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养女的柔软,我的潮吹女自述

2020-11-16 03:57:09云罗美文小说网
整个礼堂的灯都一下子熄灭了,只有舞台上一堆蓝色的光圈,白雾弥漫了整个舞台,像童话般的梦幻。台下的同学都惊得尖叫起来,七班确实有很多土豪。音乐响起,观众一阵骚动。“这是《明天会更好》的前奏吗?”“肯定不是。”“这个前奏好熟悉,叫什么来着,记不清了。”“你是我心中的一首歌……”第一个出来是女声。干冰烟太大,观众看不清舞台上的情况。只有两个人手牵着

  整个礼堂的灯都一下子熄灭了,只有舞台上一堆蓝色的光圈,白雾弥漫了整个舞台,像童话般的梦幻。

  台下的同学都惊得尖叫起来,七班确实有很多土豪。

  音乐响起,观众一阵骚动。

  “这是《明天会更好》的前奏吗?”

养女的柔软,我的潮吹女自述

  “肯定不是。”

  “这个前奏好熟悉,叫什么来着,记不清了。”

  “你是我心中的一首歌……”第一个出来是女声。干冰烟太大,观众看不清舞台上的情况。只有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出来,一个高一个矮。准确地说,于震紧紧地握着许歌的手。

  “我心里有一朵花。”于震正要唱完。他用手指抠许歌的手掌提醒他,怕许歌不配合,怕他不听录音,不练习唱歌,忘了歌词。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我怀念融入河流。”虽然看上去很不情愿,但声音却超级苏,台下的女生几乎尖叫起来。

  于震看着他。“我很想问你,你被我诱惑了吗?沉默太久只会让我小心犯错。”指尖在他的手掌上写着,“我喜欢你。”

  一首你在我心中的歌

  不要只是一个过客

  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首歌

  无论结果如何

养女的柔软,我的潮吹女自述

  歌曲结束前,舞台上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观众兴奋地吹口哨。前排的校领导脸色都挺难看的。这首歌是怎么考上的?你怎么能在校庆的时候唱这么流行的歌呢?

  于震一路被许歌拉到临时后台,后台空无一人。许歌直接把于震按在桌子上,咬牙切齿。“舔我的手心真爽!”

  于震踮起脚吻了吻他的嘴。许歌盯着看,就像于震第一次被他亲吻一样,当他停下来的时候,他的大脑忘记了反应。

  于震的脸颊微红:“许歌,我喜欢你。”她拉着他的手,又在他的手心写道:“我喜欢你。”

  许歌感觉一点都不真实。于震在向他忏悔吗?

  “再说一遍!”

  于震踮着脚把嘴唇凑到耳边。“许歌,我喜欢你。”

  那一刻,许歌觉得心里真的开了一朵花;那一刻,他想冲全世界说,他喜欢的女生说喜欢他。

  外面有脚步声,于震抓住许歌的手。“有人来了。”从另一边跑出来。

  两个年轻的身影在月光下奔跑,肆意浪漫的青春,月亮忍不住从云层中窥视出来。

养女的柔软,我的潮吹女自述

  两个人跑出校园,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没有力气了。

  公园的草坪绿油油的,早春的草地柔软如海绵,并排躺着的少男少女的胸膛起伏不定。天空中的月亮很亮,点缀着星星。我真的认为她永远不会忘记今晚的月亮。

  “许歌。”她打电话给他。

  “好了,我说完了。”海宁把试卷递给他,站起来说:“先看错题。老师下周会集中精力准备试卷。”

  他那时应该已经回来上课了,对吗?

  罗晟很好地接过试卷,转过眉毛看了看她认可的全部试卷。

  陈家睦笑了:“别担心,我会督促他完成其他科目的论文,让他下周回学校。他很幸运有你这样热情的同学。”

  海宁羞红了脸,其实不是因为热情。罗晟是她在四中继续复读的关键因素,所以她愿意帮助他。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什么心理。

  田然阿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吃完后,我今天做了很多菜。下来吃吧。”

  海宁拿起书包:“不,我先回去,下次,”

  “没有下次了,让你们一起吃,一起吃!”罗晟打断了她。

  海宁盯着他。陈家睦说:“这个家有难得的客人,田阿姨有难得的机会烧一桌好菜。不要拒绝,留下来一起吃饭。”

  海宁也是一个心软的人,陈家睦的和风细雨有效瓦解了她的反抗和防备。

  罗晟的餐桌是红木圆桌,桌子上可以安装转盘,就像在酒店里一样。但是他们只有三个人在吃东西。田阿姨端着菜上桌的时候不知道去了哪里,也没人看见。

  整个餐桌上摆放着烤栗子肉、酱鸭腿、蒸扇贝、蛤蜊汤和一些时令配菜。罗晟被英语试卷辱骂了一下午,全身都被掏空了。现在他饿得把碗端上来的时候都咽下去了。

  海宁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没有别人,然后疑惑地问:“只有我们?你父母.不在家吃饭吗?”

