足够努力。

白然在桌子另一边抄东西,发现她进来了。她起身叫了一声,于小秀后知后觉的睁开了眼睛。

“姐姐。”

男朋友买玩具玩我,男友早上醒来就折腾我

“你今天为什么不出去玩?”虞书知道了,于小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低声说:“玩够了,书还没背呢。”

虞书笑着拍了拍他的额头,然后背着手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她没找到要找的东西,就问:“金宝呢?你不是说天冷了不让他出来吗?”

自从入朝为官以来,她没有多余的时间照顾黄毛鼠,把它交给于小秀喂养。她不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平时这点小事都记不住。

金宝聪明到认人,几乎成了一个好人。他出门跑不掉,却爱在厨房偷吃偷喝。所以佐伊跟于小秀说了多少遍要看好他。过年不准他跑来跑去咬东西。

“没放,只是还在这里。今天,不知怎么的,我醒得很早,听着它尖叫

虞书听到她心里有些奇怪。金宝是一只奇怪的老鼠。它就像一个吉祥物,几次把她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于是她想到今天最后一站带着它去增加运气。听说金宝今天打电话异常,她难免会多想。这是某种预兆吗?

“白然,你去把笼子提上来,让我看看。”

白然接了,不一会儿,她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老鼠叫声。白然从外面进来,把方铁笼放在她面前。这是一个能工巧匠做的笼子。它有两个鸟笼加起来那么大。里面有雕有树根的假树,用大理石挖的洞穴,底层铺着细松木屑。金宝的体型只是一记耳光,里面玩玩也没事。

这时,金宝正抱着一棵小袖珍树,叽叽喳喳地叫着。当他抬头看到虞书时,他变得越来越高兴。他从小假山上跳下来,扑倒在乳白色的松木木屑上,滚来滚去,大惊小怪。就像于小秀说的,很吵。

“唧唧唧唧!”

“你在干什么?”

虞书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金宝顺手张开小爪子,抱住了她的指尖。他毛茸茸的小脑袋像一个被宠坏的小孩一样四处乱摸。

于小秀靠在一边说:“我觉得它想出去玩。已经关门好几天了。不然让它出去跑?”

男朋友买玩具玩我,男友早上醒来就折腾我

虞书按住他的大脑袋说:“不,只是你把它弄坏了。让它陪我两天,老实说。”

说着,她拿起笼子就想走。白然急忙伸手道:“笼子重,姑娘我来背。”

虞书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把笼子递给他,让萧玉为他背书,然后转身出去了。白然随她来到北大,虞书让人出门不留他说话。

她没有让女佣进来。她翻箱倒柜,找出了用来装金宝的小竹笼,从大笼子里拿出来放在小笼子里。金宝还在尖叫。她把它举到眼前,只有一根手指用力弹离竹笼。她丢了脸威胁道:“闭嘴,别叫。”

说来也怪,金宝又对她叽叽喳喳了两声,然后安静了下来。虞书满意地点了点头,用一条结实的丝带把竹笼系在腰间,打了个死结,然后穿上了从外面看不见的脱外套的大衣。

金宝让她想干嘛就干嘛,她一点声音都没有。虞书拉过她的外套看了看,却发现她的头埋在胸前缩成一团,但她睡着了。

除了金宝,虞书还佩戴了几件水晶石、项链和手镯,全副武装,并多次确认没有丢失任何东西,于是他去前院等陈静。

在最后一刻,陈静准时来到门口,而虞书正好乘了公主府的马车,两人离开宝昌街,没有直奔城外,而是先在城中兜了一个大圈子,做出甩脱跟踪者的样子,迷惑他们身后的尾巴。

  他们先是去了城南的烟花巷子,两人稍作乔装就下了马车,景尘抱着剑盒,跟在余舒身后,走进狭窄的街道。

  这里白天没什么生意,不同余舒第一次来时日热闹,道路两旁没了那些搔首弄姿的妖精,偶有一两个姐儿出门送客,见着他们两个遮头遮脸的生人根本懒得搭理,打个哈欠便转身回去。

  还是红花馆,门口没有迎客的,楼下只有一个扫地的婆子,余舒带着景尘摸到楼上,敲门对暗号进了“芊芊姑娘”的房间,赵小竹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你们可算来了,等我换个衣裳,咱们这就从后门离开。”

  赵小竹提着裙摆钻进里屋,再出来就从一个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变作一个貌不惊人的少年了。

  “走走走,”赵小竹将他们带进卧室,推开窗子,率先跳了下去,后面是一条死胡同,到处堆放着杂物,他稳稳地落在一只木箱上,回过头冲窗边的两人招手。

  这里是二楼,少说有两丈高,景尘抱着沉甸甸的剑盒轻轻松松一跃而下,然后将剑盒交给赵小竹拿着,抬起双手对正着一条腿刚刚跨过窗台的余舒道:“跳吧,我接着你。”

