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成了三兄弟的共妻,睡觉醒了之后心里难受

2020-12-08 03:57:41云罗美文小说网
看到家里的座机,父母的手机来来回回的打电话发短信不下几百条。鼻子酸酸的,差点忍不住哭出来。在西门的那个晚上之后,我父母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事情。现在我终于恢复了,他们应该是第一个被通知的。爷爷成了三兄弟的共妻肯

  看到家里的座机,父母的手机来来回回的打电话发短信不下几百条。鼻子酸酸的,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在西门的那个晚上之后,我父母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事情。现在我终于恢复了,他们应该是第一个被通知的。

  爷爷成了三兄弟的共妻肯定会劝父母做很多事情,但是很多事情父母可能不会听。想了一遍又一遍,我轻轻拨通了家里的座机。提示音音响响了三声后,我明显听到那边的电话在颠簸响,有人把话筒举起来了.

  是的,一个失踪了几十天的熟悉的手机号码突然打来,爸爸妈妈都会震惊崩溃.

  然后母亲带着颤抖和抽泣的声音走了过来。她惊呆了,问:“你好,你好,你是谁?”

成了三兄弟的共妻/睡觉醒了之后心里难受

  “妈妈,是我……”我就说了三个字,然后就泪流满面的哭了.

  解释的过程很难。谈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劝父母不要急着来找我。有很多事情是我必须要解决的,也只有我能解决这些事情。

  我跟他们说要跟我爷爷沟通,我爷爷知道很多事情,我做完我在做的睡觉醒了之后心里难受事情一定第一个回家。毕竟快三个月没回家了。

  我父亲很冷静,总是对我表示支持。这次和往常不一样,爸爸对我的态度让我很吃惊,但是妈妈一直坚持让我回家。虽然最后她没有打我爸,但我能感觉到她的不满。

  挂断电话,旁边的服务员看着我哭成泪人,说不出话来。

  我有点不好意思,扭过头去,迅速打开定位,但看到定位的时候,我突然愣住了。小鸟穿越。

  昌平区的小营。刚才服务员说的“小营”就是这个小营。

  而且让我惊讶的是,离这里最近的居然是李佳屯!对,就是之前一直潜伏的李佳屯!

  我想了想,终于得到了一些脉络。虽然记不清是哪一天穿越过去的,但是我很清楚今天没有穿越,既然没有穿越,那不就说明现在世界上有两个我吗?

  一个是我还没穿越到明朝,一个是我从明朝回来了。

成了三兄弟的共妻/睡觉醒了之后心里难受

  可是姚以前不是说过,他穿越的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同一个人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打扰别人。充电后,大概是五点钟。我沿着手机地图向李佳屯的方向走去,因为现在我还活着,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到李家屯的时候一定是晚上了。

  心里忐忑不安。如果穿越前遇见了我,我该如何面对自己?

  但是转身想想。穿越前从未见过自己。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不会看到我?

  只会让我变得一团糟.

  第三十八章归来

  当我走向李佳屯的时候,我在心里思考着我的计划。还好我现在身体状态很好,小营到李佳屯的距离不是问题。

  但是因为身体机能和精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平时消耗的精力也多了很多,虽然一口气吃了两碗面。但是仅仅过了两个小时,我就开始有点饿了。

  我摸着肚子叹了口气,“这不是好事。另外,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除非我能快点找到ATM机,取出一些钱,否则我可能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可惜郊区这里环境太荒凉,更别说ATM了。除了偶尔路过的卡车和货车,我从未见过活人的影子。

成了三兄弟的共妻/睡觉醒了之后心里难受

  当然,我不敢叫老猫和大黄,因为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我并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杨林。老猫和大黄旁边还有一个杨林,和我一模一样。

  当然,他现在是厉鬼,而我活着。我还记得他。我甚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虽然我不明白,我想破脑袋,我不明白这个事件的机制,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无法强行解释,只能让自己去适应。

  走到李佳屯,天已经黑了,低头看了看手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电量,时间是晚上六点多。

  风很大。我沿着远处的行道树向李家屯方向走去。这时我隐约发现,我的位置在李家屯的后面,也就是之前在李家屯墓上的位置。这里杨树很多,但是从这里进村很不方便。

  我沿着马路慢慢走向李佳屯,已经很晚了。走到村口外面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七点了。

  这时候我突然看到前方岩石上有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我的心开始动了,隐约觉得这个东西好像是故意留在这里的,因为它很精致。

  我赶紧朝那个东西走去,走近一看,发现其实是一个面具,一个很精致的金属动物头面具!

