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2020-12-11 23:39:54云罗美文小说网
在天堂的树下,一个黑影突然停下来,落叶落在他的肩上。黑色的头发像瀑布一样落在凌乱的肩膀后面,黄色的叶子静静地落在头发上。这个男人冰冷的侧脸让人望而生畏。那纤细的指尖微微拿起一片叶子,原本冰冷的眼神变得那么温柔,温柔的盯着叶子

在天堂的树下,一个黑影突然停下来,落叶落在他的肩上。黑色的头发像瀑布一样落在凌乱的肩膀后面,黄色的叶子静静地落在头发上。这个男人冰冷的侧脸让人望而生畏。

那纤细的指尖微微拿起一片叶子,原本冰冷的眼神变得那么温柔,温柔的盯着叶子,薄薄的嘴唇微微勾起。磁性而美丽的声音说:“夫人,你现在在哪里?”我们的孩子也是天生的吗?而且我长得很像你我,但是想到他在你怀里我就有点不爽,因为你的怀抱只能给我。我回去一定要打他小屁股,不许抢你。"

指尖一松,黄叶掉在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了地上。

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抬头,目光落在枝叶上,阳光透过枝叶拖在男人的脸上,最后冰冷的脸暴露在一些温和的脸上,并没有冷到让人不敢靠近。

“夫人,我今天遇到了两个奇怪的孩子。他们看起来很像我和你。就像瑞克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但是我们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大?而且,你会让他们一个人来单城。这个是可以的。况且他们还是两个孩子。反正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现在我还是需要去一个我觉得有一股纯粹力量的地方,不停的呼唤我。可能我几千年前离开的势力不一定。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我吸收了力量就回来找你。”

话音落下后,男子的身体消失在原来的地方,树枝上的黄叶被一阵风吹落,纷纷落地。

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如此美丽无与伦比的男人留在这里。

,第1296章:谢的怒火

在丹塔号里,一个女人的身影从你晚上九点钟住的房间里出现了,只看到她的脸变得呆滞,眉眼间清晰可见的愤怒在燃烧。

“那个人去哪里了?房间收拾得很干净,连那个人随身带的东西都不见了。”

因为野九幽的要求,在他疗伤期间,不允许任何丫鬟看守门口,所以没有人知道野九幽已经离开了屋子,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个痕迹。

谢很生气,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他倒在大树边上,大树微微摇晃。好在力量不算太大,也没有崩溃。

“他到底去了哪里?连一封信都没留下,好歹也照顾了他这么久,人在陌陌应该也有点回归主人了吧?但他连名字都没告诉我,这段时间我能出现在他房间的次数简直少得可怜。往往正是送饭的时候。就算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也是被男人赶出来的。”

谢越想越气,恨不得想拉着一旁的丫鬟暴打一顿,但她不能破坏自己的形象,只能忍着。

“不,我必须找到这个人,但这才过了不到十天。他伤得那么重,还没有医生治疗,肯定还不完美。那他短时间内肯定离不开单城。既然这样,我一定要找到他。一个我终于喜欢的男人怎么能放过他?”

而她不相信,只要给她时间继续努力,男人就不会感动。

如果这个男人一开始就回应了她的善意,也许她就不会对这个男人这么动情,但是这个男人直到现在连名字都没告诉他。可想而知,这个男人并没有那么感性,也没有那么忠于妻子。

但是哪个男人能不出轨呢?毕竟人是感性的动物。时间长了,总会被对方感动。她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照顾这个男人,让他找到自己的好。久而久之,她的地位自然会超过他的妻子。

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嘴角勾起一抹自信而甜蜜的笑容,谢似乎已经看到了夜九君对她的好,以及她彻底打败苏禅的那一刻。

不得不说这个女的真的想多了。

夜九的幽伤这几天已经完全恢复了自己,他会因为发现的神秘力量依然留在单城。

一个连名字都不会告诉你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被你吸引。

正当谢要下山,派人去找夜九的时候,一个丫鬟跑过来,焦急地喊道:“小姐,小姐。"

“怎么了?”谢皱着眉头,不悦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冬蝉。“着急了,怎么了?”

这是又一个用秋画伺候谢的丫鬟,冬蝉,地位只比秋画略低。

“小姐,根据外面的报告,秋绘遇害了?”冬蝉没有受到自己小姐的责骂,急忙去讲事情。

“什么?”谢眉头仍皱着,以为听错了,又问:“你说秋画怎么了?”

第1297章:谢的愤怒

"秋画死了,被两个孩子杀死了."

冬蝉的眼睛红红的。她已经看到了秋画被抬进去的尸体。她胸口被鲜血染红,脸色苍白如鬼。她不能再死了。

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谢终于反应过来,冷笑道:“还有人不知道秋画是我身边最好的人?还有人敢动手做秋画?别把我放在丹塔小姐的眼里?还是觉得我太好欺负,太好说话,可以随便杀了身边的人顺便打我脸?那两个孩子抓到了没有?”

谢冷声问道,那张漂亮的小脸顺便黑得像碳一样。本来她很不开心是因为你离开的那晚九件事。没想到在单城的地盘上还有人敢碰她,干脆没把她放在眼里。

自从她坐在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在单城遇到她的人都不恭敬,歌功颂德。

“不,这两个孩子据说只有三四岁。他们杀人后离开了。没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看着谢冷冷的表情,冬蝉急忙说道。

别人可能不知道她这位小姐的脾气,但她跟着她这么多年,对她的秘密知道得太多了,没人比她更了解她的脾气。

众所周知,死得快的人太多了,所以董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地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大的小姐,而后就被咔擦,这和伴君如伴虎已经没有差别了。

“两个三四岁大的孩子?”

