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我和小保姆,我想日b

2020-12-08 01:49:47云罗美文小说网
蝎子养殖场位于东莞市郊区,地理位置靠近惠州,比较偏僻。没有中心城市和几个著名的大城市繁华热闹。除了以前去过的度假村和几个电子厂,周围没有像样的企业,居民也很少,但是山多,绿色美丽。其实农场能落到我手里也是巧合。就像我

蝎子养殖场位于东莞市郊区,地理位置靠近惠州,比较偏僻。没有中心城市和几个著名的大城市繁华热闹。除了以前去过的度假村和几个电子厂,周围没有像样的企业,居民也很少,但是山多,绿色美丽。

其实农场能落到我手里也是巧合。就像我之前说的,这个蝎子养殖场是专门为江城几家生物制药和化妆品公司提供活体的,也只是几家公司在最近的ISO年度审核中发现了很多问题,使得货源无法周转。

如果养鸡鸭动物,也可以卖给肉禽市场。但是,这只蝎子毕竟不一样。虽然有一些美食家沉迷其中,酒店购买,但消化不了多少,市场一时萎靡不振。所以大量产品囤在蝎子屋,财务有问题,所以急于卖。

这是老板给我的解释。看起来有些道理,但是我习惯观察我在说什么,也能看出里面还有别的东西,只是没多问。毕竟我现在的主要目的是找个地方学以致用。我害怕一些麻烦,所以我不能去森林深处建一个小屋来保护它。

我和小保姆,我想日b

传统的养法——养的人大多“穷”,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总是隐居在山里。他们在哪里能赚到钱?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自己也觉得没必要活得太辛苦,就勉强在这个农场扎根。

一般来说,这个农场分为三个蝎子池,分别是幼虫池、成虫池和交配池。这是一个大池塘,中间有一条通道连接,然后还有很多附属设施。麻雀虽小,但很完整。同时,农场还招聘了八名工人,负责饲养、栽培、温湿度控制、选择和包装以及采购。都是有经验的老员工,可惜我接手了。

不做就不留下,留下就直接大幅度涨工资。反正金毛办事处这两年赚了点钱,再转了一会儿就找杂毛踪迹了,不会有什么资金短缺的。

当然,这个工资不是白发的。我以前做过管理工作。自然知道白给面包远远不够,给了三个月试用期。如果我不能满足自己,我会要求他们收拾行李,毫不客气地离开。

因为我要把这个农场变成我培养法虫的地方,不打算做生意。参与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我不打算再招人了。就让这三个工人负责采购和喂养,剩下的我自己来。连保安都不用请,就可以把自己的辛苦和平淡的生活方式发扬到极致。

和原农场老板交接后,直接从雪莉家搬出来,正式入住农场。

对于我的决定,胖虫自然赞成一万,小妖不愿意。毕竟这个她花了很长时间装修的地方,有些舍不得。然而最后,她打不过我。小狐狸精发完脾气,终于意识到现实,直接上线,在淘宝搜索,准备改造我们在农场的暂住地。

暂住地其实是个小楼。一楼是仓库,二楼是员工宿舍。现在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剩下三个是本地人,不住在这里。所以,除了留一个休息室上夜班,其余的休息室都是我换的。

小姚是天生的设计师,直接从淘宝买装修材料,然后自己动手,然后展开轰轰烈烈的转型运动。大概是考察了农场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忙着找生意。而是把胖虫子放出来了,让他们先消灭一批有病的,有病的,残废的人,给我省点饲料钱。

我和小保姆,我想日b

肥虫一进蝎场,就上天了,我就下命令打开吃。黑豆的眼里满是幸福的泪水,每次吃下去都像老鼠掉进米缸里。

当然不是免费的。除了帮我树立那些蝎子的威势之外,还担任农场的保安大队长,直接对我负责。它决心不让一只蝎子逃走,也不让一个小偷进来。

我在蝎子农场安顿下来,不温不火,让胖虫子开着吃,让小妖敲小楼,小楼朵朵。这个小女孩已经开始长大了。只要不是晴天,白天也能出现,帮小妖姐一把,把家改造成舒适动人的家。

留下来的三个员工年纪都挺大的,有家庭,文化水平低,都是老实人。我差点让他们的工资翻倍。那热情不是一般的高。不过,我也没让他们多做什么,正常进食就好。而是看着我的两个“孩子”,在小楼里打啊打。我感到抱歉,想帮忙,但被告知不需要。我也说过,

听到这些话,他们有很多规矩。毕竟有老有小,生活不易。

大家都忙,我最不忙。我买了一把摇椅。每天找一个树荫,一杯绿茶,一卷古书,可以呆一整天,连饭都不吃。当然,我的行为不是为了提前过上幸福的退休生活,而是为了研究各种药物的制作方法。

