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折磨女人下面的故事,公交车系列h

2020-11-17 22:13:58云罗美文小说网
".主人……”小男孩不情愿的小声说,云枫皱了皱眉。还有别的吗?“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后辈绝对不会拒绝!”“你小子……”石牧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得让我亲自出马,云枫。你可以带走这里所有的草药。对于禅师级别的药师来说,这里的药材是遇不到的,在外面也几乎遇不到。”云枫大吃一惊,环顾四周,这可是一大块,少说也有上千种草药,要她全部带走!“这个.太多了!

  ".主人……”小男孩不情愿的小声说,云枫皱了皱眉。还有别的吗?“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后辈绝对不会拒绝!”

  “你小子……”石牧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得让我亲自出马,云枫。你可以带走这里所有的草药。对于禅师级别的药师来说,这里的药材是遇不到的,在外面也几乎遇不到。”

  云枫大吃一惊,环顾四周,这可是一大块,少说也有上千种草药,要她全部带走!“这个.太多了!而且,如果你把它们都拿走……”云枫也不好意思了,Shimu笑了。“有了我,他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爆发,你就不用再担心别的了。”

  云枫听到了,她的心是安全的。她真的需要这些草药。不管禅师级药剂是什么配方,她需要的药都拿不到钱!而且作为最基本的秘金无根草,师父留下的那根已经用光了。如果她做禅师级别的药水,那是必须的!

  “谢谢你石妈妈的礼物!晚辈.只拿他们需要的东西!”云枫也不矫情。石母既然肯送礼,再推掉就太假了。不如老老实实接受这个提议。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将来可能的需要,云枫挑选了不同种类的草药,有数百种,数量并不多。根据云枫的估计,每种草药的量可以做成五瓶药,这当然包括失败的概率。

折磨女人下面的故事,公交车系列h

  虽然每种草药的数量都很少,但种类繁多,加在一起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放在太空容器里也很壮观。

  “你挑这么少?”石母疑惑,云枫挑选的数量只占审查的百分之一不到,但是任何一个药剂师都不会放过这么大的药材宝库,更何况所有的品种都是珍藏的!

  “够好了,贪了也没用。”云枫道:“而且,晚辈就跟禅师一样。了解药物配方需要机会。这么多草药几百年都用不完。”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

  云枫抬眸,“晚辈会说,前辈如果有什么要求,一定不会拒绝!年轻一代应该得到前辈这么多恩惠的回报!”

  石牧笑了。“我自然希望你做点什么,让孩子跟着你。”

  云枫一愣!小男孩连忙抬起头,“主人!你不要我!”

  “前辈.这个孩子没有任何问题。长者是什么意思.让我来处理吧?”云枫不解。师母对小男孩很好。为什么她现在说话让孩子跟着她?他未来的行为将极其危险,孩子跟着他可能是不合适的.

折磨女人下面的故事,公交车系列h

  “你整天吵闹,这让我心烦。现在我有机会把你踢出去了。”石妈妈笑着走过来,小男孩眼圈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云枫见有些手足无措,连忙弯腰用手擦去落下的滚滚泪水。

  “呜呜呜.主人,我惹主人生气了,主人不要我了.呜呜呜……”小男孩伤心地哭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滚,云枫不知所措。“前辈是什么意思?后辈不明白,后辈以后的行为不应该有孩子陪伴。况且,对于不能自救的人来说,处处都有危险。为什么不……”

  “手绑不住鸡?”史木的声音让云枫意识到,也许.这小子也是隐藏高手?看着眼前哭泣的孩子,以及他之前的领悟,云枫很难把他和强者联系起来.

  “这个孩子会帮你的。”石牧说:“以前看不透的,现在看不透了吗?好好看看这个孩子。”

  石头妈妈的声音就像路标,从前她看不透她能看穿的东西.云枫恍然大悟!一次奇妙的小学生逆转,把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五彩缤纷的颜色,这个小男孩也不例外!

  “这是.”云枫大吃一惊,看着面前的孩子久久没有言语!

  “是的,孩子本身.是一种风系统元素。”石牧的话让云枫的心给一颤!在她的视野里,孩子的身体里有一种元素,那就是风元素如翡翠!一颗慢慢旋转的玉珠,像一颗心,挂在他的胸前,源源不断的风能从这颗珠中散发出来,就是那种风系!

  “我给了他这样的形式,但我不想拥有人类所有的情感。真的让我很惊讶。”石头妈妈一开口,话里总是带着敬佩。云枫瞳孔缩小,视力恢复正常,面前的小男孩继续流泪。元素的物种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她已经看到了,火的物种是最好的例子吗?现在,风系统的种类已经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它和鲜活的生命有什么区别?

  “师傅,你不要我了!”小男孩冲着委屈大喊,小脸上满是委屈和痛苦。云枫握着他的小手,小男孩抬头看着她。云枫发现孩子眼睛底部的颜色是深绿色的。

  “我不是不想要你。你就离开一段时间,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云枫低声说话,声音轻柔如风。小男孩的眼泪停止了。“真的?”

