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另类情感故事,爱爱自述

2020-11-15 15:09:18云罗美文小说网
泠然走到神龛前,从最下面一排牌位的后面拿出另一块牌位。看着泠然奇怪的行为,我们好奇地看过去,发现纪念碑上刻着凌汐的名字。“邱智回来了。看到她就像看到年轻时的你。邱智和你一样,和你一样长大,有着相同的性格。有时候我害怕去看她。

  泠然走到神龛前,从最下面一排牌位的后面拿出另一块牌位。看着泠然奇怪的行为,我们好奇地看过去,发现纪念碑上刻着凌汐的名字。

  “邱智回来了。看到她就像看到年轻时的你。邱智和你一样,和你一样长大,有着相同的性格。有时候我害怕去看她。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是她。”泠然用忧郁的声音看着他面前的牌位。“她有我们凌家的血脉。有了祖先的保护,她会安全无虞。知道了就可以安心了。”

  为了叶九清,凌汐被逐出祠堂。他永远不准踏进凌的家门。没想到泠然会偷偷把凌汐的牌位放在祠堂里,可见两兄弟姐妹感情深厚。

  “我迂腐呆板,不该把你赶出家门。我本想为你好,却不知道最后伤害了你。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我的一生都献给了凌家的门楣。当你违背祖训的时候,我很难理解和接受。现在想想,很多事情都是不由自主的。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和你说话。过了今天,我再也没有资格踏入这个祠堂了。”

  我们在泠然身后茫然地看着对方。他对凌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但最后一句我们听不懂。

另类情感故事,爱爱自述

  泠然深吸一口气,把凌汐的牌位藏了回去。他拿了三根香,点燃了它们。他的腿在神龛前毕恭毕敬地弓着,听起来像洪钟。

  “凌家不是孝子泠然,他们向老祖宗和先人低头。接管凌家,不敢怠慢。他孜孜追求我凌家的荣耀,泠然却是个失败者,肆无忌惮,目中无人,违背了祖训建立宗祠难的自知之明。今天,他牺牲了自己的罪孽,跪下来告诉祖先和祖先。从此不再管凌家,废其祖籍!”

  “你?”听完之后,我们都惊呆了,想开车离开凌的家。

  “现在我不是贾玲人了。我所做的与贾玲无关。”泠然站了起来,看上去大度而不后悔。”所学乃凌家秘术,不敢胡作非为。现在,迫于形势,泠然别无选择,只能与你合作,但泠然有优先权。凌家祖训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盗墓。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凌家的人了,但是他在使用凌家掩星的时候还是要按照祖传的训练方法。我只看风水,不说别的。能不能找到墓地,就看你自己的创作了。”

  “你.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贾玲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光荣的?为什么要白白废除祖籍?如果你不探索坟墓,我们可以在没有贾玲人的情况下找到它。”我看着泠然真诚地说道。“店主说你开放大方,但他也说你不灵活固执。太监墓让你放弃这么多?”

  “凌家的事情与你无关。如果我不知道如何改变事情,我不会这样做。直到现在,我能理解我过去的困难,还有一些事情.我控制不住自己。”泠然摇摇头,拖着孤独的身影慢慢走了出去。那一刻,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地质学家,他是世界的命脉。他只是一个无助的垂死老人。

  泠然走到门口,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他犹豫了半天,如释重负地笑了。

  “回去帮我告诉叶九清,古淑玲的家人已经不在人世,但还有一个老朋友。如果他想追到老,那朋友肯定会喝茶等好消息。”

另类情感故事,爱爱自述

  英雄惜英雄。虽然他们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但他们甚至互相说对方的坏话。之前泠然掌管古苏岭家族,身上背着祖训,与叶九清不和。

  现在泠然卸下了行李,没有系领带。他们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面,但他们的心中却开满了桃花。很难找到知音。泠然和叶九清在心里从来没有把对方当成朋友放下。

  “掌柜恋爱了,老人家的邀请不会后悔约的。我不知道他会去哪里见这个朋友。”我看着泠然拉出力量的身影,展颜笑着大声问道

  我们从祠堂出来,青蛙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泠然背影,赞叹地说,叶九清和泠然都是性情相投的人,他们赢得了这一辈子的知音。

  “山河今日犹在,二人高孤。一正一邪相辅相成。看来我不是白来姑苏的。”我点头微笑。

  “不是省油的灯。”龚珏走到一边,声音冰冷。

  “你整晚都没怎么说话。我看你脸色不对。”我疑惑地转头问宫阙。“怎么了?”

