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学长太大了含不下污文

2020-12-07 19:15:46云罗美文小说网
[复印一份]上辈子,她努力,奋斗。最后输给了我的平庸。这辈子,她认命了。[副本2]母亲死后,投胎的夏柔被母亲的爱人收留为孤儿。再一次进入曹家,面对喜欢她的人,也面对讨厌她的人.她不奢求什么,她只想活一

[复印一份]

上辈子,她努力,奋斗。最后输给了我的平庸。

这辈子,她认命了。

[副本2]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学长太大了含不下污文

母亲死后,投胎的夏柔被母亲的爱人收留为孤儿。再一次进入曹家,面对喜欢她的人,也面对讨厌她的人.

她不奢求什么,她只想活一辈子,不要再失败.

【我怀念,我宠溺。】

食用指南

1、旧规矩,CN控制,干净党退。

2.本文的整个背景都是架空的。不是现实,不是。

3.小三的重生还是弱,弱,弱。不能自力更生。这篇文章的官方标签只有“重生”,其他标签不受作者控制。

内容标签:重生甜蜜文字

搜索关键词:主角:夏柔,曹杨配角:其他:

================

第一章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学长太大了含不下污文

初夏的傍晚,微风带来一点凉意,驱散了白天的热气。

是时候全家人围在餐桌旁一起吃饭了。

曹家族也不例外。

曹的府邸历史悠久。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它的主人发生了几次变化。经过修复、翻新,甚至重建,仍然保留了原有的风味。与许多新建的现代豪宅相比,石头立面、巨大的弧形玻璃窗格和厚重的窗帘让这座房子看起来像是被时间浸泡过的,厚重而凝缩。

这时,在这间屋子的饭厅里,东战区总司令曹雄和他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都坐在餐桌旁,静静地吃着,除了那四个还没有留学归来的老四。

这四个人吃饭的时候都很安静,但是都是挺直的腰板和宽松的姿势。虽然回国后都换上了舒适的学长太大了含不下污文休闲服,但我们也能看到军队打磨过的痕迹。

甚至没有进入军队而是选择了政治的次子曹斌,他从小被父亲严格训练,并不比餐桌上其他三个穿制服的人差。

饭桌上的气氛很低,只有筷子碰到菜边上嚼着。

这不是因为父子关系不好,没什么好说的,而是因为半个多世纪的曹雄,看起来郁郁寡欢,情绪低落。

三个儿子悄悄交换眼神,希望其他兄弟带头开口劝父亲。但是没人知道怎么说服。

这个父亲因为爱人的去世而抑郁。儿子怎么劝他?

只好继续无聊的扒饭。

首先发言的是曹雄。

他把冰凉的液体灌入她的膀胱,学长太大了含不下污文

不经意间,我突然宣布了一件早已决定的事情:“你走了,她女儿还小,我让老周过两天来接她,然后我就在我们家住到她成年。”

长子曹杨和次子曹斌面面相觑。

三儿子曹兴直言不讳,问道:“她没有其他亲人吗?”

“没有.她妈妈是独生女,爷爷奶奶早就去世了。没有远房亲戚有任何往来。这么多年了……”曹雄顿了顿,道:“只有我。我答应她照顾女儿,她就放心离开了。”

她明确说的第一个是一个没有亲人的小女孩,然后转向了刚刚死去的女人。

老二曹彬和老三曹兴去看他们的大哥曹杨。

曹杨肩宽腰窄,身材修长结实,正是曹雄年轻时的样子。他坐在那里,眼睛盯着:“好吧,以后留在家里。多双筷子,程浩跟了你很多年,她也没对得起她。”

曹雄似乎心情更好了,也似乎更阴沉了。让儿子们觉得难以把握。

他终于叹了口气,放下筷子:“你吃吧。”

“你又吃了.”老二曹彬催促道。

曹雄摇摇头,起身告辞。

儿子们看着父亲离开。

在外人眼里,半百多岁的男人依然挺拔,巍峨如山。但熟悉他的儿子们都知道,过几天,父亲就老了。

我的儿子们不禁感到悲伤。

外人认为,在这个强大的家族里,做儿子必然会讨厌甚至痛恨父亲的小三。这涉及到家庭内部的诸多不和谐,以及与这些儿子密切相关的利益纠纷。

但在曹家,他们没有。

曹家的儿子们知道他们的父亲做得再好不过了。

十五年前,母亲去世时,父亲才三十九岁。他是军中最炙手可热的少壮派,有很多家庭都想嫁给他。而且这些家庭背景有深有浅。

正值壮年的曹雄看着自己的四个儿子,包括十四岁的曹杨,十二岁的曹斌,十岁的曹兴,八岁的曹安。四个孩子都很整洁,隔了两年。他考虑了很久,考虑继母和继子的关系,也考虑了孩子和妻子留下的四个孩子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他最终选择了独身。

像他这样的男人,当然离不开女人。但他从不让这些女人影响他的儿子,不管他们是在玩游戏还是纯粹的交易。

因为儿子太小,他们不能认为即使是像父亲这样刻板的男人也需要陪伴。

曹雄单身七年,直到八年前遇到这个叫万程的女人。

那是一个雨夜,一个小腹鼓鼓的女人冲过马路,想死。好在曹雄的司机受过专门训练,关键时刻一个漂移避开了这个女人。然而,尽管万程没有被击中,他还是倒在了地上。血顺着他的腿蜿蜒流下,消失在雨中。

下了车的曹雄毫不犹豫地把地上的女人抱到自己的车上:“去医院!”

“首长!”卫兵喊道。

曹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路边,小女孩站在那里,泪水和雨水,不知所措和害怕。

就像她妈妈一样。

在医院急诊室外,警卫去便利店买了一条大毛巾,擦干小女孩的头发和雨水,把她裹得像斗篷一样。

曹雄和她互相关心。

他养了四个儿子,甚至在家里也是以训练新兵的方式训练他们。是这种柔软的、说话声音都不能太大以免她受惊吓的小女孩,他实在没有经验。

但他也不忍看着这白嫩得像小兔子似的小女孩惶惶不安。在这样的小女孩面前,多冷硬的男人都会下意识的变得柔软。他于是便开口跟她说话。

“几岁了?”

“七岁。”

“她是你什么人?”

“我妈妈。”

“你爸爸呢?知道爸爸的电话吗?我们给爸爸打个电话怎么样?”

小女孩的眼睛里就有泪花在转:“爸爸走了,和一个阿姨。妈妈说他不回来啦!”

曹雄顿了顿,依然还是问出了她妈妈的名字和爸爸的电话。他给她的爸爸打电话。

那个男人却很不耐烦:“我跟她已经离婚了!她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吗?叫她以后别再找我了!”

艹尼玛!曹雄盯着被挂断的电话,什么玩意!这男人现在要在他跟前,他一拳就给他撂倒!

医生说孩子保不住了,要家属签字的时候,曹雄给成婉签了字。

小女孩在他的腿上睡着了。等成婉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从麻醉中醒来。她被推进了曹雄安排的单人病房,也有安排好的护工照顾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