折磨女人下面的故事,公交车系列h

  云枫笑着点点头。“这是真的。这是你最终会回归的地方,前辈们永远在这里等你。”

  小男孩抬起小脸,喊道:“师父!她说的是真的!”

  声音空洞,飘来飘去,小男孩一脸小苦等着。他忍不住把云枫的手抓得更紧了,力道远非云枫所想。云枫差点哭出很多心痛,只能咬牙忍着。

  “很自然,”石木说,带着一种飘忽的感觉。小男孩此刻又喊了一声:“师父!师傅!”但是不管打了多少电话,都没有人再回应。

  小男孩茫然四顾,看起来有些落寞,手里的疼痛终于缓解了云枫,扯着嘴。“既然前辈这么说了,你肯定会回来的。”

  小男孩哼了一声,才发现他握着云枫的手,连忙把手拿开,一脸倔强的向前走去。云枫皱起了眉头。这个不行。风系虽然变成了人形,但显然是小孩子的心思,一不小心犯了错.简而言之,他必须站在自己一边。

  “石牧私下里说,你只能在我的带领下回来,否则,你不能回到这里。”云枫跟在后面,看似无意地张开了嘴。小男孩转过头说:“你骗人!”

  云枫低低一笑,果然,虽然他的真实形态是风系元素的那种,但是现在跟小孩子没有区别,容易被迷惑,更容易被迷惑.已覆盖。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离开这里后远离我,回来后试着去找。”云枫随意开口,小男孩突然在面前握紧双手。他没有说话,云枫偷偷勾了勾嘴唇。孩子不撞南墙就不知道怎么回头。

  两人推开一扇门,走出了草药之地,云枫走出门外,发现自己走出了原来的房子,而站在外面的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却脸色不青!

  “冯晓峰!”宋蓝飞快的跑了过来,把云枫拉进怀里,用力的抱住她,用胳膊圈住她,好紧。微微沉重的呼吸在云枫耳边回荡,滚烫的心跳紧贴着他的胸膛。

  “蓝色.”云枫让他拥抱,只是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那人的双臂收紧,似乎不愿意放开,他的头埋在自己的长发里,胡茬下巴划过云枫的颈窝,惹得云枫微微刺痛和发痒,云枫感动不已。

  “不许动。”男子声音低沉,略带沙哑,云枫听得十分心疼,专心在里面修炼,这让她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本来以为只是很短的时间,现在一直都太长了。

  两人相拥,沉默不语。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打开门冲了进来。我以为可以回去,结果只能失望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房间,小男孩再也忍不住了,眼睛又红了。主人,我真的不想要他.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小男孩突然用手背擦去了眼泪,小腿跑出来大声说:“你真的能指引我回到主人身边吗?”

  互相拥抱的男人和女人有了行动。那个人的胳膊稍微松了一下。黑眼睛困惑地看着面前的男孩。云枫道:“这是自然,你信我?”

  “你敢骗我,我就不放你走!”小男孩生气的说,云枫笑了笑,“自然不会骗你。”

  小男孩看着云枫。“嗯,你有什么地方可以安置我吗?我不想当奴才。”

  “这小子要跟着你?”蔚蓝低声说,很迷茫。冯晓峰想要这样一个孩子追随什么?

  云枫淡淡一笑。“我知道。”一道光来了,包裹着小男孩的身体,然后消失了。云枫本来是打算把他带进龙殿的,一种小孩子的心灵风系,反正她是不会暴露的。

  “你和他在一起干什么?”宋垂头蹙眉,云枫刚想解释,却盯着这张长满胡茬的俊脸,有些人不能说话,所以只能静静的看着他,看他脸上的每一处沧桑。

  “怎么了?”曲兰逸看到云枫盯着自己,没有说话。他轻声问,云枫抬起胳膊,慢慢摸了摸张军的脸。他的手指下有一种粗糙的感觉,坚硬的胡茬刺激着柔软的指尖。云枫低声道,“我都没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蓝色让你久等了。”

  曲兰义伸手摸了摸下巴,摸了摸胡茬,淡淡地笑了笑。“怎么,我老公看起来很憔悴,摔倒了吗?”

  云枫摇了摇头。“不,你还是很帅的。”

  瞿兰义勾着嘴唇。“好像我老婆对她老公现在的样子很满意,但是在她老公眼里,虽然脸像猫,但是还是很动人的。”

  云枫愣住了。后知后觉,他看到了自己在眼前这个人眼中的倒影。他自己的这张脸不是猫脸!脸上几道阴暗散开,云枫想起,当初制药的时候肯定很狼狈,后来就忘了。

  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所有的女人都想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云枫的脸一下子红了,有些人羞于转身,却被曲兰牢牢抱住。

  “我很丑.让我走吧。”云枫低下了脸,想要隐藏自己。曲兰逸摇摇头,搂着云枫,另一只手抬起她的脸。“不丑,在她老公眼里,晓凤一点都不丑。”

  “胡说。”云枫低声说,试图把他的脸扭到一边,但他做不到。那人愉快的低笑了一下,手指用力一按,再次用力抬起云枫的额头,他把嘴唇压了下去,滚烫的温度从他的唇边蔓延开来。云枫只觉得又羞又急。

  缠绵的吻,夹杂着两人扭曲的气息,云枫的脸颊隐隐发红,身体软软的,靠在男人的怀里。蓝松将云枫拦腰抱起,大步向前。

  “蓝,去哪里!”