  “没有。”

  “那么你知道了?其实他很少吃这么热闹的饭。”陈家睦把一只鸭腿放进海宁碗里。“你是客人。对他来说,欢迎已经太晚了。别提了!快来尝尝这个,酱料是田阿毅的独家秘方,好喝。”

  “谢谢。”

  青春期长大的孩子不爱吃大鱼大肉,但是海宁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荤菜了,只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肉腥味直冲鼻子。

  她用筷子轻轻拨弄着碗里的鸭腿,又看了看罗晟,感到有些惊讶。

  他那么有钱,总是一个人吃饭,跟她一样。

  罗晟终于停下筷子,问她:“这食物不合你的口味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已经把面前一盘咕咕叫的肉里的菠萝放进勺子里舀给她:“嗯,你不爱吃菠萝吗?”这酸酸甜甜的,吃。"

  海宁听不懂他的意思,但他礼貌地说了声谢谢。陈家睦对他们微笑。

  晚饭后,海宁要走了,罗晟抓起摩托车钥匙说:“我送你。”

  “不,有一辆公共汽车。”

  他好像没听见,大摇大摆地走向大门。

  陈家睦笑了:“我也只想去。我开车来的,要不我送你一程?”

  海宁摇摇头。

  “那就让他送吧,他要学会做人。”

  陈家睦把她送到门口,他们挥手告别前说了几句话。

  罗晟坐进车里,扔掉头盔:“你们俩真的聊得很开心。你跟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的收听来源是CNN。我想向他要更多。他说等他整理好了就给我。”

  他的车真的很大,很难坐稳,只能靠过去紧紧抱着腰。

  罗晟简短地回过头:“我劝你,别打他的主意,他不适合你。”

  “什么?”她大声问,但没听清。

  算了,罗晟长吁一口气,汽车飞驰而出。

  虽然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车,海宁还是有点适应不了这种速度。他一路紧紧抱着腰,心里告诉自己,下次不坐了。

  罗晟送她回家。像往常一样,她被放在马路对面。他低头看着她的脚,问:“你的伤口愈合了吗?还疼吗?”

  他甚至记得她的伤势.海宁摇摇头,拉起裤子给他看:“没什么,已经结痂了。”

  “嗯,新皮肤长出来之后,可能会有点痒。不要抓。”

  她点点头,然后摘下头盔还给他。想了想,她说:“我真的没有看到运动会上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不能为你作证,但我相信你不是从这件事开始的。回来上课,高三宝贵,不要因为生气而浪费。”

  “我什么时候说我生气了?”

  没有,但是你的前前后后的表现不是很冲动吗?

  “总是要求你说服我?”

  “没有。”海宁摇摇头。“我之前想跟你解释,你就是不听。”

  “那你为什么相信我?”

  她愣了一下,问:“有什么特殊原因吗?我本来相信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但是我不相信。”

  罗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理论,但他没来由的心微微颤抖:“就这样?所以你很直观?”

  “不全是……”她犹豫了一会儿。“我看得出刘在说谎,这也是一个原因。”

  那个家伙.罗晟一想到这件事就充满了愤怒。他看着海宁,又戴上头盔,说:“好吧,我下周去上课。”

  “真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他把她拉近。“但我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你。”

  这是什么意思?海宁等了一会儿仔细看着他,但他已经松开手,带着吼声骑马走了。

  ……

  在新一周的升旗仪式上,罗晟出现了,默默地站在队伍的末尾。除了班主任没有人注意到他。

  校长上台发言,重申校风校训,然后换了教学部主任宣布对孙新亚开学考试作弊的处罚,但没有提到校运动会发生的事情。

  高三一和高三三班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结束后,孙新亚哭着唧唧,和三班的班主任一起走着。不知道是又一次复习还是纯粹的羞愧。罗晟上了教学楼的楼梯,没有看孙新亚。

  "让我抄前两天的笔记."他一坐下,就向海宁伸出了手。

  “你的月考试卷呢?完成了吗?”

  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试卷:“给,数学。”

  “语言和综合呢?”

  他哼了一声,错牙说:“挂了也让人透不过气来。整个周末我都做了这么多。”

  确实如此。

  “笔记在哪里,能给我吗?”

  海宁递上笔记本,看着他埋头写作。他忍不住问,“孙新亚回来了?她出轨了……”

  “嗯,不是宣布了吗?”他太敷衍了,根本不想说话。

  “听说她考了艺考,处罚会有影响吗?”

  “毕业前就撤销了。”他停下笔,抬头看着她。“怎么了?现在想通了,想道歉?”

  海宁急忙摇头:“我没做错什么,什么道歉?”

  “那是同情她吗?”

  "……"

  其实她只是好奇他的态度,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无关紧要?孙新亚以前不是和他是情侣吗?

  他的目的自然是让警方和乔家联手,而傅以为傅腾飞已经死了。

  现在傅腾飞死了,乔家就不再追究了,警察也不能再管他了。

  当然,他希望傅能够相信傅腾飞已经死了,然后彻底放过傅腾飞。

  但是傅不相信傅腾飞死了的消息,但是傅胜亚相信了。

  看到微博上曝光的车祸现场照片,傅胜亚兴奋地鼓掌:“傅腾飞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终于死了,现在我大哥可以在天灵里安息了。”

  沈锡伟道:“我就不信傅腾飞没几天就死了。不过,他确实该死,甚至杀了云枫的哥哥。”

  冯玉说:“可惜云枫确实死了。至今想起来还是觉得遗憾。”

  盛子渊道:“是啊,不过现在傅腾飞死了,云枫的报复也上报了。”

  但沈允蘅却说:“可是我为什么不信?傅腾飞真的那么容易死吗?”

  宋明瑞也觉得傅腾飞的死太巧合了,就在他准备接受警方调查的时候,太巧合了。

  于是他问傅。“表哥,你不是一直派人看着他吗?真的是他死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