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做瑜伽时被多个教练插,冷少辰

2020-11-18 04:15:40云罗美文小说网
“别担心,呆在上面太无聊了。还不如跟着学!”张晓松笑着摇摇头。他和我一起走进山洞,问:"王,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吗?"“啊……”听他这么一说,我忍不住笑了,说:“上帝不知道。反正我见过鬼!”一边说着,我已经偷偷从干坤的包里拿出了生锈的匕首。虽然徐队长等人在前面充当了先遣队,但谁能保证这后面的路绝对安全呢?况且我身边还有一个普

  “别担心,呆在上面太无聊了。还不如跟着学!”

  张晓松笑着摇摇头。他和我一起走进山洞,问:"王,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鬼神吗?"

  “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忍不住笑了,说:“上帝不知道。反正我见过鬼!”

  一边说着,我已经偷偷从干坤的包里拿出了生锈的匕首。虽然徐队长等人在前面充当了先遣队,但谁能保证这后面的路绝对安全呢?况且我身边还有一个普通人,要多加小心。

做瑜伽时被多个教练插,冷少辰

  “是吗?”

  听了我的话,张晓松似乎立刻感兴趣了,连忙问道:“那个鬼长什么样?”

  “就是这样,和人没多大区别。如果我们幸运的话,也许你可以亲眼看一会儿……”

  “嗯.我长这么大了,从来没见过鬼.哈哈……”

  我看到张晓松的态度,显然有些人不相信。估计他是无神论者,也不解释太多。如果他真的在一瞬间遇到鬼,态度自然会改变,多说无益。

  一路上有说有笑,我们走过了三个岔路口,张晓松显然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他不用看路标就知道这是一条安全的路。

  直到第四个岔路口,张晓松忍不住突然犹豫起来,一直在第三个和第四个洞口前徘徊,似乎有些捉摸不透。

  我向前一看,发现第三个洞有明显的痕迹,但第四个洞没有,于是我一脸不解地说:“怎么了?”

做瑜伽时被多个教练插,冷少辰

  张晓松紧锁眉头。“我好像记得那应该是第四个洞。为什么……”

  “哦?”

  一听这话,我也皱起了眉头,按照张晓松的说法,这应该是最后的岔路口,只要穿过这里,就可以直达罗氏幽灵王国的古祭坛。但没想到,在这个最关键的岔路口,他反而尴尬了。

  “不会记错吧?”

  一路走到那么多岔路口,记忆混乱,那是必然的。

  “应该没有……”

  张晓松带着不确定的表情说,犹豫了很久,最后说:“算了,也许我把它搞糊涂了。既然第三个洞已经标出来了,我们就去第三个洞……”

  之后我直接进了第三洞,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抱着他笑了:“我还是继续吧,万一有什么问题,我不会太被动……”

  说完,我快步走到他面前,手里拿着匕首,一脸小心翼翼的走向前方。

  一路上,我走了大约五分钟,但我身后的张晓松忍不住抓住我:“不!我记得这条路根本不应该这么长。它已经到了四分钟前!”

  “嗯?”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想了一下,然后说:“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做瑜伽时被多个教练插,冷少辰

  “嗯!”

  张晓松下点了点头,于是我和他直接沿着原路回去了。小心点,我还是往前走了。然而,我们刚走了不到一分钟,我却忍不住突然收紧眉头,突然停住了。

  “嗯?”

  张晓松怀疑地看着我,一脸困惑。“怎么了?”

  “快看!”

  我没有跟他解释太多。我反而直接拿着手电说:“又有一个岔路了!”

  “啊?”

  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岔路口,张晓松不禁目瞪口呆,下意识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没有!”

  他说得对。当我们第一次进入洞穴时,显然没有发现任何岔路口。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原路。过了不到一分钟,就突然出现了岔路口?

  “坏了!你没记错,恐怕我们走错路了!”

  我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我赶紧拿出指南针。我一拿出指南针,上面的指针立刻唰的一下就转了,尤其是我在岔路口附近的时候,指针急转!前面有两把叉子,但是不管是哪把,好像都有脏东西在里面。而是我们背后前进的原理,指南针上的指针根本没有反应。

  这是迫使我们继续前进的节奏吗?

  “怎么办?”

  张晓松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奇怪的情况。他忍不住下车,下意识地问我。

  “两条岔路似乎有危险,但我们刚刚前进的方向似乎很平静……”

  张晓松不是傻瓜。他马上听出了我话里的弦外之音,于是问道:“我们再往前走?”

  “恐怕我得……”

  点了点头,我就转身和张晓松继续前行。以以前的经验,我不敢走快,左手拿着指南针,右手紧紧握着匕首。

  大概走了将近五分钟,终于,出现了岔路口!

  “啊?这……

  岔路口前后,现在我们犯了一个很难的错误,但和往常一样,我们用指南针检查了前面的两个岔路口。

  不出所料,指南针刚刚靠近,里面的指针突然嗖嗖一声!

  [119]梁

  “卧槽!”

  看着“唰唰”的,我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

  俗话说,一步一步错,前面刚过一个洞错了,下一个路口几乎处处危险!

  “怎么办?”

  虽然张晓松不明白指南针的旋转代表了什么。但从我脸上凝重的表情,他或多或少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

  “没关系!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天黑!我想看看有什么猫腻!”

  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匕首,心里安定了不少。然后我逗张晓松说:“你不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吗?现在机会来了……”

  “哈?你不会吗?”

  张晓松傻傻地看了我一眼,有些害怕地说:“我胆小。你别吓我……”

  哦,我还以为他真的不怕呢,他也是“叶公龙浩”的大师。在古代,有一个叫“叶公”的人非常喜欢龙,所以他在衣服挂钩和酒器上雕刻龙,甚至他卧室里雕刻的装饰品也是龙。后来,当他真正看到龙时,他吓得魂不附体,全世界都意识到叶公其实并不喜欢龙。

  “放心吧。先休息一下。五分钟后,我们继续出发吧!”

  安抚了张晓松之后,我拿出金眼一口吞下。根据《本草纲目》的记载,鸟和鸟的眼睛确实有开启“阴阳眼”的作用:“吞咽它使人看到魅力,或者注意流汗,黑夜可以被诅咒。”

  当然《本草纲目》的原文只讲了乌鸦的眼睛,并不全面。其实不仅仅是乌鸦的眼睛。很多怪眼都有这个效果,特别是细鸟,效果最好.

  一开始打算回千阳后慢慢研究这个东西。不过,现在我显然不着急!在这个可怕的地方,我必须尽快睁开我的“阴阳眼”,以防万一!

  金色的眼睛进了肚子,一种火辣辣的感觉瞬间从我的肚子里蔓延开来,最后汇聚成一股炽热的洪流,直冲我的眼睛。

  马上。一股火辣辣的刺痛瞬间充斥了我的双眼,让人崩溃,就像有人用火灼烧我的眼球,一股真正的“烧眉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