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狐狸精h,我就是要你

2020-11-12 11:55:17云罗美文小说网
原来我们乘坐的火车还在运行。阮婷站在大门前,探头向外望去,喊道:“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在荒山里。来人啊,救救我们!”他一喊,声音就被风吹走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听见。这时,猛男突然来到我身后,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推出了门外。看到速度这么快,要是摔出去,我就死定了。我立即用反手抱住了对方。没想到,猛男一点都不怕死,竟然要跟我出去一起死?猛男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我们摔出门前,阮婷直接伸手

  原来我们乘坐的火车还在运行。

  阮婷站在大门前,探头向外望去,喊道:“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在荒山里。来人啊,救救我们!”

  他一喊,声音就被风吹走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听见。

  这时,猛男突然来到我身后,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推出了门外。看到速度这么快,要是摔出去,我就死定了。我立即用反手抱住了对方。

狐狸精h,我就是要你

  没想到,猛男一点都不怕死,竟然要跟我出去一起死?

  猛男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我们摔出门前,阮婷直接伸手启动了开关,然后我们撞到了铁墙上,差点摔下车。

  猛男没忍住,就想掐死我,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

  阮婷一脚就飞过去了,把猛男扔到了一边。

  刚滚了几圈,我就滚到了艾米丽的脚边。

  艾米莉直接踩在对方头上,然后动了动脚底。

  这是一种残忍的羞辱。

  果然,猛男恼羞成怒,翻了个身,正要打艾米莉。但是,对方的本事不是吃素的。他刚躲开对方的拳击,然后上勾拳,把对方下巴打脱臼了。

  这个凶悍的男人捂住了牙齿,一次次退步。他的声音极其痛苦:“呜呜呜啊……”

  艾米莉并不打算手下留情。她冲上去一脚飞踢,把对方直接踢到墙上摔倒了。她的牙齿掉了,她血流如注。

狐狸精h,我就是要你

  我打算阻止它。

  这时,阮婷一把抓住我说:“喂,不关我们的事你就别管闲事。”

  我看着阮婷,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不阻止,她会杀了他的。那样的话,就不是报复,而是犯罪。”

  阮婷摇摇头说:“别忘了,这家伙第一次战斗,大家伙就被他打死了。”

  我感到头一阵嗡嗡声。

  的确。

  阮婷之前出列,和那个看似狰狞的大家伙对质,但后者似乎并不知道这不是演戏,所以可能失算了,没有过度警惕,所以被对方暴力暗杀致死?

  阮婷见我明白了,松了一口气,说:“其实她和那个大家伙是认识的,有很好的朋友关系,但是谁能指望一个好朋友死在自己眼前呢?”

  我更皱起了眉头。“艾米丽认识那个大家伙吗?”

  阮婷笑着说:“你可能认不出来。其实大男人就是伪装成这样一个可怕而残忍的样子。他的实际外貌实际上是一个.算了,不说了,说多了就是眼泪。”

狐狸精h,我就是要你

  我看着他,抓住他的衣领,生气地问:“算了,你怎么不说?”他到底是什么?你好像什么都知道,那你就跟我说清楚!"

  阮婷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想说他其实是她的好朋友,你懂吗?”

  我看着阮婷,疑惑地问:“你怎么这么了解她?你也认识她吗?”

  阮婷怪笑一声说:“我们不认识,怎么会有同理心呢?”

  我揉了揉太阳穴,开始整理思考。

  这时,艾米丽已经停止了报复,然后走到一边,拍了拍手,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休息。

  我看了一眼猛男的位置,才发现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浑身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时,艾米丽告诉我的这句话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不是我的主意,是某个人异想天开,不可预知的想法。

  这个人是指谁?

  她暗示她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

  酪

  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在哪里?

  我正在想办法。

  但就在这时,一张脸浮现在脑海:面人。

  是他吗?

  但是怎么会是他呢.

  我看着我周围的脸,他们都很奇怪,但这时,我的眼睛盯着一个正在抠鼻孔的家伙。

  这家伙是阮婷。

  他站在那里抠鼻孔!

  “是你!”

  我冲上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脸。我正要撕掉他伪装的面具。

  阮婷痛得大叫:“什么,什么,停,停,杀,杀!”

  我撕了几下,才发现没有把对方的脸撕下来。

  我很惊讶。

  他不是装脸男吗?

  阮婷看着我哭着问:“朋友,你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要给我这么重的巴掌?”

  我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是脸男吗?”

  阮婷一脸委屈,眼泪却下来了:“我只知道我是男的?但是什么是面人呢?面人是谁?”

  我心想:“他真的是面人吗?”那艾米莉说了什么?

  为了知道问题的答案,我走到艾米莉身边坐下,然后问:“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身边最亲近的人是谁?什么意思?”

  艾米莉没有说话,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我就继续问。

  艾米丽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我现在想冷静下来。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就成全那家伙未完成的心愿,把你扔出车外……”

  我马上摊开双手说好,好,我就不打扰你了。

  我转身走开了。

  阮婷又跟着我问:“那个女生很凶吗?大多数人控制不了这匹凶马。你对别人有什么想法吗?如果有,可以当面说。在这种环境下,勇敢的表达自己的爱是最浪漫的事。你看过电影吗?每当电影结束,总有浪漫的男女接吻。”

  我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阮婷,然后又伸手捏了一下对方的脸,心想你真的不是脸男?但是为什么你的说话方式越来越像那个混蛋了?

  阮婷无辜地看着我,问:“怎么了?我的脸还能造假吗?为什么总是撕人撕人?”

  别人?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说:“算了,我不在乎你,就算你是脸男,我也不在乎。既然喜欢演戏,那就继续演戏吧。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阮婷道:“你要离开这里,不早告诉我吗?就打开驾驶室的门,然后冲进去踩刹车,你不干?”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怎么这么容易?

  我指着通往驾驶室的门说:“门关着。希望你眼睛不瞎,能看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