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前后都被开发过的女人,我和闺蜜一起双飞P

2020-11-15 14:39:40云罗美文小说网
“那我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会见到你吗?”叶九清端着一杯水,但他醉醺醺的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目光。我忍不住摇了摇手指。没错,坐在我对面的老人养了我十几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具体就是顾。“这是最好的办法。泠然想要我。只有去了,才能平息风波。”我可以瞒着我住处的某个人,但瞒不了叶九清。其实我早就想好了

  “那我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会见到你吗?”叶九清端着一杯水,但他醉醺醺的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目光。

  我忍不住摇了摇手指。没错,坐在我对面的老人养了我十几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具体就是顾。

  “这是最好的办法。泠然想要我。只有去了,才能平息风波。”我可以瞒着我住处的某个人,但瞒不了叶九清。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明天早上我要单独去见邓青,叶九清会来找我,防止我偷偷溜走。

  “他们射中了你的胸部。既然他们想杀你,他们不止一次不在乎。你以为我会看着你死吗?”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泠然按他说的做。一旦邓青知道了,所有人都逃不掉。到时候大家都会为我牵线搭桥。你真的想看到那一天吗?而且,结果都一样,这一次你躲不了。”

前后都被开发过的女人,我和闺蜜一起双飞P

  “反正我不会让……”

  “我没和你商量。我身后还有七八个人。你就是不为别人着想。你要时刻想着认识秋天。你参加第117场比赛已经很久了。他们在认识秋天的过程中知道了很多事情。你以为第117场会放过他们?”我的声音沉向叶九清。“你要做的就是帮我留住别人,更何况我去见邓青也不一定是死路一条。”

  “你想到对策了吗?”

  “没有,但是邓青想要的是月宫九龙船。目前似乎只有我最了解这艘船。他不会为了凌放弃这条船的。只要我不开口,邓青就会保佑我一生一世。”我的声音对叶九清软化了许多。“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反而是别人。我害怕他们知道我要走了会来找我。你要能称体重,留着,我才放心。”

  叶九清无力地叹了口气,很用力地问:“你什么时候走?”

  “别那么难过的样子,好像在为我哭。”我拿来两个玻璃杯,放在桌子上。“来,我们把酒壶里的酒喝完,给我送行。”

  第644章英雄泪

  黎明前,最后一杯酒喝完了。穿上衣服出门的时候,早上还是觉得有点冷。我下意识地收紧衣领,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仍然能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前后都被开发过的女人,我和闺蜜一起双飞P

  “回去。”我没有回头,因为我不想看到叶九清脸上的无奈。

  “没什么,再走。”

  “你是要给我送行还是送我去参加葬礼?”我把身子埋在衣服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叶九清。“不要一大早就摸你的头。送我去刑场感觉如何?”

  “要不我们想想其他办法?”叶九清终于想说服我了。

  “嗯,你是聪明人,你心里要清楚,这一点上没有回旋的余地。”我看着停在我后面的叶九清,觉得很遗憾。他在晨风中弯腰。不知道是太冷还是他缺乏自信。整个人瑟瑟发抖。我转身往回走,帮他扣好面前的扣子。

  那个动作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他给我穿成这样。20多年过去了,一切似乎都颠倒了。当时我不得不抬头去看他坚毅威严的脸。在我心目中,叶九清是那么的威武高大。

  现在他站在我面前,当年的豪情已经变成了老态龙钟的年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那挺拔如剑的腰变得站不起来了。他抬头看我的时候,额头布满了皱纹,显示着沧桑,但那些皱纹里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

  手背有潮湿的暖意,早晨冷风里瞬间冰凉。我看见叶九清把脸转回来。

  “你真老了。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的?这是你教我的。这个东西太弱了。就是割刀舔血的生意。最后要碰的就是这个东西。”我把他眼睛里的水晶擦掉了。

  记忆中没见过叶九清哭。唯一一次是得知将军不在。他这样让我有点不舒服。

  “下次……”

  “什么?”

前后都被开发过的女人,我和闺蜜一起双飞P

  “当凌汐离开的时候……”

  “那你真的哭了。唯一不同的是,你哭的时候,将军和凌都走了。既然我没死,你就先哭吧。”我努力让自己开心。也许叶九清不会觉得那么难受,但我没有忍住,紧紧地抱住了他。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回到了过去。

  叶九清心情好的时候会搂着我,但是一般打我狠的时候,同样的动作同样的重量,也只有现在我才能体会到叶九清当时的心情。

  我拍拍他的背,试图在脑子里搜索安慰他的话,但所有的话看起来都那么苍白:“如果你错了呢?”

  “怎么了?”

  “泠然说的那些话,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事实上,韩志的死不是意外。我其实本来有机会救她的,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救龚珏……”

  我声音低沉,继续说下去。泠然讨厌我的原因是,当你想到这一点时,它没有错。他说的很对。峰塔的手被我砍断了,甚至他的死归根结底都是由于我。

  不用说,凌汐只是我想杀的众多人中的一个。凌家三代之后,都死在我手里了。叶九清不是傻子。到现在,他应该知道我是第一号领导。

  “站在你面前的是泠然的敌人,但不是你的。唯一不同的是,在眼里,我依然是杀戮无常的掌门人,但你却选择相信我是顾,如果……”我重重叹了口气,艰难地说了出来。“你信错了怎么办?”

