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姐弟恋肉文,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2020-11-18 09:12:02云罗美文小说网
“什么,你看到有人失踪了吗?你看到了什么?”樊玲急忙问道。“幽灵!半面鬼!”宸妃嘴唇颤抖着,颤颤巍巍地说道,“真可怕!”听到陈光的语气,樊玲感到她的皮肤微微颤抖,但仍然问道:“你能再告诉我你那天看到了什么吗?”也许是樊玲的鼓

  “什么,你看到有人失踪了吗?你看到了什么?”樊玲急忙问道。

  “幽灵!半面鬼!”宸妃嘴唇颤抖着,颤颤巍巍地说道,“真可怕!”

  听到陈光的语气,樊玲感到她的皮肤微微颤抖,但仍然问道:“你能再告诉我你那天看到了什么吗?”

  也许是樊玲的鼓励给了陈光勇气,陈光典点点头,缓缓说道,“其实刚入学不久,我们大一新生就听说了这个医学院的怪事。学院里总有一些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且一旦消失就再也没有消失过,连尸体都找不到,所以学长警告我们晚上不要一个人出来。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是学生吓到了我们,直到看到周围的学生不知怎么的消失了,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那天我和吕范、冯飞、张晓风出去喝酒,所以回学校有点晚了。我们宿舍在学校解剖室对面。我记得那天晚上,月亮很亮,我们四个人互相搀扶着往宿舍走去,但是当我们正要开门进宿舍的时候,东晨峰的眼睛一直看着解剖室的对面,我吓了他一会儿。没想到他真的被我吓到了。他忙着捂着我的嘴,扭着我的脸向解剖室的方向走去。的确,一个黑暗的影子在不停地移动,它移动得很慢,似乎失去了知觉。卢帆和童凤飞也被这个黑影吸引住了,但是当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突然那个黑影转过头来看着我们。他的身体紧紧地贴在窗户上,一双眼睛像死鱼。盯着我们看,我们看到他的脸在月光下只有半个皮,另一半几乎看不到一个黑洞洞的洞。”

姐弟恋肉文,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这怎么可能?”樊玲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楚天瑜,楚天瑜英俊的小脸此时已经白的可怕,连捂着鼻子和嘴巴的纸巾都不知道掉了。

  “这是真的。当时我们很害怕。之前听说解剖室里有个半张脸的鬼。没想到会被我们看到。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在晚上往里看,但总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出来。虽然好奇,但不敢轻易探究。”陈光慢吞吞地说:“如果小兰没有坚持要回电话,小枫说他哪儿也不去,但他还是去了。他愿意为小兰做任何事。”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学校的失踪没有对外公布,但它是如何在学校内部传播的?”童玲奇怪道。

  “当然,是校报。我们校报只在学校内传阅,绝对不允许带到校外。学校对这些失踪事件有极其严格的规定。如果有人敢说出这件事,那么这个同学就极其厉害了。惩罚。”陈光无奈地叹了口气,“就算是被学校开除,试想一下,我们很容易考上这所医学院,谁愿意中途被学校开除,那么我们之前的半条命努力就不会白费了?”

  所以,樊玲终于明白,他们害怕的原因是学校会清除他们的档案,但是半张脸的鬼魂和学校里失踪的学生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校报真的如实记载,那么学校图书馆应该有记载。似乎在再次去校长办公室之前,樊玲觉得有必要先去图书馆。

  “对了,你昨晚没有在解剖室找到陈晓凤。你给他打电话了吗?”樊玲问道。

  “嗯,是的,我们偶尔会打电话,但是每次都说对方不在服务区,直到现在,还是听着。”陈光再次拨通了张晓风的手机,果然,手机里传来了对方不在服务区的声音。

  “这很奇怪。他口袋里没有手机。”樊玲记得有一次他拿走了张晓风的口袋,没有找到手机什么的。樊玲低头沉思,然后脑子里闪过一个问题:“你们学校有没有手机信号达不到的地方?”

  陈光抬起头,想了想。他拍着手喊道:“我知道一个打不到手机信号的地方。”

  樊玲问那个地方在哪里,陈光告诉樊玲,那是学校解剖室后面的地下室,但很久没人去过了。

姐弟恋肉文,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第六章诡异地房间

  陈光把樊玲和楚天瑜带到解剖室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旧体育器材和一些废弃的教具,到处都是灰尘。只有一扇长100 cm,宽60 cm左右的活动木门放在水泥地上,看起来真的很旧了。

  樊玲站在门房里面看了看,没什么异常,然后蹲在地下室的木门旁边,只见木门上有几道裂缝,光线从裂缝中渗出。樊玲趴在上面往里看,隐隐间可以看到里面的台阶上面有几层,再往下看不到了,天已经黑了。

