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娱乐小说,我的推油经历

2020-12-07 02:35:26云罗美文小说网
小白狐一脸苍白的看着我,不情愿的说:“哥哥,你看看你自己。连走路都不会,身体又那么差,要在医院里修养。我会做这件事,保证人没有问题。你能看见吗?”我摇摇头说:“有点复杂。一个人去是不行的。火车站那个地方鱼龙混杂,听刚才电话那头的语气就知

小白狐一脸苍白的看着我,不情愿的说:“哥哥,你看看你自己。连走路都不会,身体又那么差,要在医院里修养。我会做这件事,保证人没有问题。你能看见吗?”

我摇摇头说:“有点复杂。一个人去是不行的。火车站那个地方鱼龙混杂,听刚才电话那头的语气就知道出事了。林浩给我做成了这个样子,如果他家在去见他的路上有事,我老板就不用了。直接跳楼。”

我说的话毫无疑问,小白狐狸也劝不动我。我必须和住院医生沟通。这家军队医院是宗教事务总局的对口医院。自然,我也知道我们工作的性质,我不敢阻止。只是让我处理完事情马上回来,不要把伤扩散。

特勤一组有三辆车,现在小白狐狸把我推进车里,然后一路开到火车站。

娱乐小说,我的推油经历

两地相距颇远,道路依然被堵车,一路停停。当我们到达位于胡同的警察局时,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这时天已经黑了,但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小白狐听好车,然后固定好轮椅,把我推了进去。我四处看的时候,经常会问一个人。我不知道。当我问第三位老人时,

我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逮捕人?”

老警察看了我一眼,小声说:“年轻人,有些事我听不懂,说是打架,陈志民死了也不承认,说钱包被偷了。当时现场有点乱,也没人出来帮忙作证,所以无法了解情况。你以后见到他,帮着劝劝他,赶紧把这件事解决了。”

老警察可以这么说,但他似乎是个好人。从他的话里我能听出很多名堂,于是他又问:“都说打架,那对方呢?”

这时,三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从楼道里走出来,和老警察打招呼:“老陆,你去前门东北饭店第二站吃刷羊肉吧,你去不去?”

我知道制服,也知道他们三个是助理警察,没有正式成立。我前面的老警察很正式。不过三个人说话都很轻浮,对老警察一点尊重都没有。有点奇怪。然而,老警察对此视而不见,而是对领导说:“费阳,这是今天下午带来的陈志民的家属。来找人。请告知胡副局长。

那个叫费阳的年轻人侧身看着我,掐着牙说:“胡主任已经下班了。还能怎么办?明天?”

说完,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

我皱了皱眉。老陆在我面前连这个事情都决定不了。他反而问了一个警察,对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奇怪,但是看着三个人离开,老陆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相反,他把我们带到办公室,然后带着钥匙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遇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人穿着一套洗白的灰色中山装,眉宇间颇有书卷气,有点像林浩。当我看到他时,我伸出手说:“你是陈志民老师吗?我叫陈志成。我是林浩的领导。他不能进医院。我接到消息就冲过去了。具体是什么情况?能说说吗?”

娱乐小说,我的推油经历

老人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当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时,眼泪突然流了下来。一个很大的人哭着哭着说:“他们说我打架,说要拘留我十五天,还逼我签字,签——。我,陈志民,当老师已经30多年了。我在哪里做过这种事?陈领导,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这一辈子清白,可都没有……”

他受了委屈,但没有向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我皱着眉头,看着旁边的老陆。我知道他不是跟胡一伙的,那个抓了林浩爸爸的副局长,不然他也不会这样。但是,老陆咳嗽了一声,轻声说:“老陈,其实对方并没有追究的意思。我想你要么认识它,要么签字。等副局长胡上班的时候我给你。

他这样劝我,我听到心里一堵,就像一团乱麻。然后我看着林浩的父亲,满是老泪,突然一股无名的怒火油然而生。他挥挥手,拍了拍旁边的桌子。他愤怒地喊道:“你认得什么?叫胡副局长给我滚!”

虽然我没有从修理中恢复过来,但是我生气了,桌子也砸了我一半。老陆惊呆了,指着我。我半天说不出话来,黑着脸说:“有个小姑娘跟陈老师在一起。应该还在办公室。帮我找一下。”

老陆愣住了,纳闷:“什么小姑娘,我没看见什么小姑娘?”

第二十五章不会原谅

老陆的话让我脸色大变,还没等我生气,旁边林浩的爸爸突然睁开眼睛喊道:“婷婷不在外面,你从哪儿弄来的?”