所谓方法昆虫的生产既简单又复杂。

有什么解决办法?这种方法,说白了,其实是一种人工培育的毒虫,是劳动人民最后根据古代巫术,结合各种毒虫的生物习性而制成的一种东西。可以是有机体,也可以只是有毒的东西。

先不说毒的方法,法虫和鸦片一样,本来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古人试图创造一种可以进入人体并被他人控制的虫子,而不是药物,来治疗重病无效的病人。确实有一些很棒的方法老师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建立了学校并传承下来。但是随着蛊毒的使用和发现,人们发现它是用来害人的,而且高效、隐蔽、简单、易得,似乎更有用。

制作方法成本不高。在物质不发达的古代,它成为弱者最我和小保姆有力的武器,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翻翻毒法分布图,可以发现越是贫困偏远的山区,越容易有毒法滋生的传说。所以毒的方法真的不是一种流入,更多的时候是起到了体现弱者尊严的作用。

对我来说,炼制害人的毒药真的没有挑战性,也没有必要,所以我需要做的就是弄一些可以用来防身,在关键时刻成为敌人威胁的毒药。但是,在这个层面提炼东西太麻烦了。十年为法,百年为惑。我怀的是金蚕法,需要十年甚至更久才能得到弱法。

很多人都知道,各种毒虫放入瓮中,不放食物,自相残杀,残者为王。但是,这里的讲究和说法很复杂。何时何地,选什么,追随多久,如何追随,合适的时间地点,季节季节.一切都有条不紊,随机发怒的结果总是两手空空,一事无成。

另外,我还需要得到一尊瘟疫五神的雕像,这是淬炼艺术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也是一种思想的转移。这样的美好不足以说出口。

在三位留守老工人眼里,我每天的闲暇其实就是无所事事。虽然承诺的工资挺大的,但是谁想到自己能干多久心里就没底。他们的一些想法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但我不去发掘,也不打算把——字之间的关系解释清楚。我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距离远了就不熟了,距离短了就疏忽了。老板向员工解释一切,真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慢。著名雕塑家扎毛小道虽然没有回队,但在众多鲜花的帮助下,我终于用整块木头雕刻出了瘟疫五神,用红绢马覆盖,供奉在作坊中央,——。这个作坊以前是存放成品蝎子的仓库,现在改成了祭祀大厅。

我和小保姆,我想日b

这五个瘟神雕像完成后,我还需要发光求灵。如果我熟悉《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我自然不会问别人,而是靠自己,把肥虫弄进身体里,坐在这个雕像前,捧着经典静下心来,求神灵。

往前走进入黑夜,顺时针左转,打勾。到了一刻钟,感觉镀金木雕上有个洞口,通向星空,知道是开着的。

累了,就恭恭敬敬拜了三次偶像,然后站起来去几个蝎子池游了一圈,只走了几个地方。我眉头一皱,深吸一口气,闻到一股油腻的味道。我没有停下来。我快步向幼体池走去,借着昏暗的灯光往里看,却看见一条绯红色的蛇在池中快速游动。

果然,便宜的货不好,这是事实。

第三章两个春天和小红

我想日b

我看到这条深红的蛇滑过池壁,张开大嘴,咬着那只大尾巴手指的透明小蝎子,一只一只的吃着。

蝎子分群落,大池子里有很多蝎子的窝,数量众多,有几万个。我不用怕被吃。但是,当我看到这条长长的绯红蛇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东西真的很奇怪。——你要知道,为了防止那些蝎子逃跑伤人,这个蝎子池采取了很多防范措施,但是这个东西不知从哪里来就溜走了。

我挽着胳膊,仔细观察那条深红色的蛇。只见它身材修长,头呈三角形,鳞片细密。那双小眼睛微微发出红宝石般的光芒,很像人的天性,但这并不是最奇怪的事情。真正让我吃惊的是,它背上有两个肉瘤,看起来像一对折叠的肉翅。

有翅膀的蛇?也是难得。

这条深红色的蛇在蝎子池塘里游来游去,就像一个国王在巡视自己的土地。当他看到他喜欢的东西时,他一口吃掉了。然而,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注视。突然,他转过头,和我对视,只有一只眼睛。他的眼神立刻表现出无比凶狠的犯罪。当他的舌头呕吐时,他的上半身僵硬了。他背上的两个肉瘤果然如我所料,很快就展开了。

这么凶?

我没有惊慌,只是静静的等着它飞到我面前,然后突然一枪,抓住了那条半米多长的长虫子。

这个东西开始是滑腻的,上面覆盖着猩红的不明液体。我抓住它阉割了它。蛇也厉害,他一转身咬了我的手。哪里能让它痛?当恶魔女巫手里的手受到刺激时,凶猛的蛇失去了力量,软绵绵地耷拉下来。

我看那凶蛇挺异相的,没伤到它的命。我只是捏了它七寸,让它不能动。我在附近找了个水龙头洗手,洗了它的身体,然后拎着它去找小妖问她认识这条长翅膀的蛇吗?

