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单身百合

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最热烈的办公室桌震

2020-12-31 09:35:09云罗美文小说网
钟丽燕笑了:“牛奶还是热的,早点喝吧。”“我知道。”薛松手,拿起牛奶,抬头喝了下去。钟丽燕没有出去,等着他喝完牛奶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拿走空杯子。“早点睡,不要太晚。”“嗯,你也睡吧,晚安。”薛让回到床上,看了看他,走了出去,关上门。门一关

  钟丽燕笑了:“牛奶还是热的,早点喝吧。”

  “我知道。”薛松手,拿起牛奶,抬头喝了下去。

  钟丽燕没有出去,等着他喝完牛奶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拿走空杯子。“早点睡,不要太晚。”

  “嗯,你也睡吧,晚安。”

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最热烈的办公室桌震

  薛让回到床上,看了看他,走了出去,关上门。

  门一关上,房间就安静了。

  薛让修长的手指捏了捏枕头,捡起来扔在门板上。

  枕头悄悄地从门板上滑落到地板上。

  他捂住额头。

  许多画面闪过我的脑海。

  别人父母的严厉程度大概没那么变态。

  他的父母很严厉,他们希望他走自己的路,希望他取得好成绩,希望他成为全家最好的,总是把他放在最前列。

  做别人的榜样。

  有很多禁止。

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最热烈的办公室桌震

  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不顶撞老师不谈恋爱-

  他翻了个身,啧啧了一声。

  起床,下床,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当他再次出来时,他拿起手机,盯着它。

  半小时后,他拨通了刚刚拨通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但没人接。薛靠在床头,伸了伸腿,撩了撩单薄的睡衣,露出稚嫩的肚子,线条分明。他正要挂电话。

  我在另一端接。

  他勾着嘴唇,嗅了嗅。

  就是想聊聊。

  那头,隐隐的,断断续续的,半夜,一个有点酥麻的女孩的声音传来。

  “头,别推塔,给我蓝牛,别浪,浪,我草——”

将军吃妾身的奶头,最热烈的办公室桌震

  这是游戏吗?

  他聚精会神地听着,是的,在梦里玩。

  薛让低下头,对着嘴唇笑了笑:“草是什么草,女生能懂礼貌吗?”

  那端没有回答他。

  或者“草,头,推,我的草——”

  很嗲,那少女带着鼻音睡着了,轻轻的,飘飘的,骂人的话也是酥麻的,薛让就这么拿着手机,听了快一个小时。

  他闭上眼睛,张兰那双美丽的狐狸眼睛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今天下午,我应该亲一下的。

  他想。

  ……

  张兰从寒冷中醒来。刘婶虽然冬天换了羽绒被,但昨晚不知道怎么睡。她一大早就觉得冷。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窗户开着,风沿着窗户飘了进来。她桌上的书被风吹翻了。

  她不在意自己冰冷麻木的脚,下了床,跌跌撞撞地去关窗。

  转身跑回床上,把羽绒被从地上拉起来,盖好自己。

  整个晚上真的是冬天,一点缓冲都没有。秋天在哪里?秋天在夏天和冬天的夹缝中流逝。

  最热烈的办公室桌震她靠在床上,试图取暖。

  床边的闹钟响了,正好赶上她平时上课。

  但是这个周末,她按下了闹钟,门被敲了。刘阿姨在门外,问:“你起来了吗?”

  张兰不想下床。她回答说:“醒醒。”

  “要不要下来吃早饭?”

  “不,我不下去,刘伟,请你帮我提上来。”张兰有时候周末会睡到十一点十二点,根本错过早餐。

  刘婶正好路过门口,听到警铃响,就去敲门。

  “好!你先刷牙!”刘婶说。

  张兰靠在床上,缩了下去,暖和了就下了床。她打算刷牙洗脸,吃早饭,玩网络游戏。

  洗完澡,早餐已经在桌子上了。张兰缩了缩身上的废物,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穿上袜子,感觉舒服多了。

  她坐下,拿起手机,打开屏幕。

  只有一条短信。

  是薛的号码,她马上点了进去,一个小视频。

  她打开了。

  “头,别推塔,给我蓝牛,别浪,浪,我草——”

  “草,头,推,我的草——”

  “滚出去,姐姐,你打开它。”

  “噗——”嘴里的牛奶涌出来,桌上的牛奶是白色的。

  妈妈,嗲嗲,女声。

  那不是她的吗?

  短信和语音。

  “张兰,你真行。”薛让声音轻轻,带着微笑。

  -

  -

  第十九章

  “哦,到底怎么回事?牛奶不够甜吗?”刘阿姨进门的时候,看到一张桌子,牛奶白的,牛奶溅得到处都是。

  张兰从沉闷中恢复过来。她拿着手机,脸红红的,眼睛一闪。“刘阿姨,我不小心做的。”

  “没什么,起来,告诉我不好,我再给你拿。”她把张兰拉起来,看到她还在四处游荡。她抓起桌上的纸巾,帮她擦手,想帮她擦手机。张兰似乎被感动了,挥了挥手。“我没事。我擦手机。我得请刘伟帮我收拾一下桌子。”

  “傻姑娘,这是什么?坐下。一会儿给你拿早饭来!”刘婶收回手,笑了笑,弯腰整理桌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兰坐在床上,拿着她的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