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放在她里面不出来,穿越王妃王爷欢爱

2020-12-07 21:46:29云罗美文小说网
看着顾准:“我想知道顾总怎么回答的?”“谢东很好奇吗?”顾准垂下眼睛,蒙上眼睛,接着说:“谢东是来问我这些问题的吗?”谢灵台明白顾准的说话习惯,微微一琢磨。她说:“当然不是,我是投标做生意的。你知道我

看着顾准:“我想知道顾总怎么回答的?”

“谢东很好奇吗?”顾准垂下眼睛,蒙上眼睛,接着说:“谢东是来问我这些问题的吗?”

谢灵台明白顾准的说话习惯,微微一琢磨。她说:“当然不是,我是投标做生意的。你知道我们公司……”

顾准打断道:“这些事情你可以直接联系我的秘书。对不起,我不想在私人时间谈生意。”说完,我抬头看着莫宁。引起我注意的是她心烦意乱的脸。他对她说:“莫宁,你能进来吗?”

放在她里面不出来,穿越王妃王爷欢爱

谢玲的表情莫宁没有去看,也没有注意自己的位置。她完全沉浸在对顾准行动意义的思考中。这种专注直到顾准的房间门关上,她才忍不住开口:“顾老师真有见地。”

顾准走到饮水机旁,问自己:“冰水还是温水?”

莫宁站在门口,靠在墙上。"谢东走了,这出戏不必再演了。"

饮水机那边发出汩汩的声音,不到半个小时过去,哀鸣声再次响起。等了一会儿,顾准拿了两杯水,走到大厅的沙发上。他坐下来,悠闲地喝着。他说,“如果你想用商业思维来思考这个问题,”他放下杯子,向沙发靠去。“我没有敌意。”

"但你确实利用了我,丝毫没有顾忌我的自尊."

顾准慢慢闭上眼睛说:“我道歉。”

他语气中的疲惫显而易见。莫宁站着不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道歉。这时,顾准继续说:“谢玲是个很麻烦的角色。我很累,不想和她打交道,所以.用你的话说,‘利用’你,没有你的同意,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很抱歉。”

丧心道,这算是解释吗?左心房有一根弦可以控制快乐和悲伤。它反弹一次,不,两次,三次……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她想举手抚摸它。感觉好奇怪,她都伸出手了却不知道在哪里搓。她轻声说:“没那么严重。我接受你的道歉。”

“那么,你的解释呢?”

“什么?”

“你能告诉我你告诉我不要当真的那个笑话是怎么回事吗?”

放在她里面不出来,穿越王妃王爷欢爱

莫宁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进了房间。

顾准仍然仰面躺在沙发上。丧离他那么远,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必须环顾四周以转移注意力,并思考最佳答案。她不能告诉他,她喝醉后为了拒绝张干之,随意说了别的名字。虽然她和他相处的不多,但她不难猜到他的反应。他会问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别人直接说他。

她不能冒这个险。

环顾四周,她看到墙上的挂钟指向1: 45。她马上回应说:“顾总,你好像两点有个会。”

“你听起来像范书记。”

莫宁咯咯笑道:“对不起,看来我们只能……”

“会在两点钟,我只需要在四点钟准时参加。前两个小时,我可以毫不介意地告诉你,这不是重点。”

丧:“…”

顾准:“你不好奇我的回答吗?”

莫宁:“古总想让我好奇吗?”

顾准仰面微笑,嘴弯向一边,眼睛却依然闭着。莫宁看着他,想着他怎么会这么有魅力。

“看门口。”顾准最后没有回答问题。

莫宁回头不解道:“什么?”

放在她里面不出来,穿越王妃王爷欢爱

“看到一个紫色的盒子了吗?”

“嗯。”

“我妈说你喜欢那条裙子。”顾准抬手揉揉额角,继续道:“你不想看吗?”

顾准此时的语气已经很柔和了,丧着领带走了过去。

敞开而扁平,是一件玫瑰色的晚礼服。她曾经和黄绮华讨论过风格,然后表达了对它的喜爱。因为肤色不太白,莫宁一直不喜欢红色。大二的时候有一次和周一诺一起逛街,周一诺坚持要她试穿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她尝试了,因为她控制不住。当场她就被周一诺惊艳到了,连店员都说她比模特好看。后来,在店员的诱惑和舒克的承诺下,她终于买下了这件衣服。戴上之后,苏感觉也很为好看。三人逛街后,周和苏总是鼓励去尝试红色。渐渐地,她对红色产生了奇怪的兴趣,直到现在她仍然最喜欢这种颜色。

然而,手里拿着一条裙子,莫宁突然感到沮丧。顾准是不是又被黄奇华胁迫了?

兴趣突然冷了,她问:“阿姨给我买的?”

顾准给了一个“嗯”:“她说如果你不想收这个礼物,可以向她借。”

“哦,”莫宁冷笑道。“我有一个问题要问顾经理。”

这句话之后,顾准无形中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问题?”

”顾一直离开了华龙.因为谢东?”

