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旅游时的双飞经历,双飞女同学和老师

2020-11-18 04:09:56云罗美文小说网
谢灵熙回过神来,说:“来看看二期工程。”余石慧抿了抿嘴笑了笑:“谢先生一定要拿下这个二期工程的承包权?”谢灵熙笑着说:“第一期是我的,第二期我肯定不会放过。”"我期待着与谢先生今后更多的合作!"余肯定地说道。“当然,当然!我也期

  谢灵熙回过神来,说:“来看看二期工程。”

  余石慧抿了抿嘴笑了笑:“谢先生一定要拿下这个二期工程的承包权?”

  谢灵熙笑着说:“第一期是我的,第二期我肯定不会放过。”

  "我期待着与谢先生今后更多的合作!"余肯定地说道。

旅游时的双飞经历,双飞女同学和老师

  “当然,当然!我也期待和余导多合作!”

  第八十七章:情感被切断,混乱被解决

  民国风情街上,顾欣站在石慧身边,望着不远处的画室,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

  “导游,不知道你下周二有没有时间去参观?父亲60岁生日。”谢凌希看着余问。

  顾欣微微一愣,老人六十大寿了.想起那一年,他是家里最适合自己的人。

  “好!”余石慧答应一声,“我这边最近也要打完比赛了,哈哈!六十岁了,一定要活泼好动!”

  谢灵曦直视着古玉:“古老师会来吗?”

  顾欣突然转头看着谢灵熙。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能以自己的身份去参加老人的生日聚会?

  “毕竟老人以前对你不算瘦。”谢凌希冷冷说道。

  顾欣顿时怔住,他竟然在余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旅游时的双飞经历,双飞女同学和老师

  余石慧显然惊呆了:“你和谢总.你们以前是朋友?”

  顾欣没有理会余石慧。相反,莫莫看着谢玲说:“我真的很抱歉。星期二我因为公司有事不能来。我会替我把生日祝福带给爸爸。”

  谢灵熙露出一丝微笑:“好。”然后转头看着小球问:“小球是暑假吗?到时候记得来一起玩。”

  “好!去俊叔家玩!”小武子毫无戒心地同意了。

  “那我就先走了,周二见。”

  谢灵熙开车走了之后,顾欣用力的拉了一下拳头。这个谢灵熙打的是什么算盘?给自己打电话庆祝老人的一生?

  “我突然发现……”余石慧愣了一下,然后平静地看着古玉。"这些小球看起来有点像他。"

  顾欣脸上的紧张闪过:“你在说什么?丸子是你亲生女儿。”

  余石慧淡淡一笑,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顾欣看着小球,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再说吧。”谢灵熙邀请余石慧为老人庆祝生日,所以不能隐藏,否则大家都会尴尬。

旅游时的双飞经历,双飞女同学和老师

  晚上回到家,等小蛋蛋睡着后,顾欣开了一瓶红酒,和余在客厅里聊了起来。

  “我对这种氛围还是有点紧张。”余摸了摸的鼻子。

  顾欣摇着红酒杯一饮而尽。他看着对面的余石慧,说:“谢灵熙,做我前夫吧。”

  余石慧当场石化:“前夫?”

  “口头订婚。但是,早在五年前,就和他彻底决裂了。”顾欣平静地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余石慧无法平静下来,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试探性地问道:“那个小球……”

  顾欣面色冰冷:“小武子是我女儿!”

  余抿唇点头,看了辛的反应后,他想问的问题的答案很明确。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星期二我怎么去?”余无奈地说道。

  “我们说好不要干对方的事,我就不用跟你说这些了,也没想到你会跟他扯上关系。”顾欣也表示无奈。

  “顾欣,你真的不是一个单纯的女人。”余石慧直视着顾欣。

  顾欣扬起眉毛笑了笑:“你也不是简单的人。”

  “你说,我该怎么办?”

  顾欣放下杯子说:“他就是想看我出丑。他不应该主动把我的事告诉老人。走吧,别提我的名字。简而言之,这只是一出戏,去吃饭再回来。"

  “小球呢?”

  “都同意了可以不去吗?你父女真够,一个比一个答应得快。”顾欣揉了揉额头。

  余石慧起身,在顾欣身边坐下,紧紧地抱住了顾欣。

  “你在干什么?”顾欣喝着酒,感觉又累又挣扎。

  “我突然吃醋了。”余石慧轻声说道。

  顾欣冷笑道:“你嫉妒什么?”

  “怎么没有女人这么爱我?”

  “我怕天下有谣言。”水明治笑着说,用暴力统治朝廷,一定是明末腐朽土地上所有人唾弃的。

  用力点头,关切地看着胡一个个。

  胡艺笑了:“我不在乎谣言。”

  八卦?在屠刀下,没有谣言。

  “我怕天下不太平。”王承恩委婉地说,皇帝胡乱杀人,这个世界上的官员必须写信声讨他们。情绪汹涌,但还是太淡。一定有人以为自己高皇帝远,找借口少送税少送粮。

  胡一个个站在紫禁城上,俯视大地,张开双手,仰天微笑。

  “不杀血成河,这个世界,怎么是我的世界?

