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高圆圆确认已出院,季纱

2020-11-17 10:28:28云罗美文小说网
冯灵怡笑着说:“爸爸说都是我们的错。尤其是我,责任最大。当小九来的时候,我不需要爸爸开始工作。我先打他!这不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除了见你,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老冯的脸慢了下来。他摘下老花镜,放下报纸:“说。”“爸爸,你还记得小九小时吗,你为他订过婚吗?孟家的

  冯灵怡笑着说:“爸爸说都是我们的错。尤其是我,责任最大。当小九来的时候,我不需要爸爸开始工作。我先打他!这不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除了见你,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

  老冯的脸慢了下来。他摘下老花镜,放下报纸:“说。”

  “爸爸,你还记得小九小时吗,你为他订过婚吗?孟家的女儿现在应该到上海来了。”

  老冯一怔。

  “你怎么知道?”

高圆圆确认已出院,季纱

  “八姐昨晚告诉我的。”

  冯灵异又转述了冯听的话。

  “昨晚我就找人打听了孟家的消息。今天早上下面的县长给我打了个长途电话,说是他亲自来打听消息的。孟夫人上个月初去世,孟公子留在国外,至今未回国。据孟家宗人说,孟小姐前几天确实是一个人来的。”

  老冯一脸讶然:“孟太太过世了?”

  冯灵异点点头:“是的。听县长的口气。这两年来,孟的处境比以前更加落魄……”

  她停下来看了看。

  父亲沉默了一会儿,眼里流露出沉重的羞愧。

  “我的错!这些年来,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

高圆圆确认已出院,季纱

  “爸,别这么说。”冯灵逸察言观色,斟酌出主意。

  “孟叔叔很清高。两家有往来的时候,一再婉拒我们的好意。他死后,孟阿姨也这样做了。记得以前我们送东西的时候,孟家都会回来要对等的礼物。他们一定不愿意放弃他们家庭的声音。我们认为他们的孟家宗家庭并不算小。即使日子不如以前,也不会太难。再加上这几年国家大事扰民,这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小九只有三四岁。真理论,其实和笑话差不多,爸爸你照顾不了,也是人之常情……”

  老冯挥挥手,不耐烦地说:“孟的女儿现在上海哪里去了?马上叫人来接她!”

  “爸爸,别担心。我只想和你讨论一下这个。”

  冯灵怡知道父亲冲动,说风就是雨。安慰了几句后,她把从冯那里得到的消息转达给了。

  “看这个样子,如果真的是孟家的姑娘带着老耿帖来上海找我们,她应该就是想结婚了。八姐不是在上海吗?我的意思是,不如让八姐先去找孟小姐,找到她们,悄悄带她们,私下见见。不管孟家的姑娘怎么样,既然她和我们家有关系,现在也这样找,我们一定会给她安排好地方,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这是肯定的。”

  她停顿了一下。

  “至于其他的,等见了人,咱们再决定。你怎么看?”

  “好,好!赶紧安排。让老八吃个宵夜,尽快找人,带她过来!”

  老冯催促道。

高圆圆确认已出院,季纱

  第八章

  从母亲去世的第一天起,孟兰亭的心就仿佛失去了支撑,只留下了路线,却没有留下茫然的方式。

  弟弟生死未卜,更加剧了这样一种艰难的心情。

  西松洲的住处周围很安静,白天很少有人经过。环境很舒服,但孟兰亭已经离开了他的脚和心,但他不能倒下。

  临近年底,这几天应该是一年中家家户户团聚最热闹的日子。富人和穷人都一样,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第三天,离年底只剩两天了。早上九点,Xi松州来和她告别,说她要去南京了。

  “非常抱歉,我只能把你留在这里。我妈妈最近生病了,所以我必须回去看望她。过完年再来。我不在的时候,孟小姐有什么需要或者不便,尽管打电话。”

  席松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孟兰亭。

  孟兰亭双手接过来。

  “原来我问Xi老师你,老师你没有对不起。快回来吧,这里很好,我什么都不缺。”

  西松州再三叮嘱胡妈要好好照顾孟兰亭。她的眼睛停在她新剪的短发上,看起来很清新。她微笑着点点头,离开了。没想到,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孟兰亭就接到了10点的电话。是他。

  “孟小姐,临时有点事。我想先和你确认一下,你父亲之前和冯老有没有什么老朋友?”

