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特别污笑话,只狼樱龙前的女人

2020-11-14 23:28:41云罗美文小说网
话音刚落,王顺和道士起哄了。但是不声不响,决定被一致通过了。只要道观没有问题,我就放心了。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这是必要的,因为没人知道下一顿饭什么时候吃。吃完后,我开玩笑地跟老瞎子说,我请不起占卜课。老瞎子说可以,但是占卜的事情

  话音刚落,王顺和道士起哄了。但是不声不响,决定被一致通过了。

  只要道观没有问题,我就放心了。

  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这是必要的,因为没人知道下一顿饭什么时候吃。

  吃完后,我开玩笑地跟老瞎子说,我请不起占卜课。

特别污笑话,只狼樱龙前的女人

  老瞎子说可以,但是占卜的事情是避邪。上次他侥幸逃脱,紫衣妖没有发飙。如果他真的有一头牛,以她的地理位置来说,很难全身而退,所以这次他只好给我们好好占卜了。

  之后他拿出一个金龟壳,勾住了我三个人的眼球。

  我说是啊,老头,算命好看,而且都是金子做的。

  老瞎子冷笑道,说我没见识,说是金龟子乌龟壳。上次他为了给我算命,把他的千年龟壳敲碎了,这次只能先用这个劣质品。

  我说拉倒吧,最后一个烂成那样,不能好看。

  老瞎子摇摇头,说有些事。不要只看外表。这只金龟虽然长得好看,但是离年龄也不远了。最后一个是用汉墓做的。其他人使用陪葬品已有近一千年的历史。一个是天,一个是地。

  我一听,不由得脸红,不敢再说话。老瞎子开始占卜,捧着金龟壳开始排卦:

  九:两个背面和一个正面

  六十五:一个后面,两个前面

  九十四:两背一前

特别污笑话,只狼樱龙前的女人

  九三:两背一面

  六个两个:一个后面两个前面

  第六天:一背两锋

  最后得出结论:上卦远离火,下卦为艮土。有时候这位专家的占卜不错,但是变化比较少。这是一个火山大队。

  老瞎子啧啧了一声,说不,说不,大事难成,小事都可以,这样以后出门就速战速决了。

  说完老瞎子手一摆,就走了。

  王顺问我老瞎子为什么不说卦?

  我说这是下一卦,我知道卦,但是说出来就不吉利了。

  王顺说这么神秘?他不信,只好听。让我告诉他卦。

  道士在一旁起哄,随便说说。这个占卜可能不准确。

特别污笑话,只狼樱龙前的女人

  我打不过他们,所以我说这个占卜是这样的:大队。肖珩,去甄姬旅行。山上有火。君子慎用刑罚,勿留狱。

  王顺说卦用在刑和狱方面,难怪是下卦。

  我说别瞎说。这个卦说,我们这次出去,要慎重判断,不要随意做决定,不要耽误停留。否则旅途注定艰辛,可能会有阻碍!

  龙呸了一声,说道不要胡说八道。

  我说谁让你问的.

  第124章狂暴的乌云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就出去。车子上了内环,在龙阳路出口处沿着陇东大道向东行驶。以前内圈特别堵,基本上上不去上不下,今天开的很平稳,没有车。

  我看了看市区阴天,说不对劲。虽然没有太阳,也不潮湿,但是高楼四周都是雾。

  龙看了看,说是。

  我说雾不对。普通的雾散了,看起来像仙境,但雾很安静,看起来像死亡服。

  道士说真有意思。

  我指了指附近的街道,说政府发了防禽流感的通知,人流量减少了,太阳挡住了,阴的好。这样下去,S市将成为一潭死水,一座死城。

  道士叫了一声,说也感觉到了。

  我正和道士聊天,王顺猛刹车下了车,说:你看。

  我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有人要摔倒在马路对面。

  我顺着他的手指,果然是个孩子,就在街对面,是一排对街的店铺。楼上三楼有一户人家。阳台外面的防盗门开了,外面吊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快要掉下来了。

  王顺赶紧把车停下,跑过马路去救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一阵直跳,紧接着王顺和道士下了车。突然,一辆大卡车轰隆隆地开来,差点撞到我。

  我愣神了半秒钟,不由一身冷汗。

  然后我过了马路。这时,王顺已经来到了商店门口。我觉得脑子有问题。我记得那个老盲人告诉我们要迅速做出决定。

  我赶紧拦住王顺。

  说时迟那时快,王顺停了下来,转过头。下一秒,一个花盆擦着他的耳朵,掉在他的肩膀上。

  王顺叫了一声,倒在地上。他的肩膀突然变红了。

  我心里骂了一句,抬头一看,发现外面挂着孩子。我看到阳台里面的房间是三口之家,但是三口之家看起来很不对劲,一脸的死灰,充满了苦涩。

  我看了他们一眼,一眼就看出他们离死不远了。

  这不是阴鬼,也不是阳人,就像,就像,是的,就像那些活埋在坟墓里的人一样!

  龙抱着王顺,狠狠地看了三楼一眼,表示没想到这是偷偷摸摸的!

  说完就准备动手了。

  我拦住他,示意他看看这一排的商家,发现都一样,活死人一样。

  我说快跑!

  道士咬了树根,顶住,把王顺背上就走了。

  回到车上,给王顺包扎了一下,说太可怕了。只是一点点。那些人显然吸入了太多的殷琦,这使他们寻找替罪羊。

  龙满脸怒色,说这帮人,不能久留。

  我摇摇头,说不是时候。

  王顺被花盆蒙了一点眼睛,直到现在才醒过来,问我们的孩子得救了吗?

  我说我还是救人。我希望他们没有夺走你的生命。

  我叫道士赶紧开车,把走错的地方尽量开远。

  开了很久,天突然黑了,一直打雷,开始下雨。

  路人就更少了。

  道士说这天气不好!

  我说我怕这次旅行,我们真的得到了什么。

  王顺愣了,说第一次不会受伤因为一定要缠着我说卦?

  我说不一定,这个占卜其实就是一个猫眼间谍。大师知道的很多,但不能全部说出来。求卜者只能自己悟,悟到多少就能懂多少。

  我说我按了别说给他们听不是吵着要听,现在报应来了吗?

  这其实是个玩笑,因为我觉得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差,我忍不住想活跃一下气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