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皇上打调皮的皇后,清穿我的阿玛是太子

2020-12-10 15:40:07云罗美文小说网
迷迷糊糊中,他只觉得自己上上下下都是为了自己,而傅明华却根本睁不开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起身穿上衣服出去了。她第一次睡觉的时候,江嬷嬷进来叫她起床。傅明华觉得自己好久没睡觉了。他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

迷迷糊糊中,他只觉得自己上上下下都是为了自己,而傅明华却根本睁不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起身穿上衣服出去了。

皇上打调皮的皇后,清穿我的阿玛是太子

她第一次睡觉的时候,江嬷嬷进来叫她起床。

傅明华觉得自己好久没睡觉了。他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问道:“有多久了?”

“已经来得及了。”江嬷嬷怜爱地看着她。她睡得脸颊微红,眉宇间春色慵懒。昨晚,她听到傅明华在屋里尖声喊叫,担心了好几次,但都没敢进来。她只知道,在两个人辗转反侧到丑陋的时候结束后,她已经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该起床了。”虽然江嬷嬷也很心疼,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但是今天不行。她看到傅明华眯着眼睛好像又要睡着了,就理了理头发,轻声说:“我今天要去皇宫见皇上和皇后。”

傅明华忍不住把脸转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来,低声说:“嬷嬷,扶我起来。”

她很少呆在床上。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但她很快就适应了。江嬷嬷把她扶了起来,傅明华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得浑身都是!

碧云伺候她梳洗的时候,胸前,手臂上,背上都是蓝印子。

她的肤色是白色的,所以这些淡淡的痕迹特别清晰。

梳梳头,有的时候,厨房送来早餐,这些东西都是让她吃垫肚子的。

她在桌旁坐下,眼睛布满血丝,涂了药膏后脸上的憔悴表情也掩饰不住。

“殿下?”

傅明华问,江母道:“殿下早晨起来修行。”

说这话的时候,江嬷嬷显得有些奇怪。

颜在三刻钟前追了上来,出了门,进了院子,来到石凳前。

皇上打调皮的皇后,清穿我的阿玛是太子

明明新婚之夜,不肯抱妻子,却偏抱那块石头疙瘩。

她怕那两个人闹,这个时候也不敢问傅明华。她一边说着,一边在外面洗了澡,换上了一件蓝色的锦袍。袖口绣着杏黄包裹的云纹,看起来是洗过穿好的,她的脸突然变红了。

以前看颜追的时候,虽然怕他,但是这样看着他我都没觉得难受。

她感到身体隐隐作痛,颜却追着她坐下。一些仆人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筷子。他也没吃,只是往傅明华的碗里端了一点。

颜追看得出傅明华有点不舒服。她本来要和她一起笑,但是她看到她要把脸埋在碗里。她不忍心在这个时候为难她。她只是默默地叹了口气,说:“如果荣飞今天让你难堪,那就暂时不要和她计较。”他风度翩翩,但眼神凶狠。

第二百六十四章

傅明华惊呆了,抬头看着他。他腿不一样,坐在凳子上微微笑着:“终于愿意见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愿意见你?”

傅明华被他弄得脸红了,颜眼里的笑意冲淡了原本的杀气,和她握了握手。

河边的妈妈一脸不解,两个男人看起来也不像很忙很尴尬的样子。任何人只要和颜对视就能看出来。

“你想干什么?”

傅明华让他和脸颊微红的人握手,问了他一个问题。

皇上打调皮的皇后,清穿我的阿玛是太子

他的话似乎没有安慰她,但似乎提前警告了她。她想了一会儿,就猜到了颜要干什么。

颜笑着追过去,反手接住酥春饼,送到唇边。看着她害羞的嘴咬了一口,她放下筷子,摊开双手,示意仆人把帕子递给她。

“我要教云阳,她太嚣张了。”

他一脸平静,说要教训一下云阳公主,好像说了一件很鸡毛蒜皮的事。

傅明华一下就不嚼了。

荣飞不像那时那样受欢迎,但她是一个百足虫。

从一开始,当她故意把云阳公主当成罪孽深重的女人,却能够和主人公复婚的时候,就可以看出嘉安皇帝对她有一定的包容。

兴元府回来,被颜追杀,没有收敛。反而横行洛阳,举家鞭打朝廷命官。

她和荣飞分开是件好事。如果颜追她,可能会让母女解围。

“我心里有数。”她睁着一双带着点血丝的杏眼,让颜追了个坐姿。“多吃点坐垫,就能看出宫里怎么入门了。”

意思是豪宅里镇上的一切都是委派给她的,并没有阻止她的意思。

傅明华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她吃了,进里间整理衣服,江嬷嬷跟了进来,悄悄的告诉她,昨夜她和燕把对方剪了的头发,往鬓角上一抹,问放在那里。

傅明华让她把它放在锦盒里皇上打调皮的皇后,等她来娶她的时候再和一些贵重物品一起放在化妆盒里。

说到这里,她想起了昨晚颜追的一对幸福的佛。当时周公大典结束后,他们把它们扔在床上,去洗漱,回来后已经收拾好了。

她看了姜嬷嬷一眼,欲言又止,终于不敢问了。

进宫时,燕想先见嘉安皇帝,又想问候崔贵妃。

崔贵妃此时已经准备好了,等着她来。

还特意派了景谷在蓬莱阁正厅外等候。看到她来了,我就上前帮她。“皇后昨晚整夜都睡不着,所以她让厨房为你准备了一些东西。”

江嬷嬷拿出钱包,塞到京姑手里。

她带着谢,领着傅明华进了庙。崔贵妃当时真的很着急。当她来到她的面前时,她笑了笑,正要说话。一个宫人从寺庙的侧门跑了进来。景谷走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她来看崔贵妃,崔贵妃笑道:“你有话要说,这里没有外人。”

景谷低声道:“公主殿下画了三公主的脸。这时,李奇正赶往程响大厅。”

崔贵妃正要把茶递到手上,杯子里的水晃了晃,却没有洒出来。她笑了笑,淡淡地呷了一口茶:“伤得重吗?”

她好像早就料到颜会这么做,脸上一点也不惊讶。

“娘娘腔。”

傅明华看起来很积极,但崔贵妃还是喝了几口茶才放下杯子:“宫里准备的鹅是前两天下毒的,原来是云阳旁边的一个宫人做的。”

她笑了,但眼里充满了讥讽。

颜追着朱丝塔走了。如清穿我的阿玛是太子果魏延聪明,他应该躲起来。

但是如果她聪明的话,她就不能和荣飞反目成仇,而现在她已经想出了这么多东西。

朱悉被人送进燕玮府中时,她并没有选择忍气吞声,而是在昨日燕追娶妃的时候,大张旗鼓的为朱悉出殡。

  消息传进宫里时,崔贵妃当时便笑了。

  也亏容妃半生机关算尽,居然养出了这样一个女儿。

  “当日她回来时,容妃在宣徽殿前可是跪了一天,腿都险些跪断了,才捡回了她那条命。”

  可惜燕玮却并不惜福。

  甚至连亲妹之死都没能使她痛惜,反倒是恣意寻欢作乐。

  她脸上露出鄙夷厌烦之色,傅明华就握了她的手:“娘娘,那花开得越快,败得就越早。”

  崔贵妃就笑着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容妃当初何等风光,如今不过也就是那般模样。

  她伸手压了压鬒角,“你往后常进宫来陪我说说话,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两人其乐融融,内侍传唱,说是容妃来了。

  崔贵妃便放了傅明华的手,与她交换了个眼色,整理了衣裙,端坐在位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