“没有。”顾准赶紧回答,莫宁直觉地觉得他好像在等她问这个问题。

“那么,为什么要避开她呢?”莫宁不再等待他的回答,说道:“如果顾总需要我挡一些麻烦,作为补偿,我愿意做你的陈述,但是.我今晚不能参加舞会了。”

“你愿意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不会跳舞。”莫宁不得不实话实说,这似乎是最好的理由。为了增加她的说服力,她补充道:“你知道,我是一个特别想面对的人。我不喜欢当众出丑,也不想让我的另一半出丑。”

“这个很容易解决。其实我也不会跳。”顾准笑着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莫宁。“你不想跳,没人能逼你。”

十三场战争

七点钟,舞会正式开始。

经过中午激烈的争论,莫宁终于同意参加舞会,但她放弃了礼服,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休闲装,让她在香喷喷的衣服阴影中脱颖而出。

举杯,四顾,顾准身边是一群人,男男女女,络绎不绝。莫宁从一开始就看到了他,但他没有看到她。想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想着自己已经尽力邀请自己以不同的方式对待自己,而现实却一点都没有不同。陌生人还是陌生.一想起来就烦。

我摇了摇一杯酒,换了个位置。我猜顾准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客气,有时候心里有很多的不屑和鄙夷,突然心理平衡了很多。

酒店一楼的客厅很大。酒店服务员站成两列。大厅中央非常宽敞。一些酒店工作人员调整背景声音。莫宁坐在扬声器下面。“嘶嘶”的声音让她的耳朵很痛。她不得不离开。刚走几步,一个男人突然从左边走了进来。那人匆匆走过,打了莫宁。下一秒,他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肇事者”一直在真诚道歉。

莫宁抬起头,不必要地冲他笑了笑,说:“不是很重要。我自己能处理。”

“小姐,要不要我给你再找一套衣服?”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英姿飒爽,但是他的焦虑却很难在眼睛里掩饰。

看到他真的很着急,莫宁理解地说:“真的没关系,你去做你的工作吧。”

“施暴者”依然忐忑不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莫宁。“对不起,收下我的名片。如果你需要什么.即使你需要一套新衣服.就问我吧。”

莫宁必须接手。那人点点头,转身朝前面走去。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名片,把它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包里。

名字球听起来像上流社会的狂欢,其实只是一个庸俗的“朋友聚会”。人们都是背着一大叠自己的名片,目的是在这种场合下能够强势富有,做一些俗气到不俗气的事情。这就是莫宁不喜欢这个场合的原因。但她总觉得自己只是自负,因为最后她不得不期待在这种场合获得更多的采访权,听到更多的商业内幕。

今天,她真的很累。这是把她的裙子弄脏的借口。她没有故意避开某人。把杯子递给侍者,莫宁抚平湿裙子的下摆,大步走向门口。

张干之在离侧门不到三米的柱子前拦住了她。他第一次低头看了她一眼,很开心地说:“这是.逃跑?”

莫宁开始偏头痛了。她现在毫无疑问了。张干之是隐形班长。他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出现。他也可以在任何黑暗的地方观察你,等你出丑了再出来犯错。对于他的做法,莫宁宁愿认为这只是他讨厌她的方式。如果算上,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爱情。

“没错。”莫宁侧身从他身边经过,张干之挽住了她的胳膊放在她里面不出来。她转头盯着他说:“放开。”

张干之不动立场,背对着她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河源公司自杀案的内幕吗?”

语气消极,莫宁直觉拒绝:“我喜欢问自己想知道什么。”暗暗一逼,终于甩开了他。

张干之转过身,换了个严肃的表情:“你想知道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实习生背着你做了什么吗?”

莫宁答-,但没想到他会突然把话题转移到李涵身上。主编李的侄女,是一所名校的大三新闻专业学生。她一放假就来报社了。因为主编的面子,莫宁很照顾她,很多大公司组织的各种活动她都会带着。然而,仅仅在新闻发布会后两周,孩子李涵就不愿意再跟着她了,因为她想自己挖掘深层的新闻内容。

丧也是自己去的。张干之把河源公司自杀案和李涵联系起来,太明显了。对李涵的担心终于占了上风。她忍不住问:“她插手河源?”

张干之看着她,突然扭过头去笑,藏着很多本可以传达的内容。然后,他环顾四周,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莫宁皱了皱眉头:“开什么玩笑?”

“我能骗你吗?”定了定神,他似乎看中了某个地方,说:“从偏厅到休息室的方向比较安静。”

莫宁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确定不是黑暗的角落后,她怀疑地抬起头。张干之看起来仍然像是真的知道些什么。咬完牙,她说:“去吧。”

过道里真的很安静,至少,莫宁没看见其他人穿越王妃王爷欢爱。站在能看到人影的地方,莫宁直言道:“快说。”

张干之:“李涵正在调查河源的内幕,卧底调查。”

莫宁的心在颤抖,她的表情很快就变了。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自己的思路:“具体点。”

“你不觉得我有一阵子没见到她了吗?或者,你从来不关心实习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