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2020-12-10 14:40:16云罗美文小说网
景飒怔了怔,“听你的意思,他不知道?”“我不知道。确切地说,我越不知道,他就越安全!”京撒绞尽脑汁想,甚至忘了吃炸猪排。我继续说,“我觉得这个闵太太从来没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跟她老公说过她是个儿童贩子,也没

景飒怔了怔,“听你的意思,他不知道?”

“我不知道。确切地说,我越不知道,他就越安全!”

京撒绞尽脑汁想,甚至忘了吃炸猪排。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我继续说,“我觉得这个闵太太从来没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跟她老公说过她是个儿童贩子,也没说过村里的坏习惯,因为她一说,一家三口就完了。”

京撒心里微微有些尴尬。“闭嘴?”

Rou Rou抬眼看了她一眼,“不该灭口?全村人不仅参与,而且认识到从人贩子手里买孩子来传宗接代的陋习。因为这个原因,村里的人说不清,但外人就不一样了。闵清河是来教书的老师,两年任期结束就要回去了。如果他知道了,他说了怎么办?传宗接代是这个村子的头等大事。杀了埋了是什么?比踩蚂蚁简单。”

景飒越想越震惊,但又觉得不对。“为什么家里人把她嫁给闵清河,她很困惑?”

“严夫人被误认为没有生育能力。既然生不出来,那她就是浪费粮食。这是一种负担。曹真说,这家人本来打算把她卖给王德业,但青河善良,愿意教他们的智障儿子读书写字。这个儿子也是智障。他们一定要想尽办法留在青河,婚姻就成了最好的挽留。”

她遇到了闵清河。虽然她不太了解他,但她能看出他很诚实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教学的任务是教学生阅读。这个家的智障儿子已经成年了,不可能和小学生一起学习。应该是他有同情心,自愿帮忙。

不是每个教学老师都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那闵太太愿意吗?”

“那样的话,她没有权利拒绝。她就算想嫁猪也得嫁,但闵清河是个教书的。我觉得她心里很愿意,因为这可能是她离开村子的唯一机会。闵清河教学时间满了,可以一起走了,但是愿望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结婚前家里人要提醒她,如果她敢透露自己的身世或者在村里买孩子,闵清河就死定了!这样她就知道村子里的人永远不会让她离开的事实。她想通了这一点,就准备一个人呆着,也不会向闵清河提任何关于自己和村子的事。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他就可以逍遥法外。有了女儿后,这种欲望必然会更强烈,因为她有生育能力,可以继续为村里的男人服务。清河不是障碍吗?按照村里人的私心,什么都做不了,她必须尽快让丈夫和女儿离开!”

虽然她也想去,但是没有办法,要么全家一起死,要么她留下,丈夫和女儿离开。只有两种选择。作为妻子和母亲,后者是她唯一可以选择的方式。

景飒不吃夜宵,一股怒火卡在心里,让她吃不下。

“当时她和闵清河相爱,女儿两岁。也就是说结婚生子已经三年了,已经超过了闵清河的教学年限。原因可能是孩子太小不适合上路,或者是家里人能保留的关系,总之时间越长,父女就越不安全,然后留下来就毁了女儿的未来。她不能让女儿在这个村子里长大。”

“那天,她回去是为了这个?”

点头,“我想她曾经跟王德业提过这个。要离开村子,她必须得到保安队长的同意,但她没有得到答复。所以,王德业和家里人应该是在火灾当天用这件事把她骗回来的。”

她很高兴想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可以离开,但从来没有想到羊会进入老虎的嘴里。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京飒气得瑟瑟发抖,双手抓住桌子边。“这些人简直不道德!”

叹了口气,“肖敏看起来不像她的父亲。美丽必须来自母亲。这个敏太太一定很漂亮。”

女人的美丽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伤害自己,也能伤害别人。

“张智尧应该早就嫉妒她了,但她从来没有找到机会开始。我想这也是他会帮王德业坐保安队长的原因之一。有了他的帮助,有些事情会容易得多。”

“但你不能杀了那家人,是吗?”

“我觉得有利益分歧?”

“嘿?”

“别忘了,这家人以为颜太太在她愿意把她嫁给青河之前不可能出生,但事实是她有正常的生育能力。这种情况下,急于传宗接代的心估计又复活了。”

“那显然是他儿子的问题。”

“他们不这么认为。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儿子是个不生育的人。他们只觉得一定是儿子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能想到的只有如何让闵太太回来,继续做他们家的生育机器。我相信这也是他们骗回闵夫人的主要原因,但这与张智尧等人的初衷背道而驰。”

“所以干脆毁掉吧!”

“这种可能性很大。如果他们拒绝,这个计划不仅是徒劳的,还会有不必要的内部人员。万一他们说出来呢?不如一起杀。”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景飒又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一定是火灾后被囚禁在村子的某个地方。难道就没人发现吗?”

即使大家都以为她死了,不知道她还活着,这样被囚禁,被折磨,总会有一些动静!