  “你会让我错吗?”叶九清慢慢挺直了身子,平静地问道。

  “很难改变我的气质。我之所以成为顾,完全是因为罗布泊事故。我在那里失去了我的身体和记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抹去我的过去。如果有一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切,你还能相信我是顾现在的样子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希望你去追求吗?”

  “……”我眉头一皱,发现叶九清的眼神又充满智慧。“你,你还有别的原因吗?”

  “因为你知道的越多,我就越担心你会记住更多的东西。老实说,我并没有担心。恐怕凌复活的希望比我还大,但如果凌复活的条件是你变回那个人,我宁愿你什么都不做,做现在的顾。”

  “你可以阻止我。如果不是你把玉猪龙拿出来,我也不会追查到这一步。”

  “我老了,但我不傻。为了救我,你可以冒险去找万象神社。为了拯救秋天,你努力揭开了神奇国度的真相。要知道,你一直在为身边的人活着,却从来没有为自己做过什么。”叶九清声音沉稳。“你找那艘船有多久了?也许只有恢复记忆后你才会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月宫九龙船,但能让你坚持几百年的东西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你可以为我们做任何事。我怎么忍心阻止你?”

  “可是你自己说的,我知道的越多,我记得的回忆就越多。泠然的担忧并不令人担忧。有一天,如果我再变成那个人,你不后悔吗?”

  “后悔……”叶九清淡然一笑。“我不知道你以前是谁。就算你杀的无常无情,也和我没关系。但是现在的你,即使你还记得失去的记忆,再次成为第一号首长,站在我面前。在我的眼里,我总是看到顾朝戈。”

  “为什么?”

  “因为当时你虽然想到了以前的一切,却无法取代你现在拥有的记忆。你还说江山易改,人心难移。当你失去记忆的时候,你就像一张白纸。20年过去了,你又把一切都写在这张白纸上了。”叶九清声音坚定,没有丝毫犹豫的对我说。“我相信你有邪恶,但我看到的是你的善良。”

  好久没说话了,应该是感动吧。叶九清的每一句话都毫无保留的流露出他对我的信任。

  是

  他说得对。我真的记得被遗忘的过去,我无法抹去我作为顾的记忆。曾经我果断而无情,但现在我对诺诺不再优柔寡断和消极被动。我可以成为头号领导者,但这并不影响我继续做顾。

  我对叶九清点点头,这辈子也没骗过他。

  但这次我在撒谎。我是龙波之主,我肩负着种族的兴衰。这不是善与恶可以推卸的责任。跟随我到这里的卫兵用他们的生命继续我的使命。

  这不是顾能做到的,就像我在魔国之塔杀了一样,莫莫的拒绝只能归在雪域承受屈辱负担的龙波王国主人所有。

  我要找到船,彻底摧毁月宫九龙船,把船上所有的神器都收集起来,最后…

  最后,我会把逃出神域的鱼杀死,就像我应该被开悟一样。其中有叶九清的祖师爷,至今仍沉睡在龙脊之地,等待月宫九龙舟唤醒。多么可笑的故事,叶九清毫无保留地帮助了我,但他没有想到,正如泠然所说,他是在帮助别人,帮助我铲除他的祖先。

  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应该远离叶九清。准确的说,我应该远离身边的每一个人。叶九清说得对。顾朝戈总是为身边的人而活。

  如果说说到底我要结束一切,这些和我一起战斗过的朋友站在我面前,就像现在叶九清这样看着我,我真的很担心我会犹豫,会犹豫,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比流泪更致命的弱点。

  作为顾朝戈,我不能对他们怎么样,但是作为龙波王国的领主,我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那些还被封印在神的国度里的人一定不能因为我不该有的记忆而有危险。

  “回去。”我后退了一步,在心里告诉自己,远离叶九清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不该有的情绪上。我要学的是,心如磐石。也许MoMo和冷酷无情现在更适合我。

  叶九清应该也想对我说点什么。他张了几次嘴。也许他害怕影响我。他叹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转身走了。我看着他佝偻的背影。我看不出这个人有多强大,甚至有多有趣。

  但是不管我怎么刻意的硬着心肠,看着叶九清的背影却莫名的酸酸的。

  “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给你结束。”我冲着叶九清喊。

  叶九清没有回头。他举起手向我挥手。我想他不敢回头是因为他知道他留不住我,但他不想看着我在他面前离开。

  “我已经记住了这一点。完事记得回来看我。如果死前看不到你,我怕我闭不上眼睛。”

  叶九清的背影终于消失在晨雾中。我从来没有违背过对他的承诺,但这次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我转头看着笼罩在晨雾中的早晨。看不到前进的方向,此刻的我和心里一样迷茫。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这一次不同于以往。

  我会一个人面对,就像将军临终时说的,剩下的路我一个人走。

  第645章知道了

  车站外的商店里弥漫着热汤的香味。我随意看了一眼店铺,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青蛙。

  他拨着手中的茶叶蛋,和我对视。他的表情很平静,他指着旁边的位置。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坐在桌前的是龚珏、叶知秋、薛心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