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陛下不可以h,mature什么意思啊

2020-11-18 14:51:06云罗美文小说网
云枫只觉得有些头疼,之前的一些复杂的感情完全被这一幕冲淡了,这让她有些想笑的冲动。她承包了什么魔兽,性格竟然这么奇怪。小花看到云枫脸色变化,舒服的笑了。“肖云峰,你开心就好,我不浪费姐姐的麻烦。”云枫一愣,她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开心吗?小花笑了,她的身影闪进了金光,进入了契约的戒指。尧尧

  云枫只觉得有些头疼,之前的一些复杂的感情完全被这一幕冲淡了,这让她有些想笑的冲动。她承包了什么魔兽,性格竟然这么奇怪。

  小花看到云枫脸色变化,舒服的笑了。“肖云峰,你开心就好,我不浪费姐姐的麻烦。”

  云枫一愣,她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开心吗?小花笑了,她的身影闪进了金光,进入了契约的戒指。尧尧惊呆了。“原来她是想让晓凤开心.真是个怪人。”

  小火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看了看四周,“他们?你回去了吗?”

  尧尧点点头,小火哼了一声。“那我们也回去吧。”

陛下不可以h,mature什么意思啊

  妖精很不情愿的看着云枫。她想和晓凤在一起.小火看着妖精,把她拉下云枫的膝盖。“师傅要照顾病人,不要添乱,走吧。”

  尧尧有一张扁平的嘴。蓝眼睛看着床上的歌和蓝衣服。他们只能无奈的叹息。“晓凤,我蓝衣哥要醒了。”

  “你胡说八道!”小火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伸手敲了敲尧尧的小脑袋,尧尧有些委屈,直接化作一道蓝芒射向了契约之环,云枫无奈的一笑,小火也化作一道赤红的光芒射向了契约之环,只是此刻忙碌的屋子里并只有云枫和宋蓝两人,不过云枫此刻的心情却不同。

  来到床前,云枫笑着黑眼睛,将蓝色的大手包在手心,脸颊躺在床上,看着他静静的睡去,黑眼睛慢慢的闭上。“蓝,我很幸运能见到你和他们.我很高兴有你的陪伴,谢谢,谢谢。”

  放下心中的负担,云枫就这么紧紧的握着蔚蓝的手睡觉,趴在床的另一边,脸颊依偎在他的大手旁边,感受着淡淡体温传递的温暖,云枫嘴角勾起一抹甜蜜的笑容。

  深夜再一次笼罩夜空,月光透过窗边洒进来,斑驳在躺在床上的人美丽的五官上,睫毛在他脸上投下浓浓的阴影。很快,影子微微动了动。

  床上没醒过的男人眼皮微微跳动,躺在床上的女人甜甜地睡着,紧紧握住他的大手不肯放手。最后,男人眼皮跳了几下后慢慢睁开,一双漆黑的眼睛在夜色下变得更深。

  黑色的眼睛微微转动,有些抑制住了自己的位置。男人微微扭过脸,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和他们握手。

陛下不可以h,mature什么意思啊

  那人微微勾了勾嘴唇,感觉嘴唇微微刺痛。他想说话,但又觉得嗓子干了,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始,但胳膊一直没动,生怕吵醒熟睡的她。

  黑眼睛温柔而水汪汪,看着女人熟睡的侧脸,男人缓缓垂下,在玉面上轻轻印上他干涩的嘴唇,在娇嫩的肌肤上喷上浅浅的气息。熟睡的女人突然睁开黑眼睛,而男人勾着嘴唇笑着看着她。

  ".蓝色?”云枫看着,有些不确定这是不是梦,他醒了?你真的醒了吗?

  男人勾着嘴唇笑了笑,另一只手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小枫……”嘶哑的声音传来,云枫惊呆了,放开了手。“我给你倒水!”尸体从地上一跃而起,曲兰看到就忍不住笑了。

  云枫脑子里有些混乱,醒了,真的醒了.不是梦!把杯子拿来,递给曲兰义云枫,用黑色的眼睛紧张地看着他,生怕这不是真的。曲兰逸见她脸色一变,心里一痛,指了指杯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黑着眼睛炽热的看着云枫。

  云枫的脸莫名的红了。这样的夜晚,一切都有点朦胧,淡淡的红晕爬上云枫的脸颊。瞿岚灼热的视线让她感到脸颊发热。她明白他的意思。这样的事情在他昏迷的时候她自己做过很多次.曲兰见云枫还在犹豫,呵呵笑了笑,伸手去拿水杯,并没有挑逗她的意思,只是不想云枫一饮而尽,俯下身去。

