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赵薇老公是谁,学长们不可以进去好大

2020-11-18 03:58:46云罗美文小说网
这真的只是.只是一床独角兽被子.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119章孙太太见人不吃了,便叫丫鬟收拾桌案。苏幕在无尘室洗完澡就睡了。她完全没有胭脂。孙太太为难地看着胭脂,可是到了仲秋,天气极其寒冷。她穿得太单薄,还受了伤,所以一夜之后一定会生重

  这真的只是.只是一床独角兽被子.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119章

  孙太太见人不吃了,便叫丫鬟收拾桌案。

  苏幕在无尘室洗完澡就睡了。她完全没有胭脂。

  孙太太为难地看着胭脂,可是到了仲秋,天气极其寒冷。她穿得太单薄,还受了伤,所以一夜之后一定会生重病。

赵薇老公是谁,学长们不可以进去好大

  本想给她拿个被套,但一想到自己的公子就那样,他也照做了,熄了灯,悄悄退出去。

  房间里静悄悄的,黑暗越来越冷。胭脂不禁瑟瑟发抖,里屋隐隐传来金被人翻来覆去的声音。

  于是到了半夜,霸王龙不知道绳子套错了,就猛地掀开被子“弹”了一下,爬了起来。

  胭脂在沙发上冻了半宿,浑身僵硬。她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头晕。她甚至不知道苏幕什么时候会来找她。

  胭脂被他吓了一跳,看到他要来上班的样子,越来越觉得坚持不住了。这真不是阴事能对付的人。他现在完全不像当初做谢青身边的时候了。吵架不是先回避,而是无休止的意义。胭脂不是从这么好的精力和他的消耗中来的,所以他不用死,就慢慢闭上眼睛,根本不理他。

  苏沐板着脸瞧着她半响,突然转身走出来,砰的一声把门撞开,也不知道外面守夜的是哪个倒霉蛋。苏沐狠狠的踢了她一脚。“我还没睡着,你却睡得很香!”

  外面忙哭天抢地求饶,这样的吵闹声真是鸡飞狗跳,仆人们都忙得不可开交,一时间院子里的房子灯火通明。

  过了一会儿,孙太太带着几个丫鬟拿着衣服来到胭脂跟前。当她看到胭脂是这样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赵薇老公是谁,学长们不可以进去好大

  苏幕在外面莫名其妙地惩罚了一个仆人,然后她和沙耆一起进来,径直走向胭脂,把她拉起来,撕开她身上的纱帘,一只手捂住她的胳膊,拿衣服给她穿。

  其实他没必要这么闭塞。胭脂早没力气逃了。她现在浑身软绵绵的,举手之劳。

  孙太太做一堆人真是傻了眼。她家的公子会给人家女孩子穿衣服,她好面熟。看这个动作。不是一次两次那么简单。

  胭脂和他保持沉默,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在过去,他确实给她穿衣服,但那是第二件事。当时他在床上的力气太可怕了,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就把她抱到无尘室去梳洗。

  胭脂想到这些,就更加苦涩。他的小脸冰冷如冰,眼神冰冷犀利。

  苏沐抬头看着她的眼睛。本温和的脸沉了下去。她系好腰带,伸手捏下巴。天色阴沉,说了:“我带你去见你哥哥。”

  胭脂的心猛地一跳。“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沐放开她,眼神中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微笑,让她的眉毛看起来更好看,更让人迷惑。她慢吞吞地说:“急什么?去了就知道了。”

  胭脂黛眉紧皱,心中隐隐透着几分忐忑。

赵薇老公是谁,学长们不可以进去好大

  苏沐拿过一件披风,披在胭脂上。当她穿得整整齐齐时,她抓住她,一路大步走了出去。

  胭脂双脚浮动,几乎由苏幕半拉半抱一路走向马车。

  马车一路颠簸,停在监狱门口后,胭脂的不安真的算了。

  黑暗而潮湿的监狱,一排木头监狱,每个木头监狱只有一扇小窗户,外面的夜晚凉爽透进来,更加孤独和冷清。

  胭脂在里面一路被苏的帘子半扶半扶,狱卒打开一扇大铁门,一排排刑具在那里连续排着,都沾着难闻的血腥味。

  刑室之间,有很多殴打的声音,有无尽的求饶声。

  胭脂听得微微一颤,挣扎着要拉开苏的窗帘。

  苏幕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放开了她的手,眉眼上画着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她在黑暗的监狱里变得更加病态和怪异,让人看了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胭脂一步一步慢慢向第五间房里面走去,向右看去,只见顾云里遍体鳞伤。

