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肥肥的小草,玉溪三洞

2020-12-08 22:41:45云罗美文小说网
“你逛了这么久.就这样?给我买衣服?”他的表情似乎想骂我疯了。他抓着我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真的不冷。”我拿出衣服给他看。“不冷就试试。我第一次给你买东西你怎么敢不领情?”他笑了笑,然后拿起外套穿

  “你逛了这么久.就这样?给我买衣服?”他的表情似乎想骂我疯了。他抓着我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真的不冷。”

  我拿出衣服给他看。“不冷就试试。我第一次给你买东西你怎么敢不领情?”

  他笑了笑,然后拿起外套穿上。这件外套和他的薄毛衣很相配。它看起来年轻漂亮。我带他出去了。外面已经在下雨了。我赶紧打开伞递给他。“喂,你这么高,你负责开伞!”

  我的伞还是挺大的,是格子伞。当聂舒航把它拿在手里时,它看起来并不花哨,但感觉很平静。

肥肥的小草,玉溪三洞肥肥的小草

  秋冬季节,雨不大也不大,雨也很温柔,就是雨滴一敲下来,空气就凉了。

  在这样的下雨天,我忍不住瑟瑟发抖,尽管我今天真的穿了很多衣服。

  结果,下一刻我就被聂接近了。他一手撑着伞靠着我,一手扶着我的腰和胸。我开心地走在他襁褓下,突然想起《后会无期》漓江为苏米手机音乐的歌词。

  “我小的时候问我妈,等我长大了,我会变漂亮变有钱吗?

  我妈对我说:

  这个世界不能强求,顺其自然吧

  我们无法预见未来

  世界不能强求,顺其自然。

  当我长大恋爱的时候,

  我问我的爱人,

  未来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肥肥的小草,玉溪三洞

  生活会天天美好吗?

  我的爱人对我说:

  世界不能强求,顺其自然。

  我们无法预见未来。

  世界不能强求,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为什么我要担心我和聂舒航是不是异地恋?现在我们彼此相爱,总是渴望互相照顾,这是最好最幸福的事。

  以后还是一步一步来,顺其自然吧。

  问题能不能解决,是未来的事。

  现在只知道自己很幸福。

肥肥的小草,玉溪三洞

  作者有话要说:2014*8*7*22:04

  顺其自然。这一章再乱也没关系,以后会好起来的.-_-lll

  ……

  换句话说,今天上班早,下午下班去买衣服。结果我经不起诱惑,就买了几件。钱.我是暑假打工的,每天工作时间不固定,所以更新从来不固定。大家都原谅了我TOT。

  我打算明天开始加班。我好害怕.

  还有,刚刚看到姐姐问我有没有读者。没有。

  一直在玉溪三洞练习写作,直到最近才真正开始写作。我相当于一个新人,没有读者群。另外,我现在很少用QQ了,因为感觉很浪费时间。【走开,明显是因为QQ上没人联系你,所以你懒得上!

  如果你以后想要一条读者的裙子,我会慢慢打开一条。嗯。(:)_

  -

  免费获取更多新奇资源~

  -

  五一节(补充)

  第51章

  聂舒航陪我到了我们研究生女生宿舍的楼下,因为下雨天周围没人。我跑进走廊,然后转身对聂舒航说:“你拿着我的伞回家吧。你明天什么时候离开?我会送你一架飞机。”

  他撑着伞看着我,静静地看了我几秒钟,才说:“明天早上的航班,回上海继续工作。”

  我有点傻眼。“我以为你要请两天假,明天下午再回去。你们.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来重庆.自己好好休息,下次别这样。”

  我会难受的。

  我站在屋檐下,他撑着伞站在屋檐外的地上。我们相距不远。我听到他叹气,然后他对我说:“以前读书的时候,只要有假期,我就会想,我该怎么打算多学学配音?当我下班后可以休假的时候,我想,这次我一定要好好休息。现在有女朋友了。当我可以放假的时候,我想,很简单,就是多和你相处。这不急吗?”

  我笑着点点头,然后在最初几步抱住他,把头埋在他怀里.

  我说:“谢谢你这么迁就我。”

  他不再说话,只是习惯性地摸着我的头发。

  我们默默地拥抱了几分钟,我不情愿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嗯,天黑了。赶紧回去。明天我一定会来送你。记得给我打电话。”

  他点点头,“嗯,早点休息。你不是说最近因为考试天天临时抱佛脚吗?”

  我郁闷,“我不会补习,我明明很努力!”

  他无可奈何地捏我的脸。“少贫多食。下次见到你一定要长胖,知道吗?”

  我重重地点点头。“我知道!”

  他笑了。

  然后他告诉我明天见你。

  我看着他走开,看到他走到前花园的角落,突然转过身来,对我比划着。

  他的手势对我说:快上楼。

  于是我轻轻的比了个“OK”的手势,一步一步的回到楼上。

  他终于转过身,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我此刻有点失望。

  当我回到寝室时,穆对我说:“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听说你恋爱了,问是不是真的。我说是的,他.听我这么说似乎很难过。电话里好久没回。时间长了,他说你带男朋友出来请大家吃饭。”

  我又晕又肿。

  自从上次和赵一天开诚布公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

  一个月前我就应该知道我男朋友的事了。当时我的腿残废了,聂舒航把我抬出了校园。很多同学都看到了。

  赵一天不可能只是听说过。

  但是,他直到今天才来问穆我是不是恋爱了。

  而且是问穆摆,不是问我。

  唉。他真的是一个沉默和自我约束能力很强的男生。

  但我想知道我和聂舒航什么时候有机会邀请他们一起吃饭。

  再等一会儿。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洗漱,然后赶到机场为聂送行。

  我以为廉价路会来,可是到了终点站,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来给聂舒航送行。

  等飞机的时候,聂还没来得及上飞机,但他还是和我一起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了很久。我玩他的手指,他靠在椅子上闭眼休息。

  我很沮丧。“你昨晚做了什么?怎么这么累?”

  他闭着眼睛淡淡地回答,“我去看了岛动作片。”

  我气呼呼地扯着他的中指,“看电影没跟我分享?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