老陆想起这个,说:“哦,你说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小姑娘。听说她偷偷拿到了我们派出所的电话,被公安的小花扔了出去。后来没再看到——。我也是来交班的,真不知道。”

老陆的说法让我浑身发冷,咬着牙冷笑道:“好,好!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警察局失踪了。你们还互相推,没认出账号。我理解男人生气就杀人。原来是这样的。”

我眼神冰冷,老陆也生气了。他也是个老警察。虽然他不喜欢里面的气氛,但不知怎么的感觉我的话太刺耳了。他指着我说:“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无论如何,你不应该破坏公共财产,对吗?我只在看到你坐轮椅的时候哄你,但是你真的是一只咬人的狗,吕洞宾,不喜欢人。信不信我叫人过来铐你。你是哪个单位的?”

我没有理他,而是和蔼地对林浩的父亲说,“陈先生,你不用担心。婷婷丢不了的就在天边,我帮你拿回来。先说说,你是怎么被抓的?”

林浩的父亲嘴唇哆嗦了一下,显然是在担心那个失踪的小女孩,但他也是一个有组织的人,知道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他看了一眼老陆,老陆冷着脸转身走了,擦了擦老泪说:“听说郝二出差受伤了,我赶紧过去。没想到到了火车站,站前的路太挤了。结果我差点被钱包感动。幸好婷婷在旁边看着,没被碰。”

这时,老陆已经出去叫人了。林浩的父亲焦急地看着外面。我心平气和地说:“陈老师,你别怕,你继续讲——尾女,打电话给总局,让人协调,赶紧派人。过来专心找对象。"

尾巴姑娘点点头走了出去,老陆继续说:“婷婷是郝的表妹,他妹妹的女儿。她从小和郝最亲。听说要来京都,就非来不可。婷婷提醒我的时候,那男的手正摸着我的口袋,我就抓住他的手不肯放松。我也是个疯子,只要钱包没被偷,何必呢?结果旁边几个人上来劝我把我挤到角落里,威胁我。我当时就晕了,但是我没有放手。然后我叫人报警。后来大吵大闹,他们也没跑。结果警察来了。好像被我抓住的小偷和我扭打在一起,摔倒在地上。然后反而诬陷我打三三五四天地良心。”

我不皱眉说话。太奇怪了娱乐小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是一个简单的抓贼事件。如果在场警察能不偏不倚,自然要抓小偷,然后释放林浩的父亲。怎么现在,林浩被盗的父亲被拘留了,但团伙却消失了?

还有其他问题?

娱乐小说,我的推油经历

我想了想才问:“偷你钱包的贼在哪里?”

林浩的父亲突然气得对我说:“那些混蛋,他们以前没什么好怕的,说他们老板是胡光辉导演的小舅子。我还是不信。进来的时候才知道是真的。二话不说就给了我性,说之前的冲突是误会,说我伤人。他们还说我给那个家伙做了检查。如果我要追求,我不仅要付医药费,还要

林浩的父亲做了一辈子老师,教书育人,不太懂人情世故,固执己见。不然他也不会对林浩这么严格。刚才林浩的表妹婷婷消失的时候,他有点后悔,但此刻,我的推油经历却是一脸的凛然。我点点头,没有多说话,而是平静地说:“陈先生,你做得对。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你应该受到惩罚。含糊不清只会让糟糕的风格变得更加傲慢。”

刚说完这个消息,门口就传来一阵骚动。我问怎么回事。小白狐告诉我,老卢带着几个警察来了。

我的脸开始变冷,我对小白狐说:“其他人不许入内。你把老陆带进来,我就问他几件事。”

我说完后,门外一阵骚动。这时,老陆被一只狼狈的小白狐狸拖了进来,然后他突然把门给顶上了。

不顾门外的吵闹,我看着老卢,他被小白狐轻易控制,忘了给人面子。我冷冷地说:“老陆,你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想告诉你,胡光辉惹错人了。我问你两件事。如果你告诉我真相,那你就一无所有了。如果你不肯说,那么今天所有的相关人员,从上到下,包括你在内,我都要把皮给大家。拉下来,然后一辈子活在后悔里,信不信?”

一个人有气质。虽然我坐在轮椅上,身上缠满了绷带,但我刚刚杀了五六十个人。我此刻怒火中烧,杀气腾腾。这种气息看不见摸不着,却凝聚成精。老陆当了半辈子警察,努力观察自己的言行自然不差。知道胡光辉这次踢了铁板,他沉默了两秒,轻声说:“你说,

我没有看他,而是盯着那张半塌的桌子说:“告诉我,那群人跟你们胡副局长有什么关系?”

老卢恨恨地说:“这伙人的头目是狗儿。他在火车站开了个洗浴中心,手下有一堆小兄弟。今天,陈老师遇到了其中的一些人。如果两位副主任跟胡有点联系,听说他妹妹跟胡副主任有一些男女关系,我们也不知道……”

我又问:“嗯,胡副局长呢?”