小妖从日本回来后受了点伤,所以特别热衷于修行。当我找到她时,小狐狸精正带着花,欣赏着月亮的光辉,看着我手中的长蛇。她捏捏鼻子说:“你手上是什么味道?为什么这么差?”

我把手放在鼻底嗅了嗅。有淡淡的血腥味和屎臭味,我就把刚才说的话告诉了她。小恶魔的尸体漂浮在窗前,看着它。我忍不住笑了,说真的是这个东西。我以为它已经灭绝了。听到这里,我不禁激动起来,说:“我找到宝藏了吗?”?

小妖捂着嘴笑了笑,说:“对,你找到宝藏——了,它叫翼蛇。它是生活在5000万年前白垩纪晚期的一种羽蛇神。有大有小。大的有三四英尺长,小的只有一两英尺长。它看起来像一条背上有翅膀的蛇。《山海经》中也有提及。它是一种清道夫,有毒。以前很多。”

听小妖这么说,我不禁兴奋起来,说这个人有时候真的是靠运气,但是他没想到会成立一个农场,甚至还遇到了这样的宝贝。

小妖哈哈大笑,说这虫子一定是冻土里的蛋。挖出来之后才长到——。但是你知道它在寻找什么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小妖离我很远,露出了好久不见的笑容。我慢吞吞地说:“我刚闻了闻,就知道应该是用向日葵养的……”

我和小保姆,我想日b

所谓山葵,是指女性在月经期间的经血。如果是的话,说明这条有翼蛇不是野生动物,是有人养的。

说到这个地方,我不由想起王善的感觉,很像这个东西的喂食方法。当然,这条半米长的有翼蛇不能放在那里。现在做了法师,没注意小妖的幸灾乐祸,想着怎么对付这条凶蛇。

按理说,自从我在我的农场抓到它,自然就听我的了,但我以前没少做过偷嘴之类的事。别人抓到肥虫子准备灭掉,我就要拼了命——去做我不想对别人做的事。我总想给人一个机会,就让他们帮我找个笼子,把长翅膀的蛇放进去,让胖虫子看着,并警告它,如果我敢自己看着,我就把它修好。

做完这件事,我特意在农场外面巡逻了两次,没发现什么变化,也就没有更多的麻烦,就回屋睡觉了。

两天后,什么都没发生。第三天早上,我听到一声微弱的竹哨响起,飘渺的,我知道有翼蛇的主人大概是赶时间。后来发现了。我假装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让胖虫子提高警惕,有什么情况就向我汇报。结果晚上十一点,胖胖的虫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叽叽喳喳。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跟着它向小楼外面走去。只见一个胖胖的身影蹲在幼蝎池旁边的一个养殖箱旁,抱着头,一动也不敢动。旁边,一个阿姨正得意洋洋地训斥着这个男人。

我走过去,小妖伸了个懒腰,说了一句他以为很厉害的角色,结果却是小鱼小虾。太无聊了。继续问。我回到房间睡觉。

这个小马屁精的装修计划结束了。她把她的房间打扮得像丛林仙境,而我在那里什么也没做。太寒酸了。然后她借口男女不一样,把朵朵拉带到自己房间,留下胖虫子陪我度过漫漫长夜。

我不能照顾这个阿姨的来去。我只是看了看地上的影子,却见是一个一百八十多岁的少女,穿着隔壁电子厂的蓝色工装,蹲着瑟瑟发抖,显然被刚才的小妖吓到了。我让她抬头一看,真的是个胖姑娘,五官还挺好的,但是因为太胖,拉伸的时候结果有点畸形,看起来很年轻,得二十多岁。

我冷着脸问了她几句,她也配合了,知道自己被专家打败了,一般都是坦白自己的家庭。

原来这个胖乎乎的女孩叫王,贵州人,苗岭雷公山附近的一个山人,也是我的家乡。她家境贫寒,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她在家里种了好几年。后来,她无法养活那些山脊上的人,就跟着她的老乡去了南方。先是在长安镇那边的服装厂工作,后来去了这边的电子厂。她工作了一年多。她这方面看起来很大,但是刚满19岁。

很平常的经历,在我的家乡,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从山窝里出来后,他们一辈子都像浮萍。他们宁愿四处游荡,卖掉他们的廉价劳动力,也不愿回家务农,过着艰苦的生活。

但是,这不是我想问的重点。在她坦白之后,我用沉重的声音问道:“春儿,你今天在这里做什么?我也知道。我就想问你,你养那条长翅膀的蛇想干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小胖妞哆嗦了一下,抬起头,虚弱的说:“老板,除了派小红去偷蝎子,我没做过什么坏事。你不会把我抓到警察局去吧?”听到她的话,我不禁觉得好笑,说我问你怎么处理有翼蛇,你还做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