  士大夫只是我的狗!

  我为什么要担心狗叫?

  谁敢打我,我就杀谁,直到没有人敢反抗,直到没有第二个声音。"

  王承恩吓得躺在地上。太疯狂了!

  水明治惊呆了,伸手摸胡伊一的额头:“我没发烧,怎么到了某个点就变成SB了?”

  水明治被暴打。

  作者有话要说:PS:注1。晚明官员的节操完全不能指望。他们为了一枚奖牌折腾了很久肯定没有错。

  1645年,崇祯被绞死,北京沦陷,斧王朱友松侥幸逃脱,最终逃到南京。官员绝对是血缘关系,皇帝就是他。但史可法等林东党坚决反对。史可法甚至给马士英写了一封信,说斧王受不了七岁,嗜酒如命等。还不如建立一个血缘关系更远的国王。结果,马士英趁很多士兵乱来,史可法赶紧答应了。马士英后来发现,史可法登基前其实一直在经营鲁国,并没有他那份官职。盛怒之下,他不仁,戳出了七个不可能。从此史可法屡遭排挤,扬州城被围,无人去救。扬州被屠戮。

  第80章前进!

  从灾情来看,河南省因缓灾被砍死的官员真的很冤枉。

  只是几个县干旱,也就几万人,这个数字可以由县自己处理。

  当然,处理的方法无非是送点米,送灾民出去讨饭。

  与从未停止过地震和干旱的陕西相比,河南近年来经历了好天气。偶尔几个小县城的灾情完全在可控范围内,政府送了一些救灾粮食,大部分都挺过来了。

  有很多很多地方官员坚持这一点。

  “厂公,从我等地方政府开始,我就勤勤恳恳地爱人民,教育人民。虽然不敢说路不接,但也是兢兢业业,不敢懈怠。”几个官员大声喊道。

  水明治笑了:“杀!”

  几个官员的头掉在地上。

  如果发生自然灾害,没人会说什么。小冰河期,上帝会丢面子。人能做什么?

  不幸的是,河南的这场小灾难与上帝无关。

  乍一看,这些县的水利工程至少有10年没修了。

  家里的钱是每年分配的。

  “吃了,一定要和一家之主一起还。”水美姬淡淡道。

  “来,去部里把10年来当县官的家伙全杀了。”

  有人建议,要彻底检查所有县城的水利,有多少被黑,多少岌岌可危?

  “没必要,谁网站有问题,谁杀全家都是,为什么省长要花力气?”水明治没有那个火星时间,更没有那个人。

  虽然西厂是热点,一大群贝奥武夫都在努力挤进去,但是时间太紧了。剔除无用的废物后,西厂只有三千多人。

  水明治把受害者都带走了,一路北上。

  “这是要去哪里?”一些受害者惊慌地问。

  “少废话,想吃,跟队,落后的全杀。”西厂子厉声道。

  受害者立刻变得诚实了。反正他们只是跟着统治者走。当他们到达时,他们有食物吃。为什么想太多?

  ……

  另一个城市。

  几个酋长站在柱子前大声朗读。

  “朝廷招人去北方?”

  “这是要跟女真辫子打吗?”

  “好像不是征兵,北方失地,开垦出来的荒地归自己,朝廷三年不收钱。”

  有家有口有田有地的人不在乎。

  没有土地的单身汉犹豫不决。

  奉献和收益都很大。

  “3天后,如果你愿意去北方,就在这里集合,等过时了。”

  这是爱情去不去的意义?这明明是便宜的东西,我打算内部分!

  原本犹豫不决的心顿时坚定了。

  “无论如何,没有办法留在这里。还不如去北方打仗。这么多人去,法院也不会坑这么多人。”

  家里穷,咬牙。

  同样的情况在山东、河北、河南到处都有发生。

  无数无地难民和灾民在地图上慢慢汇聚成一条直线,指向遥远的辽东。

  ……

  半个月后。

  某州首府。

  地方官和财政部官员讥笑说水明治要把黄河以北的灾民和无地流民全部送去北方边疆当军官?

  无辜!

  想想朝廷这么多年,就没有想过这个办法?

  百万人!这次迁移需要的粮食、柴火、人力、金钱,哪里来?

  况且强行迁移流离失所者,远离故土,不祭祀祖先,不回乡,不在家乡老死,都是不厚道的。

  日子不好过。

  “我们不管,只要按照西厂的要求准备好热水、床、凉鞋、伤寒药和食物就行了。”户官笑着提醒:“量一定要够!”

  知府知晓。

  水明治得到了皇帝的鸡毛。一路上不敢提供食物或热水住宿的官员会直接杀了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一点上对抗水明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