  余舒最近总是翻窗子跳墙,胆子也大了,腿一蹬就往下蹦,景尘顺势托住了她的腿弯,一举一放她两脚就着地。

  胡同里停着一辆灰扑扑的马车,赵小竹又将剑盒塞回景尘怀中,坐到车夫的位置上,戴了一顶草帽遮住半边脸,等余舒和景尘上了车,就赶着车子钻出胡同,头也不回地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跑没一段路,就回头问问余舒:“怎么样,后头有人跟上来了吗,要不要我再跑慢点儿?别真地把人甩掉了。”

  余舒老神在在道:“不怕,再跑快点,他们肯定追的上。”

  大提点一定是下了死命令,那些派去抓捕云华的人手说什么都不会跟丢的,何况现在是大白天,太阳还没有落山,他们目标这么明显,就是一时跟丢了,也很快就能追上来。

  景尘坐在后窗边上,翻起木板往外看,凝神搜寻了一会儿,回头对余舒摇头道:“外面到处是人,我察觉不到他们的行迹了。”

  “这才正常,大提点知道你内力高深,派来的人绝对个个是高手,又岂会让你察觉到。”说完这句话,她干脆闭上眼睛,养起精神,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场混乱。

  第七百五十一章 连环套

  升云观的香火一直是京城方圆十里最鼎盛的地方,人胜节这天,一早前来登高上香的信徒多不胜数,到了下午,仍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

  马车停在山脚下,余舒他们步行上山,混在人群当中并不起眼,进了山门,就在功德箱前面排队,好不容易挨到他们,余舒就将赵慧给的银子捐了,从道童手上换来一捧香烛,被景尘和赵小竹护在中间,挤进三清殿烧香。

  捐钱要排队,烧香磕头要排队,求签祈福还是要排队,余舒三人就像寻常的香客一般,该做什么做什么,到了最后,眼看太阳快要落山,这才穿过殿堂,往后院去了。

  这么大一座道观,总有供客人们休憩的地方,好些外乡人不辞路途遥远前来上香,晚上走不了,只要多捐几个香火钱,就能留下夜宿。

  云华隐世之前,曾是升云观的常客,据他所言,老观主是个得道高人,他尝与之论道三天三夜,为其折服,遂结为忘年之交,之所以选在这里碰面,是因为云华清楚这道观里的暗道,便于逃脱。

  可惜老观主多年前就仙逝了,现今的观主澄云道长是他师弟,在余舒的印象里,这位新观主就是个黑心鬼。几个月前,朱青珏曾找她帮忙做说客,起因是靖国公府的姚老太君做了个噩梦,随后她的宝贝重孙姚小公子就一病不起,请来澄云道长,指出一条续命的活路,要用六亲之血炼什么丹,听着就不靠谱,一粒丹一百金,简直是谋财又害命。

  赵小竹熟门熟路地叫住了一个匆匆路过的道士,给了人一锭银子,说了几句好话,对方就将他们带去客房了。看见那身穿道袍之人将银子揣进袖中,一副见钱眼开的嘴脸,景尘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那人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幸亏你们遇上了我,后院的客房是不给人随便进的,你们歇歇脚就走吧,可不能在这儿过夜啊,观主知道了会生气,把你们撵出去可别怪我。”

  赵小竹暗翻白眼,不给一般人进,只给有钱人进。带路的道士将他们领进一间客房,就又匆匆忙忙地走了,赵小竹关起门,扭头就呸了一口――

  “义父前天在这儿落脚,一下子就捐了一千两银子,还不是随便住,我看就连京城最贵的酒楼都比不得这鬼地方赚钱。”

  “上梁不正下梁歪呗。”余舒相信,那位老观主在世的时候,升云观不会是现在这样的风气。

  景尘背负着剑盒,先是在室内走了一圈,不见有任何异常,也没有人偷听,就对赵小竹道:“我爹住在哪一间,带我们去见他吧。”

  “就在旁边的院子里,离这儿不远,我先去探探路,你们等我回来。”别看赵小竹说话大大咧咧的,做事却很仔细。

  赵小竹闪身出去了,余舒寻了张软椅坐下,景尘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看着心慌,她便咳了一声,叫他停下:“你是不是紧张?”

  景尘幽幽地看向她:“你不紧张吗?”

  “我紧张什么,又不是要见我爹。”余舒顺嘴调侃了一句,看景尘面露窘态,这才好心开解他:“你们父子隔了这么些年相见,别说你紧张,你爹一定也盼着呢。”

  这话有点昧良心,余舒不止一次从云华的语气和神态中察觉到,他对景尘远远不如他对薛睿用心,大概是因为景尘的母亲麓月公主是他被逼无奈的选择,而薛睿的生母韩夫人则是他钟爱的发妻。

  相反的是被薛家抚养成人的薛睿对云华并没有多少期待,不像景尘,哪怕知道云华离弃他的事实,也不曾改变对父亲的孺慕之情。

  听了余舒的话,景尘不再走来走去,就站在门口,等赵小竹回来。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偷偷摸摸地拐了回来,招呼他男友早上醒来就折腾我们跟着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