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高雯馨

2020-11-17 11:14:33云罗美文小说网
现在是秋天,晚上有点冷,上面的天空就像一条看不见底的阴沟。月亮的一边隐藏在乌云中,是黑色的;一边是苍白的.看了很久,变成了阴沟里漂浮的鬼脸。苏晗一路上非常兴奋,她的成绩从来没有让她心里有多少焦虑:“还有一年呢!不,不到一年,就解放了!”小电驴被她的动作所

  现在是秋天,晚上有点冷,上面的天空就像一条看不见底的阴沟。月亮的一边隐藏在乌云中,是黑色的;一边是苍白的.看了很久,变成了阴沟里漂浮的鬼脸。

  苏晗一路上非常兴奋,她的成绩从来没有让她心里有多少焦虑:“还有一年呢!不,不到一年,就解放了!”

  小电驴被她的动作所左右,西野很无助。他直言:“你确定你能解放?”

  苏晗耸了耸肩,整件校服外套滑落下来:“我不在乎.我可以考个本科,不好就等以后升职。”

  语气渐渐变酸:“是你,你压力大,老吴一定要指着你拿全市第一?”

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高雯馨

  汽车突然加速,跑过一个石栏时停了下来。苏晗转过头说:“如果你考不上,那会比我难多了。”

  西野默默地抿嘴一笑,不打算回答。苏晗是对的。任何人都可以放松,可以偷懒,但她不能。严格来说,她还远远不是全市第一。学了这么多年,她越来越意识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

  而且高三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积攒了很多钱赶过来,在名单的前面发现一些以前没见过的名字会很常见。西野非常透明,不容易放松。

  有时候我会想,虽然苏晗经常说一些关于她内心的话,但她是一个好朋友。听真话总是比听奉承话更有益。

  这时食堂里已经有不少同学了,都在为下一场比赛囤积热量。韩素兴到处冲进去,西野在门口停下来,不知道该买什么。

  门很暗,只有一盏黄色的吊灯;门口的白炽灯威力无比,超市亮如白昼。数字和声音之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就是戴老花镜让她感到头晕目眩,迷茫,让她感到心慌。

  她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苏晗在里面远远地叫她。

  “茜茜!你有什么吃的吗?”

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高雯馨

  西野呼吸一滞,手指搅动着校服的袖口。“不”这个词在她喉咙里干了,她无法发出去.这个电话被递过去不仅是为了挣扎,也是为了回头看陈面前的饮料架——那是空的,空的,没有任何感情。

  沉默了几秒钟后,苏晗突然小步跑了出来,拽着她的袖子:“过来!看吃什么,我请客!”

  西野的脚后跟紧紧地压在地上,他的胳膊缩了回来以示反抗:“我真的没什么可吃的。”

  然而,苏晗的手太强了,她在一个小地方向前拉了几步:“进来帮我拿一下。商店里没有篮子。我一个人拿不了多少。"

  ".你想买多少?”也斯总是低着头。

  “丽丽他们都要我带走!几包方便面!”

  艰难地往里走,西野用那只眼睛淡淡地擦了擦肩膀,僵硬地僵在架子前,让苏晗把零食抱在怀里。当手臂的重量越来越大的时候,我听到不远处的赵西京急急地审视着它,说:“你选好了吗?如果你选择了,就去吧!”

  然后是微弱的回答:“等一下,我不确定。”

  西野听着,心是一抽。

  苏晗带了至少十袋幸运挂面,外加几十袋口对口烹饪。她对金钱一向刚愎自用,从来不吝啬请客,仿佛把全部的学习精力都投入到了发展人脉上。

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揉捏,高雯馨

  两人一起拿着零食向收银台走去,老板只是懒洋洋的问了句“刷饭卡还是付现金”,苏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

  西野迷迷糊糊的,台前的糖果架上有荷尔斯泰因薄荷糖,她很喜欢,每次拆糖纸都能看到不同的正能量鸡汤。虽然他们帮不了多少忙,但他们可以给她的心一些安慰。于是她抬头问老板:“这个有柚子味的吗?”

  老板垂下眼皮没抬:“没有。”

  西野沉默了,苏晗看到了:“你还买吗?”

  她摇摇头。“没有。”

  “薄荷味也好吃。”

  ".太辣了。”

  结账后出门,准备铃刚好敲三下。西野坐在电动驴的后座上,苏晗拿着车把转过身来。

  月光非常微弱,像一块黑布的光一样,在它前面的五级台阶上蔓延开来,而西野紧跟在汽车转弯的前一刻,瞥见了刚从门口出来的人。还是很瘦很瘦,很孤独,不管身边有没有影子。

  当铃声最后一次响起时,那个人点燃了手中的打火机。火焰突然熄灭了,西野的思想很快就空了。

  晚自习第一节课过得很快,因为所有的时间都是留给学生自己学习的。如果班级被老师占了,那就相反了。临近下课,老吴推门进来。他背着手在教室里踱来踱去。有那么一会儿,他不喜欢后排的地板不够干净。有那么一会儿,他跳到柜式空调前,把扇叶弄坏了。最后,他走上讲台,捏了一支粉笔,敲了敲黑板。