  "泠然知道你戴的项链。"宫珏脱口而出。

  “知道项链吗?”我是郑。

  “在宴会上,当你打开衣领时,泠然的目光当时就落在了项链上。我肯定他认出了你的项链。”宫珏一脸沉稳地点了点头。“如果是普通的项链,里面有羽龙图案。泠然认识你,却不提故意隐瞒,这难道不奇怪吗?泠然打碎玻璃表明他知道一些事情,它仍然与这条项链有关。”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他也没说什么,就说挺别致的。”青蛙回来半天问。

  “我宁愿多想想,不然这个姑苏令家族怕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龚珏叹口气回答道。

另类情感故事,爱爱自述

  从祠堂出来,有人等着带我们休息。贾玲的老房子真的很大,有点令人发指。如果第一次这里没有导游,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出去。整个老房子就像一个森林花园,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到达我们住的地方。在房子外面,我们看到一脸焦急的叶知秋来回走着。

  “你在这里晃荡什么?”我笑着问。

  当叶知秋看到我们时,她没有说话,松了一口气。她可能担心我们跟着泠然会出事。我忍不住嘲笑她在印相醉月楼威胁泠然的方式。没看出来这个女生比叶九清还吓人。

  “邱智,你为什么来姑苏?”青蛙问。

  "你一离开,舒威就来找我,说你来看我了。"叶知秋抿着嘴回答。“我爸没敢来这里。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真的派你来了。我舅舅最讨厌的就是盗墓贼。而且,如果你有脾气,三句话不合适,就会翻脸。如果你见到你叔叔,你会做点什么。我放下就跟你走。”

  “姜还是老的辣。哪里能想到这么多旧事?是店主担心我会和泠然相撞。”我微笑着对叶知秋说。“所以让将军故意告诉你,你就跑去挑唆,再看我一眼,你就不能对你侄女怎么样。”

  “这还没有结束。店主不地道。我得找他解释清楚。他什么也没说就把我们推倒了。据统计,店主为凌的家人感到难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帮助他和泠然努力奋斗。这不是无理取闹,还是不要管了吧。”青蛙说。

  “如果人们知道饮用水是温暖和寒冷的,店主也与泠然亲密,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和泠然的妹妹也是同类中的两个。这件事谁也不能怪。如果真要算的话,错的也是泠然。谁叫他把掌柜带回来,把狼带进屋里……”我摇摇头,苦笑着说。“这是真的。掌柜就算是狼,也是自己带回来的,跟别人没什么特别的。”

  叶知秋问我们为什么突然无缘无故来到姑苏。当然,我们没敢叫她挖墓,还配合了他叔叔。她对盗墓已经很反感了。要知道这个,我真的很怕凌家这个老房子丢了。我告诉大家先睡觉。明天我能做什么?现在泠然已经解脱了,以他的风水和造诣,他让我相信姑苏的事情很快就能解决。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我出去的时候看见泠然站在外面。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但泠然似乎不想走远。

  “这离虎丘不远。你去虎丘剑池的双井桥。哪里有人在等你?”泠然说完,递给我一个精致的指南针。

  “你不去?”青蛙疑惑地问。

  “泠然独在祖上,贾玲风水玄术已无资格使用。我帮不了你。”泠然说着转身走了。

  我们三个人站在后面,不知所措。我们最初认为泠然废除祖籍是为了帮助我们在不违反祖训的情况下检查风水。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我们完全错了。

  在叶知秋出现之前,我收起指南针、功觉和青蛙,冲到泠然说的地方。虎丘位于苏州市西北郊区。相传春秋时期,王武夫差在此安葬了他的父亲,安葬三天后,一只白虎栖息其上,因此得名。