  “谁保管地下室的钥匙?”樊玲抬头看着陈光,问道。

  “嗯.我不知道,我从没见过有人进去。”陈光伸出手想,“如果有,应该是学校的主任。也许他也不会有。你应该去找校长。”

  又是校长。看来一个学校的长度真的是名不虚传。他必须为一切工作。可惜他暂时不在。这时,一个美丽的身影——刘亦倩出现在樊玲的眼前。她是研究生,是校长带的‘秘书’。我想她应该知道很多事情。也许钥匙在她手里。

  樊玲和楚天瑜随后又来到刘亦倩的办公室,向她要了钥匙。刘益谦二话没说,听说地下室的钥匙是从一排钥匙里抽出来交给樊玲的,他被告知要小心。地下室好久没人了,说里面有蛇有老鼠。美女的关心让樊玲觉得飘飘然。刚想跟刘益谦说几句话,楚天瑜便把樊玲从里面拖了出来,直接把他抬到地下室的门口。

  抱怨楚天瑜的暴力,欣赏女阎研究的温柔与美丽。楚天瑜当然不能听它的,但它只是一只脚,却并不重。

  樊玲折腾了半天,终于承认自己无能三三三五四真的打不开那该死的锁,躬身双手恭敬地把钥匙交给楚天瑜。楚瑜冷冷一笑,胡乱把钥匙放了进去。我不知道怎么动,只听叭的一声,那该死的大锈锁跳开了。

  樊玲突然觉得很想进下面的地下室,不想出来。

姐弟恋肉文,在厨房挺进美妇雪臀

  活动木板一打开,我就看到木门带来的灰尘上下浮动。樊玲把头扭到一边,楚天瑜也躲开了。好像很久没人在地下室了。我认为张晓风的手机不应该被打开扔进去。虽然门上有一条缝,但不够宽,不能扔手机进去。但它下面的东西吸引了樊玲的兴趣。

  打开木门后,下面有一个不太长的楼梯,但由于角度问题,光线无法照进楼梯。因此,出现在樊玲面前的是一个隐藏在后半部分黑暗中的台阶,根本看不到地下室。

  樊玲从怀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在微弱的淡蓝色火焰和楚天宇的帮助下,他们一步一步走进了黑暗的地下室。

  宽敞的地下室远超樊玲的想象,大概一百平米左右,但高度比较低,只有两米左右,抬头总感觉会撞到头。樊玲借助打火机发出的微弱光线,环顾四周,只见整个地下室空无一人,更不用说手机了,四周只有红色的石砖墙。

  这里的空气有点浑浊,总让鼻子怪怪的,想打喷嚏,地上和墙上还有少量青苔。一旦失足,真的是个问题。

  “樊玲,我一直觉得这个地下室很奇怪。我们上去吧。”楚天宇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了樊玲的身后,颤了一下。

  “不,我没有听错!这个胆大的楚天瑜竟然会害怕地下室!”樊玲心中暗暗吃惊,楚天瑜柔软的身体贴在樊玲的身上,这个姿势樊玲很有用,但是这个地方不太好。

  不一会儿,樊玲手中的火焰渐渐变小了。好像里面蒸汽不足,地下室也没什么可看的。樊玲让楚天瑜走在前面,他有自己的背影,沿着台阶慢慢走了过来。

  楚天瑜突然从木门里跳了出来,樊玲刚刚露出地面一半,樊玲突然停止了动作,一双耳朵仔细的听着。

  楚天宇问:“你在听什么?”

  樊玲仍然一只手开着打火机,另一只手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楚天瑜不要说话,并且仔细听着。果然,一个轻微的嗖的声音传来。突然樊玲的上半身一歪,楚天瑜眼疾手快,抓住樊玲的胳膊,急忙喊道:“樊玲,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的脚!”樊玲喊道,一边俯下身子,一边将打火机伸向他的脚下,让最后一丝微弱的火焰燃烧起来。看到这一幕,樊玲立刻被吓到了。我看到一圈棕色的东西,不管是藤还是蛇,紧紧地缠绕在他的脚踝上,一定会把他自己拖下来。樊玲吓坏了,他正忙着把打火机伸向圆圈里那些奇怪的东西,它们似乎非常害怕火。他一碰到火焰,嗖的一声就消失了。

  楚天瑜跳开,关上地下室活动木门,迅速锁上,然后缓缓松了一口气,关切地看着樊玲问道:“刚才那是什么?你没事吧?”

