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想吃你奶水了,一床不住二龙的来历

2020-11-15 01:12:09云罗美文小说网
没多久,陆涂吃完了,放下筷子。他笔直地坐着,手指交叉在下巴上,眼睛盯着他的知己。突然他漫不经心地说:“你很累吗?”“啊?”我的知己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知音手一抖,不小心把勺子里的汤打翻了,热汤湿透了她的手。心腹慌得赶紧放下碗,伸手去拿鲁屠附近的纸巾盒。我还没到,但是已经有人递给她一张餐巾纸,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看她,只是盯着她那刚

  没多久,陆涂吃完了,放下筷子。

  他笔直地坐着,手指交叉在下巴上,眼睛盯着他的知己。突然他漫不经心地说:“你很累吗?”

  “啊?”我的知己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知音手一抖,不小心把勺子里的汤打翻了,热汤湿透了她的手。

  心腹慌得赶紧放下碗,伸手去拿鲁屠附近的纸巾盒。

想吃你奶水了,一床不住二龙的来历

  我还没到,但是已经有人递给她一张餐巾纸,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看她,只是盯着她那刚刚又红又热的手背,问她:“热吗?”

  “没什么,”我的心腹摇摇头。“吃完饭我再处理。”

  但是,陆途突然起身,拉住她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径直走向厨房柜台,然后伸手打开冷水,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

  “嘘——”心腹蹙眉,忍不住哼了一声,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冬天的水太冷,所以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但是,陆途却牢牢地握住她的手腕,低下头帮她小心地处理烧伤:“下次知道疼就不要那么粗心了。”

  她不知道如何连接单词。她一开口就吐不出一个字。

  仿佛是无形的禁锢,让她的婚姻从始至终都那么无聊,那么谨慎。

  “你跟我结婚累吗?”见知己没有说话,卢突突然抬头看着她,将刚才餐桌上那句没有头没尾的话补充完整。

想吃你奶水了,一床不住二龙的来历

  大概是一夜手术的后遗症,在我心腹意识到是陆涂之后已经过了几秒钟。

  刚想回答他不容易,却在他自嘲的眼神中恍恍惚惚,因为他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这句话。

  今天是下雪天。

  咖啡店外面的雪已经很浅了,大概有两三厘米厚。外面的冷风还是又冷又湿,是南方总来的天气,只是雪有点不正常。

  我的心腹刚到,浑身是冷空气,刚坐下,就请服务员点了一杯热咖啡暖手。然后举着咖啡杯有些失神。

  “抱歉来晚了。”对面的人缘坐下来,完全看不出从风雪中走来的样子,连一片雪花都没有,干净得像坐在这里等她,但是她,有些狼狈。但是他冰冷的语气和他说的道歉的感觉完全不同。

  朋友摇头微笑表示理解。

  这是第七次,第七次相亲。

  我的红颜知己今年刚满26岁,但她迫不及待地想在没有家人任何压力的情况下联系她的相亲对象。

  他是第七次相亲。

  在此之前,我的心腹见过六个形形色色的男人。

  有些人对自己的知己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但有些人似乎不靠谱,有些人表示希望她放弃医生的工作,好好发展关系。

想吃你奶水了,一床不住二龙的来历

  最后我的知己和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后都说了对不起,表示没有继续发展的意思。

  这是第七个,也是我的知心朋友觉得自己的相亲生涯能接受的最后一个。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这时知己才有时间仔细研究对面的男人。

  男人下雪天还穿深色夹克,好像没有寒气。

  深邃的立体眼睛显得苍白,但偶尔会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戾气。身材不一般。街上被“帅哥”追的男生一般都比较瘦或者比较干,但是感觉有点瘦但是肌肉发达。

  他看了一眼菜单,下定了决心。

  那心腹见那人点了菜单,递与侍者,赶忙收回目光。

  你好,我叫陆途。

  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

  “你在想什么?”对面的男人见她不在,拿起她的手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直直的盯着她。

  有些知己受不了他犀利的眼神。他们似乎看透了一切。

  大概他也习惯了审讯犯人的职业病。

  “没什么,只是觉得时间很快。”我的知音嘴里还含着饭,发音模棱两可。他也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当她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她像从厨房里出来的神游一样飘回到桌子上,继续着她未吃完的饭。

  “已经第三年了。”陆涂听懂了她说的话,也顺口接了过来,心里暗暗同意,时间过得真快。

  当初,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

  ――

  “卢老师,其实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和谁发展男女关系。但是现在我需要一个能建立平等婚姻关系的对象。不知道你有没有成为那个人的意愿?”

  陆涂挑了挑眉,没有拒绝,示意她继续。

  “我的假设是,在这段婚姻中,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婚后不会互相干涉对方的生活和工作。而且,为了维持我们婚姻的稳定,我们最好不要有超越伴侣的感情。毕竟和‘同事’的关系总是很尴尬。你怎么看?”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留着短发,耳朵整洁,眼神温和,语气礼貌,但她的话可能吓跑了很多相亲对象。

  陆涂猜到了这一点。但真巧――他是为了同样的目的结婚的。

  见陆土不回答,心腹似怕他不理解,又道:“你可以把我们的婚姻理解为契约关系。我们是生活中的伙伴,一起努力解决生活中很多可能由未婚人士带来的问题。”我的知心朋友依然用手揉着杯子,试图装出平静的样子,但他的心已经在波动了。

  这真的是最后一个了。如果不行,她也不会再坚持了。

  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人,这一切她都能承受,而且她一定能承受。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接受你说的。刚刚好,这也是我相亲的目的。”陆途回答,却被对面知己的眼神震惊了。

  你需要这么惊讶吗?他没有说谎,而且他确实这么认为。

  婚姻只是锦上添花,甚至是处理事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对爱情没有远见。

  ――

  后来他们第二次约会是在民政局大厅,日期是:结婚。

  人生第一次,知己做了一件出格的事,握着户口本的手,汗流浃背。今天她背着父母偷偷来了。

  朝她走来的那个人,身材笔直,面容棱角分明,比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更冷。

  本来最后一个知己就是她已经把户口本抱在怀里了,准备好日期就可以直接登记了,但是陆涂似乎看出了她的急切和笑意。

  智老师,你好像有点不耐烦了。

  我的红颜知己瞬间害羞,他刚刚努力维持的平静气氛被打破。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我就是不想浪费时间。

  陆途笑笑:对不起,开玩笑的。我以后还有工作要做。也许下次吧。

  这次真的不是浪费。和一个人建立感情,管理感情,真的是浪费时间。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知己”为他节省了很多时间。

  “不好意思来晚了,刚下班。”陆途解释了他迟到的原因。

  下班?

  这可能是他看起来如此严肃的原因.想必,他的工作应该不是普通的工作。毕竟他的气质和普通人太不一样了。知己暗自揣测。

  注册的时候,我的心腹偷偷看了一眼,但怀疑陆途在申请表的职业一栏填了“警察”二字。她有点惊讶:“你是警察吗?”

  “是的。”他的回答是在表格的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

  陆土这个词,一只美丽的手放在草地上,给他一种与人间烟火脱节的感觉。

  工作人员很奇怪。两个来结婚的人没有理由不知道对方的职业,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本着敬业的精神,他们忍不住会问:“两人是自愿的,没有任何强迫吗?”

  知己有点不好意思,不明白工作人员为什么这么说,但陆涂完全明白她的意思,笑着把表递给她:“不好意思,我老婆比较活泼,喜欢开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