  当我们到达虎丘的时候,刚好是雾蒙蒙的雨天。从远处,我们看到古老而壮丽的千年老虎山矗立在山顶上。虎丘山不大,但是岩石非常多,天气也很多。难怪被称为吴中第一景点,远远看去美如水墨画。

  泠然让我们去的剑池,是虎山最迷人的历史名胜。我对剑池并不陌生。虽然以后没去过,但是小时候听一堆土老鼠提起过这个地方。

  据说剑池下是吴王何律的墓。不知道有多少盗墓贼来过这个地方。虽然有很多传言,但没有人真正找到坟墓的任何痕迹。

  站在双桥上,可以看到虎丘剑池,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下面的水常年干燥,清澈见底。来看的游客络绎不绝。我们等了很久,不知道在等谁。突然,我们想起了泠然给我的指南针,把它拿了出来,觉得里面有什么暗示。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除了旋转指针什么也没看到。

  “跟我来。”万文甜美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就像剑池里平静的水。

  我们抬头看见一个如水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优雅温柔,伊拉克人撑着伞站在我们面前。

  连绵的黄梅雨弥漫虎丘,女子清舒雅,犹如江南烟雨醉人。纷飞的细雨打湿了她的衣衫,清亮的影子如梦,展现出江南女子的独特魅力。

  如果她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恐怕我真的会认为她就是画中人。

  我们跟着身后的女人,她带我们到虎丘后山,一路向西,直到看到一个很大的陵墓。

  墓前立着一对高大的中国手表,门前站着一位平民军事指挥官。墓地里的石头门有一种非凡的风格。大门的两边各躺着一只狮子。进入墓地时,有三个石亭子,里面刻有盘龙沉箱。

  赏庙之后,有一座额刻十字的石牌坊。

  鲁公长寿域在古老的苏州虎丘。

  “这是卢桥的陵墓!”我惊呆了,从石碑上站了起来。

  “一个太监死后葬得这么宏伟吗?”青蛙震惊地说。

  这座陵墓不仅是一种风格的描述,而且还保存了大量的石雕,如门楼和华表。而且在埋葬制度上,陆桥墓与他的身份完全不符,显然已经变得矫枉过正。

  特别是华表的须弥束腹的八面浅浮雕,上面居然有龙纹,是除了皇帝之外的专属装饰,而且这个陵区居然是明思宗给的,可见刘桥在当时是多么的突出。

  “明朝宦官专权,接近权利巅峰。有这样的墓葬也就不足为奇了。”龚珏说。

  “这个.这是不对的。”青蛙皱着眉头看着我们。“花惜双,让我们从卢桥墓中找到青松瓶、白松、松柏花蕾。坟墓就放在这里。何必费事去找掌柜?”

  我对青蛙说的话有反应。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地宫周围有几个被盗的洞,年代不同。好像这个墓早就有人去过了。没想到的是,地宫的门是开着的,有人从里面进进出出。

  成了游客游览的景点,别说什么散瓶了,估计没渣。

  “这里地势低,后面有虎丘。这是青龙。白虎骑青龙是风水禁忌。白虎抬头伤人,入龙血腥。”那个女人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有十处不葬,其中无葬龙虎,江南多雨。在这里,唐明被打破了,箱子是一条蛇,水被直流电认为是无情的。这个地方可以用风水愁来形容,是个穷地方。”

  我们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女人。青蛙犹豫了很久,皱着眉头问我:“她是什么意思?”

  “来之前,我看过县志。有关于陆桥的记载。此人九岁入宫,自幼侍奉宗。他深受两代皇帝的信任。因此,他一生享有荣华富贵。陆桥一生非常相信风水,颇有研究。”我边想边回答。“陆桥既然信风水,死后坟茔也不会马虎。这不是阴葬的地方。他为什么选择这里的陵墓?”

  “你这么说我觉得奇怪。刚才看到石北山有很多图案。我挖坟墓已经有几天了。这种模式意味着孩子多。陆桥是太监,没有孩子。你哪来的这么多孩子?”青蛙一脸疑惑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