“囚禁在村子里?不,绝对不可能!既然她会是凶手,那就说明她最后还是逃了。如果她被囚禁在村子里,有这样的山路和环境,她怎么可能逃脱?如果她真的能逃脱,就不会有那么多被拐卖的孩子死在那里了。村里的房子结构差,隔音设施差。如果有动静,村里人都知道。监禁有意义吗?张智尧不能做这样自私的事。我猜在火灾发生的那天,她被带出村子,藏在其他地方,比如张智尧等人经常去的县城。”

“县城?”

径自把空碗移到一边,喝了口茶,“是的,按照张智尧等人的经济条件,在县城租个仓库不难。选择稍微偏僻一点,周围没有家人的仓库比较便宜。了,谁也不会发现,她就是在那间仓库里受到了他们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讽刺的是这也让在她逃走的时候,不至于死在山里,或者迷路,毕竟县城有一定交通设施,比如运猪的卡车,运煤的货车!”

“她要是逃出来了,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去找闵清河!”

“她不会找警察,对一个心灵和肉体受过重创的女人而言,警察是这世界上最无用的人,救不了她的童年,更救不了她的未来,保安队那些畜生不就是警察指派的,你指望她会去相信他们吗?至于闵清河……”她无奈的一叹,“我想她一定很爱这个丈夫的,正因为爱他,更不能害了他,村里连电话都没有,她要怎么联系他,跑回去?恐怕在半路上就会被张志遥他们发现,就算让她跑回去又如何,能逃得出村子,她只有远远的离开……”

以上只是她的推测,最终还是要等曹震从王德业嘴里套出消息后,才能真正确认。

只是……她蹙眉,还有一个点没有联系上。

“那回到S市后,她又为什么不去找他们!”时过境迁,也该骨肉团圆了。

“我想她应该不知道闵清河和女儿也在S市,应该是杀人前不久才知道的。我曾说过,她能隐忍那么多年才杀人,绝不会单单只为了自己,之前我没想到,现在我想到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小闵!母爱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感情,无可比拟。我想她杀人的动机应该就在此,至于是什么,或许只有等抓到她的时候,我们才会知道。”

景飒沉默了很久后才说道,“皛皛,我不想抓她!”

“你必须抓她!”

“为什么!她根本就是被人逼成这样的!”

这个女人受了那么多的苦和痛,她没有害人,她只是杀了一帮畜生,作为警察她不该说这样的话,但她就是不忍心。

“我虽然还不能确定她现在的身份是谁,但有一点我可以确认,即便她能行走在青天白日下,但她的灵魂依然被困在黑暗的深渊里,举步艰难,这个世界无论多么华光异彩,在她眼里依旧是黑白的,她外表或许是个活人,可内里是皮肉溃烂的行尸走肉,难道你就不想把她从深渊里拉出来,让她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救?难道她不比任何人有资格活在阳光下吗?还是你要继续让她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继续发臭发烂!”

景飒一头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皛皛安慰道:“死刑不可避免,但至少……让她在最后的人生里,能活得像一个人!阿景,这是你做警察职责!”

抓她,不是为了要逮捕她,而是为了救赎她。

但愿,她还能成为一个人……

**

天快亮的时候,皛皛才回到家,打开门的刹那,顿觉得一室的冷清,不过少了一个人而已,怎么会差那么多,康熙在的时候家里是温暖的,现在却冷清的让她像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芝麻和糯米蹲坐在她身边,不时朝门外看,狗眼里满是期待。

皛皛交替的摸着它们的大脑门,“他去工作了,最近都不会回来!”

芝麻和糯米像是听懂了,失望的呜呜叫。

在镜子前把尿一样干,她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窗外,隐隐能听到几声鸟叫,曙光慢慢从天际出现,如鱼肚白一般装扮起蔚蓝的苍穹,花香润着透明的晨露,弥漫着芳馥的气息。

她伸了一个懒腰,天都亮了,想睡觉是不成了,今天还要去大学上课,她不能失信于人,赶紧去卧室拿换洗的衣服,准备洗个澡,让自己清醒清醒。

走到卧室门口,冷不丁瞧见到床上有个大抱枕,等看清了,她整个人差点摔在地上。

这是个什么鬼?

抱枕呈长方形,足有一个成年的人身高这么长,从床头直到床尾,宽度约半米左右,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上面的图案,竟然是康熙的真人全身像。

绝对高清质地。

图里的他,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一双眼眸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性感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单手捂额,手掌朝上,衬衣凌乱,露出胸膛,一双穿着牛仔裤的长腿随意交叠着,腰间的裤头还是解开的,另一只手撩人的搭在上头,充满了令人疯狂的魅惑,身下躺着的背景与白色的床单融为了一体,活像真人在场似的。

她深深无语的跪在地上……突然想起康熙说过有东西留给她,莫非就是这个物件。

这玩意放身边,让她还怎么睡觉。她是要睡觉,不是要亢奋!

她气恼的冲上去将它砸到地上,这个混蛋,怎么能自恋成这样,这又是哪里来的周边产品,她严重质疑起他的公关团队。

有这么刷存在感的吗?

芝麻和糯米好奇的对着地上的抱枕嗅了又嗅,抬头看一眼皛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