  大家抬头看声音,黑板上写满了“拥抱友谊,拒绝暴力。”

  没等任何回应,老吴拍了拍手掌,举到讲台边上说:“嗯.在此之前,我一直非常重视校园欺凌的话题。事业起步比较高。我刚开始教书就来了一中。早年,一中的氛围没有现在好。有的人努力学习,有的人整天闯祸。最夸张的一次,下班后骑车出门,能遇到一群混混扛着钢管大刀……”

  西野在心底笑着,捂住笔,笑不出来。

  “你笑什么?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但我发现欺凌依然存在。”老吴愣了一下,换了双腿支撑重心。“说实话,我经常去一中的贴吧……”

  有一阵子,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大喊:“老师,你打什么电话,注意一波!”

  老吴淡然一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里面说了什么。欺凌有很多种,不只是拳脚冲突.冷暴力也是欺负,恶语也是欺负,谣言和小团体隔离也是欺负。”

  有人打断:“那我们班就不存在了!”

  老吴扬起眉毛,眼神意味深长:“你确定?”

  问题很神秘,一切都结束了。好像码字“以后可以到处走走”。在引起热议的时候,他挥挥手说:“好了,你还是做题吧,先不说了,你想说什么.你可以打开贴吧,在我的一个上面留言。”

  所有人都知道,怔愣之后哄堂大笑。

  铃响时,苏晗挤出椅子后面的空隙去上厕所,西野则直接在桌板旁打盹。她的耳朵继续聒噪,心情总是烦躁。整个教室像苍蝇一样乱飞。她无法理解他们热闹的狂欢,也无法理解她在路上挂着什么。在嗡嗡声中,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后来,苏晗把她推醒。西野睡眼惺忪地伸手到抽屉里,摸索着下节课要用的数据。他的目光飘向桌面的一角,突然发现有两块糖有好莱坞柚子的味道。

  她一愣,抓住糖果,转头看着苏晗。

  苏晗眼尖,立刻瞪着眼睛喊道:“你买了吗?”

  也斯满心疑惑,皱着眉头回头看。

  她用手指揉着包装纸,感觉不到任何残留的温度。刺耳的铃声响起,刺伤了她的胸部.

  第四十八章因果报应02

  陈训刚一进教室门,铃声就响了。路过赵西京的座位,斜着身子问:“你去哪儿了?”

  陈迅一边拧下可乐,一边冲他摇摇头:“出去买这个。”

  赵希京惊呆了:“我刚问你会不会在食堂喝可乐,你说不会。”

  ".我要喝无糖的,”他从抽屉里拿出数学资料,表情冰冷地拍在桌子上。“你关心我。”

  赵西京被打得低下了头。想了想,他紧张地问:“喂!晚上放学,一个五黑?”

  这时,教室里基本安静了下来,陈迅的回答清晰而平静:“不要。”

  “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学习的。”

  尽管似乎为时已晚,他还是非常坚定地说了这句话。

  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chnical engineers 美国技术工程师联盟

  陈发现独自一人提着一个书包到了学校门口,又停了下来,开始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今晚,他一反常态地快速收拾书包,他是带头走出教室的人,所以这时校园里几乎没有人,大部分人仍然拥挤在教学楼周围。

  他点了根烟,蹲在路边,没有抽烟,但是手里的很多东西会让他的心不那么空虚。人渐渐滴到这里,三两个熟人热情地向他招手。都是女孩子,一看到他眼睛就亮了。

  “阿勋,你还不回家?”

  他抿了抿嘴,微微点头。

  陈迅一直很受异性的欢迎。这么简单的年纪,大多数人的心都是从外表开始的。他的五官不偏不倚,就像很多女生的审美一样。说得好听一点,他有着青春的容颜。不是没人给他塞情书,也不是没人在QQ上偷偷戳他的心,而是他心里从来没掀起什么波澜。

  白色的校服被夜晚浸泡成淡黑色。他盯着手中的烟,直到它变成灰烬。然后他抬起头,终于看到西野独自走向学校大门。

  她是白色的,因为她的表情还是更白,她脚步坚定,直视前方。那么小,一放入人群就会被吞噬的人,成了他的劫数。

  陈发觉烟雾缭绕,深海在他心中蔓延不休,甚至漫溢开来,与地面上的霜融为一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等到她肯定会遇到的公交车开始开走,然后挺直了已经麻木的双腿,搬出了校园。

  回到家,房间里漆黑一片,一片寂静,昏暗的月光下,许婉雅正站在阳台上缝衣服。陈迅卸下包,走过去。他关切地问:“你为什么不开灯?”

  许婉雅和余光一起看了他一眼,只一会儿,就让他看到了更深的山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