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进入同事之妻的身体,直来直网

2020-11-15 04:20:56云罗美文小说网
————之后秦树又出现了,又出现了,最后又消失了。就这样,我不停的来来回回。我不记得舒勤和徐俊英出现了多少次。他们出现后说的每一句话几乎没变。至于我,像个傻子一样,总是发呆,坐着,站着,或者躺着.按时吃饭吃药。时间就在我漫长的发呆中溜走了。舒勤和徐俊英就像机器人,不断出现,消失,出现,

  ————

  之后秦树又出现了,又出现了,最后又消失了。

  就这样,我不停的来来回回。我不记得舒勤和徐俊英出现了多少次。

  他们出现后说的每一句话几乎没变。

进入同事之妻的身体,直来直网

  至于我,像个傻子一样,总是发呆,坐着,站着,或者躺着.

  按时吃饭吃药。

  时间就在我漫长的发呆中溜走了。

  舒勤和徐俊英就像机器人,不断出现,消失,出现,消失,出现.

  终于,在我情绪低落到快要自杀的那天,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死之前最好杀了舒勤和徐俊英?

  当舒勤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拿起一个铁板,走到他身后。就在我要开枪的时候,他突然转头问我:“你干什么?”

  我吓得瑟瑟发抖,手里的铁板掉在地上,正好砸到我的脚趾。这伤害了我,我不应该每天都这样做。

  后来,我本打算拍徐俊英,但我忘了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连舒勤都不能对她做什么。毕竟,她过去常常把舒勤拖到我面前的房间里,疯狂地撕咬。

  所以我受苦了。

  当我开始对这个女人动手的时候,我只是摸了摸她的皮肤,马上就被对方打了。虽然她没咬我,但还是把我当色鬼,把我打成猪头。

进入同事之妻的身体,直来直网

  打完这一顿,我在床上躺了三天,期间没有人来照顾我,晚上发烧,整个人就像一个垂死的人,煎熬了一分一秒。

  三天后,我有点力气,拼命爬起来,想找点东西吃,不然真的会饿死在床上。

  但是当我走出房间看了看,发现一直关着的窗户和门都打开了,刺目的阳光出来了。

  “是门吗.打开?”

  我发出难以置信的嘶哑声音。

  然后,我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没有人比我更渴望看到门打开的那一刻!

  我一步一步以目前最快的速度向大门走去,生怕晚上门会关上。

  来到门口,迎接耀眼的灯光,终于.走出这扇门!

  就在我几乎热血沸腾,热泪盈眶的时候,一只皮鞋踩在了地上。

  看,这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

进入同事之妻的身体,直来直网

  他走到我面前,用平淡的语气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男医学生手里拿着本子和笔,在本子上画了个草图,写了一堆字,抬头看着我问:“一加一是什么?”

  听到这里,我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男医生,确认对方不是舒勤后,问:“这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我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男医生又低下头,用笔在本子上勾画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我摇摇头说:“看现在的情况,你还不能出院,回去吧。”

  “回去?”

  我发了一会呆,然后突然整个人暴起,飞快地向前冲去。

  回去!

  没门!

  不可能回去!

  但是在我冲出十米之外之前,被两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拖着,拖着我回到了离出口不到五米的像工厂一样的049精神病院!

  第五百七十七章如果可以出去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像一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伸出手去触摸大门发出的光,但那光遥不可及。

  已经躺在原地很久了。

  突然,窗户开了,一个滚烫的锡纸包扔了进来,掉在我身边。

  我没有力气躺下。我没有伸手去打开包裹,就这样保持着平静,对世界上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明明离自由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男医生刚才说的话还在耳边萦绕.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加一是什么?”

  “看现在的情况,还不能出院,回去吧。”

  “回去。”

  我嘟囔着这三个字,之所以出去又回来,是因为在医生眼里我还是个病人。

  病人应该呆在他该呆的地方。

  “这里真的是精神病院吗?”

  我的意识动摇了。

  一开始我以为是废弃的工厂,被风门村事件背后的人绑架到这里。

  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们中的一些人呆在这里会发疯的。

  最后的坚定信念很快就会被打破。——我真的可以成为有精神问题的精神病人吗?

  “嘿嘿嘿嘿。”

  挂在墙上的旧钟的钟响了,铃声充满热情,悠悠荡漾,但现在我想要的只是平静,刺耳的铃声让我浑身颤抖,仿佛在听石头刮玻璃,刺耳而不舒服。

  时钟一响,说明该吃药了。

  “三天没吃药,身体也没什么副作用。”我想了想,突然意识到,不,我已经三天没看到舒勤和徐俊英了。

  他们去哪儿了?

  “秦树!徐俊英!你在哪?”我大声的喊着,但是声音苦涩而嘶哑,力气都提不起来。

  一种微弱的音调,在这个建筑房间里,来回环绕。

  没人回答我。

  这意味着舒勤和徐俊英不在这里。

  终于,我来到了密室,打开门,走进去,环顾四周,看到的是一个空座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他们两个不在这里。”我喃喃道。

  过了很久,我走出密室,来到大门口。我拿起锡纸包,放在一张破桌子上,打开了。里面装着美味的白米,上面撒着肉汁,看起来很好吃。

  “我有.我多久没吃东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