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重生之h,公车上的奶水

2020-11-17 14:20:00云罗美文小说网
立交桥厚厚的桥墩被几块水泥砸中,而芥末黄色的法拉利却被挤在桥墩和后面的SUV大车之间,几乎成了一堆废铁!然后两辆车同时爆炸起火。火焰冲天而起,冒出浓浓的黑烟。堵车,报警,围观人群,还有人用手机拍照,迅速传播到社交网络。#Z市母婴医院立交桥附近发生重大车祸!##芥末黄法拉利变成废铁!#法拉利这

  立交桥厚厚的桥墩被几块水泥砸中,而芥末黄色的法拉利却被挤在桥墩和后面的SUV大车之间,几乎成了一堆废铁!

  然后两辆车同时爆炸起火。火焰冲天而起,冒出浓浓的黑烟。

  堵车,报警,围观人群,还有人用手机拍照,迅速传播到社交网络。

  # Z市母婴医院立交桥附近发生重大车祸!#

  #芥末黄法拉利变成废铁!#

重生之h,公车上的奶水

  法拉利这种豪车有自己的热度,还有火焰撞碎金属的照片。这两个话题很快就跳进了热搜。

  岑小谷接到电话,正和萧芳华坐在豪宅的玻璃温室里吃午饭。

  电话是他的秘书打的。

  “老板,出大事了!”他的秘书和他在一起很多年了,见过很多风暴,但这次他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

  岑耀家皱了皱眉头,迅速扫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萧芳华。他拄着拐杖站起来,向温室外的草地走去。他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秘书用悲伤而颤抖的声音说道.老的.老板,大.刚才大公子.刚才……”

  “刚才是怎么回事?”岑腰骨此刻突然发黑,身体随着摇晃了几下,差点摔倒。

  他迅速用左手手指捏了一个结,匆匆算了一下,顿时整个人懵了。

重生之h,公车上的奶水

  这时只听那边的秘书说得清清楚楚:“老.老板,一个大男孩刚刚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已经送到医院了.大公子夫人正在路上……”

  岑尧古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这是他的大儿子,曾经是独子。

  他尽了最大努力。虽然他不是最满意的孩子,但他的爱不是假的。

  他只是数了数手指,发现自己和这个儿子的父子关系破裂了。

  ".在哪家医院?我马上就去。”岑耀固拄着拐杖稳住身体,匆匆赶回温室。他和颜悦色地对萧芳华说:“芳华,你吃完饭就回去休息。今天没人。任何人都不允许来这里。记得吗?”

  萧芳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岑晓谷接了个电话,突然变了模样。一定发生了。

  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好,你去工作。我先回去了。”

  岑腰古安排了足够的人手让豪宅坐上他的劳斯莱斯幻影,赶到医院。

  胡赶到时,已经哭着瘫在手术室门口了。

  她家保姆陪着她,语重心长地劝她哀悼。

  岑尧谷忍不住哭了起来,走到胡跟前说:“孩子们,别哭了,你们去休息吧。”

重生之h,公车上的奶水

  他对胡一直很好,因为他欣赏他的儿媳不管家庭背景、社会行为和个人品质如何。

  不幸地.

  岑尧古摇了摇头,看着胡等人把送走,站在手术室前等了一会儿,等着医生护士们鱼贯而出。

  他的秘书冲上前去问道:“请问医生,刚到的伤者怎么样了?”

  医生抬头一看,是Z市有名的名人岑尧谷。巨大的照片经常挂在各种建筑的岑尧谷上。他哭丧着脸说:“岑老师在吗?你是伤者的亲属吗?可惜,其实是他发的,死了。都是那样坠毁的,严重烧伤。救神仙难。”

  岑尧谷闭上眼睛,哑着嗓子说:“请。”

  过了一会儿,旁边的手术室也开了,一群医生护士走了出来,不停的摇头叹气。

  岑耀谷没在意,医生给他介绍:“那边受伤的人和你亲戚在一辆车上,还是孕妇。”

  “什么?”岑尧古唰的睁开眼睛,“怀孕了?她还活着吗?”

  “没有。”另外,手术室的医生遗憾地说,“孩子还没有得救。已经五个多月了,还是个男胎。”

  岑腰古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睛一转,就昏过去了。好在旁边的秘书和保镖都忙着扶着他,所以他才没有倒在地上。

  第211章现在是意外,非常意外

  在场的医生忙着把岑耀骨送到病房抢救。

  岑尧谷醒来,看见三太太红着眼睛坐在床上照顾他。

  “颜老师,你醒了。”万云一直提心吊胆,直到看到岑尧醒来,他才松了口气。

  岑小姑心情不好,想着萧芳华怀孕的事,不想回府里让她担心。

  万云碰巧在这里,他知道万云也是一名私人医生。他向她举起手说:“扶我起来。”

  万云忙礼貌地把岑小姑扶了起来。

  岑尧谷闭上眼睛问:“谁通知你来的?”

  万云泪如泉涌,说道:“那个和计燕不幸的女孩是我的侄女孟军。”

  岑尧古吓了一跳,“是她吗?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万云正忙着清理自己。“我不认为她和计燕有孩子。我知道的时候,孩子已经好几个月了,我也劝不动她脱。毕竟是小生命……”

  ”她并不想破坏的婚姻,只打算生下孩子,让回到真瑶身边抚养。没想到,她真倒霉……”

  万云哭了起来。

  岑窑古渐渐明白了。

  胡与岑济言结婚数年,无子女,也是岑腰骨的心病。

  但这并不意味着岑纪言会和另一个女人生孩子。

  胡家人不好惹,胡和岑济言的身体也没毛病。就算是试管婴儿,也可以做出来。周为什么要生胡?

  我以为是古代的.

  岑腰谷自己的女人很多,还有两个私生女。他知道这种女人的想法。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被周杀死了,肚子里也没有孩子了。有些难听的话,当然不用多说。

  岑耀家没有再谈这个话题,而是虚弱地说道”.然后通知她家人去收尸。计燕也将在这里举行葬礼。你就在我身边照顾我,帮我叫我老二,让她回来主持。”

  万云心里很高兴,但他的脸没有出现。他擦了擦眼泪,说:“大姐呢?计燕是她的亲生儿子。”

  岑尧谷的前妻雷玉林最近离婚了。

  离婚后,老太太雷玉林当了尼姑。

  岑尧谷淡淡地说:“你有人通知她。她来了就愿意来,不愿意也不情愿。”

  万云点点头。“我会打电话问医生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岑尧谷闭上眼睛,挥挥手。“去吧。”

  万云离开了岑晓谷的病房,回到自己的车里,先给蓝芹打了电话。

  她流着泪说:“二姐,季节刚刚消失!”

  兰刚刚吃完午饭,正要去美容院护理自己的头发和皮肤。听完万云的话,她停顿了一下,疑惑地说道,”.什么不见了?谁走了?你在说什么?”

  “计燕啊,大姐的儿子,我们岑家只有男的,就这么没了!我现在在医院,他出事了……”没好意思说她侄女周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