  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让曲兰有些恍惚。他的手无意识地爬上她的腰,把她的身体固定在他的怀里。通红的脸颊在黑夜里是那么迷人迷人,他根本就想亲吻的嘴唇,让他的喉咙更渴。

  云枫的脸被压了下来,嘴唇被水蒸气压了上去,被贴上了燥热的标签。两人的四唇相遇,一股清凉之流从云枫口中流出。曲兰贪婪的吸收着这种异常甜美的气息,顺着两人的嘴唇直接流进了他滚烫的喉咙,也流进了他的体内。

  男人的手变得很热,他慢慢地坐在女人的腰间。云枫口中的水早已过,但四唇未曾分开,灼热的气息开始从唇间蔓延至全身。

  男人的胳膊一用力,接着女人的身体就扑上来了,在夜色中,炽热而羞涩的眼神,谁也没有说话,只有炽热的气息充斥着对方,而炽热的心跳早已乱了套。

陛下不可以h,mature什么意思啊

  有些事情他们早就应该做了,不是吗?

  -跑题了

  甜吗?哈哈哈哈~热吗?哈哈哈哈~期待?哈哈哈哈~两个人会是好事吗?哈哈哈哈~

  第6章风、卷、云和尘埃第20章关于云起

  夜色迷醉,让原本平静安宁的心在这一刻蠢蠢欲动。一种深深的情感不断从身体里回荡,就像汹涌的海浪,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的心里奔涌,永不停息。

  呼吸和心跳都乱了,彼此的视线不断纠缠,两双眼睛带着同样炽热的火焰,两具同样年轻而躁动的身体,曲岚看着躺在她身下的云枫,滚烫的手掌摸着她的腰,透过她的衣服发出咝咝的声音,让人在这样的夜晚感到神清气爽。

  男人的手沿着腰的曲线不断往上走,到达身体最柔软的部位,握住它。

  一声嘤咛,让蔚蓝的心猛地一颤!俊脸低着薄唇狠狠捂住,把女人嘴里的声音全部吞进嘴里,放进心底。多么动听的声音,让他热血沸腾,甚至痛苦!

  火热的大掌用力,云枫羞红了脸颊身体发软,大脑已经一片混乱,只知道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是她爱的男人,无论你做什么,你都心甘情愿。

  瞿兰的呼吸急促起来,眼角的猩红又滚出来了,他的大手伸进衣服的领口,摸着光滑冰凉的皮肤。曲兰的呼吸又收紧了,有些人忍不住想马上拥有她.让她做自己的事吧!

  “蓝色……”云枫轻声低语,双手忍不住爬上那人的脖子,紧紧抱住他。情感早已从心底开始。

  急促的一口凉气,男人滚烫的身体一下子就离开了上面,而屈兰义翻身躺在了一边的床上,上上下下欺负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狂跳不止。滚烫的大手压在他的头上,不,还没有!

  疯狂的热恋因为突如其来的撤退而骤然凝结,云枫回过神来,绯红的脸立刻坐了起来,想也不想的起身离开,宋蓝伸出手,再次将她抱在怀中,炽热的气息再次包裹住云枫全身,男人沙哑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别走……”

  身后男人的心跳如鼓,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云枫脸红了,依偎在他怀里,奇怪他为什么不继续.想到这里,云枫的脸变得更红了。

  两人沉默了,只有心跳重叠,宋蓝搂着云枫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平静下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云枫也静静地躺着,一声不吭。最后,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小枫,还没有……”曲兰逸会把自己帅气的脸变成云枫的脖子,热气喷在皮肤上。“虽然我很想拥有你,我很想让你成为我的人,但是……”

  云枫低声笑了笑,爬上了那人的手臂。“我知道,蓝。”

  曲兰逸微微蹙眉,然后低声笑了笑,知道吗?她不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如果可能,他愿意冲进她的身体,无情地占有她,让她求饶!

  “孩子,如果你还在垂死挣扎,就不要碰你的徒弟,或者你可以和她多呆一会儿。”冯青璇的话闪过曲兰义的脑海。要不是风老前辈,他可能早就下手了。天知道他忍受了多少痛苦。心爱的女人在身边,他不能碰.这是极大的折磨。

  不过,风老前辈自然是这么说的。每当情欲爆发,他体内的光明和黑暗元素就更加不受控制,甚至可能出现混乱。他身体里的光明和黑暗元素无法调和,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碰他爱的女人。想到这里,曲兰的胳膊忍不住搂得更紧了,怎么会这样!说什么他也要摆脱这个麻烦!