谢程沁冷笑了一声,抬手拨弄着修长的指尖,嘴角微微上扬,在阳光的照射下,那张绝美的小脸是那般的狰狞如鬼,让人觉得恐惧,即便是已经喜欢了的冬蝉也忍不住哆嗦了起来,她的动作不敢太大,深怕被谢程沁发觉。

她看的出来现在小姐很不高兴,所以还是不要惹她为好,若不是又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她只能默默地为那两个孩子默哀一声,这一次这两个孩子只要被小姐找到,必定会失去性命,她实在太了解小姐了。

“我管他是老人,还是年轻人,还是孩子,动了我的人,不将我放在眼里的人都得死,派人给我出去找,我就不信这么一个丹城他们还能藏到哪去,找到之后就给我带回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两个孩子,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杀人,而且还是杀的我的人,将事情吩咐下去吧,尽快给我找来。”

她心情很不好,正好可以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在这两个孩子的身上,反正也没人知道她做了什么,在外她依旧是那个温柔而又善良的丹塔大小姐,是所有人都敬畏的丹塔大小姐。

——

时间一晃而过,丹塔的三年一度比试终于要开始,这一天丹城所有的丹药师几乎都聚集在了丹塔之内,每一个丹药师都是昂首挺胸,骄傲的似那花孔雀一样。

这其中表情最明显的就是那种等级比较低,但家族比较强大的人群,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心,能够摆出这样的姿态。

☆、第1298章:丹塔比试

而每一个丹药师的面前都会挂上丹药师的等级,还有所属的家族,这也是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一天,向家除了苏婳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来,而苏婳挂的就是向家的头衔,因为向家的落寞,所以苏婳也只能挂了一枚玄阶高级的小牌子,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微微看了眼丹塔的大门,便从容的进了丹塔。

进了丹塔之后,她才知道丹药师是何其的多,没有去理睬其他人,默默地站在边缘地带,便等待着比试的开始。

“哟,这人居然是代表的向家,哈哈哈,那个落寞的向家竟然也会有人来参加,不过这个美丽的女人什么时候变成向家的人了?而且还是个玄阶高级的丹药师,这次第一轮就要跪的节奏,你说了来参加比试有什么意思?”

突然一道大大咧咧充满嘲讽的嗓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殿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婳的身上,特别是在瞧见她的等级还有家族之后,众人更是讥讽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像是遇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见此,苏婳依旧面无表情,就连目光都没有落在眼前嘲讽的男人身上。

见到苏婳这样的表情,男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狰狞。

这个男人所属的家族正好也是二流势力,之前是在向家还有颜家之下的那种,但是又与颜家比较交好,自然就与向家有一些磕磕碰碰,眼见着颜家灭亡,而他又在这里看见属于向家的人出现,他自然要出来嘲讽两句才能过瘾。

“男人向家已经没人了吗?派你这样的废物来参加比试,若是实在不行就让向吉自己来参加也行,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一家之主来参加比试,都是家族的一些天才小辈,但是向吉来了虽然丢脸,但也总比你一个玄阶高级的要好看多了吧。”

在单位跟领导绯闻的女人,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这里的所有人最低的等级也是灵阶低级,绝对没有灵阶之下,一眼扫过去,也就苏婳的牌子是最灰暗的,难怪众人都嘲笑的看着苏婳,啧啧称其。

苏婳的眉头微微皱起,倒不是因为众人嘲讽的目光还是话语,只是嫌弃这个男人叽叽咋咋额很吵。

微微抬起了脑袋,还不等她说话,那个男人再次昂着脑袋道:“看什么看,还不服气是不是?不过我怎么就忘了呢,向家早就不是以前的向家,自然也就没有拿的出手的人,对了,若是姑娘想要晋级的话,不妨勾,搭我一下,至少成为我的小妾,我还能给你丹药上的帮助,绝不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会让你的等级止步在玄阶高级,这可要比在呆在向家好多了,哪个划算,姑娘可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既然成为了丹药师,那目的不就是让自己更快的成长吗?跟着我就是你最好的选择,虽然是个小妾,但我一定会很疼爱很疼爱你的,嘿嘿嘿。。”

男人笑的很是邪恶,那恶心的手掌更是朝着苏婳的小脸伸来。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这里的每个丹药师都是高傲的,对于这种等级较低,空有美貌的女人,他们还没有心情去理会,再加上他们也不会没事去得罪曹家,有热闹就看看热闹,每一年这样挑衅的事情也不少。

☆、第1299章:打晕

就在男人得意的意味自己就快要得逞的时候,那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厚,那张白皙而又柔嫩额小脸实在让人想要上去摸一把,那感觉一定爽极了。

“唰!”

突然一阵风刮过,苏婳不知道何时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咔擦!”

翻转间直接就将男人的手臂折断。

“啊,痛,你个臭女人。”

男人痛的脸蛋发红,张嘴就忍不住骂道,就连额头的汗水在这一瞬间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然而当他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又是一掌狠狠地朝着他的下巴打来,“啪!”

“噗嗤!”

一大口鲜血喷出,嘴里的牙齿几乎都快掉落,与此同时,男人直接就被苏婳发飞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