  “我没事。刚才我不知道。大概是藤蔓吧。”樊玲说,但他仍然看着他的脚踝上有一圈带着一些污垢的泥水污渍。刚才那个棕色的东西是什么?它们是动物吗?是植物吗?还是别的?樊玲有点晕,要不是楚天瑜及时拉住自己,今天连自己的命都要埋在这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了。看来这个地下室真的很奇怪。明天消防队的兄弟们在下面好好看看。

  “好吧,天宇,我们明天再来看看这个事情。现在我们应该去一个地方。”樊玲锁上大铁锈,向门口走去。

  楚天宇不想呆在这么可怕的地方。他大步走过来问:“你去哪里?”

  “我还能去哪里?当然,学校图书馆在找年报。”樊玲回头对楚天瑜笑道:

  第七章校报的消失

  樊玲在地下室惊心的一刻,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樊玲对这个地下室有着深深的怀疑。然而,在检查地下室之前,樊玲决定去下议院图书馆寻找青山医学院历年校报,并查看曾经发生过的失踪案件。

  图书管理员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扭动着身体,把大约几十厘米高的校报扔向樊玲的桌子。随着一声旋舞,一层灰尘腾空而起,让樊玲和楚天瑜打了个喷嚏。

  胖胖的图书管理员一脸不高兴地说:“想不到这么多人来看这么久的东西。”

  “阿姨,除了我们还有人看到这些东西吗?”樊玲奇怪道。

  “哦,以前有的大一新生天天看,后来几乎没人来,只是刚才一个戴墨镜穿着大风衣的酷哥来看校报看了很久。”管理员回忆道。

  突然,樊玲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忽略了校报上令人窒息的灰尘。他一一翻了翻,问道:“阿姨,青山医学院的校报都在这里吗?还会有别的地方吗?”

  “小哥哥,这不可能。校报都是我组织的。这是我们学校所有的校报。”管理员非常自信地道。

  “哎呀,我们迟到了!”樊玲拿出最后一份年度报告,扔在桌子上。他愤怒地喊道。

  “樊玲,我们为什么迟到了?”楚天宇忙问道。

  “就是这个!”樊玲指着那叠报纸生气地说:“我们需要的所有关于失踪案件的校报都不见了,一份也没有!”

  “不可能,我一直在这里看着。谁也拿不走。况且这些旧校报卖不了几毛钱。”肥胖的图书管理员扭动着肥胖的身体,走过来看报纸。忽然脸色大变,大叫道:“报纸真少!拿走校报的缺德事是什么?如果让我妈知道我要剥他三次皮!”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拿了那些报纸一步。目的是怕我们从那些报纸上找到线索!”樊玲转身看着图书管理员说:“阿姨,你说不久前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大风衣的男人来过这里,对吗?”

  “没错,我还是一个帅气的酷哥,留着小辫子,留着性感的小胡子,戴着一副酷酷的墨镜,穿着宽大的风衣……”管理员正处于痴情期,眼睛闪着光。

  “咳咳.咳咳”樊玲舔了舔拳头,咳嗽了几声,提醒他:“阿姨,那个人可能就是你打算剥他三层皮的时候偷了你报纸的那个人。”

  “什么,是他?”管理员从花痴中惊醒,立刻变了脸色,气愤地说:“是他!看他装腔作势,做出这种事,如果我再见到你,我一定剥了他的衣服.不,剥掉他的皮!”

  樊玲无奈地摇摇头说:“阿姨,你认识那个人吗?你在学校见过他吗?”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人,但是因为他戴着墨镜,所以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觉得他的风衣有点大。”管理员回忆道。

  “风衣大是因为他可能放了那些校报在里面,所以风衣大了一点。”樊玲解释道:“阿姨,这些校报有备份吗?还是有副本?”

  “不,当初,谁还看着副本.等等,让我想想,好像记得一个月前有个同学专门抄的。”管理阿姨抬手想了想,捏着胖胖的下巴。

  樊玲心里很着急,但是他的隐忍,像这个胖女人一样,不能急,急了就什么都忘了。楚天瑜也很担心,紧紧地握着拳头。在她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沙袋。

  “我记得,那个叫张晓风的人,长的挺帅的!”管理员笑了。

  “什么?你说的那个人叫张晓风?”樊玲兴奋地喊道。

  “是还是?有问题吗?”管理大妈一脸不解。

  樊玲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笔直地坐在椅子上,总是抱着头,试图理清一切。

  “他这是怎么回事?没生病吧?”管理阿姨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天瑜问道。

  楚天宇看着樊玲。她自然知道樊玲长什么样。她抬头对管理员阿姨说,“张晓风死了。他的尸体今天早上在学校解剖室被发现。”

  “不可能,这么好的年轻人怎么会死!”管理大妈显然有些不相信楚天瑜。

  “对,他死了!”樊玲又抬起头,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睛,冷冷地说:“我觉得他抄的报纸伤害了他。我认为那个戴着黑色太阳镜穿着宽大风衣的男人很有可能杀死杀害张晓风的凶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