  曲兰笑了笑,把美女抱在怀里,起飞了。过了一会儿,她又上岸了,来到了一个温泉!热气从湖中散发出来,让人一看就觉得温暖。曲兰义把云枫放下,黑眼睛烧起来。“即使对夫妻来说,他们也不嫌弃对方的狼狈,但他们就是出门,却不能。这里正好有个温泉。如果不用,岂不可惜?”

  “但是.”云枫看着眼前正在脱衣服的男人。他的外套已经脱了,他强壮的身体隐约可见。云枫的脸彻底红了,但那是在外面.如果有人看见他.

  “哈哈!”随着一声大笑,曲兰义满脸通红的戏谑的看着云枫。“别担心,除了你和我,这里不会有其他人。就算有人,也会在我的结界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刷!”最后一件衣服落地的时候,男人完美的身体毫无遮掩的出现在云枫面前。云枫羞得不知往哪里看。“趴下!”

  轻笑一声,男子的身体靠了过来,没有离开。云枫想要撤退,却被那人的手掌拉了起来,直接锁在了他的怀里。云枫的手不知道放在哪里了,那里又热又热的皮肤,没有任何遮挡,亲密接触!

  “蓝,放开我!”云枫想推开,却不敢碰,身体感觉那股炽热更加明显,云枫的脸也越来越红。“这么赤裸裸,不会冷吗?”云枫低声说话,那人把她拉得更紧,把滚烫的手掌压在腰间,用力一用力,两人的身体又靠在了一起。

  “你觉得你老公会冷吗?”略带沙哑的声音透着性感,云枫只觉得一股火从他身上蔓延开来,自然不冷。

  那只又大又热的手掌放在她背后,把电流从她全身带了上来。云枫的身体只能无奈的颤抖。这一刻,她不再是坚强的救世主,而是一个等待心爱男人怜悯的普通女人。

  “晓凤,如果我老公不下去,估计会被这个欲望烧死。”曲兰义低声说,突然放开云枫,云枫的脸颊更红了,眼睛漫不经心的往下看,他惊呼。瞿兰义低声笑着跳进了温泉。“我没见过她丈夫的尸体。”

  水波漂浮在男人的胸前,遮住强壮的腹部和修长的双腿潜入水中,但裸露的胸部更具诱惑力。被水浸湿后,凌乱的短发顺从在身后,露出美丽而无与伦比的五官。即使有胡茬,也只是增添了性感的色彩。

  “不下来吗?好像是为了让老公按住你?”曲兰义笑着看着云枫,云枫依然不肯下水上了岸。她游了上来,半个身子露在水面上,水珠调皮地顺着纹理清晰的胸部落下,落在腰腹下。

  “你洗完了,我就下去。”云枫红着脸转过身来,脑海中却出现了一幅诱人的画面。云枫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彻底乱了,他拼命想改变主意。然而,张军美丽的脸庞和完美的身材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那个沉浸在温泉中的男人看着云枫回头,他的黑眼睛一沉,他的手掌猛然扬起,一股无形的精神力量狠狠的直接滚向了云枫。他一个手掌的动作,云枫就直接被拉进了温水里!

  “华!”巨大的水花耸动,云枫想要出去,却又被一双滚烫的手臂锁住,衣服都湿透了,成熟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那人从后面把她圈在怀里,云枫清晰的感觉到身后是一团火,一团巨大的火焰燃烧着,熊熊燃烧。

  “要不要给老公脱下这件衣服?”修长的手指沿着曲线游走,在柔软的肌肤上按来按去,很不开心,云枫羞红了脸咬着嘴唇,低声说,“我自己来……”

  蓝蓝轻笑一声,松开手臂,又是一个翻转,轮到云枫,手臂再次锁住了她,让她没有逃跑的余地。

  云凤红着脸,这么不当面脱衣服?一个人的视线如此炽热,云枫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小团火焰从自己的身体表面燃烧出来。微微颤抖的手指抓住衣服,云枫没有勇气,手指就算再用力,也感觉不到力气。

  “让我们为我的丈夫帮助你……”曲兰在窃窃私语,纤细的手指捏住了裙子的两边。她用力一拉,衣服被扯开,美丽的身体在眼前绽放。男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它,她的眼底渐渐变得幽幽暗红,不停地滚动。

  温暖的水波不断拍打着两个人的尸体,破衣服早就不见了。两个依偎的身影靠在一个温暖的角落里,曲兰逸用手小心翼翼的给云枫洗脸。勾唇一笑,“好美。”

  摆脱了最初的羞涩,云枫瞪了一眼,温泉水泡的很舒服,脸颊也是热气腾腾的嫣红,很是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