  大概是怕孟兰亭不知道“冯老”是谁,他给我们报了个名头。

  孟兰亭的心微微一跳:“是的。怎么了?”

  他的语气突然轻松起来,笑着说:“那就好。嗯,我正要去火车站的时候,冯家的八小姐来找我,说冯得知你来上海很高兴,一定要来南京接你过年。如果你愿意,我就带巴小姐来。”

  孟兰亭略一犹豫。

  “好的。拜托。”

  挂了电话,孟兰亭恍惚了一下。

  我没来上海几天,也没有把她来上海的目的和冯家的关系透露给任何人,包括松州。

  冯的家人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她的消息?

  虽然她第一天就遇到了冯的儿子。但她确信,冯的儿子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份。

  她感到有点困惑。

  但很快,她抛开了疑虑。

  更别提冯是怎么知道他来上海的。她的目的是向他们寻求帮助。

  因为冯的儿子,她生出了一些犹豫。

  但现在,仿佛上帝为她做了决定,冯的家人自己来找她。

  她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和她见面。

  无论最后的愿望能否实现,都不是白跑一趟。

  十点半,孟兰亭站在玄关前,遇到了下了车的冯家坝小姐。

  巴小姐红唇鬈发,长裤,紫色花呢外套,西装领,胳膊上挎着精致的皮包,脚上穿着高跟鞋,穿着西式女装。她看起来很有能力,但她没有失去女性的魅力。动作很是缠绵的完成,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拘束或者咄咄逼人的意味,一见面,孟兰亭微微看了一眼,就笑着走上前,亲热地拉着她的手。

  “我是冯家八姐地美女。你可以叫我八姐。我可以找到你,我可以和我父亲一起工作。”

  她笑着转向松州:“我能这么快找到孟的妹妹。当你是叔叔的时候,你记得一个伟大的成就。今天的大叔,我深信不疑。”

  Xi松州的父亲曾是中央银行行长。冯和他的家人非常熟悉。他们同年,说话自然随意。

  席松舟笑而不语。

  “八姐,我叫兰亭。你来这里看我是不礼貌的。”孟兰亭笑着说道。

  “我记得你小时候有个名字?”冯试图回忆起。

  “是的,若水。我弟弟叫若愚。后来有一段时间,父亲对兰亭的序念念不忘,就把我的名字改成了兰亭。”孟兰亭解释道。

  “如果你好,如果你好,如果你真的好”是父亲给妹妹和弟弟取名的初衷。

  冯凌美点了点头:“孟叔叔家的学术出身令人钦佩。”

  孟兰亭自然是自嘲。寒暄过后,笑着对冯说:“兰亭姐姐,我不知道你要来。现在我知道你不能一个人度过这一年。我父亲听说你来上海了,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就说我一定要找到你。如果没别的事,去南京过年怎么样?”

  说完,她看着孟兰亭。

  席松舟也看着她。

  “我应该主动去拜访冯伯福。前两天到的时候,我以为是年底了。我怕打扰到舅舅,所以准备一年后会做计划。多亏叔叔的邀请,我很惭愧请你亲自来。我随时方便。”

  “那太好了!我父亲渴望见到你。本来今天打算陪你去南京的。可惜公司出事了,我一时脱不开身。正好叔叔要回南京,我叫他替我送你过去。”

  “兰亭姐姐,你不怪八姐被冷落了吗?”

  孟兰亭见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赶紧摇摇头,看着席松舟。

  “如果孟小姐没问题,我很愿意。”

  孟兰亭只好感谢他:“我又要麻烦Xi老师了。”

  Xi松州似乎很高兴:“我在路上,何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