  云枫转过身,两人面对面,云枫甜甜地笑了笑,依偎进了曲兰的怀里。“醒来真好……”

  感受着云枫的安心,曲兰逸轻轻一笑,把她抱得更紧了。“这几天,你辛苦了。”

  “不难,一点也不难。”云枫摇摇头,双手搂住男人的腰,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很安心。有他在,好像什么都可以解决,好像什么都不能担心。

  “我晕倒后,光魔兽去了哪里?”曲兰义皱了皱眉,云枫也皱了皱眉。她不知道这个。当时红眼控制身体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外面的情况。“她已经走了。”云枫只能含糊其辞的说话,而当她重新控制的时候,那只光魔兽确实不见了。

  宋垂头沉默,“那种光系元素?能拿到吗?”

  云枫苦笑了一下。“我忘记了整件事。我只想带你离开那里。那时,你.我彻底慌了。”

  屈兰义低笑着,用大手摸了摸云枫的黑发。“没关系,就算你不明白。”

  云枫蹙眉。她该不该再回到巨灵山,去寻找光系元素的下落?真的错了就可惜了。

  “那个男孩?也走了?”曲兰逸挑了挑眉毛,说玄翼云枫的眼神有点冷。"他猎杀神武,带着他的蛋离开了."

  曲兰逸听得微微挑眉,最后冷冷一笑。“嗯,我知道他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最后他出手了。”

  云枫沉默了,再一次睁开眼睛,只看到了神武的尸体。他珍爱的鸡蛋最终被人拿走了,而他是零.果然如蓝所说,不达目的不罢休。不愧是轩家的小少爷,心机一流。

  神武可以这么快被杀。神武恢复了很多,他的实力.云枫的黑眼睛略重,所以似乎看不起他。

  曲兰逸微微闭上黑色的眼睛,引导着体内的光元素在体内游走。突然,屈兰义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云枫抬起眼睛,宋蓝立刻坐了起来,云枫也跟着坐了起来,宋蓝再次闭上眼睛确认,当他看到自己精神空间中多余的东西时,心中疑惑不已。

  “蓝色?怎么回事?”云枫莫名其妙地有些心慌,连忙问出口,很是担心。

  曲兰逸轻轻拽着她的嘴,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她很无奈。“小冯,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云枫抬了抬眉毛,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瞿兰义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光元素的种类在这里,在我的身体里."

  “什么!”云枫大惊!就在那天!光元素的物种是怎么进入蓝体的!

  瞿兰义微微蹙眉。“只是元素物种被一种红色的气息包裹着。也是这种气息让我的身体不会爆炸。也是这种气息让元素物种彻底隔绝了我的精神力量。”

  红色气息.红眼!云枫现在心中愤怒,它敢这么做!

  “小枫?”看到云枫,宋蔚蓝眼里的愤怒有些疑惑,说到底这对他来说应该是好事,她怎么会这么生气呢?

  “等等我,我来问。”云枫低语,然后闭上黑色的眼睛,脸色发青,问道?我该问谁?

  “红眼!你给我出去!”云枫来到黑暗空间,大声怒喝!声音在黑暗中回响。清澈的黑眼睛深处燃烧着怒火。云枫握紧拳头,盯着黑暗中的某处。很快,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你们吵什么?”

  “嘿——!”云枫的身体突然向影源靠去。“你这样做是好事吗?”!是你把元素的种类送进蓝外套的!"

  黑暗中沉默了几秒钟,突然一双猩红的眼睛在云枫面前睁开,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如果是我呢?”

  “原来是你!”云枫咬牙切齿,黑色的眼睛在愤怒的燃烧着手!如果可以,她现在想在黑暗中把这个奇怪的东西撕成碎片!

  见云枫红眼恼羞成怒,担心如果她撕毁先前的协议,那么很可能被困在她体内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出来!“哼!这是那个男生的一大优势!你不满什么?”

  “就是那种元素!拿蓝色身体里的东西。如果能量被甩了,蓝体怎么承受!”

  “我的呼吸会包裹住一切,男孩会好起来的。”哼!绝对不会让那小子白白占便宜!他只是一个容器!

  云枫狠狠皱眉,“你的口气?你的气息能完全隔绝和控制元素的能量吗?”

  红眼低声笑了笑,“云枫,我的能力比你想象的还要强!”

-