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女尊小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年下养成受抗拒攻强迫

2020-12-09 00:00:49云罗美文小说网
沈陈悦嘴角微微动了动,低声道:“我们这么任性,长辈不会生气的。”朱金堂在她耳边微微一笑:“没关系。你只要记住,肚子里的宝宝只有你开心才会开心。”沈闭着眼睛笑了笑,轻轻翻了个身,在他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

沈陈悦嘴角微微动了动,低声道:“我们这么任性,长辈不会生气的。”

朱金堂在她耳边微微一笑:“没关系。你只要记住,肚子里的宝宝只有你开心才会开心。”

沈闭着眼睛笑了笑,轻轻翻了个身,在他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睡着了。

就这样又这样悠闲了几天。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年下养成受抗拒攻强迫

老太太又一次派杨嬷嬷做口信说客,刘长风陪同。他来向沈求求和。

刘长风的到来让沈感到更加踏实。

虽然她总觉得自己状态很好,但还是需要他把脉才能知道自己好不好。

刘长风给他们带来了和平的好消息。

乡村的悠闲生活真的让沈受益匪浅。

杨妈妈站在一旁,认真听着,一字一句。听到“母子平安”这句话,她松了一口气,笑着说:“这样,老太太和大太太就放心了。”

虽然我们不能住在一起,但只要沈母子平安,照顾好这个孩子,其他什么都无所谓。

果然,朱家听到消息,不再催他们回来。

在八个月的时候,肚子里的宝宝动得厉害,身体一天天沉下去,所以沈感到深深的疲惫。

怀上轩哥哥的时候,我那么努力,所以沈尽量节省体力,能动就尽量不动。每天中午保证她有一个小时左右的午睡时间来补充睡眠。

晚上休息的时候,沈经常醒来小腿抽筋,朱金堂也不能休息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年下养成受抗拒攻强迫

沈只好和朱锦堂分床睡,但还是在同一个房间。

临近8月15日,申腹痛愈来愈多,开始时断时续,然后持续时间越来越长,伴有坠感。

为了保险起见,朱锦堂提前带走了刘长风和湿婆,让他们随叫随到,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沈心里微微有些不安。朱金堂出了家门,问刘长风:“怎么那么疼?有什么问题吗?”

刘长风犹豫了一下才说:“问题不大。我之前说了,奶奶是气血不足的时候怀的这个宝宝,生产上会有一定的风险。但幸运的是,曾祖母照顾好了自己的身体。从脉搏情况来看,孩子发育得非常好,非常健康。不过最近天气转冷了,奶奶因为休息不好也累了。很可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能会有早产的迹象。”

早产!沈心中一惊,脸色瞬间就变了。“你就不能想点办法吗?”

卢长风见她不安,忙安抚道:“奶奶不要慌。早产虽然不好,但自然分娩也一样安全。”

按照她的现状,早产是必然的。

刘长风准备的很充分,所以很自信,似乎什么都懂。

不过,这个消息对朱金堂来说是个天大的坏消息。对于朱的长辈来说更是如此。

他们得到消息后,一直悬着心,老太太天天捧着珠子。等了几天,她突然下定决心说:“不行,你这样坐着等,会急坏影响的。杨姐姐,快收拾。我自己去看。”

杨嬷嬷闻言一怔,但并不觉得有多惊讶。

她太了解老太太的性格了。别说是郊区,就算是千里之外的首都,她也是铁了心要去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年下养成受抗拒攻强迫

8月13日晚,老太太的马车缓缓停在田庄门口。她由伟大的施立夫人陪同。

朱金堂听到消息,早早就在门口等着。

李一下车,就径直走到儿子跟前,站在儿子面前。他一脸怒气,说:“你心里太野了,回去就不回去了。”

朱金堂微微欠身道:“我儿子跟他妈道歉了。”

他话音一落,老太太说:“现在不是教训他的时候。我们先去看月尘吧。”

沈现在已经成为大家关心的焦点。他不能走,不能站,也不能坐太久。年下养成受抗拒攻强迫

每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只是侧卧,半睡半醒的打发时间。

吴妈把桌上的菜热了热,端着碗来到床前,哄道:“小姐不吃。”

沈无奈地摇摇头:“我真的吃不下。”

最近她胃口不太好,不容易一下子把那些丰盛的饭菜都吃完了。

吴妈手里拿着碗站在一边,不肯轻易放弃。她正要再劝,崔新匆匆进来告诉她:“小姐,老太太和大太太来了。”

沈闻言一激灵,忙扶着床柱坐了起来。

崔新走过来扶她起来。她刚要蹲下来穿鞋,却发现脚又肿了,穿不上鞋。

沈急了,刚要催促,这时她突然感到肚子一阵坠地的疼痛,这使她疼得喘不过气来。

吴妈注意到不对劲,赶紧放下碗。“小姐怎么了?”

沈疼得坐不起来。她咬着下唇说:“出事了。快让吕医生过来。”

吴妈赶紧回应,走了。她出去的时候遇到了朱金堂,他们的语气都有点慌张。“爷爷,奶奶肚子突然疼。”

他们闻言,全都涌进了屋子。

沈疼得额头冒汗。看着老太太和李走来,他颤声道:“老太太,请请。”

老太太见她只疼得冒汗,带着丝丝责备、无奈、苦恼地抓住她的手,说:“这不是时候。还等什么?”你怎么了?你胎气动了吗?"

沈用力咬着下唇,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次,平和的时候痛苦就不一样了。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卢长风匆匆跑过去,见沈的情况不对。他冲上前去检查了一下,马上说:“奶奶要早产了。”

他们闻言都是一惊。

老太台多铎嗦嗦地念了一声“佛祖保佑”。

朱锦堂见她快要把嘴唇都咬破了,着急道:“疼就喊出来,别这么忍着。”

黎氏闻言,忽地反应过了什么,一把拉住儿子道:“你不能留在这里,先出去等着。”

古代人觉得产房污秽,不宜让男人进入。

朱锦堂不肯出去,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沈月尘,见她备受煎熬的模样,心就是被绞住了的疼。

黎氏不得不在他的肩上重拍了几下:“你若是想让她安心生产,就非出去不可。你留这里,她连声儿都不敢出了。”

说完,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伸手用力将他推了出去。

院中的丫鬟们已经有条不紊地忙碌了起来,烧水的烧水,熬药的熬药,看护的看护,唯有朱锦堂一个人,焦躁不安地在院子里绕着圈,沉着一张脸,眉头紧蹙,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众人纷纷绕过而行,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了他。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千金(二十)

虽然已经历过了一次生育之苦,有过经验,但此时此刻,沈月尘依然心慌难安。下腹一阵阵传来的痛楚,让她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住了胡思乱想。

这一胎是早产,必定十分凶险。

沈月尘咬着牙呻吟了一声,一把抓住正在给她背后垫枕头的翠心,颤抖道:“把陆大夫找来。”

趁着自己的意识还清醒,她必须把该说的话,说清楚了。

陆长风正在准备催产的汤药,急急忙忙地来到床边,隔着厚厚地帘帐,问道:“大奶奶您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沈月尘从帘子里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急切道:“陆大夫,您要答应我,如果情形危急的话,我要你先保住孩子……”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老太太连连摇头道:“你好生安产,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