老陆毫不犹豫地直接说:“前门东北饭店,请了胡副局长和几个出去吃饭的民警。”

我气得心里发烫,但没多说什么。我问他:“你知道那个地方吗?你可以带我们去——。不用担心。我说我可以扳倒胡光辉,那你也可以。不要怕得罪人被报复;如果你不想,没关系,你知道,我们有很多技巧。好吧,你选?”

在皇帝脚下,老卢也听到了一些事情,看到了我和小白虎儿的神态,看到了我刚才气得四散的书桌。此刻,我用手指指着一把剑,低声问道:“你是.这份工作?”

我没说话,小白狐回头瞪了一眼,说:“啥也别说,赶紧带路。”

老陆不说话了,赶紧领着我们出了门。门口有几个警察问老陆怎么回事。老陆随口敷衍了句,便拉着我、小白狐和陈老师出了门。真的很荒谬,但我不在乎,只是心里一凉,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地方真的很脏,让人觉得很憋闷,很火。老陆带路,很快就到了东北饭店。他是这里的常客。当他过去问的时候,他知道了狗儿正在治疗的那个盒子,他带我们一路回到了过去。

在我推开阳台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一个红脸中年警官坐在酒桌的主座上。阳台上坐着十个人,一半一半在两边。桌上的火锅热气腾腾,里面的人都被酒冲昏了头。在那里,他们很好地挥舞着拳头。红脸警官见老陆进来,就站起来不悦地说:“老陆,你在这里干什么?”

老陆有点怕这个人,躲了回去。我坐在轮椅上,平静地说:“你是胡光辉吗?”

当胡光辉被叫到名字和姓氏时,他惊呆了,看到林浩的父亲在我身后。他突然生气了,指着老陆吼了起来:“老陆,他是嫌疑人,你居然私下放人出来。你疯了吗?”

老陆不敢面对胡光辉,直接退到走廊,但我不在乎。我问旁边林浩的爸爸:“陈老师,请你帮我指认一下,到底是哪个小偷,哪个陷害你。”

娱乐小说,我的推油经历

林浩的父亲指着刚刚坐在胡光辉左边第二排的秃子说:“就是他!”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这时,坐在桌旁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声喊叫,准备动手。林浩的父亲只是一个正直的文化人。我吓得拖着轮椅往回跑。我又哭又笑。我一把抓住门框,对小白虎说:“尾巴姑娘,我今天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弟弟在前线很绝望。我不会原谅这里的任何人。他们必须为他们所做的付出代价。——,不要伤人性命,别人是你的!”

我正说着,陈老师指着的光头贼狞笑着冲了上来,尖叫道:“你这个瘫子,被伤成这样就跑出来了。我先把你弄回床上去,哈哈……”

他的笑声还没有落下,却突然有了停顿。然后就没人看到是怎么回事了。秃顶的身体就像被东风卡车撞了一样。轰的一声,它飞到了桌子上。

我闭上眼睛,听着呜呜声。虽然我从来不主张暴力,但此刻,我的心里很舒服。

第二十六章泥鳅龙

如果这个盒子里有十几个修行者,恐怕我会给旁边的小白狐狸一个护卫。但是,这些家伙除了能欺负普通人,没有别的本事。我对看这一幕不感兴趣,也不想这暴力的一幕惊动林浩的父亲,于是我退出箱子,顺手关上门。

但是,门虽然关着,却不隔音。小白狐嚣张跋扈,战斗到肉里。里面的一群人让一个小女孩一次又一次地哭泣和尖叫。这真是一个奇迹。老陆此刻也有点忐忑。他舔舔嘴唇,走到我面前说:“好了,先别做了。我们有话要说,有道理。一旦我们流血,自然就会改变。”

他这话说得用心良苦,我却冷笑着问他:“老孙,如果你无缘无故被打,你会放弃吗?没有!然后再想想。陈先生白活了一辈子。最后,他被带到了警察局,因为他不松口,在抓到小偷时拒绝妥协。他被羞辱,陷入了战斗。老陆,我的小弟弟,陈先生的儿子为国受伤了。现在躺在医院里,他自己的老子已经倒出来了。你以为我就这么被吞噬了?”

“这个.”

我问他,老陆无言以对。相反,林浩的父亲有点不安。他很担心,给我们带来了麻烦。他挽着我的胳膊说:“领导,你不好好说话,就不能乱来。”

我抓住林浩父亲握着粉笔的手,握了一辈子,和颜悦色地说:“陈先生,如果你原谅他,放开这些人,那么就会有像你这样的人,但没有人会给他们先机。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说这话的时候,老陈的思绪停止了,那种被冤枉的感觉太难受了。如果可能的话,不如让这些不择手段的人得到一些教训。

我是无辜的,陈先生不会在意他刚才的感受。他只是想给恶人一个教训,这样别人就不会来了,就像他一样。但他最担心的是在派出所走失的表哥林浩。如果他找不到,那就是天大的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