  我一直觉得这个面膜很眼熟,但是不记得在哪见过。我赶紧摘下野兽的头罩,按在手上,不停的抚摸,希望能记起什么。

  不过可能是因为这几天的昏迷,也可能是因为这几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动物头罩。

  当我准备继续思考的时候,突然远处的村子里传来了几个熟悉的声音,包括亦舒的声音和秋枫的声音!

  我连忙朝村子的方向看去。第一眼没看到人,却看到一辆熟悉的车!

  一个李霞!停在村口,那是老谢的车!是苦的东西!

  突然想起来这一天发生了什么,终于明白自己是在什么日子了。从鸟群中抽出时间。

  这一天,老谢从城里开车过来,似乎想杀了我们。这一天,我们一起苦战。亦舒和秋枫当时没有离开。王彦和李辉几乎被杀,亦舒几乎被裹在苦皮里。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老谢来到村里,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顺着旁边的树往村子方向走,突然看到好多人!

  我看到了我自己,郭凤仙,逃跑的老谢,秋枫和亦舒,还有汝军.

  我都看见了!

  这种感觉让我窒息!这种感觉好诡异,就像在做梦一样!

  我明明站在这里,活着,却能看到自己的厉鬼,或者说我自己以厉鬼的形式站在远处,站在村子里,和大家并肩作战!

  而且我知道接下来我会怎么样!这不是很疯狂的事情吗?

  这时,突然“我”,也就是说,站在村子里,我似乎和大家一起在厉鬼状态中发现了一些东西,看着自己(活态中的自己)。

  我猝不及防,赶紧把野兽的头部面具摘下来,戴在脸上,因为我几乎下意识的想把脸藏起来,不想让自己的脸出现在另一个“自我”面前,不然我是什么?我会在村子里崩溃,我会疯掉吗?

  与此同时,我闪身躲在我旁边森林的阴影里。我知道村里的“我”不会跟着我,因为我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村里的“我”突然看到一个神秘的身影,站在李家屯村尽头的杨树下,戴着兽头面具看着我。我打死也不会想到那个神秘野兽的头罩,但我还是我自己!

  想到这里,我连忙摘下了野兽的头罩,但突然我看到野兽的头罩上刻着一个标志,一个熟悉的标志,一个莲花在眼睛里的标志。

  我又糊涂了。这个建议到底让我找到了什么?

  “喜欢吗?”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回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身穿黑衣的姚站在不远处,笑吟吟地看着我:“你喜欢这个面具吗?”

  我们现在的位置不会被李家屯的“我”和朋友看到,但毕竟还是危险的。我指着远处一个僻静的角落说:“这里不宜久留。别在这里瞎说。”

  毕竟我带着姚去了远的角落,但是在路上,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现在的姚还没有穿越,也没有和我和茹君合作过,但他也可能来自七百年前幸存下来的姚,所以他在记忆中和我们合作过。

  这是一个无限循环,姚是这个无限循环的主体。他始终逃不出这个无限循环,但我和如君有希望逃脱。

  姚小光走在后面,总是老老实实,不动声色。

  当我们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时,我转过身来,看着姚小光问道:“我就是这样回来的。我就是这么恢复的吧?”

  姚小光点了点头:“你满意了吗?”

  “那做个绅士呢?”我不回答反问句。

  姚小光笑着道:“放心吧,你回来后我会送她回去的。这个穿越对你来说感觉是很长的时间,但其实只是很短的一瞬间,所以你就在那个山洞里,那天在莲花下,几乎昏迷了短短的一秒钟,然后就立刻回到了现实。”

  “那么我要找如君,是不是要等到你带我们穿越的那一天,直接去山洞找她?”

  “是的,到时候你会找到回来的如君,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的话,那个时候的如君已经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如君。”说到这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