  狱卒都不知道所以。这个女生明明是第一次来。她怎么能如此准确地知道自己的位置?当他们转向苏的窗帘时,她突然意识到苏的儿子一定告诉了她。

  但是苏家公子也是第一次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苏根本没提什么,甚至入狱的时候也没提,但是胭脂好像提前知道了。

  苏幕的神色更加变幻莫测,狠狠的看了胭脂一眼。

  审视了许久,他慢慢走到胭脂身边,站在她身边,抬起手,轻轻把她耳朵里的细毛拉到耳后。清朗悦耳的声音深沉而温柔地笑着,温柔地问:“胭脂,你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吗?”语气很正常,好像真的只是胭脂,是我女儿家最喜欢的物件。

  胭脂慢慢的看着他,长长的眼皮衬着他的眼睛越来越深远,眉毛清秀飘逸,脸上缀着玉冠,是个好看的绅士,可偏偏宝物都败在他的外面,她看着看着,越发觉得胸闷气短。

  狱卒上前打开了监狱的门。胭脂正要进去,却被苏沐拉进怀里。她低头看着她,小声说了句:“里面很脏,让他们进来就行了。”说话的语气很温柔,有几分危险和意味深长。

  胭脂看着他,不明所以。她现在头重脚轻,分不清他的意图。

  狱卒以前在监狱里做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径直走进去,提起一桶冷水,倒在顾云里身上。他浑身一颤,然后悠悠醒来。

  他慢慢抬起头,看到了胭脂,然后看着苏沐。他恨得咬牙切齿,说道:“苏沐,你从哪里得到我妹妹的?”!"

  只听“啪”的一声,鞭子落在身上的声音。

  胭脂忙破了苏幕往里走,但这么弱的兔子力气也够看苏幕的,不过不恶心不疼,未必值他的力气。

  狱卒继续抓着他,越抓越紧,鞭子随风挥舞。

  她只能看,却无能为力。苏沐突然抱住她,将她微微扶起。她轻轻一笑,问:“胭脂,你喜欢吗?”

  胭脂抬头看着他,只觉得凉飕飕的,他居然以折磨人来取乐。这是一种病态心理。

  胭脂垂下眼睛,喃喃道:“苏沐,你怎么能放过他?”

  苏脸上的笑容突然聚集起来,他看着就觉得恶心。他伸出手摸了摸胭脂的脸颊,轻轻地在她娇嫩的皮肤上摩挲着。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慢慢抚上她纤细的脖子,突然一把抓住。他眼神冰冷,语气严厉:“胭脂,这几天我对你太好了,只为了让你觉得我是个好人,连头上的绿帽都舍不得。”

  胭脂只觉得脖子很紧,一时呼吸困难。她只能挣扎着断断续续地说:“我得跟他们走,他们跟我没关系……”

  里面的顾云里见了勃然大怒,非要断断续续地说:“苏沐,你有什么.冲我来,别为难她……”

  苏幕闻言满脸嗤笑,满脸讥讽地看向顾云丽。

  皮鞭和一阵阵的响声在里面,顾云丽忍不住痛得哭了出来,胭脂只觉得心里充满了愤怒,他们两个和苏幕简直就是八字不合。

  苏沐放开胭脂的脖子,抚着她的脸。她低头看着她,轻声说:“真迷人……”

  胭脂更苍白,冻了一夜,整个人越来越昏昏沉沉,觉得很累。苏沐看到她这样发呆,却很开心。她低下头,啄了啄她柔软的嘴唇。最后,她非常温柔地说:“胭脂,我给你看些有趣的东西。”

  胭脂听后只感到一阵恐惧,苏帘半扶半抱,推开木门,开始往里走。

  狱卒正忙着停下来等待命令。

  在一阵鲜血中,胭脂的脚一动不动,十分排外。

  苏幕拉着她向前走了几步,拿起在火里燃烧的焊头,胭脂疑惑地看着他。

  苏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用烧红的烙铁头握住她的手,把胭脂揽入怀中,一步一步把她推向顾云丽。

  胭脂看着眼前烧红的焊头,匆匆走下虚浮的台阶,摇摇头,昏了过去。“苏沐,别这样.”可是她浑身软绵绵的,连站在他身上,又怎么阻止他。

  作者有话要说:胭脂:“呜呜呜.不正常……”

  顾云丽:“胭脂,要不你跟我来,我会对你好的。”

  苏沐:“哦?”

  胭脂: "…"

  顾云丽: "!”

  " @《@ ……"

  这里只有一万字的血腥内容.

  著名图象处理软件

  画手:“我住三省,跟你说过话没有?你有消息了吗?你有消息了吗?剧透的悲伤.

  我就不跟你说变态的想法了~啦啦啦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下来,你下来!你不能死!”

  噗,有毒,释放时间设为2107.很明显,今天可以准时,噗噗

  第120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